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034章 讣告验证了猜想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2400 2014-06-12 12:15:28

  “爸爸,午后三点没有爆冷新闻,但是早上七点有一位本市重量级地灵界人物不幸因心脏病去世,看照片摸样有点像昨日海滩那位老者。”迪清将一份报纸递给三杯,红谷和宝宝急忙围观查验。

“老公出乎预料了吧,啧啧!提前进入棺材了,怎么回事呢?”红谷手伏餐桌,面露费解眼神注视三杯。

“不奇怪,很正常!那就是圣者也不愿意插手去管了呗,都希望老家伙早日归西,咱们无意间帮了他们的大忙了,看来确实不是什么好鸟!很可能本市晚上会有什么重大的娱乐活动,我们就快点闪吧,按照惯例圣者喝酒庆祝完就来找我们麻烦了,真是一群不知道好歹的糊涂虫,没邪道哪有正道的威风,切!”

三杯将报纸随手扔到垃圾桶,低头便张口撕咬海鲜美味佳肴。

“爸爸,那个别墅洋房式的高级酒店里的事,就是宝宝踢脸那家伙的老大何须人也!”迪清手举鱼串边吃边向三杯问道。

“草包,有几亿资产吧,魔地邪一个孬种,他那会敢再迟疑,我就活剥了他了。看那眼神他知道三秒后我咋想的!嗨,我的剥皮龙虾呢,谁这么会图现成啊!不会又是媳妇吧!”

“嘿嘿,马上就要翘腿走人,媳妇喜欢那个味道,快帮忙为媳妇和闺女们提供服务,嫁汉嫁汉穿衣吃饭,衣服就不说了,这会儿就是吃的问题了,去多让他们烧烤点,吃不完,带走!宝宝你的意思呢?”

“妈妈,同意!多多益善!”宝宝吃的津津有味,对红谷点头赞同。

“我就不需要了,据说鱿鱼吃多了增肥!妈妈注意点形象吧!”

迪清大眼圆睁看着红谷一口一串鱿鱼塞嘴里,又双手各抓三串,急忙摆手大喊阻止。

“笑话,看我今天的身手不利索吗!”红谷放开腮帮子大口朵颐,边嚼边说。

“得得,你那两把刷子,指甲缝里有毒吧,看小子迟钝的眼神,老公就明白了!减肥减肥,晚上大家跑路幸亏有车,要没车呢,估计媳妇就飞不起来了吧!”三杯劈手夺过红谷手里把握的肉串,将矿泉水瓶递给红谷,趁势贴近红谷耳边,小声说:“Ibegyourpardon!”

“哦,不吃就不吃了,老公椰子帮忙破开吧,媳妇要喝天然饮料!”

红谷拿过来桌子上的抽纸将手上的油渍污渍擦拭掉,伸手拿过来自己的背包,即将把手伸进去,突然停止动作看向迪清说:“乖女儿,那个十万元银行卡密码,对不对?”

“凉他也不敢欺骗我们吧,要是假的回酒店就让爸爸把他活剥了吧!刷卡吗?”迪清牙缝里挤出话语回答。

原来那卷两万元的精神抚慰金里,还夹着一张十万元的银行卡,密码也有纸片清晰说明,也是三杯趁火打劫的手段。

“那么一卷脏钱在老公那里吧,老公快去算账、埋单吧!”红谷回身拍着三杯的肩膀说道,看见三杯起身站立,红谷口气很惋惜的仰头看着三杯说:“老公,跑路,是不是说去海上坐船兜风的事,也就只好等下次了吧!”

三杯默默无言伸手拍拍红谷的后背几下,抬脚起步走出房间去前厅结账,宝宝看着桌上还剩下很多肉串,看见三杯出门手不擦嘴不擦的起身就要走,被红谷伸臂挡住,红谷急问:“宝宝,干啥?”

“让爸爸带回来包装袋吧,我们打包路上再吃!”

“凉了,就不好吃了,宝宝,不需要啦!我们回家路上再吃别的吧,吃海鲜那个嘌呤太高,不好消化,过过嘴瘾就算了!擦手擦嘴,不能再吃了!”

红谷拉过来宝宝就用纸巾为宝宝一番擦拭,拿过来宝宝脱下的外套为宝宝穿上,向迪清挥手,三个人离席开门出去。

三杯站在海鲜馆门外看着红谷等人出来,便迎上去低声说道:“好了!我们速度打车回去酒店,爸爸上楼拿东西,迪清发动汽车,路上闲话少说,行事务必低调。”

“好吧!女儿们我们走!”红谷明白三杯所指,动作指示全部戴上墨镜,随及拦车坐出租车返回酒店。

在停车场迪清将轿车开出来,宝宝却发现迪清的轿车本为鲜红颜色却变为了纯白色,就连悬挂的车牌号码都变了,宝宝仰头想给红谷说话,被红谷伸手制止;红谷急切将宝宝抱上轿车,迪清将轿车开至酒店门口,三杯已经行动快捷的从酒店出来,拉开车门就坐到迪清身边,看着红谷笑道:“媳妇是预付三天房费吧?”

“是啊!老习惯了,理应如此!就是这次贵了点。”红谷急忙回答。

“开路!出城向西走!”三杯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发布命令。

“西走,不是回家吗,向西越走越远了,爸爸真的没说错吗?”迪清对三杯说法有异议。

“你爸爸从来就是说一不二的,好闺女走吧!我们都听着呢,到时候他自己会说清楚为什么呢!”红谷熟悉三杯的脾气性格,那就是三杯决定的,九头牛想拉回来,那就比登天还难,且不容置疑,但是很多时候三杯的决定都是正确的。红谷看着三杯嘴角有抽动迹象,急忙补充道:“也或你爸爸想告诉你实情,这也说不定!”

“对,你们的妈妈说的对,迪清啊,爸爸不是多疑而是经验总结,小心为妙!”三杯说话冷静而赋予哲理。

三杯详细向迪清解释,他说人有一个毛病就是最得意忘形的时候,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带着家人出行游玩,尤其是伴随最亲近的女儿和女人时随意、轻松的情绪渲染很可能就难控制真情任意随意性频繁显示,三杯担心其行踪已经被圣者所察觉。

特别在酒店放任红谷更随意的参与泄愤,三杯远程控制了那位富商的意志,那人如大病初愈的外貌就是三杯在做惑,三杯怀疑那人有不治之症,若真如此其小命危在旦夕,若他投医治疗被圣者发现曾被蛊惑,富商又急于保命的话,就会暴露出被蛊惑诱因,圣者联想必定调查酒店登记,尽管红谷登记手脚已经做了,但揪车朔源便可知来源去向,控制要道便能感知三杯的路数。

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三杯改道而行,向最不可能去的方向潜藏、迂回,大不了再去他处游玩一番,短期内不能回家,那就多去空气清新之地玩玩吧。

“好啊,爸爸,天之地久去不去就是一块破石头,我们去大理或丽江玩玩吧,让宝宝见识一下自然风情、人文风土,肯定能去除刚过来地域被污染空气带来的伤害。”迪清回头看看宝宝,对目的地充满热情。

“姐姐,你真好,宝宝在酒店时感到呼吸困难。”宝宝知道要去玩,急忙如实叙述感受。

红谷看着三杯,三杯摇摇头不让红谷说原因,原来酒店现场斗殴时,三杯释放了蛊惑之气也释放邪道佐味,也就是压迫围观群众的正常思维,沿着三杯设定的结果去说话。

宝宝没有经历过三杯的邪力渲染且仍不习惯,所以就感觉压抑和无法正常呼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