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32章 沐浴池边有情报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4015 2014-06-12 12:15:28

  女子爱洗澡真是没得说的,经常洗澡可放松紧张情绪和烦恼心结,也不失为修身养性的绝佳嗜好。

星恩寺西墙外岩山下藏金阁,也曾被三杯修改为藏娇阁,后来又有人改为藏经阁。

迪清和叨叨带着宝宝和榕儿,来到温泉洗浴,星空巧匠兆在山巅之上引出温泉来,且也引上了冰凌窖。

此处密地天井恍若北斗星闪耀状,也是兆金精心开凿,以便迎合星恩之星的摸样,压扁状大四角星交错套进小四角星,就是其上下一致的摸样。

温泉嵌入式占据一角,冰凌窖嵌入式占据与温泉相对角,一冷一暖遥相对应,一夏一冬界限分明,一南一北顺应天理,一东一西趣味浓厚。

净弃衣而卧浴,各占一角,沉静寻爽,感受中均无言,切肤查温;浴池状同大天井,浓缩主题,东洞西洞别有洞天,南气北味冷暖皆知。

“神姐,乃汉白玉雕像之表,哥哥之独有情钟,能摸摸不?”叨叨仰躺飘浮水面看到迪清之表边赞叹边亲近迪清脚旁。

迪清大眼微睁,看见叨叨嬉笑之面试图动脚动手,急切改躺式变坐态,伸臂横掌意为躲避,且厉声断喝:“小叨叨别添乱,若不想享受温泉温度,就请穿衣卧冰窖吧,啥举动?真乃女流大忌。”

“唉!代替哥哥关怀一下,不行吗?”叨叨边说边进,已经贴近咫尺。

宝宝闭目恬静中,突感心绪打乱来自迪清感应,宝宝警觉睁眼,见叨叨状领迪清意,而暗暗运功待发,冷眼动嘴道:“叨叨妈妈,注意分寸,若想再进,宝宝已运功待发,绝不留情。”

宝宝语言冰冷严酷,叨叨扭脸看见宝宝挥拳伦掌姿势已摆好,甚感疑惑,没想到迪清与宝宝母女情感维系心思如此配合,叨叨顿足不前,转尔且退且说:

“不让摸就算了,何必母女上阵硬逼,你俩关系及反应如此协调一致让叨叨开眼了。”

叨叨退后动作迅速,激起水面水浪,榕儿正深蹲池中遐想,不料水花阵阵灌鼻,直接吸进温水造成水呛,榕儿急忙回神起立,摸鼻挤水,干咳连连。

迪清回眸看着宝宝摇头制止非为,看见宝宝不肯善罢甘休的眼神,迪清怒脸瞪视宝宝,宝宝低头坐下,扭脸再退后,闷声抬脚出水面数脚趾头动作。

“叨叨啊,姐姐看妹妹肌肤白里透红,显见百般娇柔,想必也是哥哥甚为喜欢,但均为外在表皮,肌肤内的心思心为才是一人之重,千万不要把表皮看的太重。”

迪清意思是说内在美高于外在美,不想说三杯喜欢外在而没看到内在品质。

“公主此话什么意思,榕儿觉得爸爸还是喜欢外在多于内在,这也是人之常态,俗话说外在形式意味内在素质,若一个穷恶之人必会显示外像视觉欠缺。”

榕儿虽没看到叨叨迫近迪清那一幕,但看见叨叨退回动作且坐处困顿之色,于是猜想叨叨可能被责难,进而想替母出气。

宝宝听到榕儿之话,警觉察觉其意直指迪清,顿时仰脸看向叨叨就说:

“要按姐姐之意思,玄地某时段有一个女作家名琼瑶,那就是追求穷摇了,宝宝看那人怎么没有嘴歪眼斜啊。”

迪清闻言心里暗自好笑,宝宝的强词夺理的确是蛮可爱的,榕儿说的是人心与外表的关系,宝宝直接就偷换概念穷侃起来了。

“这个……小宝宝啊,你什么意思嘛,姐姐说穷摇了吗,真会打岔,去去!懒着理你!”

榕儿知道若按宝宝思路说下去毫无章法和更无情趣,于是看一眼叨叨,发觉叨叨居然对宝宝话语趣味浓厚,叨叨扬眉浅笑似乎很感情趣。

“妈妈,你感觉宝宝的话对头吗?真闹不明白都啥心绪,好了!榕儿不打扰你们了!”

榕儿说完继续深蹲,跳出了事外。

“叨叨微笑看着宝宝,是再次验证了啥叫母女连心,神姐啊,你与宝宝之间究竟用什么连接的呢,叨叨很不明白,神姐可否告知一二。”

叨叨之意不在宝宝话语内容,而在话语表现的形式,这是榕儿不明白叨叨何以微笑的原因。

迪清笑而不语,看着叨叨的欣赏目光,静静的想听叨叨进一步的推论。

叨叨缓慢起身双臂搅动身边池水响声一阵,随及看着迪清道:“神姐,妹妹想临近你身边交谈一事,是关于祖奶奶的事,你是否想听叨叨的猜测。”

叨叨说完向迪清露出坦诚目光,一眨不眨看着迪清不动。

迪清审视叨叨眼底,没看见叨叨耍花招的意思,就将手抬出水面,向叨叨招招手,叨叨看一眼宝宝,宝宝清凉眼神看叨叨不自然的歪歪嘴角,叨叨俯身蛙泳游出五、六米到迪清身边,站到迪清面前半米元蹲在水里,就把脑袋露出水面。

迪清扭脸看着宝宝轻声说道:“宝宝拉你榕儿姐姐离开沐浴池去游泳池里玩一会儿吧!”

宝宝见此也不说话,起身走到榕儿身边说:“榕儿姐姐,我们去游泳池里玩会儿吧,宝宝不会游泳,榕儿姐姐教教宝宝吧。”

榕儿抬头看见宝宝走到面前说话,便没好气的说:“别添乱,姐姐正说下练功,没空!”

榕儿话说完,看到宝宝没离开眼前的意思,便自己转身背对宝宝,榕儿深蹲继续练功。

“姐姐若不教宝宝游泳,万一将来需要水上逃命,那宝宝可怎么办呢?好姐姐救命啊!”宝宝语气轻柔死缠烂打的再三纠缠榕儿,渐渐榕儿就抵挡不住宝宝软磨之功,最后无可奈何道:“好吧,好吧!我们就游三十分钟,姐姐教你果星游泳神术,这可以了吧!”

沐浴池深嵌之角深处,临近沐浴池之北临两米远,就是迪清专门要求兆金开辟的宽十米,长三十米的游泳池,其目的是为了三杯喜爱游泳的爱好,此时也蓄满了温水,榕儿与宝宝从沐浴池出来,准备到游泳池里裸泳。

“榕儿姐姐,你刚练习的功夫是什么门派绝技?”

“果星行船绝技,经常练习练习也可延年益寿!”

“哦,是不是将来划船会有水上飞的感觉?”

“但愿吧,现在果星很流行,据说是从玄地传到果星的,在玄地叫醒芳之术,到果星就是行船之术了,但凡果星新婚男女都需要学,姐姐逃婚前刚被传授练功要点……”

叨叨听见榕儿与宝宝对话内容,激动神色看着迪清笑道:

“姐姐听见榕儿的话了吗?啧啧,星传神功,居然会在果星流传起来,这个要感谢文明使者三杯哥哥的功劳了。呵呵!”

迪清拿眼瞪视叨叨几眼,忍不住好笑的心绪,轻声说:“我说榕儿深蹲水里啥意思呢,原来如此,貌似此功叨叨也会,不知道练习的怎么样了,嘻嘻嘻。”

“这话说的,难道神姐不会吗?据说还是神姐先传授给哥哥的,哥哥以前可是说这是天使国益寿强功,切!公主姐姐没印象吗?”

叨叨斜眼看着迪清,把迪清看的浑身直起疙瘩,迪清低头深思居然没有任何印象,迪清抬头看着叨叨急忙解释道:“也许时间太久忘记了,多少有点印象。”

叨叨听到迪清如此话语,忽地两眼放光,颤抖起嘴唇,轻磕起牙响,抓住迪清的手腕低声问道:“那就让妹妹求教神姐,星传之术第九式如何行功?有印象吗?还记得吗?”

迪清傻脸了,怎么还有第九式,迪清已经彻底忘记掉了,第一式都想不起来了,迪清顿时产生了纠结心态,深想难道三杯的行船之术与天使国传来的行船之术不一样吗,怎么叨叨能激动到如此地步,迪清感到极难理解。

迪清左思右想先稳住叨叨再说,于是洋洋得意道:

“嗯,还是有点印象的,似乎第九式就是什么一笑之炎破长空。”

迪清所言招式名称就纯属迪清胡诌八扯、胡编乱造了,迪清想不管怎样先把叨叨稳住再说,回头问问三杯到底是咋回事,若真有此事那就说记得有印象,若没有这事那就说忘记了。

迪清话音落地,叨叨突然大吼道:

“神姐,你真是叨叨的大吉星,叨叨的越本修炼悬念锁魂之术终于可以短兵相接了,呵呵,神姐没想到吧,当初三杯不让妹妹学悬念锁魂,妹妹偷学的,因此曾深受其害,后来叨叨将星乐术柔和进去便发现填补了空白,再加上星传术,姐姐啊,妹妹终于可以与哥哥并肩驰骋沙场了。太棒了!”

叨叨话语说完便要穿衣出去丛林,即刻演练推进,把迪清唬的神经被外力强扯般难受,迪清眼睛一转计上心头。

叨叨已经激动万分从温泉池窜出,随后也不擦拭身上的水迹,便飞快将挂在石壁上衣服拉扯下来,准备慌乱将衣服穿到身上。

“妹妹,是不是还想了解终结之式啊?”迪清话语寓意深刻的问叨叨。

“已经知道了蓦然回首心思结,叨叨已经参悟出来了。”

叨叨神速的将衣服已经穿戴整齐,弯腰准备把鞋登上脚上,话语轻松让迪清顿觉大骇。

“妹妹啊,你记错了或者你理解错了,应该是蓦然回首苍茫路才对!”

迪清非常想知道叨叨对祖奶奶身份的怀疑之事,已经等到叨叨主动要说出了,迪清不愿意轻易就把机会错过,迪清于是索性胡扯到底。

很快迪清就看到叨叨像突然被雷击了般退回身形呆坐在池边,叨叨异常苦恼的脸看着迪清瞪着空洞的呆滞的双目,幽幽的极低语气:“若真如此,就等下雪吧!”

迪清没想到叨叨能颓废到如此地步,迪清很想说出真话,但感觉叨叨得到自己的瞎扯话语,就开始疯癫动作,迪清也确实不愿意造成什么不必要的伤害,于是硬着心肠等待叨叨变化。

渐渐叨叨缓慢有开始退衣解扣,很快又跳进沐浴池,看着迪清木木的问道:

“姐姐,我们刚才说到哪里了?”

“祖奶奶的事吧,妹妹可是有话说!”

迪清很想不再谈此事,但随口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祖奶奶很奇怪的行事作风,我们洗澡用她给看门吗?防谁啊,谁知道这里有洗澡的地方啊,哥哥,那是我们的丈夫,哥哥想看哪里看不到!女儿,那都是他的骨肉,他走不到面前就喊叫女儿躲避了!祖奶奶担心什么?”

叨叨神态懒散,面无表情说话。

迪清没想到叨叨恍如被霜打的茄子般无精打采,更惊讶叨叨面无表情傻傻的说话,居然说话方式和内容极富哲理。

迪清慌忙继续追问道:

“祖奶奶何故会如此担心与我们一起洗浴?”

“有秘密呗,原来是祖奶奶、祖奶奶一直叫,现在从昨晚开始就降了一辈了呗,说半月是她孙子和外孙,那么她就是半月的奶奶或外婆了呗。”

叨叨不经意般说出的话,依然领迪清感到震撼。

迪清已经深感满意,感觉已经从叨叨口中获得了很有价值的信息,看着叨叨神态很不正常,迪清心痛不已,但看到叨叨探寻目光盯着自己,迪清又问:

“叨叨还对祖奶奶有什么疑虑,说来让姐姐听听。”

“叨叨奇怪刚来时那天傍晚,祖奶奶易容后独自在大殿旁思考问题,就站在未完成雕像的上面,悠闲自得情趣高雅,何故不会担心自己从高台掉下来,五米高台啊,很不符合老年人腿脚不便的顾虑。”

迪清听到此算是理解三杯为什么喜欢叨叨了,那就是叨叨外表像是很随和的一个女人,但其实生活中的许多细节叨叨都在留意并思考。

“呵呵,神姐啊,看你天天绷着一张冷酷的脸,且貌似不善言谈,其实你是很有心计的一个女人,哥哥喜欢你是有道理的。若能让妹妹摸摸你,妹妹还有好主意奉送。”

叨叨忽地精神十足,话语说出把迪清吓了一跳,迪清没想到叨叨还有猛*料想告诉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