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10章 神药剂量实在少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050 2014-06-12 12:15:28

  迪清与三杯手语交谈,让迪清面容异常凝重,看着叨叨的沉静眼眸,迪清心里越发沉重;三杯想告诉迪清的手语内涵,就是让迪清务必劝解或诱导叨叨放弃报复的心理,三杯忧虑的想起叨叨曾经因为某人无意伤害了三杯,叨叨却采取了非比寻常的手段给予某人重创,三杯不愿意让叨叨重蹈覆辙以致故伎重演。

三杯清楚的告诉迪清,那个某人就是叨叨自己的家人,迪清明白三杯心事何以如何这般沉重,叨叨对伤害过三杯的人,不分内外之别的报复,势必造成无疑雪上加霜的结果,迪清看着眼前半月轻松谈笑却意识不到危险可能来自身边时,迪清心里异常的压抑和沉重。

迪清回看三杯面孔,三杯祈求的眼神就是让迪清尽快化解叨叨心里的忧伤,尽快使叨叨能够顾全大局尽快终结内乱所造成的伤害。

三杯已经因为半月加速推进恶劣影响造成了形势艰难且举步维艰,但是三杯想到那是自己孩子为了自己解困的目的痛下杀手,三杯想无论结局如何都说明半月出发点是好的,都是为了家里每个人安危所考虑,只能慢慢化解半月恶毒手段且缓慢解除恶劣影响。

但真若让叨叨以此恶果对半月报复,三杯绝对是不愿意看到的,一个是自己挚爱妻子,一个是自己亲生骨肉,三杯纠结内心的是形同刀绞的悲观心境;刚刚三杯察觉到了叨叨似乎主意已定的决绝眼神,三杯通过前事总结明白叨叨旨在对半月的伤害定当酝酿成熟。

迪清默不作声静观叨叨悠然自得的平静神色,暗自思忖自己化解叨叨怨恨的方法,根据三杯总结叨叨行事方式是内心久久盘算、寻机突然发难的特质,迪清决定循序渐进、借险融情,务必保证将叨叨的报复计划消灭的萌芽状态。

三杯与迪清手语交谈,也顾虑到了叨叨的悬念锁魂,三杯回想起自己并无学习和掌握过此门绝学,那是圣道拨动第九根神经神机的二步秘笈,恩师洪山当初交给三杯时说过终极绝学的参悟磨练是一个艰辛的过程,首先要有天分臆想能够融会贯通梦境脉路,其次神经系统务必要有不少于五年的实地参悟,依赖第一部秘笈总结规律练习不少于五年,否则首学按照第二部进行极易走火入魔。

如此苛刻的二步秘笈学习方法,三杯深恐叨叨受到伤害,所以三杯在没拿到第一本秘笈的情况下,当初严禁叨叨修炼,然而没想到叨叨却违背了演练规律且未经三杯许可就偷偷练习,三杯原来以为就是劝道些小鸟、小虫的行为,没想到叨叨连体形如玄地大象般的鳄虎也能误导思想,三杯感到极度担心和恐惧。

三杯知道违背演练法则势必给叨叨造成惨重危害,也考虑到了叨叨原被设定慈母惠妻也许是错误,但事已至此客观拒绝了叨叨跟随三杯征战沙场所需特质,叨叨迫切希望与三杯并肩作战的冲动和渴望应根深蒂固,三杯为此种种的考虑,希望迪清和固顽在逼不得已的情形下,为叨叨的第六感落寞。

果星灵狐第六感是果星灵狐自然天赋所成就,也是玄地圣童升任圣恩参悟绝学第三站,果星六感大师精通封印之术,据说果星灵狐祖奶奶就具备封印的绝学,三杯希望迪清若有迹象表明叨叨就是依赖悬念锁魂对付半月,三杯恳请迪清为了顾全叨叨和半月都不受伤害为目的,尽快与圣道联系办理。

三杯也想迪清陈明为叨叨落寞第六感为何舍近求远去求助圣道的缘故,那就是三杯怀疑身边的祖奶奶有假,许多言语和做法违背祖奶奶行事原则,三杯曾假借自己岳母名义试探,那个祖奶奶却不知道其岳母的实际状况。

更甚至与面前之人又不是岳母,因为老岳母惯用手段与此人格格不入,三杯不明白外婆何种考虑要在自己身边安排这个人,所以三杯嘱咐迪清不要对面前祖奶奶轻举妄动。

三杯嘱咐迪清注意收集祖奶奶与半月的密切交往信息,防止半月恶毒手段和祖奶奶纵容手段的影响。三杯最后给迪清说,尽管死亡之花不明之毒束缚了三杯的行动,也羁绊了腿脚无法行动,而且致使伤口无法愈合,但是那个不明之毒也无时不刻的激活着三杯的神经和记忆,三杯决定短期内就安心于床上静卧,即便半月有解药,也不要真的就为三杯解困。

迪清明白三杯内心的各种考虑,不断将自己从三杯手语里获知的信息暗暗与固顽交流,固顽也不间断将内容灌输脑海,商议对策。

“呵呵,你们这里怎么这么的安静祥和啊,看见大家都大气不出的,别想了啊!”

宝宝的大叫声惊醒了二层四个人的寂寞氛围,宝宝看着三杯、迪清和祖奶奶、半月投向自己的目光,洋洋得意道:

“你们想不到吧,寂静无声的气氛不能长久存在啊,宝宝为大家表演一个节目,大家要不要啊,活跃气氛的目的”

二层空间郁郁寡欢的四个人的面孔渐渐露出好奇的目光,宝宝身边的榕儿不失时机的笑道:

“果星人常说,不会休息的人不会工作,不会找到欢乐的人,同样不是果星人,换换思路让自己欢快起来,那么愉悦之后的思考更能事半功倍。宝宝的节目要不要啊,大家说说。”

“半月不需要,半月遇见困难时喜欢让自己沉闷到极限,那样才能全面认识到困难的根节点,将每一个困难,也就是整个一个大困难里面每一个小困难,进行分门别类的细化,找出最关键环节解决之。嘻嘻哈哈穷高兴于事无补啊!”

半月恶狠狠的腔调向宝宝喊道,喊完话就把脑袋别向窗外。

“嗨,半月,不要这样打消妹妹的积极性嘛,以前半月是孤家寡人自娱自乐,现在看到了一个大家庭,与大家和平相处不好吗?来来!眼光看着宝宝笑笑,否则祖奶奶越发就不想搭理你了,是不是也把祖奶奶看的多余了啊!”

祖奶奶看见半月情绪低落的苦闷像,伸出双手就将半月的脑袋和面孔搬朝宝宝。

“哇塞,发现祖奶奶的受伤胳膊完好如初了啊!祖奶奶快让宝宝为你检查一下伤口。”

宝宝发现了祖奶奶受伤的胳膊行动自如,宝宝跑起几步就到了祖奶奶面前。

“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一点也不疼了,这要感谢半月的!”

祖奶奶任由宝宝将手臂上紫色绷布撕去,祖奶奶看着未留下任何痕迹的手臂,大喜过望的看着半月喊道:

“半月啊,你的药居然神奇的如此地步啊,了无迹象啊!神!”

半月看着三杯望向自己的目光,脸不变心不跳的喊道:

“这个半月没想到的,就有一小瓶虎星泪,为祖奶奶用去了大半瓶,本来瓶子就不大,没想到如此见效能为祖奶奶解除痛苦,半月是瞎蒙的。”

“哦,有能力致伤却故意不去为你爸爸致伤,半月你说,你到底想怎么样,让你爸爸一辈子躺在床上下不了地就是你目的吗?”

叨叨怨恨目光投向半月,紧接着恶狠狠的口气就是愤怒的大喊。

“真的啊,半月不知道是什么毒物,就是抱着试一试的心理为祖奶奶试试的,不信可问祖奶奶的,在她的胳膊上半月试验了不下十种药。”

半月面显委屈的神色,祈求目光看着祖奶奶希望祖奶奶帮其解围。

“半月的话,祖奶奶可以作证,确实如半月所说,那些药试验了好多种,真是没想到什么泪管用起效果了。半月存量就一小瓶,那为三杯解困范围太大,这样的话,就把三杯脸上的伤愈合一下吧!省的三杯连话也不会说,快哑巴死了。”

祖奶奶一边为半月解围,一边不失时机的建议先给三杯解除说话困难。

“好啊好啊,太棒了,先把爸爸嘴巴松动了吧,手语交流,除了公主大家都不懂手语,呵呵,爸爸的金口玉言啊,终于可以听到了。”

宝宝听到祖奶奶建议先解决三杯的发声困难,宝宝连蹦带跳的拍手庆祝。

其他人都喜悦目光紧紧盯着半月的手,很快半月找到一个大拇指般大小的瓶子,将小半瓶虎星泪涂抹三杯脸上的长条挫裂伤口处,半月沿嘴角四周涂抹,左眼角四周涂抹,剩余沿左脸耳根、颧骨、脸颊少许,摔吧摔吧,就没药了。

“半月要是知道这种药在关键时候管用就好了,半月没长前后眼,爸爸抱歉啊!”

半月态度诚恳的向三杯解释道,三杯感激目光看着半月表示谢意。

“若是我们穿转契合地能够有户型泪的向近似或类似的药材,那就让半月去多采点药吧,我想半月的爸爸很快就能下床为大家办事了,半月的神医资格真是明显对大家有好处啊!”迪清及时将自己意味深长的话,向大家及时提醒。这句话在迪清的心里,还是特别的说与叨叨听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