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28章 风舞火台予相助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119 2014-06-12 12:15:28

  三杯带着红谷于半夜时分回到星恩寺,气愤难耐的站到修忙车前舱便大喊大叫:

“南辕北辙的事也能让哥哥遇见,真是难以置信,快看看是何方神圣给老子添得乱吧,若能验证是谁在捣乱,估计半月和固顽也与此遇相同。么么哒!哦,这句骂人的话,应是某时段某位风云人物的口头禅,借用表达心情。”

“哥哥,用什么标志来通景搜寻呢,邪道明显不合时宜,那就是果星民风通用如何?”

叨叨临屏把脉提出自己的想法。

“邪道邪途免了,哥哥都戴上圣童的标志了,傻叨叨是想给哥哥找气受吗?再故意让哥哥生气,那就拳脚相加了。”

三杯说着话,就对叨叨上手,从叨叨身后伸出左手就用两指捏住了叨叨的左耳朵,轻捻不动,那意思就是叨叨再说废话,两指就要用劲所为。

叨叨低头浅笑,不再说话,手指飞舞很快就发现有一个标志赫然蹦出,一个圆形图标异常耀眼,图案下方是红色火焰燃烧炙热,上部一个鲜艳的彩色尾巴的鸟在火焰里舞蹈。

叨叨急切伸手将三杯捻着耳朵的手推到一边,扭脸看着三杯瞪眼喊道:

“哥哥快看,神秘组织标志,哥哥可是与此有过节啊?”

“火烧小鸟,这个小鸟真是火里悠闲啊,像凤凰浴火,凤舞火台,对对就是凤舞火台,真是一家不认一家人啊,让他们识别圣童标志,真是邪乎的令哥哥错愕,自家人也会干扰,让他们把方圆五百里实景细化图送来。”

三杯双目溢彩,激动的双手发抖。

叨叨闻言脸色惊讶,瞪大双眼嘴角轻歪似乎仍有话打岔的意思,站在叨叨身边的迪清飞脚踢着修忙椅说:

“哥哥说是圣童,那就圣童联系吧,别废话!”

叨叨缩头耸肩扭脸就办正事,很快风舞火台标志消失,一个跪地磕头的流泪小人就表达了抱歉求谅解的意思。

三杯嘴角浅笑,意犹未尽的喊道:

“叨叨快做一个衙门里八十大板拍打屁股的图形给他们。哈哈,磕头流泪也要打!”

迪清神情专注看着三杯的超兴奋举动,耳边就传来了祖奶奶的低语:

“昨天还是邪道邪王呢,这会儿就对用自己是圣童示人,这个欣喜太猖狂了吧。”

祖奶奶挤眉弄眼对迪清动作。

迪清笑看祖奶奶拍着自己的胸口,暗暗伸出右手大拇指向祖奶奶比划,祖奶奶笑而不语,伸出右脚作出轻踹动作向一米外的三杯身后。

祖奶奶的动作就是很隐蔽的展示动作,还是被三杯察觉了,三杯瞪眼看图,还不忘玩笑道:

“祖奶奶注意了,检点一下自己的动机,这远古圣花很出粜啊,不合身份,有辱名声啊!”

祖奶奶闻言顿时目瞪口呆,疑惑眼神看着迪清不敢相信的语气向迪清求证道:

“公主,你哥哥说祖奶奶什么称呼啊,快再说说让祖奶奶听听。”

“祖奶奶,我爸爸说你是远古圣花,远古圣花是种花的,还是养花的呢?”宝宝未等迪清开口,便快人快语道。

“远古圣花,既不种花,也不养花,只负责送花,将田野、山岗上、麦田、星空里看到的美丽和鲜艳的花朵,送给圣童检阅欣赏,最后花是否愿意为圣童打开,那就是看圣童的造化了。三杯戴上圣童储能环真是变化蛮大的嘛!对祖奶奶的认识居然如此的详尽啊!”

祖奶奶详尽解释将宝宝给说的稀里糊涂瞪大眼。

“祖奶奶到底多大了呢,远古似乎几万年吧,祖奶奶居然活了这么久啊,真是延年益寿啊,比南山还长,怎么保养的呢?快给宝宝介绍一下经验吧!“

宝宝眼睛瞪的圆溜溜对祖奶奶从头到脚、从脚到头,似乎看到了人间奇迹般惊恐万状。

“嗬,祖奶奶有几万岁了吧!”红谷瞪眼张嘴,眼神痴痴看着祖奶奶。

“吓死叨叨了,祖奶奶居然是远古猿人吗,咋就看不出来呢?哦,啊!”叨叨回头对祖奶奶上下打量不住唏嘘。

“看看把你们吓的,真是没见过世面,公主对祖奶奶没什么要问的吗?”祖奶奶洋洋得意的注视迪清征询其态度。

迪清眯眼大笑道:“哥哥说过祖奶奶是转世圣童的娘子,应该活的没几万年吧!说道转世,迪清就不明白了,祖奶奶钟爱的圣童,他……”

“公主,让哥哥看你很不顺眼啊,哥哥这里与风舞火台联系叙旧到底还有人帮忙没了,哥哥对电脑不精通,这不是难为哥哥吗?”

三杯猛然拍打迪清后背一下,中断了迪清对祖奶奶的问询提出自己的要求。

“哦,红谷快上手,叨叨别闲着,看对方还有什么意思表达,最好将我们不懂或不明白或困惑的事,尽快全面的向他们求解一下吧!”

迪清明白三杯不希望自己对祖奶奶打破沙锅问到底,急忙回转思路对红谷和叨叨一番的命令,也阻止其二人对祖奶奶骚扰。

宝宝也明白迪清话语转变的意思,扭头失望的低头烦闷,抬脚就准备离开,三杯见状急忙从宝宝身后拉住了其肩膀,三杯蹲到宝宝面前慈爱目光看着宝宝的眼睛,轻声说道:

“远古在今天说的话题里,不是说的时间很久远的意思,那是一个地方,在六层天之外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宝宝明白了吗?哪里是高度文明的空域。”

“祖奶奶突然感到很累,关于你们的祖奶奶何以至此远离其深爱的圣童,老身也想知道缘故,唉!宝宝随祖奶奶来,咱俩睡觉去了。”

祖奶奶懒散状推着宝宝步入中舱,留下的话却把迪清和三杯震慑的都险些栽倒。

“祖……”迪清猛转身跳到三杯面前,紧紧抓住三杯的手,极度紧张的神色看三杯。

三杯对迪清以静静的冰冷神色点头证明自己也听到了。

三杯扭身再看红谷和叨叨专心临屏不为所动,三杯与迪清两人双手紧握都瞪大眼睛看着彼此,深深对祖奶奶可能不是真正的祖奶奶本人而得到了相互怀疑认证。

“会是谁呢?这奇怪的让妹妹很感惶恐,且自从戴上多连环,妹妹深深感觉祖奶奶似乎与妹妹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会是妹妹过往的亲人吗?”迪清酸楚之感与三杯手语问询。

“哥哥感觉是叨叨的妈妈,但也心存诸多疑惑无法求证,老岳母已经让哥哥祸害很重,她老人家怎么可能来帮哥哥呢?”

三杯却手语表达了另外的推测,三杯痛苦的感觉苦恼,感觉极度压抑和悲哀。

“不管是谁肯定是我们最值得尊敬和爱戴的人,那就好好保护好她吧,千万不能让老人有什么闪失,必要时让妹妹先试探她一下吧。按说果星灵狐可以感知彼此意识感觉却无法去感知彼此眼里的情景,以此为鉴可以分辨是否来自果星或者天使国,但据说果星战神也会有情景描述,究竟会怎样区别,必要时求问凤舞火台吧!”

迪清泪眼朦胧看着三杯做出自己手语演示的判断想法。

“哥哥意思是不要逼老人说出,即便能获知大的猜测和判断,还是让她自己说出来吧,她说与不说自己的身份肯定有她自己的考虑,妹妹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啊!”

三杯瞪眼提醒迪清注意事项,迪清点头表明理解,良久二人相对无言。

“哥哥快来看,方向正南可是有信号表明同频溢彩,距离在四、五十公里的样子,但是又似乎距离在二、三十公里,快让公主使用解密查探,速度不快似乎移动缓慢,快快!”

红谷尖叫声频极高,禁不住让三杯直皱眉头。

“红谷小声点,真是的!祖奶奶估计刚睡着,真是的!”

迪清闻言急速来到红谷身边,对红谷的大喊尖叫表示不满。

“哦,抱歉啊!快看吧!”红谷急忙降低语气,伸出手指向图形显示,在屏幕上有几个闪光点缓慢移动。

“三杯快去迎接一下吧,祖奶奶感觉心里狂跳不止,别是有啥意外吧,还有红谷快点快点与三杯起身吧,祖奶奶惶恐的站不直腿脚了,别管装备和武器了,现在快点动身吧,抬脚就走吧!”

祖奶奶手扶舱门摇摇欲坠,迪清急忙来到其身边将祖奶奶托起。

“红谷和哥哥,别换装了,速去速回吧!”迪清也语速极快的赶撵三杯和红谷。

“那就走!”三杯伸手拉着红谷的胳膊就窜向出口而去。

“公主快给祖奶奶找点水喝,祖奶奶口干舌燥,心乱如麻,就让祖奶奶坐地板上吧!我的天啊,千万不能出事啊!”

祖奶奶光脚站立舱门口将身边迪清推到一边,自己顺势坐下,靠着门框直喘气;可见焦虑心绪何等揪心。

“叨叨盯紧了,别再有差错了。”迪清手忙脚乱在前舱暗柜取水囊,还不放心叨叨临屏注视程度。

“看着呢,瞧着呢,哪敢松懈啊!”

叨叨双眼大睁紧密关注屏幕变化。

迪清刚将水囊交到祖奶奶手里,祖奶奶坐在地上推迪清的腿就大喊:

“榕儿,宝宝快出来,与公主庙门或山道上去迎接一下吧,祖奶奶腿脚不听使唤了,你们娘几个也别闲着,留下叨叨注屏就行。”

祖奶奶说完,就把迪清和榕儿、宝宝也赶出修忙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