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084章 奇怪裂缝闪烟花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2221 2014-06-12 12:15:28

  半月渐渐在黑暗里恢复了常态,转身缓步走向城堡方向,走走停停不放心的回头张望,走出几百米顿足地上,对着漆黑之处喊叫道:

“等你回来啊,老小子,你儿子不是你认为的傻子,我都懂的!”

半月喊叫一通后,转身加快了脚步,一溜烟的运功奔腾,片刻就不见了踪迹。

黑暗里,三杯隐身在石头的后面,始终就没离开半月百米的距离,对半月貌似对已经走远的自己的呼喊,三杯听的很仔细,三杯真的很担心半月的安危,知道四周潜伏着无法查知的危险,三杯紧紧握住半月交给的瓶子,就是以隐身不见催促半月快点离开。

三杯紧紧盯着刚半月几步一回头的神态,眼里是激动的泪水,三杯知道半月还是很牵挂自己的,心里是对儿子深深的爱意,虽然还不知道今后如何与半月相处,三杯想最起码能够让儿子看到自己的真心和实意,相信半月应该与自己恨容易相处。

三杯突然感到天坑有阵阵寒意来袭,急忙伸手将脸上的泪水拭去,加强法眼运功冷静注视四周,试图观察到固顽的身影。

三杯无可奈何的再次来到自己发现死亡之花踪迹处边缘,瞪大双眼伏地窥视周围,没看到固顽的身影,突然听到来自天坑露天处一阵巨响,巨大的噗爆声令三杯急忙探头回望,尽管看不清楚何种状况,三杯明白应该是如泼水落地的声响,内心推测应是来自天坑之上或冰洞冰水熔化掉落坑底所形成。

三杯心里着急到了顶点,深深明白随着子时的临近玄邪虎师就要进坑而来,即便其行动略显迟疑,那么貌似不停歇的冰水很快要将坑底变成泽国,圣道的隐形滚球似乎没有在身边再现,充足理由说明坑顶的天灯估计很快就要点亮,若坑底变成如白昼般的光亮,自己与家人将无处遁形。

三杯心里忧急如焚,能够感觉自己手心是汗隐隐的感觉,三杯不敢在死亡之花泛着深蓝光芒的区域间穿行,谨慎的沿着诡异蓝光显示的潭水边缘绕行,渐渐离城堡的方向越来越远,三杯惊讶的发现天坑的边缘处,有如白色屋门大小的影像在坑壁处摇晃,若隐若现。

三杯压低身形,尽量贴服地面半米高度潜行,脚踩坑面高低不平的石块、土地、杂草和低矮灌木和无规则的树丛,三杯双眼紧紧盯着白色图形跟进,很快就看到了固顽的恐灵身形,看见恐灵在坑壁一个自上而下很长的一个缝隙处抓挠。

三杯心里按耐不住喜悦,低低的压抑着声调,又担心恐灵听不见,就很难受的声音,咳嗽几声,恐灵警觉回头瞪着如火似炬的绿眼看三杯几眼,又转回头继续在缝隙处抓挠。

三杯急忙登上两、三米高度的乱石,来到恐灵身边,看见缝隙有半尺宽的样子,向里窥视发现纵深五、六米,缝隙豁然开阔,里面有黑郁郁的样子,看不到终点。

“孩子,你发现了什么?”三杯好奇的对恐灵说道。

恐灵身形骤变成固顽的人形,语气急促的回答:

“爸爸,很奇怪的似乎每过去三分钟里面就出现如同燃放烟火的景象,将岩壁影射成玻璃的摸样,固顽感觉岩石后面很蹊跷。”

“是吗?怎么爸爸用法眼也无法穿透那层漆黑呢,刚固顽看到那烟火后有多久了?”

三杯听到固顽的描述,也十分好奇,将头伸进缝隙里自己观看和倾听却无声无息。

“快了,很快又该出现了,不过烟火过去就又像激流般的水响,能看见鱼群闪过的迹象,会是死亡之花的老巢吗?”

固顽将自己看到的景象向三杯描述,也将自己的推测如实告诉三杯。

三杯顿时恐惧万分,急忙后撤将脑袋从缝隙处躲闪而出,但脚下一块碎石松动,三杯身形摇晃后仰就仰面朝上从乱石堆上摔了下去,三杯急忙凌空运功护体准备了实不在在的摔一跤的心理,但扑通一声落地,三杯感觉脊背触到了然绵绵的物体。

三杯低头一看,原来是恐灵在身下接着自己,三杯气急败坏的迅速爬起来,瞪视恐灵恢复少年的身形,低低声怒斥道:

“躲避死亡之花还来不及呢,这这不就是自己送上门吗?”

少年面露笑容,上前拉住三杯的胳膊,迎着三杯的怒容说道:

“爸爸,很奇异的,死亡之花说不定还是朋友呢?爸爸别紧张先听我说话。”

三杯又被震惊的差点没一屁股坐地上,瞪大眼睛审视固顽的表情,没看见固顽有更多的怪异之处,固顽脸上微笑自然,表情异常的平静,三杯伸出右手摸了摸固顽的前额,也没发现固顽有头脑发热的迹象。

原来,固顽接到公主命令就开始搜寻三杯踪迹,恐灵飞行半空遍探四周没发现有三杯的影子就明白三杯肯定回城堡了,恐灵也发现了泛着深蓝光芒的潭水,悬空站立潭水之上十分的好奇,就试图轻轻踩压光源无法伸展之处。

没想到就掉到了深坑里面,将固顽吓的魂不附体,正着急在水面试图脱身之时,没想到浮动鱼群竟然把固顽顶了上来,固顽呆坐潭水边渐渐理清头绪,赫然明白死亡之花竟然还会帮固顽,固顽激动的无法抑制喜悦。

三杯半信半疑的看着固顽,深感难以置信,围着固顽转行几圈,用鼻子在固顽身上嗅了嗅,固然嗅到一股淡淡的鱼腥味,三杯也糊涂了;明明公主和祖奶奶都说的是死亡之花就是来捕杀自己的,怎么可能会帮自己呢,三杯不敢相信固顽的推测,三杯苦思一刻,恍然大悟。

三杯小心谨慎的自言自语道:

“也许死亡之花对固顽没敌意,但并不意味着对自己也有好感,固顽啊,看来仍不能让爸爸掉以轻心,你就说说你对缝隙处的认识吧,先让爸爸听听。”

“爸爸,你真老练,令固顽深感佩服,固顽认为爸爸的话不无道理,小心谨慎该防备还是需要不能忘却的,很可能死亡之花想引诱爸爸上钩,也是可能的。这就是固顽也不主张爸爸消除戒备的原因,当然……”

固顽还要说对三杯赞赏的话,三杯显然是不愿意听这个,突然伸手猛推固顽一把,固顽绝顶聪明,立即闭口不言,微笑凝视三杯。

固顽看见三杯不耐烦的伸出左手对岩壁缝隙指点,固顽环顾了一下四周,走近三杯对三杯耳语道:

“爸爸,也许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爸爸!你懂我的意思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