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04章 疏忽大意有错误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2483 2014-06-12 12:15:28

  紧急会议,又在三杯身边召开,迪清听到红谷说起灵性虚木的特质,迪清半晌无语,回想过去是伴随着头部的剧烈疼痛,迪清暗自强力调动内力启迪心底留痕,顿时随身散发出阵阵灵光,三杯看着迪清是若有所思的表情,木讷的痴痴的目光也显出奇异之彩。

宝宝看着眼前迪清与三杯的相互影响而出现的如梦似幻景象,瞪大双眼极其的好奇,忍不住从修忙椅子上站起试图去触摸迪清散发的奇彩。

榕儿动作极快的伸手抓住宝宝的小手,目光冰冷的与宝宝目光对接,宝宝顿然愣神被榕儿拖回原位,榕儿嘴巴对着宝宝耳边低语:

“真好奇就静静的观看,不要惊扰公主修灵。”

“噢,修灵?”宝宝歉意向榕儿报以微笑,将两只手背到自己身后,僵持身形不再妄动。

祖奶奶、半月和叨叨、固顽都静观迪清的忘我修灵,修忙塔里寂静无声,如此的氛围持续十几分钟之久,迪清身体四周奇彩收回,迪清紧紧看着三杯,眼泪如断线的珍珠般不断滑落,迪清言语愧疚的向三杯喊道:

“哥哥啊,妹妹实在是愚钝啊,若不是经榕儿提示灵性虚木特质,妹妹确实也没有胆量启动修灵,妹妹把哥哥害苦了。”

迪清说完就伏在三杯身上大哭不止,宝宝见状也因迪清情绪紧紧偎依迪清哭泣,三杯静静的看着迪清和宝宝哭诉,任由迪清宣泄悲伤,三杯吓傻了般一动不动也听任眼泪静静流淌。

祖奶奶本就斜眼静观迪清变化,没想到十几分钟过去,迪清依然是没有中止哭泣的迹象,于是不冷不热的提醒道:

“公主修灵也不要操之过急,现在纷纷杂杂的局势干扰,相信无法实现修灵最佳状态,有鉴于此还是先行应付一下当前的头疼事吧!”

迪清依然是不为所动,继续沉迷悔恨交织的漩涡无法自拔,宝宝突地就看着大家轻轻的边哭边说:

“公主想不起来,为什么其他人没想起来呢,你们都是公主以前的好朋友,为什么就没人说起这件事呢?”

“宝宝妹妹,你可千万别看哥哥,哥哥以前从没见过爸爸的,也可能爸爸看过哥哥一眼,但哥哥肯定是一个小婴儿,哥哥怎么会明白呢。”

半月茫然看着宝宝自言自语道。

“就是很奇怪的,要说这里很多人要么小的没有长记性,为什么有记性的人咋也就能故意的就忘掉了呢?”

榕儿看着红谷就借题发挥道。

“榕儿,妈妈真的没印象的,妈妈坐过祖奶奶的修忙车,但祖奶奶的修忙车似乎是灵性钢木的控制体,钢木与虚木来对比,我确实不清楚谁更好。”

叨叨看到红谷盯着榕儿直摇头,联想到自己就据实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那就是说有人特别熟悉灵性钢木的特性,她怎么可能就不知道虚木要比钢木会更好呢,确实是很奇怪啊!”

榕儿言辞刻薄的对着三杯责备道,三杯感觉榕儿是指责自己,其实榕儿是旁敲侧击其他人的。

三杯挥起自己的右手拍打几下自己的头,显然是头脑中没此印象的行动表示,试图用动作告诉榕儿自己不知道的缘故。

“嗨嗨,小妮子别在那里指桑骂槐了,你不就是说祖奶奶没提醒对吧,公主都说有特种兵开道神速,我当初还真以为公主就是为了练兵考虑,故意舍弃轻便追求复杂呢,祖奶奶确实是理解错了。”

祖奶奶起身站立就对榕儿的暗指予以确认,说出了自己的认识。

“那你老人家没看到当时情景是何等的危急吗,都认为死亡之花就是剿灭爸爸的呢,你老还以为是练兵吗?这种解释很勉强的,大家都能感觉出来的。”

榕儿的语气异常沉重,明显就是埋怨祖奶奶故意隐瞒。

“小妮子,你不是说死亡之花是你爸爸培养的嘛!”

祖奶奶阵脚有点慌乱了,说出后来才知道的事去解释当初,祖奶奶说完就自己感觉到失言,轻轻跺脚表示懊恼。

“此一时彼一时,祖奶奶你就是故意的吧,你究竟什么目的?”

榕儿话语原来越尖刻,矛头直指祖奶奶。

“刚祖奶奶都被你小妮子气糊涂了,你究竟想做什么啊,小妮子你皮痒了吗?”

祖奶奶从修忙椅子上猛然跳下,直接将大怒之气迫近榕儿。

三杯被榕儿与祖奶奶两人的唇枪舌剑压迫,急忙将迪清从自己身上拉起来急命迪清解围。

迪清抬头看到榕儿与祖奶奶剑拔弩张的顾不及其他,就起身挡在了榕儿与祖奶奶之间,轻声安慰祖奶奶:

“好了好了,祖奶奶,都是迪清的错,你千万不要太着急了,千万别伤了你老的身体。”

迪清扭头看向叨叨,叨叨如梦初醒般上前就拉住榕儿的胳膊怒吼道:

“看看你多会挑选时机赶来,最危险时你连在场都没有,就不要信口开河,祖奶奶你都感胡来,简直无法无天。”

叨叨说完挥手就伦掌就打榕儿后背一下,想必此掌力度很大,榕儿顿时眼泪就喷涌而出。

半月看着叨叨第二掌紧接着又要抡起,急忙将榕儿推往一边,迎着叨叨怒不可遏的目光喊道:

“看看你们这些长辈,说不过就拳脚相加,榕儿说错了吗,可能里面是有误会,咋就只会棍棒,就不能摆事实讲道理呢。半月收回对塔长的信任。”

半月态度极其败坏的看着叨叨的双手,担心着急万分的叨叨挥掌拍向自己,叨叨与榕儿之间站着半月,叨叨盯着榕儿破口大骂:

“你口口声声说是来帮妈妈的,你这个挑事精,你就是这样帮妈妈的吗?你要再像这样的不知天高地厚,那就快从妈妈眼前消失吧,从哪来还回那去吧!”

榕儿看到叨叨真是一幅怒不可遏的架势,突然发力将半月推到一边,静静站到了叨叨脸前,半月深感不解直呼道:

“哎哎,真不明白你何种思想搅动,算了!你甘愿让你妈妈将你做沙袋练拳,半月闪开就是!”

“妈妈!你快消消气吧,是榕儿错了,对不起啊!”

榕儿声泪俱下的低头站到叨叨面前。

迪清眼神暗示红谷将祖奶奶拉到别处劝慰,扭头看着叨叨想起了榕儿嘱咐自己的事,便急忙走到叨叨身边劝解道:

“姐姐,现在当务之急是商量对策的事,这是大事,教育子女的事,先放一放好吧!”

叨叨指着榕儿对迪清嚷道:

“这孩子那么的不懂礼仪,实在是让叨叨无法放过她!这么的猖狂,这么不分大小啊……就……就那样说祖奶奶,我……我真是没法放过她。”

“算了,大事要紧啊,大家安危的大事应为重的,若无法让叨叨安心,那就让榕儿去给祖奶奶道歉,这样总可以吧!”

迪清好言好语的温和劝解叨叨,趁叨叨不注意就拉扯榕儿衣襟,暗示榕儿向祖奶奶道歉。

榕儿深恐叨叨情绪过烈,急忙转身便向祖奶奶身边走边回头对叨叨说:

“妈妈,你消消气啊,榕儿这就给祖奶奶道歉去了啊!”

榕儿行至祖奶奶身边委曲求全的柔声讨饶。

三杯拉着宝宝的手紧紧盯着事态变化,看到事态平息,两人对视两眼无声叹息,宝宝愁眉苦脸的看着三杯轻声叹道:

“看看吧,爸爸,这就是你老婆和孩子多的麻烦,你就慢慢思考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