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067章 战燕坠落伤情重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2611 2014-06-12 12:15:28

  三杯渐渐恢复了神智,看着围看自己的众人,三杯心里十分激动的说:

“看来三杯命不该绝,那就让我们看看能不能从天坑跑出去不能,离开陷阱再说!上面情况现在如何?”

三杯发现自己不说话还好,大家都热切关注自己的表情,但听说要从天坑出去,大家顿时都愁眉苦脸的败兴神态,三杯伸手拉着迪清的胳膊,目光探寻,迪清晃着脑袋摇头叹道:

“哥哥,上面天罗地网啊,从机器设备查看晴空万里、风和日丽,一派安详的景象;但是通过千豆的目光观赏,那就是凄惨的景象,天空、地面、山岗都潜藏着大批人马,上天无路啊!”

叨叨看着三杯诧异的神色,向三杯补充道:

“高科技手段屏蔽了修忙车设备的侦查设备,足可以明白圣道和邪道就是来灭我们的,加上歹道死亡之花的正面交锋,哥哥困难啊!”

“究竟我三杯是办了什么非同一般的事,落得这么多人落井下石的呢?我咋就想不起来缘故呢,投降行不行?最起码你们大家不必跟着三杯受累!”

三杯低头不语,异常懊恼。

大家面面相觑对三杯提出的投降理论深感不可思议,但都不置可否。

“公主快来!有我们的人受攻击了,快点想办法去救救他们啊!”

固顽的叫声从前舱传来,中舱里三杯与众人一起涌向前舱观看。

千豆传来画面发现,天空远处传来了锐炮和隐光传来的杂乱波长,电光闪现、火光如织、暗声沉闷,一艘战燕左突、右冲在各种奇形怪状的飞行器的拦截下,摇摇欲坠。

战燕表面伤痕累累,直直向地面俯冲,身后拖着黑烟和火光,一头栽到了天坑的边上,有二人从残破战燕里爬出,匍匐到坑边踯躅不前。

“千豆快甩包扔豆啊,把他们解救下来啊!”

迪清着急声尖叫,大家静等千豆如何救难,两个人都身穿飞行服,一个身材较胖、一个身材瘦小,看见空中掠过光束反复刺中胖大身躯,若有炮火锁定瘦小身材,那个胖子总是为小个子做挡箭牌样遮挡、掩护。

胖子黄色铠甲异常耀眼且千疮百孔,小个子淡灰色的铠甲却干净整洁,三杯看的眼热心跳明白小个子应该就是胖子竭力要保护的目标,三杯明白胖子已经筋疲力竭,三杯看到胖子很快就要命丧黄泉,回头瞪着眼睛对迪清喊道:

“怎么回事,特种兵在做什么啊?快救人啊!快启动修忙车接应吧!”

三杯再看画面,发现天坑边已经没有了两个人的身影,再回头看迪清发现修忙车车头部消失大部,迪清已经把灵性虚木拉出少部变成一个泡菜坛子样飞行器,泡菜坛子大头朝上已经急速驶向洞口。

固顽呆呆的看着三杯,指着少了一半的前舱,惊呼道:

“爸爸,这车都成了这个样子,我们待会怎么开呢?她们这样搞破坏,我们咋办?”

三杯看着大惊小怪的固顽,讽刺挖苦道:

“小固顽啊,你快去想想办法吧,真是少见多怪,没事的!灵性虚木懂吗,真奇怪这个你竟然不知道,还以为你啥都懂呢。”

“真要没事,那就这样吧!”

固顽脸色忧郁,看着三杯不再说话,从缺口处跳下,返身再看修忙车惊讶发现修忙车自动修补成了原来的样子,固顽更觉得好奇,急转身要从门口上去,被里面出来的三杯挤到一边。

“固顽,别上了,等着接受伤之人吧!”

三杯伸手拉住固顽的胳膊,阻止固顽再行上车。

功夫不大,外形像泡菜坛子状飞行器急急速度回来,泡菜坛子悬空在坛子下伸出坡道,一个浑身上下被橘色不明物质包裹的伤者被抬了下来,三杯与固顽接手将伤者抬到修忙车里。

“三杯呢,我的徒儿三杯呢,快让他来!”

伤者被安置在修忙椅子上刚刚放稳,那人就迫不及待的大声喊道。

三杯闻言急忙上前答道:

“我就是三杯,请问你是……”

三杯话没说完就被那人的伤腿踢了一脚,那人抬起头用手指点着三杯气的浑身发抖,瞪着三杯怒视几眼又颓然躺下。

三杯看到了伤者的面孔六十余岁的摸样,秃头顶,围着光头顶散落一圈黑白相间的头发,厚盾耳大耳垂,扫帚眉、大牛眼、狮子鼻子,老虎嘴,园脸盘,皮肤黑黄,伸出粗壮胳膊亮出如蒲扇的巴掌,三杯一脸疑惑看向祖奶奶。

“他就是你圣道恩师洪山先生,舍命来给你报信,另外把你与青青的儿子交给你,快去谢谢你师父吧,另外最关键的是你师父给你带来长期稳固红谷毒发的大幻丹,让你媳妇可以支撑三年都不成问题。”

祖奶奶将一个英俊少年从身后拉过来。

少年眉清目秀长的精干,漫长脸冷谈之色,一字眉临耳高挑,高鼻梁下带鹰勾,两片薄嘴唇嘴角上扬,头上中长发梳理光洁,年龄十五、六岁一派休闲服装,臂长腿长双手指也细长,看着三杯苦笑道:

“你就是邪道邪王吧,在下半月见过老爹大人!”

三杯看着少年刚还因为是自己与青青的儿子而激动万分,但听到半月的说话直皱眉头,看来少年应是极不服管教的高傲人等,转眼看到躺在修忙椅子上的师父呼吸沉重,急忙看向祖奶奶示意将半月带到一边去。

祖奶奶明白三杯的意思,急忙对少年和蔼语气说道:

“名字叫半月,真好听,走我们外面走走吧!”

半月向三杯摆摆手,便随祖奶奶出舱而去。

“谢谢师父舍命帮助,三杯心存感激无以言表,还请师父休息一会儿,让徒弟找出疗伤之药为师父精心疗伤吧!”

三杯看见师父洪山进门就对自己横眉冷对,心里苦涩心情,试图躲避。

“不必了,师父见到你感到气愤难捱,但也知道你走到今天这一步也不全是你的错,师父也有责任,你也看到了若你当初不是在圣道竖起了威信,今天在这里的很多人都不会出现在你危难的地方,叫公主过来,我对她有话要先说。”

洪山渐渐向三杯露出微笑,也向三杯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师父你老就说吧,迪清就在这里。”

迪清望着三杯笑道,对三杯的窘迫样似乎很感好笑,眉开眼笑看几眼伤者,扭头看着三杯嘱咐道:

“哥哥,你可不能出去啊,这可是你最敬爱的师父,要竖起耳朵静听师父教诲啊!”

“哦,公主啊,老朽最信任的还是你啊,你一定要协助你的哥哥把半月看好了,这个小子我费力费劲费功夫看到现在,一直是用功力压制他天生的坏心眼,因为他是天生的坏蛋,千万不要让你哥哥掉以轻心,唉!这个包袱终于让他亲生父亲接手了,师父真是好高兴啊!”

洪山说完,对着三杯就是开心的大笑。

“师父,你这话怎么这么令人费解呢,半月不像那么坏的孩子啊!至于操心那么大吗?”

迪清不以为然的对洪山说道。

“这事千真万确,那是三杯造的孽啊,青青的三把刀帮他冲锋陷阵所向披靡,你哥哥仍感不足让青青去歹道探宝,虫道啊!公主过来,让师父在你手里写一个字,你就明白了。”

洪山伸出左手就拉住了迪清的胳膊,迪清刚将手掌摊开,洪山身手麻利的将一个白色瓶盖状物,按到迪清手里,迪清左手顿然颤抖不止,急忙奋力抽回手掌。

“你一个大胖脸师父,你真是强人所难,你你,你竟然也是骗子!”

迪清明白手掌不用细看,洪山的嘱咐都深入到自己体内了,满脸苦笑看着三杯,心存不甘的嚷道:

“哥哥,你怎么瞪眼看着也不管不问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