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086章 无端被打含内情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2287 2014-06-12 12:15:28

  祖奶奶的笑容已经说明了一切,半月急忙神情庄重的对祖奶奶喊道:

“无以让祖奶奶当场看到半月的心,那就让半月跪在祖奶奶面前发誓吧!”

半月噗通一声就双膝跪倒祖奶奶面前。

祖奶奶没想到半月说到做到居然真要跪地发誓,急忙伸出双手拖拉半月双肩,急切的喊道:

“你这个小子快起来,跪地发誓不算数,快起来,起来,说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的,不起来祖奶奶就真生气了。”

“噢,妈妈快来看啊,宝宝又看见有人磕头了,不过这次是我们认识的人!”

宝宝的大叫声,将祖奶奶和半月震撼呆愣。

“小宝宝啊!”祖奶奶惊呼。

“宝宝妹妹!”半月就是狂喊。

宝宝怀里抱着一块灰暗色方石头,跑到了半月身边,看着半月惊喜的面孔,宝宝失望的嚷道:

“妈妈,快来看啊,哥哥没流鼻涕,没得看了!”

“啊,半月这是为什么啊,怎么跪在了祖奶奶的面前,半月做了什么坏事吗?”

红谷看着半月和祖奶奶两人的状况,很感惊奇。

半月见此急忙起身,伸手按住宝宝的肩膀,脸色阴沉的向宝宝问道:

“小宝宝,你答应过哥哥不乱跑的,怎么回事呢?”

宝宝本来是十分开心的样子,看见半月的恼怒神态,顿时不知所措,探头看着祖奶奶的面孔就是满脸委屈样,宝宝已经酝酿好准备大哭的表情。

“看着哥哥的眼睛说话!嗯?”

半月说着就去用手拨动宝宝脸颊让宝宝直视自己。

“半月,别欺负妹妹,让宝宝回塔休息吧!看看宝宝两脚都是泥的,让宝宝和你妈妈回修忙塔休息去吧。”

祖奶奶趋步上前制止半月的责备,伸手摸着宝宝头顶安慰道。

“可这,祖奶奶?”

半月本想反驳,看见祖奶奶眨眼示意,半月不再坚持,向宝宝摆手说:

“祖奶奶让宝宝上塔,宝宝就快回去吧!”宝宝闻言,也不说话,低头就跑向修忙塔。

“祖奶奶,没事吧?没事,红谷也回去了!”

红谷差异看着面前的一老一少,没话找话问询道。

“没事,恩,红谷也快回去休息吧!”

祖奶奶向红谷笑脸微笑。

红谷表情不解,低头回塔而去。

半月目光注视宝宝和红谷进塔而去,转身看着祖奶奶面露迟疑,说:

“祖奶奶,这个宝宝小吧不懂事,说放过去就算了,红谷这么大的人,不给她点警告合适吗?”

“不然怎样,打一顿,骂一顿吗,得饶人处且饶人,没看见俩人都是轻松的表情回来,是不是觉得大家都感觉死神就要降临,就好吗!”

祖奶奶对半月的要求,不予采纳。

“什么死神?活神的?祖奶奶你也信这个?”

半月似乎抓住了祖奶奶的语病,要陈述自己无神论观点。

“呵呵,有神,有有神的好处,没神也有没神的益处,你们在聊什么呢?”

三杯的大笑声,让祖奶奶和半月不禁对声源处张望。

三杯和固顽突然就站到了两人身边。

“哦,半月去给你爸爸说说到底有没有神,固顽快随祖奶奶来一下。”

祖奶奶看见固顽来到面前,不由分说的将三杯推给半月应付,上前拖着固顽的手就走。

祖奶奶与固顽走出去三、四米,祖奶奶着急万分的对固顽说道:

“快把公主唤回来,给她说宝宝已经回来了,快点!十万火急!”

固顽不敢迟疑,急忙闭目运功默念,没有五秒,固顽睁眼对祖奶奶说道:

“公主筋疲力尽了,我去把她驼回来!”

固顽不等祖奶奶回答,奔腾而起,空中蜕变恐灵,急速向迪清所在处而去。

祖奶奶来到三杯父子身边,没想到三杯正在夸奖半月,三杯说道:

“半月给爸爸的东西真神秘啊,可是还有存货,能再送爸爸几个吗?”

祖奶奶很感奇怪,插言道:

“不是说让你们父子俩把世上有神无神的事,来争论一个高下,难道你俩没说这事。”

“爱有就有,给我们没啥关系,是不是啊半月?”

三杯右手扶着半月的肩膀,回头向祖奶奶说道。

“祖奶奶啊,其实我爸爸说的一点没错,真没必要在这件无聊的问题上,多费口舌的!”

半月也是不惜一顾的回答。

三杯与半月如此互相配合的语气,把祖奶奶震惊的一愣一愣的,祖奶奶不明白到底为什么本就反目有仇的父子,何故会突然就亲密无间的友好了,祖奶奶顿时感到非常蹊跷。

祖奶奶本想疑惑提出质疑,没想到三杯回头看两眼祖奶奶,抬头就满心欢喜的从祖奶奶身边走过,祖奶奶急忙回头才明白三杯不理会自己的原因,空中的恐灵驮着迪清和叨叨回来了。

恐灵飞至平台上,两个满脸污渍和泪痕的披头散发女子,气急败坏的走向笑容满面的三杯面前,三杯兴高采烈地弯腰做出拥抱二位女子的手势,那两个无疑变成疯女子的迪清和叨叨,急急的速度就走到了三杯面前。

三杯微闭双眼准备投入全身心的爱意献出自己温暖的怀抱,然而迪清和叨叨均不言不语的走到三杯身边,突然爆发出怒吼对三杯连抓带挠,拳打脚踢就将三杯打翻在地。

三杯顿时傻脸,看见了两个疯了一样的妹妹对自己残暴的攻击,三杯满脸疑惑,两个疯女子视而不见,将本就不愿反抗的三杯踩到地上,脚踢拳打一番,两人感觉再打没意思了,就抬腿相互搀扶就向修忙塔走去。

三杯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般,从地上爬起来,满身烂泥脸上挂彩,三杯擦拭掉嘴角的血迹,向固顽问询道:

“她俩这是为什么啊,咋就让爸爸不明白呢?因为什么啊?”

“爸爸,这事,我真不清楚,祖奶奶急令我带回她俩,我就去了,见到她俩时,她们从与固顽见面到这里都是一言不发,我还奇怪呢,难道说是中邪了,但又不像!”

固顽也无法理解迪清和叨叨与三杯见面就是如此疯狂的举动。

“祖奶奶,你老也看见了,这能是三杯的过错吗,她俩是不是疯了啊?祖奶奶你老可得给三杯主持公道啊!”

三杯到祖奶奶面前委屈的陈述,接着让祖奶奶看自己被迪清和叨叨抓挠受伤流血处。

“三杯,低头让祖奶奶看看你的脸!”

三杯闻言急忙半蹲在祖奶奶面前,让祖奶奶验伤,没想到祖奶奶伸手亮掌就甩向三杯两个大嘴巴了,祖奶奶打完,指着三杯的鼻子喊道:

“你说谁疯了,我看公主和叨叨都很正常,她俩是你媳妇也好、老婆也罢,是想与你平静的过生活的,不是让你办的缺德事受牵连的。你觉的受伤了吗?她们心里的痛苦去找谁哭诉呢!是不是到众叛亲离时,你就高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