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22章 顾及秘密难答应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380 2014-06-12 12:15:28

  叨叨皱着眉头冷冷看着祖奶奶笑声渐渐平息,没好气的说道:

“祖奶奶你老到底是着急生气了呢,还是在幸灾乐祸,也或在故弄玄虚,更或是弥天雌黄,咋就让叨叨感觉十分的匪夷所思啊!”

“懒着理你,愿意咋想咋想吧,榕儿过来给你妈妈讲解一下星空强悍无影蛋是什么工作原理,看把你深居家中的妈妈给震惊的啥也不懂,还在这里强词夺理,最好待会让你妈妈看看效果吧!”

祖奶奶扭头也不再看叨叨的表情,向榕儿摆手让榕儿给叨叨解释。

“祖奶奶你老觉得用星空强悍无影蛋的事能说清楚你想证明的问题吗?怎么让榕儿对你老想证明的事感觉奇怪呢,两件事风马牛不相及就强扯一起实在不该啊,宝宝你说呢?”

榕儿并不买祖奶奶的账,看见宝宝对祖奶奶的话也疑惑眼神,于是试图让宝宝也佐证一下。

“呵呵,榕儿姐姐是问宝宝的对吧,其实很简单的,祖奶奶说的是比方就是两件事放一起做的比喻或者说是旁证,就是说的结果是有人出糗了,很容易理解啊!宝宝奇怪的是榕儿与叨叨妈妈怎么都这么喜欢认死理啊。”

宝宝话语出口把榕儿震惊的瞪大双眼深感不妙,本希望宝宝能帮腔证明祖奶奶说话有语病,没想到宝宝与祖奶奶是一个鼻孔出气且还把自己和叨叨都挖苦一番。

“看看童言无忌啊,小宝宝都听到了问题的根节点,那就是说神秘的不同物质产生的效果是相同的,简单吗?很简单啊!”

祖奶奶急切坐到宝宝身边,将宝宝紧紧揽住,向榕儿眉飞色舞道。

叨叨不肯罢休的向红谷询问道:“红谷你也听祖奶奶说了半天,你听明白了吗?”

“说实话,红谷是如坠云海,左观右望看不清楚啥是啥,让红谷听得是稀里糊涂,不明白啊!简直像听天书,想着就头疼,管逑谁出糗呢,谁该出糗就使劲的出吧!”红谷居然是不愿意去动脑思考。

那边就有人对祖奶奶有了新的认识了,榕儿看见祖奶奶洋洋得意的样子,腾地就火冒三丈,张嘴就对祖奶奶质问道:

“祖奶奶,怎么祖奶奶刚刚一番诉说咋就让榕儿感到深深的不解呢,祖奶奶你老究竟是来自果星,还是来自其他地方的呢,怎么与榕儿认识的祖奶奶有着天壤之别呢,说话语气,行事作风都是怪怪的味道。”

“人都是在变化之中,以小宝宝为例,大家看到了小女孩儿每天的变化都不一样,再以叨叨为例过去贤妻良母式的摸样也已经发生着与过往不同的爱好,这些都很正常,祖奶奶在果星压抑着自己对名望和声望的束缚,到这里感到无所顾忌,所以就彻底放开了性格的张扬,这样让自己活的轻松愉快有错吗?”

祖奶奶言辞高亢激昂,言语有来有去,说话份量很重。

“哇,祖奶奶真是慷慨激昂的雄辩家啊,这要是三杯那天能成为一国之君,定然将祖奶奶委与国之外交首脑,让我们大家为祖奶奶刚刚的一席话热烈鼓掌吧!”

三杯身穿一身黑色便装出现在底舱旋梯口,春光满面,笑态可掬,风度翩翩。

“哇,爸爸脸上没有了伤啊,太棒了呀!居然会自己走了,好棒啊!”

宝宝迅捷跑到三杯身边拉着三杯的手,投向异常热切的笑脸。

“叨叨妹妹快来看看,哥哥这身衣服可是适合,用祖奶奶刚刚说的空气压缩蛋猛然冲击几次,伤口就十分诡异的都愈合了,随便拖出一套服装,若不适合哥哥穿着,那就让妹妹快给哥哥精心设计一下吧。”

三杯话语说出热目散辉,让叨叨顿然醒悟。

“哥哥,仿佛又年轻了十岁,何故呢?”叨叨话语说出,即刻奔到三杯面前,左看右观一番,笑道:

“哥哥若到果星的话,肯定会让很多狐狸瞠目的,但是来到此时此段就太超前了。”

三杯惊骇神态看着叨叨美目含情,深感奇怪道:

“妹妹快说说这里是何时光啊,别是让哥哥太出粜,走到街上太显眼,很可能……很可能成为众矢之的了。现在的年代地域弄清楚了吗?”

“公主没给哥哥说吗?这里是穿长衫戴礼帽的时段,长袍短褂是大流,西装文明棍是上流,女子就是旗袍和蓝褂长裙为时髦,脚骑凳很少见到,什么鞶带布鞋,方口老头鞋,缝线的鞋底百姓普见,皮鞋式样很老气。基本如此。”

叨叨将从时空信息库里的资料向三杯简明扼要予以说明。

三杯听后突地将双手放置叨叨双肩,兴高采烈道:

“哇塞,旗袍旗袍,太棒了,民族服装啊,腰下开襟裂缝,啧啧,露出妹妹光洁的大腿,嘁哩喀喳,办事很便捷,好好,让红谷也穿上旗袍吧,三个穿旗袍的女人。呵呵!”三杯说完,仰天大笑。

“激动和高兴在修忙塔里乐呵吧,祖奶奶看了看外面景色,估计要穿棉袍和棉旗袍了,秋风萧杀,冷风撩骨,切!先出去溜一圈再回来做梦吧!”祖奶奶对三杯描绘的画面棒打锤击。

“哈哈,祖奶奶,你们都把祖奶奶给疏忽了吧,祖奶奶出门如何设计啊,快点去研究一下,此时此刻玄地若惊现拖着尾巴的老狐狸,可能有两种结果,一是妖狐,二是狐仙,前者人人喊打,后者就拜为神明了。有方案吗?快说说!一个一个的说与我听!”

三杯质询目光看向叨叨、榕儿、红谷和宝宝。

“榕儿的初步意见是让祖奶奶将尾巴抱到胸前,伪装就是在脸上、胳膊腿上加上特殊物质,将祖奶奶变成一个肥胖的地主婆,正好祖奶奶夹着尾巴也走不快,不知道爸爸是否同意。”榕儿走至祖奶奶面前连说带笑且比划一番。

“红谷的意思是干脆将祖奶奶变成病号卧床或卧车里,头上戴个老婆婆帽,身上一件黑大袄,下穿大裆裤,脚上一双绣花鞋,但是美中不足就是此时此地老婆婆的小脚无法办到,此时此地乡村老婆婆都是裹脚出来的三寸金莲,比较难办!”

红谷两手比划说出计划,但明显底气不足,考虑不周。

“叨叨的意思呢,叨叨可否有绝佳的设计,说来哥哥听听!”三杯兴致极高的向叨叨问道。

“叨叨的意见可能是对祖奶奶功力的考验,这个祖奶奶的尾巴与公主的翅膀一样都是可以取下来的,据说祖奶奶是某位圣童的转世娘子,应该很久远了吧,这件事不知道叨叨此刻说这事,祖奶奶是不是很反感,据说圣童……非为玄地……”

叨叨话语说出小心谨慎,看着祖奶奶脸色,叨叨欲言又止。

“小叨叨知道的蛮多的嘛,废话少说吧,祖奶奶是来监督三杯的,祖奶奶有必要抛头露面吗?做饭洗衣服干家务及出门应对的都是你们的事,与祖奶奶何干?祖奶奶哪里也不去,若真是孝敬祖奶奶让赴宴吃鸡的话,那就把三杯的能量环给祖奶奶一只,祖奶奶将尾巴隐形就得了,根本不需要装肥婆和变成装病的地主婆的,祖奶奶有那么老吗?”

祖奶奶横眉瞪眼对榕儿、红谷和叨叨挨个几番冷眼鄙视。

“呀嘿,祖奶奶还知道爸爸的能量环啊,真是不简单,在哪里放着呢,能让宝宝看看吗?”

宝宝十分好奇,扭脸看着三杯却发现三杯面色冷峻。

三杯将祖奶奶左看右看十分纳闷,抱起双臂拧眉思索,对祖奶奶的话仔细品味,若有所思,转尔瞬间笑意盈目,语调轻柔的说道:

“祖奶奶想吃鸡,那是根本不需要赴宴的,三杯将宴席摆在祖奶奶面前很容易,为了祖奶奶安全考虑,那就让祖奶奶哪也别去了,真想了解风土人情,风俗风景,就让出门的人带上高端仿真拟画器吧,那样祖奶奶也可身临其境、享受到乐趣。”

三杯却不愿意将自己的能量环借与祖奶奶使用,祖奶奶也很出乎意外,顿时暴跳如雷道:

“好小子,居然对祖奶奶对你这仅有的小要求,你竟然不予满足,你太伤祖奶奶的心了吧,哼!本来祖奶奶还不愿意出门抛头露面的,你这样的不尽人意,那好吧!祖奶奶就要非出门不可。看你能把祖奶奶难为成啥样吧!”

祖奶奶一蹦多高,手指三杯恼羞成怒,撩出狠话转身坐到修忙椅上对谁也不理不睬。红谷和叨叨围着祖奶奶身边纷纷解劝,祖奶奶气哼哼的没有肯善罢甘休的意思。

“爸爸,你看你把祖奶奶给急的,能不能借给祖奶奶玩玩你的能量环呢?”

宝宝看见祖奶奶气氛悲切,紧紧拉着三杯袖子向三杯恳求道。

三杯任由宝宝晃荡自己衣袖,憋着气沉眉闭嘴低头,沉默不语,三杯感到十分苦恼。

“谁把祖奶奶惹急了啊,谁那么的小气且吝啬啊,有没有可以通融的办法呢?”

迪清的声音从底舱发出,一声比一声高,且情绪由不解、缓和,渐渐生成了愤怒。

宝宝正待张口对着底舱喊叫,没想到祖奶奶的悲切声已经喊出:

“还能有谁,就是你哥哥所为,公主你的好好管教管教的!”

宝宝没想到祖奶奶还会告状,顿时将祖奶奶坐地不动即行喊叫之状惊扰的目瞪口呆。

“哥哥,下来!快点给我下来说话!”迪清恶狠狠的喊叫又从底舱传来,迪清却没上来的意思。

三杯呆立不动似乎对下去底舱面见迪清感到犹豫不决或者根本不惜一顾,迪清喊三杯下去接连几遍,声声高过前句且渐渐趋于狂怒,三杯却仍无转身迹象。

三杯迟疑不动,可是把宝宝也急的火冒三丈,宝宝发狠推着三杯就喊叫起来:

“爸爸,没听见公主叫你吗?你耳朵长哪里了,下去!快下去!听见没有!别让宝宝给你动粗啊!”宝宝言语威胁,伸手就奋力推三杯下去底舱。

“好了好了,我来了!”三杯警觉抬头发现大家都对他瞪眼逼视,急忙转身旋下底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