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02章 心病纠结女儿心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2323 2014-06-12 12:15:28

  迪清不解的是榕儿说对叨叨曾精神错乱的状况,就与榕儿在修忙塔底层说话,便向为叨叨而来的榕儿讲出要顾全三杯脸面的话,迪清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叹息道:

“你爸爸何以从前途广大的圣童变成邪道邪王,我实在是不清楚,原因过程都不了解;榕儿说说你妈妈的事吧,叨叨是我的好姐姐诶,她到底遭遇过何种凶险,榕儿快点说说吧!”

“你叫我妈妈姐姐,这是哪儿跟哪儿啊,我妈妈实在应该称呼公主姐姐的,呵呵,如果妈妈思维能完全正常,她会自己改变称呼的,她以前给我们说起你,那都是称呼公主为姐姐的呢,说起现在公主现在叫她姐姐,她不反对,难道公主不感到奇怪吗?”

榕儿话语轻柔说出此点变化,迪清心里也咯噔一下,迪清自问:是啊!按理实在是自己应为姐姐才对,咋自己就没有想起来呢。

迪清也感觉不对头,不仅如此若说叨叨忘记了,难道祖奶奶也不知道吗,迪清感觉心里阵阵隐痛,有说不出的痛苦啃噬思想;转念一想,迪清实在不想因此打乱固有状态,于是迪清就事说事道:

“榕儿如此说也是有道理的,但现实状态能够稳固的,就以错就错吧,当然榕儿也看到了从面相或外表来看你妈妈可能看的更成熟些,而我就显的幼稚点,所以榕儿还是不要试图改变吧。”

“你们姊妹二人愿意如何称呼彼此,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榕儿不愿过于干涉,那就悉听尊便;关于我妈妈的事,那就是曾有一段时间妈妈不愿面对其爸爸是邪王的事实,沉侵在往昔美好的怀念里不愿出来,慢慢日久天长就傻了,无奈外婆就送往多处救治,来之前不久妈妈才痊愈不久。”

榕儿说话语气异常忧伤,让迪清深感异样,没想到叨叨情况居然如此严重,迪清很不放心叨叨的病情,手握额头集中思绪考虑良久,又说:

“那你妈妈的病彻底好了吗?”

“已经痊愈,说起痊愈也很神奇,这个榕儿外婆异常清楚,具体能神奇何种地步,榕儿没在场不甚了解,榕儿就是担心妈妈再受刺激,所以在妈妈来此之时就千方百计尾随,却被人欺骗到云露之城几日。”

榕儿说道自己受欺骗之事,怒目圆睁异常的苦恼。

“哦,你妈妈没事就好,榕儿上当的事似乎听你妈妈说过,是祖奶奶骗你了吧,呵呵!”

迪清听到榕儿说叨叨已经痊愈,迪清十分紧张的心才算平静,想起叨叨来时说祖奶奶骗榕儿去云露之城的事,迪清不由的就笑了。

“祖奶奶?谁说是祖奶奶骗榕儿去的云露之城呢?榕儿是被外婆骗去的,铁面无私的老古董。从来没撒过慌的正派人!”

榕儿看着迪清瞪大了眼睛,一幅异常吃惊的神态。

榕儿白皙面容涨的通红,瞪眼怒视、语气沉重,不由让迪清又重新将榕儿上下打量,借以掩饰自己慌张的心绪。

榕儿,也就是艳丽就是叨叨活脱脱的翻版,无非年龄小点。

榕儿眉宇间比叨叨多了点机灵和冷漠,不像叨叨面容显出的柔顺和韧劲,在语气上叨叨是温和居多,榕儿却是张扬易怒,若不是榕儿身形单薄和发型简洁,恍惚间或刹那间都可将榕儿误认为是叨叨的妹妹般同。

“公主是不是看妈妈与榕儿像姊妹俩而不像母女,对吧,这点果星颗粒族很多人都有相同看法,榕儿也曾经常按照外婆的命令装扮成妈妈的样子掩人耳目的,所以很多人不知道妈妈曾精神失常的事。”

榕儿话语说出,又把迪清震慑的瞪大双眼。

“这,这种掩人耳目的事让谁看呢?”

迪清不明白有病就是有病,不懂何故要如此的诡秘。

榕儿扭头看向旋梯,语气低沉的说话:

“外婆说是维护爸爸的脸面呗,给爸爸在果星颗粒族家人面前留一个好印象,免得别人去指责爸爸作孽逼疯妈妈的事呗,也为将来爸爸再去果星不至于受到轻视。”

迪清听到榕儿此番解释,心中突地倍感凄凉,没想到三杯那么严重的伤害了亲人,亲人还想着他的脸面,打掉牙往肚里咽,依然还要留给他面子,为其悔改留下退路;迪清此刻真正的明白了什么叫良苦用心,不禁对榕儿外婆感到敬仰和钦佩。

榕儿看着迪清低头不语,榕儿也沉默无话,良久二人各想心思,僵持有五、六分钟的样子,榕儿轻轻在迪清耳边说道:

“希望妈妈不要太激动了,榕儿很担心妈妈旧病复发,若很多大事,公主能多担待,榕儿希望妈妈少操心;让随遇而安的跟着爸爸跑跑玩玩算了,妈妈也不是多么坚强的女人。”

迪清抬头注视榕儿却发现榕儿一番述说,始终像说着别人家的事一样,平静冷漠神色平缓且嘴角带有微笑,又让迪清心里惊讶榕儿的状态,心中奇怪如此小的女孩儿居然经历那么多的变故,依然能保持平常心态。

迪清清醒意识到也许是苦难真的已经榕儿磨砺的懂事了,且不是一般的懂事而是特别懂事。

迪清想起榕儿说自己与三杯和某人星空遇险的事,迪清头脑中确实没有此段记忆,迪清考虑再三还是没计划求知,因为对当前灰土区何种威胁的事,依然是关系着大家命运的关键。

迪清想到塔顶半月苦心探寻的灰土,迪清急切语气说道:

“榕儿放心好了,你妈妈的事,我会加倍注意,现在严酷处境考虑,榕儿还是先上去帮帮半月吧,灰土威胁快点想出应对策略吧!”

榕儿听到了迪清的保证,心满意足看着迪清的双眼,微笑道:

“放心吧,榕儿在圣者哪里学了很多东西,榕儿现在就上去,修忙塔边放着榕儿的物品,还望公主速度派人拿上来吧!”

“好吧!榕儿快上去配合半月吧,榕儿的物品,我现在就办!”

迪清轻推榕儿肩膀,榕儿很懂事的不再言语,迅捷登梯而去。

迪清此刻深为懊恼经由自己一手策划的推选叨叨任塔长一事,不知道叨叨是否能经受住压力,迪清暗暗决定多加留心事态进展,尽全力减少叨叨的精神负担。

想起榕儿的物品,迪清急忙闭眼调动意念指挥兆金将修忙塔底座外门打开,速度将塔边放着的榕儿物品送来底层,吩咐完毕,迪清也登梯而上来到祖奶奶身边。

“公主,你给小妮子在下面说了些什么事啊,貌似你俩说话时间也很长。”

祖奶奶看见迪清走到自己身边,态度随和的问询。

迪清微笑看向祖奶奶,随口答道:

“榕儿在修忙塔外面带来不少东西,迪清将底座打开帮她搬了搬物品;随便说了说灰土区的情况。”

迪清没有如实告知祖奶奶详情,其中缘故迪清还是为了顾全大局的考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