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40章 狂暴怒吼破长空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032 2014-06-12 12:15:28

  宝宝听完固顽介绍,看见大家长久沉默不语,为了打破沉闷的气氛,向固顽追问道:

“固顽哥哥一席话让大家心情很沉重,但宝宝听了半天,没听到星恩寺西面的情况,再有就是这里距离繁江有多远啊?”

宝宝说完目不转睛看向固顽,固顽伸出双手摸向自己头顶,抓绕几把头发,似乎头皮痒的难受,接着固顽看迪清几眼,愁眉苦脸对宝宝说道:

“向西几十里就是一片汪洋,没船可坐所以没仔细查看,不过繁江的方向就在这片湖水的西边,直线距离与此地不远,但需要先坐船然后爬山才行。”

固顽说完疑惑眼神看向宝宝不明白宝宝了解繁江是何用意。

“哦,原来是这样啊,宝宝的疑问还有就是那些人是如何被害的,具体到致死原因还希望固顽说清道明,这点应该很重要,关系到坏蛋们,哦,关系到鬼子们的功夫的深浅,塔长已将归于防御防务人员,了解此点也很重要。”

宝宝语言清晰、条例很明足见确实是深思熟虑的考虑。

宝宝话语挑明,大家都把目光投向固顽,固顽再次将头顶头发抓绕一番,抬头慎目回顾迪清,迪清见此轻声说话:

“知道固顽需要洗澡了,此刻话语说完,四体台温泉洗浴让兆金带你去办,有啥说啥吧,绕来绕去的抓头发,大家还以为你很难为情或者顾虑丛丛呢。说吧!”

“照直说?”固顽对迪清反问道。

“照直说很困难吗?怎么固顽也学的吞吞吐吐的了呢。”迪清言词很大责备的意思。

“照直说,那怎么可以呢,这里还有儿童和少年呢,固顽说出粗线条即可,细节问题稍后再说,公主不了解惨祸现场,更没看到惨绝人寰到何种程度,所以固顽概要说说吧!”

半月的话里悲伤气息浓厚,看着迪清毫无情由指责固顽,半月提出了避讳问题。

半月话出口,祖奶奶的话语也很快的跟进,祖奶奶看着固顽悲切的神态,若有所思的说道:“但凡惨祸现场都是鲜血粼粼的场面,若屠杀是规模化的进行更是惨无人道的画面,如此情况,固顽就简明扼要的说说吧!”

固顽似乎是头皮瘙痒无法抑制,双手摸了头皮摸脖子,摸了脖子摸喉咙,突然起身狂躁万分的喊着哭着吼着:

“太悲惨了,无论老弱妇孺,无论男女老少,都被砍头的砍头,都被破肚的破肚,惨无人道啊,未出生的孩子都被从娘胎里用刺刀挑出,未见过屠杀可以如此的狠毒,简直就是禽兽所为,不如禽兽,呜呜呜!”

固顽说完蹲在地上抱头哀嚎,哭声响亮,声声悲哀。

固顽悲痛的哀嚎声震耳欲聋,恐灵的心灵受到了最沉重的摧残,三杯在东厢房床上正闭目待睡,猛然听到固顽的哭声震天动地,接着惊天动地般的房屋颤动、摇晃,三杯急切窜出屋外,手语嘱咐千豆照看好红谷和黑瘦丫头,三杯起身快如闪电来到修忙车内。

“怎么了,固顽恸哭所为何事啊?不能再哭了啊,否则就是墙倒屋塌了,公主劝劝他吧!”

三杯看见固顽手脚踏地,要发狂啸,急切目光向迪清求助。

迪清注视固顽心里滴血,深深明白若不让固顽发泄就要郁结出病,若让固顽发结果待定,迪清也了解到了屠杀惨祸肯定惨烈,犹犹豫豫的迪清,悲切目光注视固顽,泪水搅合着汗水走到固顽身边,轻声说道:

“固顽好样的,发出你的怒吼!”

固顽受到迪清的鼓励,一声长啸划破夜空,庙内建筑尽数毁损,也就是千豆身手敏捷一手拉着红谷、一手扯着黑瘦丫头躲避及时,才未被房屋掩埋,更未被突然塌方的东厢房地基掀翻至山下。

红谷惊恐万状几乎退离到了西厢房的边上,雨夜冷风让红谷顿然清醒,突然感到视野开阔,定睛一看才知道星恩寺后院几乎被强震夷为平地,随着山体晃动趋于平静,红谷惊讶看到星恩寺后院几乎不复存在,但是前院毫发无损。

修忙车内众人均看到固顽怒吼的嘴巴剧烈颤动,狂怒的双目几乎夺眶而出,却似乎未听到丝毫的声音,原来恐灵把狂啸声送至高空,仅留下余波留到星恩寺后院,渐渐看见固顽嘴巴缓缓闭合,固顽双眼却流出鲜红的泪水,固顽忽然匍匐瘫软在地。

迪清见此忽地大眼圆睁的看向大家,言辞冷峻的说道:

“让他自己平静,谁也不要动他!”

大家都呆立不动,默默注视固顽的变化,渐渐固顽手指开始动弹,缓缓双脚在用力,忽然固顽化身通体红色的恐灵,快如闪电的从修忙车窜了出去。

“咦,不是原来是白色的嘛,怎么现在是红色的了呢?”

宝宝发现了恐灵的显著变化,极其好奇的看向迪清,期待了解缘故。

迪清眼含热泪看向宝宝轻声说道:“因为他知道了世事的悲苦,他更成熟了。再回来,他就是你们的大哥哥了。”

“公主,半月不明白你说的大哥哥能比半月大吗?别是来夺我老大位置的吧,开玩笑啊,他要要,那就给他吧!”

半月想象着可能的情景,感到很不可思议。

榕儿看到了固顽的原形,目瞪口呆的看着叨叨,叨叨点头颌首笑道:

“不错他就是固顽,应该是星空未来的战神,希望榕儿能好好待他。”

三杯呆呆的看着迪清语气随和的说话:

“公主妹妹其实并没有完全将哥哥的话全当真的,这点才使哥哥清醒的意思到,这样其实是对的。”

“那怎么可能全听你的呢,你让做什么就做什么,那怎么可能呢,这个问题相信叨叨妹妹也有同感吧?”

迪清看着三杯点头说道。

“那是当然了,公主就是例子,据说在生宝宝之前,哥哥一心想要个男孩儿,公主说那怎么可以,公主喜欢女孩儿,所以就生了宝宝;叨叨就更别说了,哥哥说果星灵狐多好啊,希望叨叨都生成女孩,叨叨偏偏前面都给他生成男孩,最后若不是有人提醒,其实榕儿还是准备按男孩生的。让妹妹都按哥哥的话去做,那怎么可能呢?”

叨叨话语犀利,语言生动有力,说完看着三杯挑眉瞪眼,一派对三杯不惜一顾的表情。

宝宝与榕儿相视一笑也对叨叨的话给予了理解。

半月也想张口,迪清目光如梭看向祖奶奶,祖奶奶急切声喊道:

“哎呀,我们正说正事呢,闲话打住打住,言归正传吧。你们不要再说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谁再胡言乱语,小心祖奶奶尾巴清扫,哦,尾巴清扫改为拐杖杖击了。啊!肃静!”

祖奶奶的高声猛词出口,大家都正襟危坐、洗耳恭听。

祖奶奶正待张口说话,修忙车口进来一个魁梧男子,进门就憨笑说话:

“对不起啊,打扰了,固顽来了,刚才不周之处还多请原谅啊!”

进来的固顽已经是二十岁左右的面孔,肌肉发达,声音洪亮,彬彬有礼,语气中肯;此时的固顽几乎与三杯没啥两样,三杯看着固顽转身正色向大家宣布道:

“大家快看清楚啊,我嘴上有胡子,他嘴上没有;我体型偏瘦,他体格健硕;我喜欢浅色服装,他衣着颜色较深;我说话轻容为多,他说话底气很足。千万要认清楚啊!”

叨叨听见三杯如此话语,手指三杯直向迪清撇嘴。

迪清看见了三杯的神色慌张和可笑,于是调侃道:

“原来固顽就是根据哥哥外貌设定的,若哥哥现在后悔了,那就让固顽换成半月的外貌如何?”

半月闻言大喜过望,朗声喊道:

“半月没意见,如此就可以让别人知道半月有一个外貌相同的哥哥,那样半月天天会兴奋不已的,相信祖奶奶也无意见。”

半月说完,双眼炯炯有神看向祖奶奶。

“咳,半月啊,啥你也抢真没意思,要是有女孩儿仰慕你,准备给你好,结果把你哥哥误认成你了,你说这事该咋办呢,所以,剩剩吧!“

祖奶奶却不同意半月的此种想法,半月听祖奶奶如此话语,深感有道理,急忙改口道:”半月刚刚提议作废,还让固顽像爸爸吧。同时提醒宝宝,以后看清楚谁是你爸爸吧!“

半月此话原本无错,但最后说道让宝宝注意辨别,却一下子激怒了两个女孩儿,就是宝宝和榕儿,宝宝气哼哼的喊道:“真是傻巴无话破口常开,管你鸟事呢?”宝宝气急了也不知道说啥好了。

榕儿更是一脸怒容,伸手叉腰就站到了半月躺着的修忙椅前,指着半月的鼻子就喊道:“半月啊,你真是磕一个头放仨屁,行善没有作恶多,说不定榕儿还准备将来和固顽哥哥一起畅游星空呢,与你何干!”

三杯又听到相同话语内容,居然也可以放在自己儿子半月的身上用,顿时感同身受,激灵灵目光看向迪清。

迪清耸肩、摊手一派深感委屈的摸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