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088章 体谅太快惹急人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2216 2014-06-12 12:15:28

  中舱走来了迪清,迪清看着老老少少都脸帖舷窗向坑里窥视,没好气的喊道:

“宝宝和祖奶奶注意了,让你们两位过来通知大家退后,是不是忘记正事了啊?”

宝宝伸出舌头,看着祖奶奶低头说话:

“看到精彩场面就把正事忘记了,祖奶奶快替宝宝说句话吧!”

“那个啥,固顽、半月退后了,修忙车钻洞要关舷窗了,想继续观看就注屏吧,老了老了还是好奇心重,公主抱歉了啊!”

祖奶奶伸手将半月和固顽拉着后衣领脱离舷窗。

半月深感意犹未尽,看着固顽就说道:

“固顽走,咱俩去中舱注屏去,那个玄黄蚀水的危害,若你不看就会后悔终生。”

固顽闻言目瞪口呆,深表怀疑的要观看究竟,急忙与半月快步走向中舱。

“还有我呢,等等啊!”宝宝低头不敢看迪清,一溜小跑去追半月。

“玄黄蚀水,祖奶奶你见过吗?”

三杯也深感好奇,不明白灵邪幽鬼遭遇此物又会是何种悲惨摸样。

“想看呢,就随祖奶奶来吧,半月带来的稀罕物,祖奶奶咋知道呢!听说公主还帮助挖陷阱注水了,肯定很神奇!”

祖奶奶眉飞色舞的为半月美言,扭头自顾自走了。

三杯按捺不住好奇,将双手互搓几下,也想紧随祖奶奶去观看,没走几步就听到了迪清的喊叫:

“哥哥啊,大家都是帮你忙的,老人小孩儿都玩心大,你怎么可以也如此呢?”

三杯忙回头看向迪清,但见迪清在地板上拉出来一个修忙椅,向三杯说完话,就一屁股坐到修忙椅上了,微侧身形看着三杯,不动声色。

三杯急忙将手摊开,笑言道:

“好吧,那就让三杯听候公主随时调遣吧,让哥哥做什么吧?”

“刚在下面,让妹妹担惊受怕、心神疲惫,过来为妹妹做做服务如何,听叨叨说哥哥按摩手艺非同凡响,那就亮亮手艺吧!”

“愿意效劳,不胜荣幸。”

三杯回眸将迪清仔细打量几眼,但见刚在城门前披头散发、疯狂施疯的女子已经换做了窈窕淑女的做派,尽管秀发仍有些散乱,可是已经梳理了一番,唇红齿白温容恬静,伸出白皙玉指摇摆,露出贤惠温顺姿态,美目含情传递随和。

三杯眯眼盯着上突下鼓,悄悄咽下几大口口水,低头侧脸掩饰了一下自己的贪婪常态,脚步迅捷行至迪清身侧。

三杯激动的双手颤抖站在服务对象右侧,有股奔腾之气不知何故从丹田升起,悠悠荡荡就直冲脑门,正待伸手摸向奥妙双腿,没想到迪清猛然起身坐起,差点将三杯惊扰坐地。

“哥哥,把左耳朵伸过来让妹妹看看!”

迪清惊讶之声入耳,可见话内仍含急切之念。

三杯闻声懵懂侧头看向迪清,看见迪清眼喊犹豫和慌张的伸出温暖之手,似乎眼底有泉水渐渐呈现,三杯的头就被迪清双手抱住,三杯轻声说:

“怎么了,发现有啥不对吗?”

三杯急忙收手,右转身将自己左耳朝向迪清。

“哥哥,还疼吗?刚妹妹慌乱中,不是故意所为。”

迪清声音颤抖表达歉意。

三杯顿然明白了迪清是为修忙塔前对自己武力折腾的伤难过,三杯心中暖流横冲直撞,嘴里言词由衷说:

“不碍事的,这点小伤简直微不足道,妹妹不必惦念。啊?”

三杯顿感黏黏糊糊有温存之气在左耳朵廓弥漫,那是迪清将三杯左耳含在口中疗伤,三杯顿时感觉一股酸气冲进眼眶,泪水顿时打湿了颧骨,三杯感受着耳廓传来的阵阵舒爽,丝毫没升腾成喷薄的浴火。

“哥哥没有那么娇嫩,快别让残血脏了妹妹的味觉了。”

三杯很喜欢迪清如此的做法,但三杯忍受不住心里隐隐作痛,那样只会让三杯感觉愧疚,也助长着自己像个悔恨的孩子泪水直淌。

三杯急切伸出右袖擦掉自己不争气的泪水,捏着鼻子无声地将鼻涕蹭到裤子上,如此动作结束,三杯感觉自己打扫了懦弱的忧伤及迹象,伸出左手轻轻推按着迪清的腹部,小声说道:

“快妹妹松口吧,这要让别人看见,不定就把哥哥难为死了,快点!”

迪清不得不松口后撤,放开对三杯脑袋的控制,迪清也意识到此时此刻自己动作欠缺隐蔽,迪清看着三杯缓慢转身,心有不甘的轻语:

“哥哥能原谅妹妹的荒唐打闹吗?”

三杯没想到本就是自己过错连累了迪清及家人心急如焚,而此时家人会主动向自己认错,三杯急切看向迪清真诚表白:

“是哥哥的错,妹妹们是没有错的,妹妹打的好!”

三杯看到了泪水连连的迪清,向自己投射的愧疚目光,三杯感到痛苦和心疼,急忙伸出手指将迪清的泪水轻柔的拭去,看着迪清俏丽的眉眼,左看右瞧,深深感到自己能得到如此佳偶而心满意足和荣幸。

“哥哥,快来紧紧抱抱妹妹好吗?”迪清向三杯伸出双臂。

三杯上前将迪清紧紧的抱在怀里,三杯心情沉重的向迪清表达心声:

“让妹妹跟着哥哥受苦了,妹妹应拿刀来砍哥哥更好,让哥哥受到重创都不为过。”

迪清听到三杯如此之肺腑之言,居然在三杯怀里压迫着嗓音嚎啕大哭,三杯顿然明白肯定因为自己的缘故,让迪清有过不堪的人生磨难,三杯也无声的陪着迪清掉泪。

三杯静静的紧紧的抱着迪清,任由迪清郁结的情绪释放,缓缓伸出手掌缓缓柔柔的摩挲着迪清的后背。

“啊,你们俩这事温柔乡里沉沦吗?要不是宝宝毫无来由的大哭,真还不知道你俩在危急关头柔情蜜意呢,此时此刻合适吗!”

叨叨言辞刻薄的话语,惊醒了三杯和迪清拥抱,迪清将脸在三杯胸前蹭了蹭,推开三杯就跳下修忙椅,迎着叨叨就喊道:

“宝宝怎么了,她哭什么?让我快去看看!”

迪清说完低头就要向外冲,叨叨伸手拉住迪清的衣服就吼道:

“已经没事了,你给我回来吧!站着别动!”

叨叨看来真的因某事着急万分了,转身站到迪清面前,左手攥着迪清衣领,右手握拳向迪清逼视,大眼圆睁狠狠的盯着迪清,喘着粗气,一幅狠辣辣的面孔。

“有事还商量嘛,叨叨别太激动了!”三杯急忙好言相劝。

“滚滚,滚!没你的事,站一边去!”

叨叨像暴怒的母狮,扭头对着三杯就是狂怒爆喊,将三杯惊愕的摸不著头脑,没想到那么温顺的人也会如此着急,三杯深感不可思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