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017章 大浪淘沙千帆进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2139 2014-06-12 12:15:28

  宝宝瞪大眼睛紧紧盯着坐在自己身边的迪心,神情专注的听迪心对钢琴结构的介绍,迪心将钢琴内部结构先展示让宝宝看并讲解各处功能,宝宝专心致志的认真听讲,迪心一番耐心细致的讲解后,迪心自告奋勇的说:“下面就让小姨为宝宝弹奏一曲,此曲名字就叫在哪高高的山上,宝宝认真倾听啊!宝宝注意看小姨的双手啊!”迪心把双手在宝宝面前摆了摆,引起宝宝目光的注意。

宝宝看到迪心打开了钢琴盖,迪心突然闭上自己的美目,双手在琴键上空轻缓的反复抓握着面前的空气,迪心深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又吐出一口长气,忽然睁开眼睛,将双手按在琴键,琴键瞬间发出美妙的琴声,琴声随着迪心灵巧双手的弹奏,发出极其美妙的乐曲,那乐曲声不断变换:一会儿发出狂风大作声,一会儿有发出小河流水声,一会儿发出山谷回声,一会儿发出碎石滚落声、琴声继续转换一会儿有小鸟鸣叫,一会儿猛兽相争,一会儿急促、一会儿和缓、一会儿哀怨、一会儿疯狂……

迪心神态一会儿如醉如痴、一会儿摇头晃脑、一会儿怒目圆睁、一会儿昏昏欲睡,琴键在迪心的十指按压敲击滑动中,为宝宝呈现出了大山的情怀。

宝宝眼睛大睁,嘴巴大开,情绪感染居然一动不动,原本还看迪心眼花缭乱的指法,宝宝眼珠随着迪心双手滚来滚去,中间就紧紧盯着迪心的脸看,看到了迪心情绪渲染蒸腾的脸色气韵。

宝宝从心里佩服迪心居然有如此深奥的魔力,后面宝宝也闭上眼睛想象琴声描述的画面,也模仿着去晃动自己的手指,很快似乎曲终迪心停止了动作。

宝宝闻声睁开眼睛,正待张口、拍手称赞,没想到迪心仍然没有结束的意思:迪清双手停止在半空、双眼紧紧盯着琴键,浑身僵硬一动不动,停顿十几秒后,迪心挥臂作势猛然敲击琴键,手法忽的变换声音由高到低、由低到高,渐渐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没有了声音……

迪心仿佛刚爬了几座高山,又艰难的爬下来般,累的休息了片刻,侧脸看着宝宝轻声问道:“宝宝,怎么样啊?”

“好好,太好了!小姨太棒了!”宝宝高兴的手舞足蹈,猛拍小手鼓掌,言辞真切回答。

“那就跟着小姨好好学,宝宝可以做到听小姨的话吗?”迪心微笑伏在宝宝面前问。

“能能,宝宝喜欢小姨,听小姨的话。”宝宝说完,就拉着迪心的双手反复观看,迪心手指细长,白皙如玉,手掌软绵、指尖红润,宝宝没想到小姨手上啥也没有,美妙的音乐声居然就在小姨的手里生成了。

宝宝正待细问究竟,突听主卧室内传来声声哀嚎,宝宝大惊失色,向迪心轻呼道:“不好了,可能爸爸遇到危险了,宝宝必须去看看!”宝宝说完就要从高凳子上下来,被迪心轻轻按住。

“爸爸妈妈在床上也弹奏乐曲呢,不能打扰,这是大人间的事,与我们小朋友无关!”迪心浅笑着为宝宝解答。

“可是明明听见爸爸在喊叫,似乎很痛苦!”宝宝很诧异迪心对自己的阻拦。

迪心想起了滥情受伤的事,急忙好声好语道:“宝宝的爸爸妈妈没事的,这样吧,宝宝敲门问爸爸妈妈两声好吧,要是他们说没事,那宝宝回来继续弹琴,怎么样?”宝宝点头,迪心把宝宝从高凳子上抱下。

宝宝步伐迅速的跑到主卧门外,拍着门喊道:“爸爸!妈妈!你们有事吗?”

“哦,没事!没事!”三杯迟疑的回答从门缝传出来。

“那,妈妈呢?”宝宝追问道。

“她?也没事!没事!呵呵!”三杯的笑答。

“妈妈好不好,要妈妈回答!”宝宝不高兴的喊道。

“妈妈也没事!宝宝啊……快点去……好好学钢琴吧!”红谷的声音很响亮。

“好吧,宝宝知道了!”很快宝宝返身跑回到迪心身边,笑嘻嘻说道:“小姨你猜得很对,爸爸妈妈都没事,太好了,小姨就教宝宝好好学钢琴吧!”

“那好吧,宝宝先自己弹二十分钟,可以边弹边唱,小姨凉点开水,再看冰箱里有无饮料,待会儿宝宝弹累了,就需要补充体力了。”迪心让宝宝自己弹,离开宝宝去厨房找解渴水源。

主卧内三杯与红谷床战已经暂停,光身男女在床上依偎,三杯意犹未尽的用手抚摸红谷的后背,看着天花板说道:“真是淋漓尽致啊,爽!快乐死哥哥了!”

“我们行船时毁情的钢琴猛曲真带劲,这个伴奏钢琴声真是过瘾,下次若能想方设法让毁情继续伴奏就好了!哎!”红谷对迪心的钢琴曲有深层的理解。

三杯转脸向红谷露出坏笑道:“不如请她晚上接着弹琴如何?据迷情说迪心还有一个猛曲叫飓风翻滚浪淘沙,迷情说也很好听且适合行船伴奏。”

“算了吧!毁情那丫头片子要知道你们大老爷们如此欣赏,估计要被气死了。玷污了音乐的高雅情趣!”红谷没好气的说话,起身将一床薄被拉过来覆盖自己的肚子。

三杯转而伸出左手摸着红谷的椰子说:“芝麻芝麻开门吧,让哥哥再行行船如何?”

“免了吧,让妹妹睡一会儿吧,妹妹快散架了,七七四十九次的颠簸,噢,晚上吧!”红谷拒绝了三杯再战邀请,将薄被拖拉而上将两个椰子也隐藏起来,转身侧脸闭眼睡觉。

客厅突然传来嘈嘈杂杂的钢琴声,杂乱无章,尖利紊乱,时有时无、时断时续,将主卧床上二位惊扰的目瞪口呆,红谷转身看着三杯哀嚎道:“小宝宝开始练琴了,哦!天啊!”

“这个声音让人联想到喧嚣嘈闹的农贸市场,一会儿杀鸡,一会儿杀猪,一会儿跳河、一会儿撞墙,闹腾的哥哥顿然颓废,堵着耳朵睡觉吧!”三杯拿起两个枕巾,分给红谷一个,自己一个,两人蒙头相拥而卧。

宝宝一本正经的坐在钢琴前面的高凳子上,挥舞拳头边砸边歌:“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的快,一只没有……耳朵、一只没有……尾巴,真奇怪!哦,不奇怪!真奇怪吗?不奇怪啊!”宝宝摇头晃脑、兴致高昂、乐此不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