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069章 故制险情为授课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2691 2014-06-12 12:15:28

  修忙车沿坑壁下潜是匀速进行,越往下面感觉空间越来宽阔,来到一万余米的低处坑底豁然一大片开阔地,长短有十几里的样子,下面花草茂密、树木茂盛、水流潺潺、生机勃勃,高低不平、飞鸟走兽、生机盎然、一片繁荣景象,与天坑的景象具有天壤之别。

叨叨与祖奶奶一起驾驶修忙车都感觉下面的景象简直出乎意外,叨叨看着许多树木结满五颜六色的瓜果,喜不自禁的自语道:

“祖奶奶,快看啊,这里的画面简直可以与果星原始森林不相上下啊,是不是祖奶奶也有如此感觉。”

祖奶奶看着叨叨美目顾盼的笑容,颌首赞叹道:

“景美实在堪比果星,人美却胜三月桃花啊,叨叨容颜确实令祖奶奶都感震颤啊,如此美景佳人盛况世间,真不知道你的哥哥在想什么?”

“祖奶奶你说什么呢,真是让你欣赏美景而已,怎么扯起叨叨来了呢?”

叨叨娇恬神态看祖奶奶惬意之笑,瞬息间表现无尽遐想又说:

“叨叨的容貌之靓只占到青青姐姐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想青青姐姐那么一个靓美惊艳佳人,听很多星空人士讲过都表羡慕不已,那应该是如女神般的容颜,持刃三把狂扫沙场又是何等的英姿飒爽,威风八面啊!”

“别说青青了,祖奶奶对她有万分的悲凉,没想到在星空下爱一个人居然是那等的疯狂,叨叨啊,你要牢记不能与你的哥哥亲密的恍如一人一样,你青青姐姐爱的太过分了,不要再提这件令祖奶奶痛不欲生的事了,再提只能令祖奶奶悲痛欲绝。”

祖奶奶悲切声声,怨天怨地,一脸肃穆,摇摇欲坠的紧抓操作杆激动的浑身战栗。

叨叨大惊失色的急忙住口,收敛笑容变低沉语调:

“祖奶奶要不就去中舱休息一会儿吧,这里的驾驶,叨叨一个人能行的,祖奶奶你去看看洪山师父几眼吧。”

叨叨急忙对祖奶奶温心解劝,提出去看三杯师父洪山的借口似乎很符合情理。

“不必了,想与他说的都说了,他想告诉祖奶奶的,祖奶奶都知道了,唤醒麻痹中的洪山已经很不现实,洪山在准备处眠,等着你哥哥与公主法力一致高深便对他醒魂,他死活不愿退到幕后那就随其心愿吧。”

祖奶奶对三杯师父醒魂的寄托感到不可思议,没想到三杯那么的伤害他与痛苦深渊许多年,洪山还是对久历邪途的三杯充满执着的希望。

“那他还是希望看到三杯哥哥改邪归正的那一天对吧!”

叨叨闻言心生悲哀难以自持,心底也涌动着三杯能回归旧途的渴望。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看他的机遇和巧合吧,总之过去的亲朋都对他寄于厚望,成与不成的情况下,叨叨千万要留意半月那个小子,他是你青青姐姐意志的反向体,你姐姐有多么的善良,半月就有多么险恶,你姐姐会有多么的友好,半月就会有多么的歹毒,一定要向祖奶奶保证做到不能对半月做到掉以轻心,明白吗?”

“我看半月没有那么多孬心眼吧,充其量那是一个极具叛逆心里的少年,祖奶奶你忘记了吗?叨叨也是几个孩子的母亲,叨叨知道怎么对付他和管教他的。”

叨叨对祖奶奶的警告不以为然,但没想到祖奶奶居然非常介意,对叨叨驾驶行为不管不顾的就过来抓住了叨叨的双手,叨叨看着失控的修忙车直直的就要撞向岩石,叨叨急切大喊:

“祖奶奶快放手,这样太危险了啊!”

“能不能做到对半月时刻提高警惕,快说话啊!”

祖奶奶站到叨叨面前挡着叨叨的视线且紧紧抓住叨叨双手不放。

叨叨惊恐万分瞪视祖奶奶表情冷峻的眼神,嘴巴颤抖发声:

“叨叨牢记了,要对半月时刻保持高度警惕,祖奶奶快放手啊!”

修忙车高速直直的角度即将撞上一块几百吨重的岩石时,时空转换局部静止,修忙车紧紧贴着岩石峭壁摩擦而过,修忙车剧烈颠簸与岩石突兀尖角磕磕碰碰而过,将修忙车中舱里的人都震惊的不明所以。

“哥哥和固顽留下别动,让妹妹到前舱查看究竟。”

迪清看着三杯和固顽的关切眼神,声调急切说完,就起身疾步来到前舱门外,猛地打开前舱门随及随手关门。

“叨叨啊,刚刚什么状况怎么可能擦着岩壁而过,固定好的修忙车行动轨迹不该偏差很大吧!”

迪清走到叨叨身边,看着叨叨浑身冒汗的惊恐状,声调极为好奇。

叨叨恐怖心绪仍没平息,向迪清露出浑身颤抖的手势,指着祖奶奶给迪清说道:

“问问祖奶奶吧,她老人家刚刚看的很清晰,哎呀我的心啊,现在还扑通扑通的狂跳呢。”

叨叨面色通红、冷汗热汗胶着顺着额头流下汗水,身体颤抖不止,声调颤颤巍巍足见心虚程度趋于高度。

迪清关切举动抱住叨叨帮助控制身形,扭头看着身旁神态悠闲的祖奶奶释放微笑目光探寻,迪清对祖奶奶非常尊敬,知道有些话其实不必张口的,若祖奶奶愿意讲,祖奶奶会自己主动说出,若祖奶奶不愿意说,那就是问也白问。

祖奶奶也就于前面没三分钟时间制造了一次逢凶化吉的场景,此刻祖奶奶正端着水囊(即小口水杯)浅饮茶水,慢悠悠看着迪清显示的笑脸,微启口舌小声说道:

“刚给傻叨叨上了一课,公主你此刻紧紧搂着的小狐狸太善良,祖奶奶因为半月的事,很不放她的心,向她展示了掉以轻心的结局会怎么样,公主你觉的祖奶奶做错了吗?”

祖奶奶语气轻松,但意义沉重。

祖奶奶从不向公主保留自己的行事意图,那是对公主始终不存戒心。

“祖奶奶做的对,这一幕应该让哥哥也亲临现场接受教育就更完美了,叨叨的事,祖奶奶尽管放心,迪清舍命也要顾全她的,更何况师父将管教之术尽数教给了迪清,放心吧祖奶奶,我会传授给叨叨的。”

迪清挥起袖子将叨叨面孔上的汗水搅合着泪水轻轻擦拭,看着祖奶奶并向祖奶奶表示决心。

祖奶奶欣慰神态走到迪清身边,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柔软毛皮巾递给迪清说:

“你们俩就像祖奶奶自己的亲生孩子,祖奶奶能看到你们亲密无间,祖奶奶真的感到很幸福。”

叨叨友好微笑感受迪清手拿鳄虎皮毛巾为自己拭去汗水,叨叨平定了心绪看着前方,向迪清说道:

“公主啊,祖奶奶给叨叨上的这堂课,让叨叨感到惊恐万状,至今心绪不宁,要是咱们给三杯哥哥上课,那样如何才能震撼他的灵魂的呢,哥哥也很需要我们去帮助的。”

“公主,你看看你这个傻姐姐,自己心绪还没完全平静呢,就开始操心别人的事了,公主啊,你来给叨叨上课吧,祖奶奶授课时间已经用完,你俩交流吧,我去中舱躺倒修忙椅子上小睡一会儿,叨叨就交给你了。”

祖奶奶看着叨叨摇摇头,与迪清把话说完,转身就离开前舱去中舱休息去了。

迪清将前舱门关紧,来到叨叨身边,扶着叨叨的肩膀,用两个人可以听到的低声,说道:

“叨叨记住啊,对那个也有点坏心眼的哥哥,我们不能用正面的手段去帮他,那就是采取让他能感觉到一半痛苦的剂量,让他自己去纠正自己的错误,这是洪山师父传授给妹妹的。

现在妹妹给你说清楚,形象的比喻就是哥哥自己摔倒了,你看见了的情况下,千万记住别去搀扶他,也不要去拉扯他,向他微笑示意,让他自己爬起来,自己去总结教训。懂了吗?哥哥不是你我的孩子,那是我们试图去依靠的男人。”

叨叨扭脸微笑看着迪清,向迪清点头示意自己已经将迪清的话牢记心间,迪清动情抱着叨叨的脖子,两人额头碰撞表示亲密无间的姐妹关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