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039章 顽虫疾草悲伤事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2577 2014-06-12 12:15:28

  自空里历2577年6月21日至6月25日,三杯、红谷、迪清、固顽和宝宝一行五人在某高大山体洞中住了三天,第四天早上,三杯和红谷还在休息,固顽与迪清拉着宝宝来到洞口平台,固顽让宝宝站在自己面前,固顽将自己两双手放在宝宝的头侧耳边闭眼感知,渐渐嘴角露出笑容,将双手缓缓收回,对迪清说道:

“宝宝,已经恢复了正常了,太好了!接下来要办的就是把妈妈的顽虫疾草剔除。”

“哦,好吧!宝宝先回去休息吧!”迪清摆手让宝宝离开,尽管不明白固顽说的顽虫疾草是何物,为了不使宝宝产生疑问和疑虑惊动红谷的目的,迪清先行让宝宝离开,眼看宝宝身形没于洞口,转身迪清瞪视固顽良久心中非常悲切的问道:

“什么是顽虫疾草?给姐姐说清楚吧!也是一种毒吗?”

“是的,妈妈身上的毒已经演变成高级别的毒种,若早点发现可以除根,然而过去了数百年,那种有生命的毒虫已经进化出高级的毒性,日常生活中凭借爸爸强大的内力维持,虽然可以制约毒素生成但也促成了毒虫变异,所以我想冒险一试,不知道爸爸是否同意?”

固顽神情伤感看着迪清,默默无语眼角溢出泪水,静静注视远方。

“你说这事,爸爸应当是非常的清楚的吗?”

迪清回望洞口感到不可思议,此事爸爸居然知道,他为何无动于衷呢,迪清没想到日常坚强无比的三杯却忍受着如此悲切的心伤,顿时心里异常激动且难以置信。

“是的,也许是妈妈修炼毒攻所置埋,但她已经不能控制了,那种奇毒已经演变出令人难以琢磨的层次,现在也许有机会,也许已经失去机会了,可以一试但没把握可以成功,这事太难办了。”

固顽转过头来,迪清看见了固顽眼底的悲凉和无奈,与迪清对视默不作声。

洞口走来了三杯健硕的身躯,三杯看见十几米外的固顽和迪清都傻愣愣的相互凝视,很感诧异,左看看右看看俩人均一动不动,便好奇的喊道:

“嗨,你俩这是怎么了?吵架了还是顶嘴了?千万不要着急啊!”三杯很不放心的走到两人身边,眨巴眼睛看看固顽,再看看迪清很感纳闷。

“爸爸,女儿问你一件事,能不能如实回答!”

迪清转身瞪视三杯,将三杯吓了一跳,三杯看到了迪清凤眼中的冰冷,再看固顽,固顽已经低头默默无语的走回到了洞口,在洞口站立不动。

“什么事啊,这孩子怎么用这种眼神看爸爸呢?”三杯急忙温和态度笑道。

“爸爸!”迪清突地就扑到三杯怀里痛哭不止。

让三杯顿时不明所以,激灵灵想起宝宝的安危而失魂落魄,慌里慌张急切的抓住迪清的胳膊,摇晃着身躯瘫软的迪清,喊道:

“是为了爸爸的宝宝吗?”三杯着急的面孔扭曲,眼泪就刷的就顺着面颊落下。

“不是!宝宝已经恢复了常态!”

迪清轻轻回答,转而又无声的呜咽。

“这孩子,没事!你吓的爸爸心跳加速,腿脚发软的,没事你哭啥?”

三杯将迪清抱在怀里,轻轻抚摸迪清的后背。

“是妈妈,为了妈妈!爸爸不知道吗?”

迪清说完,感觉到三杯顿时身体渐渐冰凉,抬头就看见三杯像被雷击了般呆立不动,眼神直直的看着前方。

迪清惊恐不已,挣脱三杯僵硬的搂抱,摇晃着三杯的胳膊,轻声喊道:

“爸爸,爸爸,你说话啊,别吓住女儿,固顽快来!”

迪清突感三杯身体发软,摇摇欲坠,急忙呼唤固顽过来,两人艰难的将三杯扶坐地上。

三杯缓缓将自己的双手抬起来,紧紧抱着自己的头,深深的低下头却半天一言不发,迪清本想在三杯耳边呼叫,被固顽伸手制止,固顽与迪清的眼睛紧紧盯着三杯,静静等待三杯说话。

许久之后,三杯长叹一声,伸出两手拉着迪清和固顽每人一只手,声调沙哑的说:

“这事,还是让固顽发现了,爸爸希望我们换一个环境慢慢说可以吗?不能让你们的妈妈听见了,我们找个时间再说行吗?”

三杯惊恐万分用眼睛看了看洞口。

“爸爸,就现在吧,固顽已经告诉女儿解救办法了,固顽的意思是必须抓紧,不能耽搁太久了。”

随及迪清将固顽的发现和解决思路说与三杯,三杯脑袋轻微颤抖着仔细将迪清的话听到心里,每个字每个字的回味、权衡。

当迪清说起固顽推测可能是红谷修炼毒攻之说时,三杯低低声说道:

“你们的妈妈是为了爸爸的安全一步步自愿如此去做的,紫蛇一步步走到今天都是爸爸害的。”

随及三杯将自己的心里话告诉迪清和固顽,三杯说他此生不能忘却的两个女人就是碧玉和紫蛇(即红谷),碧玉因与他之真情而饱受凌辱被残害致死,紫蛇却是让他生存而故意忘却了自己的安全。

三杯说他对不起更多的是紫蛇,她一步步走到今天都是三杯所造成。紫蛇本就是一个柔情的女子,渐渐步入她最不想介入的邪道。

三杯感到自己最对不起的女子就是紫蛇,知道她命在旦夕已令其痛不欲生,三杯就是想把救出的碧玉和宝宝交给迪清来照料,三杯唯有将自己与紫蛇共赴九泉来报答,天堂或地狱在所不辞。

三杯无法破解紫蛇身上的毒虫,虽然历经艰险寻找良方但总是找不到破解之法。

顽虫源于三杯在灭绝四替星异种所侵入,紫蛇将顽虫引入自己体内,四替星异种生命体早就没了,也就无从追寻毒源。疾草是灭绝云星物种时三杯所落的圈套,也是被紫蛇用顽虫吸进自己体内,虽然云星仍有残余人种可交涉,但云星特殊的环境限制,却无法诉至武力来逼迫(注:该星球被圣者所控制)。

三杯唯一可以为紫蛇解除痛苦的就是用自己强大的内力抑制毒素生成,却难以将顽虫疾草逼出紫蛇的身体。

近年来三杯已经感知了顽虫疾草产生异变混合体,三杯经常忧急如焚却感到更加无能为力,三杯经常为自己的罪孽所煎熬,为使自己心爱的女人的未来看不到希望而愤懑。

最后,三杯说紫蛇身上本身就潜藏着一种毒,认识紫蛇也是她在六度冰原奇寒之地疗毒,本已经快痊愈,因为遇见自己所放弃;紫蛇先期劝慰三杯是以毒攻毒的需要,但后来三杯明白紫蛇对自己的谎言纯属挚爱的理由,那就是紫蛇为了爱恋之情所付出。

三杯痛不欲生的醒悟时也迟了,三种奇毒三杯只知道两种,另外一种毒只有找到六度冰原才能从她父亲处得悉,但她父亲却久找不到,很多人不知道她父亲的去处,奇寒之地无法施展魔法,三杯十几次冒着生命危险踏入那里均无功而返。

自酒店与恶徒发生冲突,三杯发现紫蛇抓向恶徒脸上的抓痕里带毒,三杯就明白自己千方百计控制的毒素还是生成了,无奈之下三杯继续向紫蛇体内输入更强的内力,但毒物就在紫蛇体内,肯定毒物也受益,三杯已经被紫蛇体内的毒物折磨的死去活来,三杯心里已经虚弱的不堪一击了。

三杯希望用自己的生命换取紫蛇的平安,即便自己无法为碧玉还魂,希望迪清了却父亲的心愿,把还魂的碧玉照顾好,把宝宝照顾好。

迪清和固顽听完三杯低声的讲述,两人相互长久的对视均默不作声,他们用心声在交流,用意念商量对策及其解决的办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