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16章 站立起身说正事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078 2014-06-12 12:15:28

  宝宝仔细回味了穿转时空中听到三杯与家人的对话,满目疑惑看向三杯,轻轻的说道:

“爸爸,你给宝宝好好说说到底星空中有没有神有没有鬼呢,刚爸爸与榕儿姐姐交谈中说的怨灵是怎么回事?”

“小宝宝感到好奇且非常想知道对吧!神鬼之说信则有不信则无,就是说那些就是编造而来,详细内容可以去向半月或榕儿姐姐去求证的,这样好不好?”三杯认真的对宝宝说道。

“哦,半月哥哥已经给宝宝说过神鬼的事了,哥哥说正道为掩饰自己行迹杜撰了神鬼之说,邪道为了掩盖其劣迹编篡了妖魔,虫道为了便于行事刻画了灵怪,其实都是骗人的小把戏,当然天道为了标榜自己就有了救世主了,是这么回事吗?”

宝宝侧身伸手将三杯的脸拉近自己面孔,宝宝聚精会神观察三杯的脸色变化。

“嗯,哥哥说的很对,其实就是这么回事!”三杯严肃目光看向宝宝的眼睛,轻轻回答。

“那个怨灵又是怎么回事呢?”宝宝僵持着姿态,紧密查看三杯的神色。

“对与怨灵,那就是异常悲愤的圣仙无力回天挽回悲惨,就会裹挟着冤屈的灵魂滞留在时空之中,若一个圣仙法力不够安抚,就会有很多圣仙圣童圣武来合力完成,他们将自己的灵魂连接着众多冤屈之人的魂魄,借以请求上苍体恤到苦难且为冤魂安排最好的去处。”

三杯言语述说,渐渐有泪水涌出眼眶。

“上苍又是谁呢?他会帮忙吗?”宝宝眼里也布满悲伤,看着三杯的泪水也含悲切。

“那就是天道先哲了,是最有怜悯和手段高超的超星空的高等人种,他们是一个群体,不是单单指的某一个人,可以将冤魂从幕后带至辉煌。具体到如何辉煌,其实我们现在的智慧和力量是无法理解和解释清楚的,总之就是最美好的世界吧。”

三杯含笑看着宝宝,向往美好般语气为宝宝尽力描绘。

“是谁制造了悲惨和冤魂呢?他们为什么要如此制造悲惨呢?他们有什么目的呢?”

宝宝的疑问有诸多的不解,看着三杯情绪很轻松便想知道起因。

“这事,要仔仔细细的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对于这个问题,爸爸简短给宝宝说说好吗?若想知道具体内容,宝宝可以去问祖奶奶,这样成吗?爸爸,有伤在身不能过度劳累,宝宝体谅一下爸爸吧!”

三杯面露困顿,似乎是惧怕伤痛侵扰般试图中止谈话。

“好啊好啊,要说三天三夜或者九天九夜,那就不必勉强爸爸了,爸爸伤口要是很疼,那就不说也罢,反正宝宝天天守着爸爸的,什么时候爸爸伤口不疼了,啥时候宝宝再问爸爸。”

宝宝从修忙椅上一骨碌爬起来,穿上鞋就走向旋梯。

“等等,宝宝等等!”三杯急忙向宝宝招手,要求宝宝回来。

宝宝闻声回到三杯身边,看着三杯轻声问道:

“爸爸,可是伤口疼的厉害,让宝宝为爸爸取点上古纯水缓解一下啊?”

“哦,爸爸伤口不是那么疼了,爸爸想给宝宝说的是谁制造了悲惨冤魂,其实简单的说就是坏人了,进一步说就邪恶贪食怨气为提升法力,故意指使帮凶去做的,宝宝明白了吧!”

三杯有气无力的语气向宝宝解释道。

“哦,好吧!宝宝知道了,那就让我们把邪恶消灭光吧!好吧!就这样吧,宝宝去上面吃点东西,爸爸要不要也来点。”

宝宝转眼间就对问三杯的话不是多么关心了,宝宝关切看着三杯就询问三杯是否需要吃点东西。

“哦,爸爸还不饿,宝宝可以上去了,爸爸没话好说了。”

三杯本就耿耿于怀无法向宝宝解释邪恶的由来,因为三杯是玄邪邪王的事,三杯投鼠忌器般不敢详说,因为宝宝若继续追问下去,三杯就无法为自己身处邪道的事解释清楚。

宝宝刚从旋梯上去差点就与半月撞倒一起,半月反应迅速站到一边,语气严厉嚷道:

“小宝宝,能不能别把这里当做运动场啊,你慌什么慌,急什么急啊,再这样横冲直撞,哥哥就要巴掌伺候了啊!”

“哦,嘻嘻,哥哥对不起啊,宝宝不是有意冒犯,呵呵,半月哥哥伸手不错嘛,有人紧急状态会捞根稻草,哥哥却灵机一动抓住了横梁,厉害!佩服!”宝宝忍俊不禁的掩嘴跑向前舱。

半月回神发现自己因为躲避宝宝,慌乱间就将修忙塔天花板上万能勾抓在手里,双脚悬空距离地板有三尺多高,半月急忙松开对万能勾的抓握,脚落地板急忙来回查看自己囧态是否有人察觉,看到叨叨、红谷和祖奶奶都在修忙椅上躺卧休息,三杯急忙旋下底舱。

“爸爸,爸爸是伤痛的难受吗?要不要半月来点缓解疼痛的药呢?”

半月来到三杯面前,看到三杯微闭双眼锁眉歪嘴样,关切声声询问三杯伤情。

三杯缓缓睁开眼睛,看见是半月微笑面孔说话,三杯急忙调整情绪,笑言道:

“没事没事,并无大碍,就是回想起过去一些事,爸爸感觉苦闷罢了,小事一桩,不足挂齿;半月找爸爸可是有事要说?”

“半月找爸爸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向爸爸求证一件事,若爸爸心情不好或不愿思考,那就让半月等会儿再来吧!”

半月深恐自己耽误三杯思考正事,礼貌语言验证缓急。

三杯苦笑道:“有事有话,半月只管说,我们父子亲情无需那么多客套,照直了说吧,只要是半月问话问事是爸爸知道的,知无不言、知无不言!”

“那半月就照直说了,爸爸,我怎么听榕儿说穿转高空遭遇怨灵助推,可是真有此事啊?”

半月鹰眼闪亮,向三杯问道。

“千真万确,榕儿所言句句属实,半月可是了解怨灵是什么啊!”

三杯顿然警觉,小心翼翼对半月说道。

“多少知道其组成结构,但很惊讶爸爸会接令出击,这是为什么呢?想来据说邪道大佬都苦苦寻觅怨灵因不得而遗恨终身,爸爸何种思绪考虑就放弃了对怨灵的捕获呢,怨灵是助长邪道神功登峰造极的灵丹妙药啊!”

半月对三杯不去捕获怨灵而选择接令出击深感不解,由此半月说出的话尖酸刻薄极尽挖苦。

三杯没想到半月对怨灵在邪道的作用如此的清楚,三杯闭口不言揣摩半月脸色和语气的潜在反映,半月脸上满是焦虑和不满情绪渲染之气,三杯见此也不急不躁的轻声说道:

“想来半月从祖奶奶嘴里知道爸爸曾经是圣童,此点半月知道了吗?”

“听你师父说过,但据说你没参与护法,当时你在星空其他星系办事!其实你不必在乎这个的。”

半月话语说出平淡无奇、轻描淡写。

“为怨灵护法的圣童中有爸爸的朋友,懂吗?爸爸,再是邪道邪王也是有血有肉的男儿,这就是爸爸区别与邪道和圣道的根结,爸爸有根深蒂固的爱情、亲情和友情的心结,不管是邪道和圣道,爸爸没舍弃自己的良心,尽管曾有段时间爸爸迷失了自我,但那时那刻爸爸发现自己不该痛下杀手,懂了吧!赶尽杀绝只能使自己行事无路。现在爸爸理解程度就这么高,大道理小道理还没有总结出来。”

三杯说话言辞悲愤,口气就是异常响亮的大吼。

“哥哥说的好,嘿嘿,你没有关闭声道且嗓门极大,我们都听见了,祖奶奶称赞你的话让她仿佛看到了过去的你。”迪清的声音从音管里传来,随及就让三杯听到了众人的笑声。

“公主快来啊,我爸爸站起来了!”半月的惊喜大喊,从管音中传来前舱。

“公主别慌,祖奶奶提醒大家看留屏!”

前舱里注屏在分析修忙塔即将降落区域的地貌,迪清正好将大家集中一起分析论证。榕儿手指快捷转换,将后舱情景窜换。

只见三杯不知何时已经从修忙椅上下来,双脚站在修忙椅子的一侧,伸着右手指着半月说话。半月站在修忙椅另一侧欢蹦乱跳,喜笑颜开……

“这也太神奇了吧!叨叨快去后面看看哥哥状况是否有大改善,咿呀,人呢?”

迪清把屏注视画面边看边说,回头看叨叨却发现身边众人都无踪迹。

“他们都跑去后舱现场了,呵呵,前舱眨眼间就留下我们两个人了。”

榕儿看着迪清疑惑神态急忙给予说明。

“这个估计是祖奶奶导演的吧,这个祖奶奶真是不简单啊!”

迪清看到画面里显出祖奶奶正面紧紧抱着呆立不动的三杯痛哭流涕,叨叨和红谷站在三杯身侧紧密依偎,笑脸述说,宝宝弯腰撅着P股注视三杯站在地板上的脚,半月将三杯伸出的左臂上翻看紫色绷布下的伤口愈合状况。

“公主,我们也去后面看看爸爸的恢复情况吧!”榕儿忍不住好奇,也要亲眼看看三杯身上发生的奇迹。

“不用去了,那只是你爸爸一瞬间的强力精神支撑所呈现的昙花一现。”迪清感受到了三杯痛彻心扉的疼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