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35章 记忆障碍生痛苦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014 2014-06-12 12:15:28

  迪清看着雷鸣电闪的暴雨,渐渐露出笑容,宝宝看到迪清不以为然,心里雀跃伴随手足舞蹈道:“啊哈,宝宝看见妈妈笑了,妈妈快说怎么做吧!”

迪清简短意思表明,轿车从星坑里出来,可以直接从天井升空,那样绕道丛林根本无需走山洞,而且轿车可全天候野外行驶,这点暴雨闪电正好可以安全驾驶。

两个女孩儿听到迪清叙述极其的欢心鼓舞,说干就干,三人很顺当沿原路返回,就要来到浴区,迪清考虑到三杯与叨叨的行船,急忙让女孩儿们沿冰窖屏障躲避三杯和叨叨而过。

迪清看女孩儿向修忙车方向走远,快速到浴区查看。

迪清未看见三杯和叨叨的人影就大声叫道:“干柴,干柴,听到请回话!Over。“

迪清喊来喊去,接连几声无人应答,迪清走到浴池边寻来找去依然看不见三杯和叨叨的身影,迪清深感纳闷,自己前往丛林边上再返回没有一个小时,居然看不到想看到人的影子。

迪清又自言自语道:“难道哥哥把叨叨装背包里带走了吗?真奇怪!”

“火火火……火!在这里呢!”浴池暗角传来了叨叨有气无力的喊叫。

迪清闻声走到半米高石墙围起的休息区,看见叨叨仰躺在软榻上闭目养神。

迪清见状急忙坐到叨叨身边,好奇的说:“哥哥呢,难道潜入水中练习憋气神功吗?”

迪清说完就想去游泳池边上看看。

叨叨微微睁开眼睛,轻声说:”哥哥行船达到了彼岸,已经弃船上岸了,嘻嘻!“

迪清更感蹊跷,瞪大眼睛看着叨叨询问:”想当然让姐姐认为妹妹与哥哥有几多岁月不曾相见,匆匆坐船就离岸,太匆忙了吧。”

“唉,姐姐别提了,哥哥索取没数量,妹妹深感异样,赶走了!”叨叨说完按动软榻机关,上半身扬起就坐靠起来。

“为什么啊?哥哥是站着走的吗。”迪清深感意外,感觉时间明显短促。

叨叨摆手,眼睛盯着水囊向迪清示意,迪清急忙将茶几上水囊递给叨叨,叨叨开盖喝茶缓和,少许轻声说:“后面哥哥心里慌张与妹妹聊起事来,两人在榻上交换意见很久。”

迪清将右手腕轻抬绕四体台转一圈,叨叨眨巴几下眼睛,迪清见状从几步外拖过来藤椅一张坐到对塌位置。

“半月的事,哥哥怎么说?”迪清慎重语气伴随身体前倾向叨叨问道。

叨叨握着水囊晃晃,迪清身体仰靠回藤椅等着叨叨恢复体力。

渐渐十几分钟过去,叨叨清了清嗓子,迪清急忙前倾身体,叨叨轻声说道:“哥哥说本想再把姐姐煮次呢,没想到妹妹……哦,说正事吧。”

叨叨苦笑看迪清一眼,迪清眨眼表理解。

叨叨接着说出半月与黑瘦丫头的关系。

原来,黑瘦丫头不是半月的朋友,半月见到三杯就眼神传递了提示,半月说其受伤与黑瘦丫头关系重大,千万不能把黑瘦丫头放走,黑瘦丫头中了半月的虫毒,神志不清需半月才能恢复,半月要求三杯提防有人来救黑瘦丫头,三杯于是决定将黑瘦丫头与家人割离。

三杯吩咐固顽严密监视黑瘦丫头,这是固顽不回来的原因,且把兆金安排在庙门附近,就是观察庙门外动静,三杯与兆金、千豆均可用语言沟通,所以不让家人近前。

迪清仔细将话语揣摩很快理解了三杯的心情,更为可能有人来营救黑瘦丫头而焦虑,迪清听着听着就坐立不安,急切说起祖奶奶的反常,叨叨说哥哥不让轻举妄动,先一致对外再说。

“妹妹给哥哥说祖奶奶是半月奶奶或外婆的事了吗?哥哥咋说呢!”迪清关切向叨叨问询。

“说了,哥哥说他自己的母亲,他想不起来,对半月的外婆更是未曾谋过面,哥哥听后很感震惊,哥哥说他与祖奶奶见面去感受一下,所以不顾疲倦就回修忙车了。”

叨叨说完又开始闭目养神,迪清明白叨叨何故会如此,迪清后仰靠藤椅深处陷入沉思。

时间匆匆流失,眼看叨叨进入梦乡。

迪清起身为叨叨盖上轻裘,缓缓来到了平台处,榕儿和宝宝拖动来两个大包,坐在大包上等待。

“哦,这辆轿车份量挺重的,是你们俩女孩儿拖来的吗?”迪清不相信宝宝和榕儿能够将大包从修忙车拖来平台。

“当然不是了,兆金帮我们搬到平地,包下有滑轮,懂了吧!”宝宝如实说出其中缘由。

迪清来回张望一番,没发现兆金的身影,榕儿见状急忙向迪清解释道:“爸爸担心我们逃命的通道,刚刚命令兆金继续开辟冰窖旁的紧急通道,爸爸突然变的胆小怕事,很奇怪的。”榕儿说话语气怪怪,让迪清听的很不舒服。

迪清本想把榕儿训斥一番,但看到两个女孩儿都兴致勃勃看着自己且四只眼都充满着期待,迪清把怒火强力压制,缓缓放松激动和恼怒,不动声色的说:“好吧!让女孩儿们自由翱翔在蓝天,高高的看看这片神秘的土地吧。”

迪清将大包内物品一件件摆放在地上,握着一个蓝色匣子,打开盖子,招手女孩们儿近前,一番详尽的介绍和说明,将连接按钮按下,各部件自动组合衔接,很快轿车就自主组装完成,迪清让女孩儿们上车,又手把手教会女孩儿们操作步骤和要求。

然后,迪清离开操作位置让宝宝和榕儿分别演练,迪清站在驾驶位置的窗外对宝宝和榕儿说道:“待你俩熟记了规范时,我再将你们放飞,好了妈妈有事离开。”

“好吧!妈妈你忙去吧!”宝宝专心操作,连头也不抬,就与迪清作别。

迪清见状不再说话,又来到浴区叨叨休息的地方,发现叨叨在淋浴区冲澡。

迪清看着叨叨的背影,静静的叹息道:“刚哥哥嘱咐兆金开辟冰窖下沉逃命通道,妹妹咋想呢?”

叨叨回转身看着迪清,嬉笑道:“很正常啊,哥哥一向就是先把最坏考虑放在前面,这是他一贯的作风,并不是意味着很快就使用的意思,防患于未然,姐姐你不明白吗?”

叨叨不以为然反而责备迪清小题大做,过于忧虑事态程度。

迪清听到叨叨如此话语,低头默默无言。

叨叨洗毕看迪清仍没说话的意思,便走到迪清面前查看迪清的神色,看着迪清苦恼的样子,叨叨小心翼翼的说:“若姐姐实在不放心,可以释放你定点稳控隐形神灯,让神灯悬浮在寺庙的上空啊,现阶段科技水平不高,神灯可以无所顾忌发挥作用。”

迪清闻言大为震惊,呆呆看着叨叨深感难以理解,声音怯怯的问:“姐姐有神灯?什么样子的,姐姐放哪里了,姐姐想不起来了。”

叨叨看迪清神态不像是玩笑,便密切眼神看着迪清重复道:“神灯就是姐姐从自己家里带过来的侦测监视遥感进攻等为一体的多功能神器啊,天使国带来的,姐姐你真不记得了吗?”

迪清恍如听天书的神态,把叨叨震惊的泪水涟涟,看着迪清却无法抑制的悲伤神态,迪清定定看着叨叨低头哽咽不止,心里是怪怪的感觉,不肯放弃认真回想而追问叨叨关于神灯的样子。

叨叨悲痛欲绝的神态看着迪清哭喊道:“姐姐啊,也许是妹妹神经错乱了,你一定不要往心里去,可能是别人的事让妹妹记错了,也许是妹妹的幻觉吧。”

迪清看见叨叨很慌乱的样子,想起榕儿介绍叨叨曾受很大刺激的事,急忙安慰叨叨道:“姐姐没有那个神灯的,肯定妹妹记错了,不过似乎姐姐有个小型烤箱什么的东西,可以高空攻击目标物,那绝不是神灯,用的着挂那么高照明吗?妹妹是做梦的吧。”

叨叨悲切的用牙齿咬着皮毛巾,泪眼朦胧看着迪清自言自语出神,迪清说的烤箱就是神灯,然而迪清却记不起来烤箱的真正名称,叨叨感到心里心痛不已,看着迪清貌似正常人的外表,叨叨此时才领悟到迪清才是最值得同情。

叨叨无声啜泣着向迪清点头承认自己的错误,心里是痛苦自己的神姐已经没有往昔的精明和神韵了,叨叨悲伤已至顶点的痛苦。

“妹妹若真想监视寺庙全部状况,那就让兆金把监控都把要道纳入视力范围吧,妹妹看这样可以了吧。”迪清很认真的向叨叨嘱咐道。

“好的,妹妹听姐姐的安排,就这样办吧!叨叨穿上衣服就去。”叨叨含泪急忙向迪清点点头,压抑着自己心情,极快穿戴整齐,脚步匆匆奔修忙车而去。

迪清望着叨叨匆匆而走,顿时跪坐地上静静的竭力回想神灯究竟是什么东西,苦思幂想叨叨对神灯的描述,惊恐自己对记忆的缺失,渐渐感受到内心的酸楚和隐隐作痛的思绪,迪清挖空心思回忆,渐渐沉睡沐浴池边的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