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41章 选择两难不容易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005 2014-06-12 12:15:28

  三杯无心在青年固顽面前纠缠太久,因为担心红谷等三人安全,三杯还是决定尽快到东厢房查看一下,三杯起身看着祖奶奶说道:

“祖奶奶,你们可是不知道我何故来到这里,因为我在东厢房修炼功法筋疲力尽刚说躺下休息,突听到固顽惨叫伴随屋颤房摇,所以急速赶来此地;固顽的狂啸生起,三杯担心红谷等有所闪失,此刻我必须去看看。

三杯说完看向迪清和固顽,固顽脸色是扬眉深笑让三杯心神不定,迪清低眉叹息道:

”屋倒房塌在所难免,固顽刚出去查看,她们均无大碍。”

祖奶奶听到迪清所言,顿感吃惊的问道:

“什么屋倒房塌,啧啧,那个大殿还有没有了呢,我还准备明早为佛祖烧香磕头呢,这可如何是好?”

固顽愧疚眼色看向祖奶奶,低声说:

“后殿供奉弥陀佛,相信他大肚能容天下难容之事,前殿观音菩萨会给祖奶奶明确启示的,前庙毫发无损。”

祖奶奶仰看天花板似乎看到了弥陀佛原谅目光,低头摆摆脑袋沉默不语。

榕儿和宝宝对视深感难以置信,宝宝趁人不注意,脚下悄悄挪向修忙车门口准备伺机出门观看庙内详情。

固顽眼神余光密切注视宝宝的脚步,嘴角笑意微微轻挑。

“公主,貌似你连修忙椅半米范围都没挪动,你怎么知道外面情况呢,还是让哥哥出去看看红谷吧,不知何故此刻哥哥心神不宁的。”

三杯嘴里说与迪清,心里明白迪清肯定通过固顽的意念感知了状况,但三杯心里好奇心很重,很想一看究竟,于是三杯嘴上与迪清交流,眼神看向祖奶奶,脚下已经走到了修忙车门口。

叨叨也按耐不住好奇,看见三杯脸色焦虑,也深感兴趣,急切语气喊道:

“叨叨作为塔长,批准三杯外面查探,同时叨叨为了履行塔长之责,将陪同三杯一起前去。”

叨叨说完几步上前就挽住了三杯的左臂,对三杯对视而笑。

“真是出门就掉山下,迪清可就不管了啊!”

迪清也不看三杯和叨叨,就看着榕儿说话,还不忘记对榕儿嫣然一笑。

祖奶奶看着迪清侧面笑容,不禁心头一震,出门就掉山下,深感十分夸张,但再看固顽也是相同神色,祖奶奶急切转向伸手指着三杯和叨叨就喊道:

”你说你俩啊,这是什么体统,小宝宝好奇吧,小宝宝还小,尤其是叨叨,小拇指般大小的塔长,也学会了以权谋私,回来!都给我回来。“

三杯手都伸向了修忙车门把手,听到祖奶奶的嘲讽,急忙回转身将叨叨拦在身前,低声说与叨叨:”

祖奶奶说你以权谋私呢,不要冲动啊!“

宝宝已经走到了叨叨身后,正准备借助叨叨身体掩护趁机溜出修忙车,听见祖奶奶体谅自己的话语,心里异常感到受用,从叨叨身后探出脑袋,喜气洋洋的对祖奶奶喊道:

“感谢祖奶奶美言啊,宝宝把看到的状况第一个先告诉祖奶奶啊,祖奶奶你老就等好吧。”

宝宝说完就伸腿抬脚踢向修忙车机动开门装置。

“小宝宝,别让我生气啊!”迪清的话严厉而尖利,宝宝踢出的脚急忙收回。

“宝宝,快来哥哥这里,临屏观看是一样的,若非如此,你若把门踢开,很可能你妈妈就因修忙车门放出的风势吹掉山下了。”

固顽话语充满忧虑,使宝宝感到后怕。

宝宝转身看见三杯和叨叨仍滞留修忙车门口,为了积极表示自己放弃开门的决心,伸出双手就拉住了叨叨和三杯的一只手,猛然发力就将二人拖离修忙车门口。

三杯和叨叨无可奈何就坐回修忙椅,榕儿身手敏捷迅速打开了临屏装置,从四体台高姿角度,向星恩寺后院查看。

“我的天啊,这就是固顽哥哥的一声吼吗?啧啧!”半月临屏观看不由惊叹不已。

只见,星恩寺后院墙倒屋塌且地基深陷四、五十米,地基东北向倾斜接近四十五度角将后院的残砖烂瓦,树木房梁等直接倾泻到了山下,山体刨面露出一个带齿轮状边纹光洁圆形平面,直径长达三百米,就如刀劈斧砍般整齐,原后院大殿位置还有齿轮状一个直径三十米的深坑,黑洞洞看不到底,寺庙前院却毫发无损,链接后院的半截台阶还有,只不过若台阶而上就成高台跳水般的恐惧了。

西厢房沿墙一侧还有三间房至台阶处还留有残砖烂瓦和损木断柱,红谷,千豆和黑瘦丫头都坐靠西墙和烂瓦里刨出一个坑里呆呆的发愣。

后院陷下与西厢房到前院东墙外沿圆弧型的垂直刨面齿轮状沟槽弯弯曲曲自上延伸而下,就如同巨人伸出举手指甲挖扣所致。

如此局面让大家目瞪口呆,众人都窥看固顽均感到不可思议。

祖奶奶怯怯眼神与大家反复看过几遍,异常忧虑的说道:

“如此场面不易出行,看来明早去菩萨面前许个愿,还得有路才能行。”

祖奶奶语气中无可奈何的惆怅心情很明显。

迪清关切目光看向固顽,摆手让固顽解释祖奶奶的忧虑。

固顽面色厌烦状盯着迪清,一本正经的说道:

“公主,道路的事不归固顽操心吧,以前公主都把固顽当做小孩儿和儿童般对待,现在固顽已经具备了成年人的外貌和智商,是不是能给与起码的尊重呢?”

固顽话语出口顿然惊醒四座,叨叨和三杯相对瞪眼感到不可思议但也似乎很有道理,宝宝、榕儿和半月也是心灵颤抖,非常明白估计大哥哥的称呼要有变故。

祖奶奶见此深有感触的说道:“过去是公主与固顽是姐弟相称,不知何故固顽与宝宝是兄妹相称,如此算来公主与宝宝辈分就无法说清,确实让人纠结苦闷啊!”

祖奶奶言语出口,立即让大家看到了固顽的坐卧不宁神态,显然祖奶奶体察入微的话语引起了固顽的共鸣。

“好吧,那就让迪清给你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是固顽记清楚了,做迪清的娘家兄弟不是好当的,将来你除了照顾姐姐和姐姐的家庭,你还需要尽到为迪清父母养老送终的事;但若你愿意做迪清的儿子就省掉了许多义务,如此两项选一项,你自己挑吧!”

迪清话语敲明亮响的说与其考虑,那就是让固顽自己选择地位,以便固顽自己给自己确定方向。

叨叨看榕儿一眼,十分关注的插言道:

“公主啊,这个选择没有第三个选择吗?比如像养子啊,继子啊等的选择没有?比如啊,过去红谷是固顽的妈妈,现在红谷把固顽过继给公主做儿子了……干脆啥也不说,就认称干亲得了!”

叨叨说着说着自己就深感难以自圆其说,说道最后一跺脚提出了干亲的问题。

迪清明白叨叨的意思,叨叨是为榕儿找说法,那会儿榕儿与半月斗嘴而说出的话,迪清就觉察到了端倪,迪清见固顽低头沉思异常苦恼,便语气轻松的说道:“其实,固顽不必对是否与迪清成为亲戚看的那么重要,若固顽愿意我们可以选择另外第三种关系来相处,无论迪清做你的姐姐或妈妈,迪清并不看重这种称呼,只要在星空我们相互诚信相待、和睦相处,固顽可以随便的,也可继续维持原有状态。”

固顽低头不语似乎也很纠结,祖奶奶见此看着宝宝瞪眼遐想只笑不语。

迪清看三杯,三杯用手暗暗指指宝宝,迪清这才发觉固顽神态与宝宝神态有点相似,不禁大吃一惊。

突然,固顽抬头看向迪清急急声喊道:“公主,固顽的怒吼功二、三次余波回来了,快点移动修忙车向西潜行,固顽去把红谷、千豆和黑瘦丫头带进来吧,她们无处可躲了。”

“什么啊,半月不准备让黑瘦丫头看见我们家这么多人的,把她们放到星恩寺前院吧!”

半月着急的从修忙椅上翻身就下到了地板上。

祖奶奶看见半月身轻如燕落地也被惊讶的目瞪口呆,急切转看三杯,三杯摇头表示不知情,祖奶奶顿显上当受骗的神情,但祖奶奶没生气发怒而是掩嘴偷笑。

宝宝见半月从修忙椅上跳下行动自如,气愤难耐的大喊道:

“好你一个半月哥哥,原来是躺担架上装伤装病,骗吃骗喝,现在就归还我恐怖鸟肉。”宝宝话音没落就贴近半月身边。

半月诧异眼神看向固顽急切语气说完却未见行动,深感奇怪的问道:

“固顽,快点行动啊,你说的余波何时到来啊?”

“十五分钟以内吧,时间很充足。”固顽仰头侧耳倾听,语气坚定的回答。

“呵呵,有个骗子无意被戳穿把戏了,那就让骗子说说自己的险恶用心吧!”

榕儿也快人快语快思索就将矛头指向了半月,榕儿喊声很响亮,让一向对半月很偏心的祖奶奶着急的直皱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