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29章 黑瘦丫头会是谁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230 2014-06-12 12:15:28

  迪清带着均已经乔装打扮的宝宝和榕儿直奔庙门而来,看见兆金呆站在庙门内侧遥望星空独自出神,魁梧的身材、结实的臂膀和棱角分明的脸庞、极度忧伤的神态,让迪清看的不禁心头为兆金的思乡情结所感染。

悄悄走到兆金身边三尺远就停下来,悄声对兆金用三度空间语言问道:

“兆金兄弟,可是想起了自己的家乡了啊?”

兆金迟疑回头注视迪清也用三度星空语回答:

“兆金的家乡不在这个星空,怎么看也是不会看到的,兆金在回想此时此刻围绕富琅星和琼炎星的震惊三界的大营救,银水系三杯与众多高深莫测的圣者奔赴哪里贡献才华,而三杯大师的故国却遭受到了千古浩劫,兆金为邪道趁虚而入而悲愤。”

“什么你知道此时此刻玄地的磨难?”

迪清听到兆金话语不禁感到大吃一惊,没想到异域特异生的兆金如此了解三杯,迪清不由自主迈步走到兆金身边,看见兆金悲切的面孔上满是悲伤,对着迪清态度冷冷的点点头。

“那是兆金原来跟随的那个三杯告诉兆金的,他说面前的三杯磨难颇多,其实很多的对手来自自己的阵营,他太优秀了就容易让意志不坚决者嫉妒、让异道者嫉恨,强硬的行动中缺少刚柔相济的调和,希望公主好好的监督他吧。”

兆金声音极轻,但话语清晰,只能让迪清勉强听明白。

“山道和山脚可是有异常,我哥哥和红谷他们过去的路,兆金可是看清楚了。”

迪清忧虑与当前之事,无心与兆金深谈,急忙询问三杯和红谷的走向。

“四周很正常,未发现迹象,但南行二十里我们的人伤势严重,三杯已经感受到了危险,已经舍下红谷独自一人前行了,兆金请求公主让兆金去协助他吧,兆金可以走捷径先于他赶到且及时予以查看并尽力为他疗伤。”

兆金眼神突然闪现红色烈焰,话语说出让迪清难以自制。

“那个呢,是固顽,还是半月,兆金快说啊!”

迪清也急红眼了,上前抓住兆金手臂颤抖的喊道。

“半月,胸背部创伤严重,公主快去注屏吧,你们的祖奶奶也需要照料,千万不能让祖奶奶太忧伤了,公主让兆金和千豆去吧,千豆已经等在了山脚下,事不宜迟啊!”

兆金突然情绪疯狂状,抓耳挠腮带扣眼,双脚快速交替抬步,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迪清见状内心深感大骇,急忙摆手令兆金和千豆去协助三杯,恍惚间叨叨哭天喊地声通过便捷式随影跟行机传来:

“公主,快回来啊,祖奶奶悲伤的发狂了,她感受到了半月受伤了,祖奶奶一会儿说半月是她的小孙子,一会儿又说半月是她的小外孙,把叨叨吓的神智快不清了,叨叨仓促点她睡穴不知道是点对了,还是她老人家晕倒了。”

叨叨语调杂乱无章,言辞也是乱七八糟,可见叨叨很慌乱。

“公主妈妈,我们走不走,你怎么了呢?这么冷的天,公主你有病了吗?看你满脸汗水直流的。榕儿姐姐快来,快看公主妈妈怎么啦!”

宝宝拉住迪清的左手,借着月光看见迪清浑身冒汗,急切摇晃迪清的手,迪清却痴痴眼神看着宝宝无动于衷,将宝宝吓傻了,急忙扭头呼喊已经走出庙门的榕儿。

榕儿闻声来到迪清身边,急忙对着迪清耳朵大喊:“公主,公主,你咋了呢?”

“没事,走快回修忙车,祖奶奶有病了。快!”

迪清甩脱宝宝的小手,低头就向修忙车在的后院飞奔,迈进二门慌不择路摔倒在地,激灵灵爬起来继续再跑。

宝宝和榕儿看见迪清跑,她俩也赶紧尾随,榕儿边跑边说:

“小宝宝发生啥事了呢?到底出啥事了。”

“没听见公主妈妈说祖奶奶病了吗?看来很危险!”

宝宝底下身形撒腿紧随迪清,头也不回就匆忙与榕儿说话。

“我的祖奶奶啊!呜呜呜!”榕儿不知病情如何就慌乱的大哭起来。

榕儿哭声刚起,前面迪清许是受了刺激般摔倒在地,宝宝认为是榕儿将迪清惊吓所致,急忙回头对榕儿恶言警告:

“别哭!再哭,宝宝就对你不客气了。”

榕儿见此急忙闭嘴,榕儿以为宝宝知道祖奶奶病情不重呢。

迪清脚步快速,让宝宝和榕儿奋力紧追,赶撵不上,将俩女孩儿震惊的拼命跑动。

宝宝和榕儿上气不接下气来到修忙车门口扶着车门喘息,看到祖奶奶脸色苍白已经躺在修忙椅上了,迪清脸色冷峻运功为祖奶奶调息,迪清身后站着叨叨,轻声辍泣着说话:

“祖奶奶您老人家可千万不能有事啊,您老要放宽心啊,公主就在身边,已经给你做辅疗了,马上就好了,千万别冲动啊,否则叨叨回去怎么交待啊,想想叨叨回果星的事吧,叨叨求您了……”叨叨一句话反复念叨着,嘴巴一刻也不停歇。

宝宝手扶门框密切观看迪清脸色,榕儿许是不经常锻炼,从外面拼命跑来累的俏脸通红,挣扎走进修忙车一屁股就坐地板上闭目缓劲,大口喘息。

迪清走到修忙椅左侧查看,叨叨就跟随迪清左侧口里念念有词;迪清走到修忙椅右侧为祖奶奶把脉,叨叨就尾随迪清到右侧嘴里不肯停歇,迪清眉头紧皱,紧咬嘴唇,任由叨叨在身边念叨,也顾不着让叨叨停口。

“公主妈妈,可是试一试为爸爸治好伤的绿瓶液啊?也许祖奶奶喝点能缓和一下。”

宝宝话语出口看见迪清手里动作迟疑一下,宝宝不等迪清说话就跑向后藏。

功夫不大宝宝怀里抱着绿瓶液,手里握着小水囊就来到修忙车旁,迪清蹲下身体帮助宝宝将绿瓶液倒进小水囊大半囊,从宝宝手里接过小水囊就无声的去扶祖奶奶坐起,小心谨慎的喂祖奶奶饮食,祖奶奶小口饮食,宝宝在旁边为祖奶奶擦嘴角溢出物,叨叨继续在身边念叨不停。

榕儿平定了心绪,看着迪清与宝宝无声帮祖奶奶抚胸摸背,按摩疏导,看着叨叨瞪着眼睛旁观絮叨就感到厌烦,张口就说道:

“妈妈别喊了,就几句话翻来覆去说的没完,你吵得祖奶奶肯定心烦意乱的,快闭嘴吧!”

“好女儿来帮妈妈一起喊吧,这是公主要求这样喊的,要时刻提醒祖奶奶不能让她松懈了。”

叨叨扭脸看向榕儿不急不躁说完,回头又接着念道那几句话。

“公主说的?管用吗?”

榕儿难以置信看向迪清,迪清眼皮都顾不着抬一下,就对榕儿点点头,榕儿见状,急忙起身与叨叨一起在祖奶奶耳边念道。

渐渐,祖奶奶微微睁开眼睛,偷瞄了叨叨和榕儿几眼,轻启嘴巴长出几口气说道:

“好吧好吧,祖奶奶知道叨叨和榕儿的顾虑了。宝宝快说说祖奶奶刚喝嘴里的是什么东西吧!”

“啊,祖奶奶,谢天谢地啊!你老……哦,问宝宝的,那就让宝宝回答。”

榕儿刚准备大呼小叫庆祝祖奶奶恢复正常,就看到了迪清面部表情第摇头制止,榕儿急忙转换平常语气说话。

“哈哈,让祖奶奶喝的可是宝贝了,那是公主妈妈在穗罗天坑绿洞带回的神秘天药了呀,那是上古神水,内服外用俱佳,爸爸的伤恢复正常就是此瓶水所致,祖奶奶喝了就可延年益寿了。”宝宝看祖奶奶兴趣浓厚急忙美言道。

“上古神水,恩,口感就是不错,还有就再给祖奶奶来点,祖奶奶感觉好多了。”

祖奶奶看着宝宝又在倒腾绿瓶水,扭脸看着迪清说道:

“半月经兆金和千豆奋力抢救已经转危为安,但伤势恢复尚需时日的样子,不过宝宝有上古神水,那就多给半月留点吧。祖奶奶不喝了,都留给半月吧。”

“哈哈,祖奶奶放心喝吧,迪清从绿洞带回来五大瓶呢,我们几个把这个半瓶分了吧,快宝宝和榕儿去取几个空水囊来吧,大家有福同享啊!”

迪清看到祖奶奶情绪恢复也深受感染,急切的劝慰祖奶奶,也不忘记让大家分享神秘水。

“好,祖奶奶同意,那就让我们分享掉这么好的东西吧!”

祖奶奶突然兴致很高,向迪清展示微笑面容又说道:

“随半月和固顽一起来的还有一个黑瘦丫头,这个半月眼光不行啊!看来让做父母的人很快就要不省心了。”

“呀嘿,黑瘦丫头,真的假的?”

叨叨很感惊奇,看见迪清脸色暗示,叨叨改口道:

“那就让哥哥做做难吧,这事咱就不管了,闺女的事,娘是参谋,儿子的事,那就交给爹吧。哈哈!”

“祖奶奶也是这么想的,那就让三杯自己应付吧,咱们先说好谁也不许管啊!呵呵,让圣童去考虑、烦恼吧。红谷回来,公主你可要给她交待清楚啊!”

宝宝和榕儿将绿瓶水分倒几个空水囊,大家握囊品味,深感情趣浓厚,笑声也很响亮,宝宝将迪清、叨叨和祖奶奶几番审视,感觉有异样就发声问:

“怎么让宝宝看祖奶奶、公主妈妈和叨叨妈妈嘴角的笑容很异端呢,究竟为什么呢,有什么稀罕事要发生吗?”

祖奶奶、迪清和叨叨闻言均对宝宝的问话感到惊诧,面面相觑,挤眉弄眼,异口同声回答宝宝道:

“什么事?无可奉告!”

“不过祖奶奶可以告诉大家一个秘密,这事很是玄妙,你们几个肯定是很想知道。”

祖奶奶憋不住想笑的动作,忽地表情严肃看向女孩们和迪清及叨叨,话语说出很神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