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068章 少年半月才显身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2531 2014-06-12 12:15:28

  三杯明白对待师父二字在圣道无疑就是情同手足的父子关系,远远胜于亲生父母的养育之恩和精心栽培的扶持之心,是高于任何亲情的毫无私心的教诲,虽然三杯早就不是圣者,也不具备圣童的特质。

但三杯看见洪山确实心中自然而然的亲近之情,听到洪山的嬉笑怒骂,三杯均不以为是错,想到师父带着自己与青青所生半月的艰难,三杯从哪个至今桀骜不驯的少年身上可以想到师父会很辛苦。

三杯对迪清的笑谈,露出轻笑说:

“天使是公主特质,公主的心是可以包容所有美好的寄托的,妹妹真是哥哥最好的妹妹。”

“三杯这句话应是肺腑之言,确实不枉费公主对你几世的眷顾,好了徒弟你出去吧,为师想单独与公主说几句话,师父时光不多了,我想让公主保证做到一件事。”

洪山生息微弱像顿现,将三杯惊讶的心神不宁,迟疑眼光看向迪清,迪清含泪点点头,但迪清却有有别于洪山的考虑,迪清为洪山轻轻摩挲着胸口,轻声说:

“师父,就让三杯留在这里其他人等就离开吧!”

迪清话音刚落,叨叨和固顽便很知趣的退离现场,三杯犹豫不决审视洪山脸色,发现洪山体现衰败之兆,脸色发黄发白、手臂无气无力,眼神游离飘散,声音异常轻柔,呼吸渐渐细小,洪山挣扎着看着迪清低声叹息:

“师父不愿退离幕后,公主下沉到绿洞为师父处眠吧,穿转避险不得不为,三杯就交给公主了……多加小心半月胡来。”

洪山渐渐语言趋于低微,很快无声无息,迪清为洪山动攻施法后,扭脸含泪对三杯说:

“师父不希望自己转为幕后,你应该明白什么意思,接下来我们就要驾车坠入天坑深处,哪里有空旷空间隐藏有神秘绿洞,若能提纯无度之水就为师父处眠,我们快点走吧。”

“事不宜迟,那就从快从速吧!公主你就指挥运作吧!”

三杯明白迪清所言幕后的深意,那就是对待被各种法力侵害的师父,其伤在内置功法所楛非为自然死亡就要被圣者牵引至幕后,不再可能在现世留下影响。

洪山的意思很明确要求公主待法力强大为其还魂,洪山恋恋不舍三杯和公主之情尤令三杯懊恼,三杯悲伤之感神伤。

迪清即行召集叨叨驾车,又吩咐固顽收拾帐篷,还命千豆网络无度纯水,也命兆金潜藏修忙车体加固避险,一番的紧张准备,修忙车启动行驶沿着天坑继续下沉。

身后很快传来了冰洞坍塌的剧烈声响,从冰洞坠落的岩石无声无息的敲打在下潜的修忙车上,尽管修忙车左摇右摆,但因为兆金的庇护,修忙车并无大碍。

叨叨与祖奶奶二人在前舱驾驶修忙车,三杯、迪清、固顽、半月都护佑在洪山身侧,宝宝和红谷在后舱。

迪清没想到未来的三杯居然料事如神,对后面发展轨迹如此清晰认识,不由的向三杯表示感叹,三杯目光幽闪,拉着迪清的手激动的说道:

“公主看来还是哥哥的女人,即便跨越千年,有公主在哥哥身边,确实就是哥哥最大的安慰,这么多人其实不是因为哥哥的缘故,他们对哥哥加以帮助,肯定是大家为了公主的缘故,他们才会挺身而出,哥哥心里非常清楚。”

“呵呵,难得哥哥如此诠释,妹妹心中很明白肯定哥哥的魅力是主要的,妹妹只是你的陪衬而已,千万不要小看自己啊!”

迪清含笑摸着三杯的耳朵把玩,两人显得很亲密。

“老爸啊,能不能让半月提一个问题呢?”

半月左右环顾目光闪烁,留露出机警干练之气。

三杯微笑看着半月,因为三杯很想尽快了解掌握半月的习性,以便于发现半月的特质和爱好,及时矫正师父提起的半月的坏毛病,三杯试图先给半月一个好印象,便于以后对半月实施管教之责。

“不知道半月想问什么问题,若是可以让你知道的,爸爸可以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三杯显出和蔼可亲表情说道。

“那就请问老爸,老爸几个媳妇呢,你媳妇的问题可有什么注意事项,貌似老爸很有魄力,不知道能交给半月去办那些棘手的问题。”

半月如此问话,让三杯清醒意识到又是一个操心的命,屁股还没坐稳就要了解状况,人还没有认全,就要听后命令。

三杯没想到半月不是具有闲情逸致的人,实为大出自己所料,又是一个明人不想做暗事的公开宣言,三杯看着迪清不知如何向半月先行介绍。

迪清微笑看着三杯点头,三杯无可奈何的看着半月说道:

“你妈妈一个吧,这个公主是哥哥想发展的对象,后面有个妹妹的妈妈,前面驾车的叨叨也是爸爸的媳妇,就这么多了,三个媳妇加一个对象,还有一个冤死准备还魂的媳妇,四个五个吧!”

“哦,半月明白了,刚也听祖奶奶介绍了大概情况,祖奶奶关于对公主的看法也说应该与爸爸关系密切,不排除说是爸爸的媳妇,但是半月咋就不明白了一件事,哦,又多了一个问题能否接着问呢?”

半月说着话欲言又止,探寻目光看着三杯。

三杯对半月的多礼很不习惯但想也许是师父教导下的规矩,便向半月点头说:

“接着说嘛,爸爸在认真听着呢,但说无妨!”

“爸爸的媳妇和相好的都在爸爸的身边,大家相处其乐融融、不亦说乎,那么我可怜的妈妈在哪里呢?据洪山老头说半月生下来就与妈妈分离了,半月的妈妈究竟去哪里了?”

半月说话开始和缓有礼有节,说到最后竟然语速极快且不满情绪显著。

“我,你妈妈失踪了,长期以来我很痛苦。”

三杯正想如实陈述,但看到半月竟然怒气冲冲的盯着自己,三杯心底之火就窜了出来,着急万分的站起来,用手指着半月就骂道:

“小半月,你就是如此对你爸爸说话的吗,那是我媳妇我不着急吗,你做别人儿子能如此态度对自己老子这么说话吗?啊!我们俩第一次见面,你就这种态度,你找打是不是?”

“我就是着急、气愤,你们吃香的喝辣的,天天高兴的手舞足蹈,我妈妈谁去关心和照顾了,老小子,你给我解释清楚便罢,说不出一个所以然,那就让我自己去找去!”

半月居然也一蹦多高,挥舞着拳头对三杯咬牙切齿的高喊。

三杯没想到半月声色历荏的对自己的狂喊乱叫,三杯气的吹胡子瞪眼,气急败坏的要伸手过来教训半月,迪清急忙将二人拉开,三杯看着被固顽推进后舱的半月,心生悲凉的看着迪清无可奈何的说:

“看来这个小子就是来给我添乱来了,不明白刚还好好的说话,小子怎么说变就变,实在让哥哥没有发现半点征兆,看来让哥哥头疼的事才刚刚开始。”

“半月的话其实所问也有道理,你不知道青青的下落,半月也不知道,就可怜了孩子,生下来就寄养别人身边,得不到父爱母爱,他看到别人都是父母管教,生活有滋有味。

他心里应该很悲苦,设身处地的想,半月情绪纠结很久了,慢慢开导开导他吧,他是你儿子,你也要沉得住气,他急你不急也许慢慢就好了。”

迪清一番话解劝,三杯听后也感觉言之有理,关切看看后舱门,渐渐陷入沉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