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064章 平谈无奇是说法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2443 2014-06-12 12:15:28

  冰洞内温度本就冰凉是因为冰层影响所致,此刻突然的温度急剧下降,洞内温度刺骨寒冷。三杯抱着叨叨在帐篷外哆里哆嗦的相拥取暖,眼神焦虑注视四周寻找固顽的身影。

在三杯与叨叨和迪清在帐篷里温存前,三杯就嘱咐固顽查看坑外的情况,此刻洞内温度急剧的寒冷,明显出现了无法预知的情况。

“哥哥,稍安勿躁,固顽很快就到!”

迪清的脑袋出现在帐篷门口,向三杯摆手示意让二人进去。

三杯搂着叨叨急忙钻入帐篷内,三杯急切声问:

“固顽与你可有讯息传来,寒冷的源头可有什么诡秘现象,哥哥,心神不宁的认为应该是有人看见我们不愿与死亡之花对决,是不是就为了逼我们出去的呢?”

“目的肯定就是为了这个,不过固顽传来信息说,洞内最深处传来的是无度之水,正无规则的放射传播巨大能量,洞里的温度还在下降,哥哥,知道无度之水是什么吗?”

迪清看着三杯显出惊慌失措的神色,急速说话中因紧张的缘故嘴唇不断颤抖。

三杯脸色凝重的摇摇头,对什么是无度之水表示不解,三杯用手拍拍身前的叨叨,叨叨扭头苦着脸看着三杯也摇头表示不知。

“啊,你们都在这里啊,爸爸啊,大祸临头了,无度之水就要放射能量了,这里也是陷阱啊!”

固顽神色慌张的从帐篷外进来,满头大汗、手脚颤抖。

叨叨看到迪清和固顽都恐惧脸色示人,接受情景暗示也深感惊恐万分,急忙语气急促的追问道:

“公主快点说说吧,什么是无度之水,为什么说起无度之水你们如此慌张呢,可是有什么不祥事件发生。”

迪清与固顽相互对视几眼,固顽语气沉重的说:

“无度之水属于上古正水,不是说形态的变化,而是说释放出冷热交替的混沌之水,冷热都均无度,相遇激发能量强烈对抗,释放出爆点爆线乱串,现在洞内温度主力是冷度控制,热度间歇突破能形成线状或点状能量,我们即便不会冻死,热度爆线或爆点乱串很可能就造成山洞垮塌,可能被埋葬洞中。

现在是下午一点,我们只有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爸爸怎么办?”

三杯闻言目光如炬的在固顽和迪清脸上扫来扫去的观察,以便判断出事态的严重性,后者都是心绪混乱反应在脸上的慌张神情,三杯后背冷汗嗖嗖,深深明白危险迫在眉睫。

“那就看看上去或下潜的路吧,有没有出路,若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那就爽快快的与死亡之花猛烈的斗一斗吧!公主,你的意思呢?”

三杯突然看见迪清嘴角有丝微笑,一闪而过,三杯心里明白也许迪清还要后手准备,情况危急中不明白迪清闪过的微笑是何意思,但如此局面真的无法顾及很多了。

“哥哥,你真是临危不乱的大将风度,刚我将未来人交给我的两个特种兵的一个,呼唤而来,就是那个喜欢黑暗的使者,蹦人人兆斤,万石不惧的跳人;哥哥注意了,中间那个石,是石头的石,不是一件事,两件事的事。”

迪清向三杯露出美目含情的欣赏。

“公主,固顽觉得无度之水中的热度爆线或点,待会可能就会像胡乱放射的榴弹般爆发,我们还是躲在更牢固和厚重的石头后面吧,我们现在所驻扎的大腕,碗座不是很牢靠的,几条热度之线扫过,大碗很可能就会倾倒。”

“固顽先闭嘴,你这孩子真是的乱插言,公主正说的跳人兆斤,先让公主把话说完。公主接着说吧!”

三杯瞪眼制止固顽说话,面向迪清展颜示意接着说。

迪清低头看看自己的脚尖,似乎能从脚尖获得能量般,视看自己的白色平底脚骑凳几眼,抬头看着三杯咽了口口水,润了润嗓子,目光平静的看看面前几个人,语速和缓的说:

“你哥,哥哥的你哥,交给迪清的两个特种兵仅能起到辅助我们行动的作用,他们不是御敌所用神兵利器,但他们是我们防御的可靠保障,跳人兆斤是无妄星特异体生命,具有穿越顽石的本领,吃石吐金是源源不断为我们提供活动经费的,移石动石可以为我们建立屏障或者在石头中开辟道路,可能还有通风报信的能力,他就这么大的法力。”

“哦,长得好看不好看,别是丑八怪吓到宝宝和祖奶奶了吧!也许……”固顽玩笑道。

三杯冷哼一声,恼怒眼神看着固顽,固顽看到三杯如此冷漠,急忙闭口无言,三杯抬眼看着迪清,又淡淡语气问道:

“哦,兆斤万石不惧,那另一个呢,那个特种兵有何特质。”

“另外一个就是瞭望哨了,她现在就在天坑附近,跳人千豆,可以释放许多大小不一的空心豆子,救死扶伤中的救人危难是其长处,所释放的豆包百毒不侵,她是五谷星特异体生命,那些豆子或包子中的某些可以源源不断为你提供食物。

就这么多了,那就是给哥哥提供了钱袋和粮库的意思,钱让你花不完,饭让你吃不完,至于与死亡之花对决,还是另请高明吧!”

迪清说完向三杯露出苦恼人的微笑。

“呵呵,让哥哥哭笑不得,这就是神通广大的未来三杯的礼物,冒死而来就送了两个不疼不痒、无关紧要的废物,钱粮我发过愁吗,真是吝啬鬼一个。笑掉大牙了我!”

三杯看着迪清爆发嘲笑之声,摇头晃脑一会儿渐渐面露苦涩。

“哥哥,不管怎么样,未来的你也算帮了你了,总比无人帮你强吧!”

叨叨拍着三杯的脸,向三杯提醒道。

“感谢了,感激不尽啊!”三杯抱拳仰头看向空中,视乎未来的三杯就在帐篷顶爬着般,低头看向迪清,心有不甘的再次询问:“除了兆斤和千豆,那家伙可有话说……”

“哦,话吗,是有一句,不过似乎没啥富有哲理的内涵,就是喝酒时的习俗,不听也罢,妹妹是半点也不明白啥意思,应该是废话吧!”

迪清对未来三杯的那句话,感觉很可能是调侃或挖苦三杯的意思,便满口回绝说出。

三杯放开对叨叨的搂抱,缓步走到迪清面前,冷冷目光看着迪清的脸,示意迪清快说,迪清看见三杯的脸几乎贴在自己脸上,急忙退后一步,无可奈何的说:

“哥哥,妹妹突然想,我们还是尽快上修忙车查看一下天坑附近的状况吧,妹妹有不详的预感。走吧!”

迪清说完就抬脚起步试图走出帐篷奔向修忙车,但三杯眼疾手快伸出右手拉着迪清的左臂,接着用左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三杯就是要听未来的自己的话是什么内容。

“那是一句废话,真拿你没办法,好吧!放手!妹妹给你说!”

迪清挣脱三杯手抓胳膊的动作,迪清用右手摸摸自己左臂,看来三杯用劲还是大了点,迪清回眸看见叨叨和固顽也脸显关切,便大声说道:

“那人说,告诉三杯,未来及其现在很多地方喝酒时都有一个习俗,那就是头前三杯酒可以随便喝!就这个话,其他没有了!头前三杯酒,大家随意啊!呵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