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066章 命悬一线危机伏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2257 2014-06-12 12:15:28

  “小宝宝,过来!让我问问你,这里的风一直是异常的强劲,你说说你到哪里想做什么?”

迪清满脸泪痕,显见已经悲伤痛哭半天了,气急难耐要对无故惹是生非的宝宝进行教训。

宝宝眼睛红红的走到迪清面前,仰脸悲切的看着迪清,嘴角耷拉着一句话不说,准备接受迪清的惩罚。

“公主,不是给你说过了吗?三杯没有那么娇气,他会裹养神功,他会毛发无损的重新站在大家面前的呢?来宝宝,我们走!”

祖奶奶闻声过来拉宝宝的手,试图将宝宝从迪清面前拉开,但宝宝直直的稳固身形就是要面对迪清。

迪清瞪大眼睛向宝宝怒视,伸出手指点着宝宝的额头,声调变的颤抖的狂喊:

“自己鼻子底下有嘴会不会说啊,快说为了什么?”

宝宝眼里泪水在打转,但就是憋着不让眼泪掉下来,看着迪清伸出左手指着刚刚闯祸的地方,声调怯怯的说:

“妈妈,我看见……”

“你妈妈,你妈妈是红谷,还在修忙车里呢,滚吧!离我远远的!去找你妈妈吧!”

迪清没想到宝宝会当着众人的面叫自己妈妈,迪清顿感无话可说,因为一直向宝宝强调红谷是宝宝的妈妈,此刻宝宝无意因紧张称呼自己妈妈显见不合情理,迪清觉得自己不是被公认的宝宝的母亲,代替红谷教训应不合适,便向宝宝翻动几番白眼,气哼哼的转身不去看宝宝。

宝宝哭丧着脸看迪清不再看自己,转身大哭着跑回修忙车而去,宝宝没想到自己无意间的举动会闯这么大的祸,三杯让水冲跑,祖奶奶都说没事的,自己依然不被亲生母亲所原谅,宝宝感觉难以接受迪清的冷漠,辛酸之感无以言表,宝宝独自上去修忙车躲在角落暗自掉泪。

兆金不懈努力的用岩石打墙,渐渐打到洞口附近,因为洞口较小的缘故似乎有能力将洞口阻隔一半,但兆金也看到水流之势在不断加强,很快有极大冲力的几股水流从三杯身边急速带动冰块流过,兆金已经感到了无能为力,只好呆呆的看着石墙被激流冲刷的支离破碎。

三杯看一眼通体乌黑的兆金的外表,向他摇摇头示意不要白费力气,三杯眼看着加大的水流即将喷薄之势劈头盖脸而来,急忙运动裹养内力调动法力牵引准备潜入水中,奋力下沉却无法坠落,几次试探均不能得逞,三杯大骇惊呼:

“想我三杯几世英明,难道今日此时就是我的末日,天啊!”

三杯心灰意懒的绝望之声,牵动着迪清的心,迪清顿时大惊失色的喊道:

“祖奶奶大事不好,哥哥无法施展裹养神功,祖奶奶啊,哥哥命在旦夕!”

祖奶奶闻言,深感事态严重,白狐狸很快意识到接下来的局面发展,声音急切断喝道:

“固顽变身,将公主和叨叨给我稳住,让老身亲临现场查看!”

固顽对祖奶奶的提示异常明白,恐灵晃动身形将叨叨和迪清手脚缠住,祖奶奶深恐叨叨和迪清办傻事,明知道自己无力回天但此刻再不现身事发现场,已经无力控制局面,白狐只好装腔作势企图鱼目混珠。

白狐施展腾云法术,凌空飞翔身形急切冲向洞口。

三杯无法施展裹养神功,内心大骇,已经预料到危机不可避免,三杯万念俱灰,索性将右手也深入无度水里,却发觉炙热之水沿自己右臂窜入身体,三杯感觉冷暖两股力量在自己体内胶着。

三杯被折磨的死去活来般难受,三杯张开空洞双目掠过洞口景象,深深明白几秒之差眼看就是自己命丧之时,三杯痛苦万分闪现阵阵悲哀,紧闭双眼准备坠落万丈深渊。

固顽身边的迪清突然异常狂躁,因为迪清感觉到了三杯即将命丧,深感压抑而窒息,固顽看见迪清拼命状要挣脱束缚,急忙将迪清睡穴点拨,迪清渐渐沉入梦乡。

固顽一眨不眨的盯着叨叨,叨叨看着固顽高度紧张神色,长叹一声说:

“我相信祖奶奶会有办法的,放心吧!我不会办什么傻事!”

固顽灵光闪现为了保险,也将叨叨睡穴点下,叨叨和迪清都躺倒在地,固顽从帐篷里拿出御寒用品覆盖二人身上,恐灵跃动步伐站立坑沿,眼望洞口方向心神不定的等待。

祖奶奶一路飞行来到洞口附近,遍地寻找发现已经没有了三杯的身影,祖奶奶心生凄凉,无可奈何转回修忙车方向。

祖奶奶失魂落魄般回到迪清和叨叨身边,无可奈何的将迪清和叨叨睡穴点开,转为限制走动法力控制,因为极寒之地两人身躺冰冷之地恐有闪失,祖奶奶心疼俩女子身心疲哀影响健康,还是理智的施与保护。

三杯闭眼坠落中,突然感觉有物阻挡了自己的落势,顿然体内传来清爽之气,渐渐感觉内力在点点恢复,微微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身体在上升,隐约感到周围一片红光耀眼。

三杯急忙又闭上眼睛,暗暗感觉似乎有双手在托着自己,三杯极其纳闷有股微弱的气息似乎有点熟悉,三杯极为差异和震撼。

“祖奶奶,快来!快看那红光!”

站在坑沿上的恐灵突然变成人形,急切呼唤祖奶奶。

祖奶奶走出几步,不放心的回头看迪清,发现迪清微笑向其点头,祖奶奶满脸疑惑走上坑沿却发现不远处的空中有红光闪现,红光中有三杯身影被裹挟,渐渐飞来石坑,很快红光飘到坑边将三杯抛出。

三杯身形咕噜噜滚到迪清和叨叨面前。

祖奶奶欣喜若狂,抱拳弯腰高喊:

“感谢英雄救命之恩,来日必定重重奉送谢礼,谢谢啊!”

那团红光似雾似云似气般缭绕几圈,随风又飘向洞口,渐行渐远中从远处传来凄惨女声的笑声,在冰冻中回响久久地才平息。

“祖奶奶,看看哥哥福大命大啊,不是知道是何方人士搭救哥哥于危难啊!”

已经恢复常态的迪清抱着叨叨蹦跳庆祝三杯回还后,抑制不住惊喜向祖奶奶问道。

“显然那人是女性,也或是让我们理解是女性,她不愿意显露真身,也或是正道人士,也或是邪道朋友,祖奶奶也猜测不透。还是快点搀扶三杯进修忙车调养吧!”

祖奶奶阅历极深和广也无法猜透援手之人何种目的和动机,看着喜极而泣的叨叨和迪清急忙吩咐对三杯的救助。

“好吧!祖奶奶,我们俩帮助三杯哥哥恢复,让公主和固顽及时对上面状况看看吧,危险仍没解除,大家仍需努力啊!”

叨叨弯腰要去背三杯,却背了一个空,转身发现固顽已经背着三杯上修忙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