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063章 欲擒故纵是妙计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2895 2014-06-12 12:15:28

  三杯左搂右抱身体两侧,左边叨叨,右边迪清,两个女子见此抬头相互对望一眼,迪清躺在三杯右臂弯就对三杯微笑说:

“好吧!哥哥既来之则安之吧,要是想单独与叨叨拥抱温存一下,那就让妹妹给你俩五分钟时间,迪清就先回避一下吧!”

迪清说完就准备从软垫上爬起来。

“此等好事,人人有份,五分钟可能少了点,但没关系,哥哥可以将两个妹妹预热一下,呵呵,将妹妹们的兴致调动起来,晚上就分别恩爱一番,就按先后顺序吧!”

三杯说着就右转将迪清紧紧抱住,上面亲吻、下面抚摸就在迪清身上开始烙煎饼,上挤下压一番后,迪清就不可避免的呼吸急促,空气中弥漫着热切欲念之气。

叨叨看见三杯如此选择,听到迪清呼吸中陶醉之声荡漾,受诱惑禁不住心跳加速、脸颊发热,头脑发胀,昏沉难捱中挣扎着准备从软垫上爬起来,没想到三杯伸手麻利的将叨叨掀翻在垫子上,三杯命令道:

“叨叨躺下左躺脸朝外做准备!预热的目的就是让妹妹想起哥哥的好处来。”

叨叨明白三杯的预热就是要挑起自己的欲念之望,并非就是要采取什么行动,叨叨深感已经难以自禁,看到迪清与三杯呼吸急促之音,叨叨已经接受暗示诱惑无力自拔,受到心灵颤抖的影响,叨叨深恐自己在迪清面前出糗,微笑着趁三杯不备就准备起身夺门而走。

叨叨眼珠滴溜溜转动思索对策,三杯尽管还与迪清热切亲吻,但眼睛余光还紧紧盯着叨叨不放,渐渐三杯感到迪清出现主动渲染的动作,急忙趁机施展欲擒故纵的手段,嘴里嚷嚷道:

“预热预热,慢慢小火熏陶,好了好了!五分钟时间已到!”

迪清闻言心理异常懊恼,没想到三杯居然坏心眼一点不少,迪清恋恋不舍将三杯从自己身上推离,意犹未尽的哀叹道:

“岁月过去许多年,唉!哥哥还是坏蛋!”

“哦,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晚上给哥哥留着位置啊!下面就是叨叨了啊!”

三杯冷笑着拍拍迪清的脸蛋,从迪清身上爬起来,翻身狞笑着注视叨叨。

“啊!饿狼的眼神,让叨叨不寒而栗啊!”

叨叨没想到三杯五分钟不到就搞定了迪清,定睛看着三杯锐利眼神盯着自己,心里感到有几只兔子上蹿下跳般紧张,心想迪清已经中了三杯的套,自己无论如何也要避免一下。

叨叨看着三杯慢动作伸向自己身边的笑脸,迅速调整思路,想到与三杯温存或早或晚不可避免,但现在危机当头深恐三杯做的太过而扰乱自己的心智,激灵灵的转动脑筋,向三杯伸出双手拒绝道:

“哥哥,提个建议啊,饭要一口一口吃,馒头要一口一口咽,你如此想同时将公主和叨叨的浴火都点燃起,那样不利于当前形势下的紧张局面,下次再为叨叨点火好吧!叨叨就在哥哥身边,打死也不会走的。”

三杯没想到叨叨居然恐惧于与自己亲热,深感始料不及,听到叨叨的警告,三杯也有点迟疑,想到自己与妹妹们当前面临的局面,三杯还没有被浴火冲昏了头脑,理智还是占据了热血奔腾欲出的要道。

三杯转身看一眼迪清眼睛迷离的色彩,明白叨叨所说浴火点燃之忌,急忙调整心态,低头沉吟半响,对叨叨摆摆手,轻轻说道:

“好吧!叨叨提议不无道理,那哥哥就放叨叨一马,但叨叨出去将帐篷门给哥哥守好,那就让哥哥先把公主给煮了吧!”

迪清趁着三杯与叨叨言辞交流之际,急忙起身坐起屏声静气调气运功平复心绪,刚将欲念之惑压下,听到三杯居然扬言将自己煮了,急忙厉声吼道:

“哥哥,万万使不得啊,哥哥真想做,无论如何要等到晚上啊!”

“公主,辛苦你了啊!哥哥的脾气和性格,此刻春情荡漾无比,行船势在必得!就满足了他吧!”

叨叨看见三杯停止对自己的骚扰,急忙起身站到软垫边上,为了进一步消除三杯对自己的幻想,便试图将三杯的浴火全部转至迪清身上,低头看着迪清不紧不慢的向迪清劝慰道。

“什么?小叨叨,你如此暗算妹妹啊!亏得刚妹妹还帮你呢!”

迪清没想到叨叨为了自己躲困将自己拱手相让,深感大骇。

“啧啧,啥叫暗算,叨叨好心好意希望美事先让公主享用,这是礼让最明显的表达,快点吧!公主快点自己舍去衣衫吧,貌似大家都没有换洗的衣服,若让哥哥帮忙就把公主妹妹的衣衫撕破了。”

三杯便将自己衣衫快捷剥去,仍不忘向迪清好言好语劝解道。

“我去为你们一对老鸳鸯把守门口,放心吧!不会有人过来打扰的!尽兴啊!”

叨叨飞快向三杯和迪清二人微笑说话,脚下脚步迅速就将帐篷开锁准备站门外站岗。

“坏蛋哥哥已经准备完毕,就让坏蛋哥哥行行船吧!可惜妹妹不能一边弹钢琴一边与哥哥行船的!妹妹的行船猛曲啊!”

三杯赤身裸体蹲在迪清身边,看着神情紧张的迪清,满脸真诚的说道。

迪清美目看向三杯体格健壮的身材,深感自己实难抵御故人的诱惑,但迪清也深深明白自己的难处,只好一动不动的看着三杯,愁容满面的悲切声说:

“哥哥啊,不是妹妹不想与你行船,要是可以无所顾忌的与哥哥恩爱同床,妹妹何必要等到今天才让哥哥了解妹妹,妹妹有苦衷啊!希望哥哥给妹妹时间解释一下,妹妹相信哥哥不会逼迫妹妹就范。”

三杯听到迪清如此言语,强压浴火坐到迪清面前,声音急切的问询道:

“妹妹的苦衷到底是什么,能不能简短的说说,哥哥是不会逼你就范,但妹妹也要考虑到哥哥的容忍度,快将快说吧!”

迪清用伸出芊芊玉手轻轻抚摸着三杯的臂膀,眼眸清澈闪亮的充满深情,轻轻说:

“妹妹很想哥哥晚上能抱着妹妹入眠,很多日夜妹妹想起哥哥都魂牵梦绕无法入睡,妹妹太想哥哥了,真的,与哥哥行船也是妹妹时常惦念的事,但妹妹功力远非从前,妹妹也不骗哥哥,妹妹无力将特种兵呼唤而来,我们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

迪清看着三杯的眼里充满哀怨怜悯的泪水,让三杯异常震惊,想起迪清与自己相处很久时光,却不告诉自己实情,也明白迪清所言应句句属实,但听说迪清的特种兵也无法来解困,三杯怔怔的看着迪清不敢相信。

“好吧,哥哥抱着妹妹,我们慢慢说话吧!”

迪清看着愣愣的三杯惊恐面对现实而愁苦,主动投怀送抱,三杯急忙将迪清抱在怀里,迪清伸手轻抚三杯的肌肤,声调悲切的又说:

“哥哥,原本是多么好的人,却被恶人陷害被迫以邪为亲,你何止失去的是灵魂,你曾失去了你所有的本质。妹妹心疼哥哥的,但妹妹只能在功力全部恢复后,才能与哥哥同床共枕,哥哥必须爱护好妹妹啊!你行船不是小事,直接牵连着妹妹功力的恢复,若哥哥真的很渴望此爱好,反正妹妹已经心灰意懒,那哥哥就来吧!”

“关系妹妹的功力恢复,真如此,哥哥是做不出的,再说不到最后一刻,我们怎可放弃自己的希望,好吧!哥哥不惦念此事了,妹妹直接说要哥哥如何想起共同御敌之法吧!”

三杯看到了迪清心灰意懒、极度绝望的神色,心里顿然明白行船之事确实不是应当求之的唯一目的,想起碧玉和身边的每个人即将面临的生死局面,三杯身上浴火也急速退却,不仅如此,赤身裸体的三杯突然感到极度寒冷,激灵灵打了几个寒颤,也惊扰了怀里的迪清。

迪清警觉的从三杯怀里抬起头望向帐篷口,回头对三杯惊讶喊道:

“哥哥,你感觉到了吗?似乎洞里的温度猛的降低了十几度,怎么回事?哥哥快穿衣出去看看吧!似乎外面有风声骤起的迹象。”

三杯赤身裸体深深感觉帐篷内温度急剧下降,将迪清放置软垫上,便急切穿上衣服,急忙走出帐篷,帐篷外叨叨抱臂抖肩疑虑眼神看着三杯,语气急促的说:

“哥哥,叨叨正想叫你呢,洞里的温度不知何故突然就下降了十几度,U杯石坑外狂风大作的,不会有啥事吧?”

“固顽呢,固顽回来了吗?”

三杯急忙抱着叨叨为其御寒,四下张望试图看到固顽的身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