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055章 心灵相通很重要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2366 2014-06-12 12:15:28

  三杯怔怔的看向迪清心里是翻江倒海的思绪,与迪清相处很久,从来迪清就是温柔乖巧的小女孩样子,此刻到底为了什么迪清会有如此情形的举动,三杯急忙从地上站起来,看着迪清的后脑勺,语气低低恳求道:

“公主,你说吧,究竟要让三杯如何做,你才能平静自己内心的愤恨呢?在我自身来说,我们俩年龄悬殊,三哥都三十多岁了,妹妹才十八、九岁的样子,长期以来我都是将妹妹按亲妹妹般疼爱,妹妹应该是知道的吧!”

三杯知道用低级趣味的哀求和讨好都不是自己一贯的作风,唯有用亲情和关爱说法,才能不失去自己的尊严,三杯试图以情感人,来平定迪清此时此刻莫名其名的怪异想法。

此法很管用,迪清转身面对三杯面色哀伤的看着三杯,声调颤抖的说道:

“三哥,难道说在你内心深处、在你的睡梦之中就没有关于妹妹任何的印记吗,妹妹已经被你打回原形一次了,你真的在内心之中没有一丁点的印象吗?”

迪清的话让三杯没有料到,三杯准备接受迪清的嘲笑或辱骂或嬉笑或暴怒,没想到迪清会

如此充满深情和柔情的话语,三杯愣了,直直的眼神强烈的疑惑,

心里明白自己与迪清之间应该有超乎寻常的关系,三杯想不起来便无以承受迪清充满渴望的眼神,三杯垂下头看着地面,轻轻的回答:

“就昨日傍晚,我与祖奶奶聊起你,祖奶奶说我曾经向她说过天使国的事,也说过遇见小天使的事,还说过小天使几十年或几百年才长一寸的事,睡梦中曾经梦到过身材极小的女孩儿,但真的是三杯什么都忘记了,肯定不是哥哥自己故意去忘记的。但不明白公主为什么要在与死亡之花开战,说这些是为了什么?”

三杯说道死亡之花低头低吼完,抬头看向迪清,却发现迪清居然伤心的泪流满面,神态是那么无助和悲伤,三杯不禁毫无来由的眼里也流出泪水,三杯感到震惊,想上前劝慰,迪清将三杯推到一边,独自软弱无力的泣不成声。

三杯警觉看见了叨叨的侧面,但叨叨直直眼神看着前面一眨不眨的僵持,三杯明白叨叨被迪清点穴控制了知觉。

三杯看着迪清悲痛欲绝的背影,很想擦掉眼泪安抚,但不明迪清究竟何种思绪影响如此执意的要坚持说明什么,三杯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是眼泪无声的掉落,静静的看着迪清渐渐平复了心情。

“三哥,今天是生死之战,死亡之花只有一个是真正的真身,其他都是实体虚幻,唯有我们还能唤起心之通道,才能配合剿灭罪魁祸首,否者就是今天累死在这里,我们各自为战无以应对数不清次的交锋,这就是妹妹说这么多的原因。哥哥!那就让妹妹陪你死在这里吧!迪清说完令三杯眼前一黑的话,三杯被吓傻了,顿时哑口无言。

迪清双眸善良的看着三杯,伸出自己的手,轻轻挽着三杯的右臂,满脸朝霞之色彩,兴奋的说道:

“哥哥你以前是不怕死的,今天你怕了吗?”

“不不,死没啥怕的,但哥哥想知道究竟你是哥哥的什么人,在临死以前能不能告诉哥哥,究竟哥哥千辛万苦找到你,是为了什么目的呢?能不能在临死前告诉哥哥呢?”

三杯感到迪清紧紧帖向自己身侧,三杯心里有触电般的警觉。

迪清在三杯身边,如泣似诉的说道:

“幸亏还有令我们骄傲的一件事,即便让妹妹陪着哥哥死去,我们依然还有高兴的一桩事,可以死的安详。”

“什么事呢?可以现在告诉我吗?死了死了,还有令自己感到欣慰的事,那就多少透**信息吧!”

三杯心里尽管很纠结,但却真正的想知道,但转念一想又有点不对,一件事不符合逻辑,那就是自己与迪清都死了,谁来保护祖奶奶、红谷和宝宝的呢?

三杯嘴巴没发声,迪清的话已经说了出来,迪清非常轻松话语:

“或你或我,只要有一个人死了,那就天下太平了,那个人就是希望或你或我能死一个,他才会开心。所以他的目的达到,祖奶奶、红谷和宝宝、固顽就是平安的,不过,红谷不管最后何种情形她都必须随祖奶奶回果星疗养。今日一战,那就让妹妹解脱了吧!”

“啊,这么严重!那人时谁呢?不不,公主,你肚子里那么多东西,你咋就是不给我说清楚呢,谁要让我们俩里面死一个呢?他究竟是谁?真是急死我了!”

三杯转身抓住迪清的肩膀向迪清追问道。

迪清面色安详的伸手轻轻摸着三杯的脸颊,眯眼看着三杯轻轻念道:

“在空谷历的岁月长河里没有大灭杀,只有一张为你和我张开的大网,有人就是要一步步牵引着我们奔这里来投落网的,哥哥,你的名气已经盖过了玄灵大邪,圣道和邪道就是来追杀你的!哥哥,妹妹劝过你多少次,你就是不听!哥哥啊,你太傻了!”

“那就是说无路可走了,那你的特种兵呢?我说把我的神勇玄师带过来,你却不同意,我们应该怎么办呢?不管你是哥哥的什么人,哥哥自始至终都直觉感到你就是哥哥家人,不是还有什么大伯的特种兵嘛!那就让哥哥与他们拼了吧!你带着你的特种兵保护祖奶奶他们快点离开吧!”

三杯没想到事态竟然如此严重,三杯如困兽般绝望。

迪清含泪看着三杯轻轻说道:

“未来的你,为了救我将天金优柔释放大半,冒死将信息传谕给我,我也就是昨晚才理顺清楚,哥哥!妹妹的特种兵昨晚已经调集这里了,主要就是保护这个修忙车里的人,留些特种兵为我们撑起决战屏障,最后就只能是我们二人对战死亡之花了!走的话,红谷不保,留下来就只有鱼死网破了。”

“那你为什么就不能把内心通道给哥哥打开呢,那样岂不是心灵相通、互相照应呢?”

三杯气急败坏的伸手紧抓迪清的肩膀怒吼道,感觉两手抓捏迪清狠辣辣的用力,三杯感觉自己的手指深陷于迪清的肉内,警觉想起自己心痛之事,三杯急忙松开迪清,迅速去摸自己的心。

迪清看着三杯畏惧动作苦笑道:

“只要哥哥不是试图故意伤害妹妹,你的心不会痛的。如果妹妹将不知道的一切告诉你,那又有什么用呢?若让妹妹硬性开通心里通道,你会没命的,且即便没事,那会招来更多的敌人。所以,哥哥!我们不着急今天就与死亡之花决斗,我们不站到那里,死亡之花是不会出现的。”

“那你的意思是让哥哥自己想起来与你的过去吗?”

三杯突然灵光闪现,明白了迪清的动机,不由的浑身颤抖的向迪清问到。

迪清态度沉静的向三杯点点头,向三杯张开双臂,三杯急忙迅速的将迪清紧紧的抱在怀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