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014章 闲来无事很纠结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2429 2014-06-12 12:15:28

  红谷与宝宝都仰躺在新房新居新床上,宝宝瞪着大眼看着天花板上的吸顶灯看了一会儿,侧脸拉着红谷的手,看着红谷的眼睛,用轻微低低的声音对红谷说:“妈妈,黑叔叔要是给爸爸告状,咋办?”

顿时,让红谷感到极其诧异,银仔会告什么状呢,这么小的小不点能知道什么呢,红谷深感不可思议,简直感到极其的奇怪。

红谷正待问询,屋门口毁情的声音传来,很悠闲的声调:“嫂子,出来一下,让妹妹和宝宝玩一会儿,关于厨房布局请嫂子调整一下,不调整就没法做饭了!”

毁情很快就坐到了床边,对宝宝说道:“好宝宝来,让小姨陪宝宝玩游戏好吗?”毁情手里举了举积木的漂亮盒子,宝宝大声笑道:“好啊,好啊!”便翻身而起,跪到床上与毁情玩去了。

红谷见此,便从床上爬起来,扭头看毁情两眼,心里很纳闷,按说厨房做饭都是滥情的事,本就与红谷无关,毁情看来是有目的的将自己引往那里去,用得着如此神秘吗,屋内就宝宝一个小女孩而已。

红谷心里很狐疑毁情的目的,来到厨房门口的小餐厅,发现滥情本坐在餐桌旁低头沉思,听到红谷的脚步声,抬起头迅速站起来,不由分说做着禁言手势拉着红谷的手就走进一间次卧室,银仔推门而进将屋门关紧,红谷很感奇怪的问道:“银仔这是何故啊,到底出了什么事?”

“嫂子,你快坐下吧,我被宝宝算计了,这个宝宝好厉害啊!已经联系三哥了,三哥十分钟到,三哥回来的晚点恐怕滥情就要法力全失且后果无法预知。”

滥情站着说话似乎不胜腿力般,颓然坐到床边扭身躺倒床上,接着说道:“嫂子不要对宝宝说什么,可能是我玩笑过头,宝宝感到危险或不安了,就在妹妹进屋那刻给我施展了功夫,刚眼睛飞进虫子估计是假,她隔空施法将我全身穴道控制,让我法力消失过半,还不算完,体内法力乱串,滥情很快就不能动且不能说话了,不要难为宝宝,让三哥来解决。”滥情说完便微闭眼睛,嘴巴轻微蠕动,缓缓像不醒人事状。

红谷见此大骇,急忙为滥情施法救助,但无济于事。红谷急忙为滥情全身检查,居然发现不了何种功法所为,没想到宝宝居然身怀绝技,且所施手法不是红谷所掌握的。

红谷心里顿感悲哀,没想到不声不响貌似很乖巧的宝宝,出手居然没有让自己察觉,且不声不响的就将滥情也算计与无形,红谷心急如焚。

红谷想起滥情说的话,想起宝宝刚在床上躺时对自己说起的告状的话,红谷可以确定滥情所说应是实言,滥情躺在床上很快出现抽搐症状,突然大睁眼睛眼神空洞的瞪着天花板。

红谷想开门出去责问宝宝或让宝宝解法,但考虑到宝宝那么小年龄,显见是会施法,不应该会解法。红谷关心滥情安危,急忙试探用自己熟悉的非常规功法去解穴、救助,可是将红谷累的满头大汗,也是枉然。

眼看滥情脸色煞白,手摸滥情脉象紊乱和微弱,红谷感到心急如焚,不知如何是好;正在万念俱灰,肝肠寸断的时刻,三杯突地闪现眼前,红谷明白三杯使用的是瞬间瞬移,此功法若距离遥远就是极其耗费法力的,红谷也感自己法力有被牵制的感觉,那是三杯远程遥感红谷法力做链接的缘故,三杯轻易不会做出此种两项耗费功力的举动,三杯此刻此举可知银仔危在分秒之间,三杯在竭尽全力挽救银仔,红谷想起宝宝的攻击顿感浑身冰凉,红谷之想只在一念之间。

三杯看一眼红谷便手势要求红谷禁言,转身就将一颗丹药塞入滥情空中,提气运力为滥情施法,顿时眼前水雾气雾缭绕在滥情身上,五光十色光环璀璨闪耀,很快景象消失,三杯收法闭眼静立不动片刻,目光如电,看着红谷一言不发。

红谷瞩目看着面前这个让自己朝思夜想、魂牵梦绕的男子,三杯魁梧健美体格虽没重现,但灵秀之气凛然,四肢体貌肤色麦黄,黑发齐肩油光发亮,长脸剑眉凤眼含情、高鼻阔嘴风范伟岸,唇上八字胡显威武之态,上身白色里外休闲装,下身白裤白鞋整洁素雅,身形略痩显示精干,伸臂撩腿动作有力。

“山崖!”红谷情燃惊呼

“红谷!”三杯热烈回应

红谷惊喜伴随心潮狂澜投进三杯的怀里,三杯紧紧拥抱红谷亲吻抚摸,两人陷入激烈的缠绵之中,情感升华、纠缠炙热、干柴烈火,相得益彰。相爱之人久别重逢自然是极度兴奋喜悦的状态,渐渐烈情巨炎高涨冲天,似乎要做出激烈动作的想法。

时间过去十余分钟,床上有人就很不开心的嚷道:“哎哎,俩小鸟,这里有人啊,让不让病人休息一会儿,哎!要么出去!要么我出去!”滥情用枕巾将脸上的汗水擦拭一番,情绪热烈的提出了建议,翻身就从床上跳下来,微笑着注视两位恋人说:“这张床,建议二位别上了,滥情估计已经祸败的不像样子了,建议大床上波涛汹涌掀起万丈狂澜。”滥情说完准备开门出去。

“银仔等等,回来说话!”三杯抱起红谷坐到身边的软榻上,将正准备出门的滥情叫住。

滥情诧异状,转身问道:“你俩洞房花烛,让滥情看着做什么?”

“嗨,我们夫妻见面要先说话,晚上才办床上的事!”三杯示意滥情坐到另一张软榻上,三杯对红谷和滥情说道:“宝宝的事,别想太多,小女孩是感觉自己受到了危险而内心极度不安才如此,回头我告诉你们是什么功夫,今天这事不要再提,银仔出门回老宅!大家都装着平安无事,让三哥将自己的宝贝女儿观察一下,看看她身上还有什么秘密。”

“好吧!那银仔出去就走,我回老宅,那你们就自己做晚饭吧!”滥情起身开门即行离开了新居,回老宅。

“宝宝的事,三哥什么时候知道的呢?”红谷没想到三杯居然比自己还了解,心里顿感好奇。

三杯将红谷横抱入怀,看着红谷的眼睛,轻轻的说道:“半年前,哥哥就发现她在那里了,给她施法不让她孤独,调整她的心态,让她学会自娱自乐,考虑到老宅老婆婆身上的疑点,本想用宝宝试探她呢,没想到被自己心爱的女人发出无限柔情将宝宝还魂了,既然如此也是天意,我们就顺其自然。让我们从宝宝身上发掘点秘密吧!”

“什么半年前,你不是一年前就来的嘛!”红谷对三杯的说法感到奇怪。

“是的半年前,原来宝宝不在那里,应该是被我们不知道的好心人或者有其他想法的人移到那里了,当时哥哥看见自己的宝贝受那么多苦,简直痛不欲生,我经常陪她玩,发现她身上还有一个亲犀无法解开,不知道谁用何种方式封堵,若能打开就知道她妈妈在那里了!”三杯说起宝宝是如数家珍般详细,让红谷心灵颤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