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45章 冰释前嫌同谋划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053 2014-06-12 12:15:28

  迪清起身将宝宝拉在怀里也是泪水涟涟,迪清伤心欲绝的看着三杯试图阻止其悲愤,声音轻柔的语气说道:

“哥哥,妹妹不是有意的,请哥哥相信妹妹好不好啊!”

没想到迪清的话却似乎催化剂般彻底将三杯激怒,三杯怒气冲冲又站到迪清面前大吼:

“这边哥哥为好兄弟伤心欲绝,你说你少知道一会儿有多大妨碍,恩!是不是盼着哥哥这边哭吧左手刀,扭头那边再哭你呢?”

三杯话语中固顽想将三杯脱离迪清身边,没想到也遭到三杯的辱骂:

“固顽你也是的,公主那点亏待你了,你居然也会以自己的强大来给公主难看,为什么啊,公主那点做的对不起你了……”

三杯的怒吼也在山顶回响,随风飘荡传的很远。

迪清没见过三杯如此狂暴的心绪影响而对自己如此的暴怒,迪清明白三杯是基于心底的爱才会如此极端的激发其吐露心底的秘密,想起久远的过去三杯与邪道邪徒厮混,那时的自己,包括青青都是不愿意自己心爱的人误入歧途,更不愿意看到心爱的人陷入万劫不复的痛苦深渊,竭尽全力去阻止,精心算计去破坏,千方百计去跟踪,无怨无悔不顾一切也要将‘罪恶深重’的三杯拉回来。

刚刚听到三杯的肺腑之言,迪清才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和青青对三杯误判了,没想到三杯会为了自己及家人的安全而选择独自去承担凶险,承受世人冷漠的冷眼并饱受滴血般的屈辱,去换取更多的家庭的安宁和幸福,迪清此时此刻能够理解三杯的悲痛何其悲凉,那是缘于至爱亲朋的不理解对三杯心灵深处的摧残。

看着三杯心灵因亲人的伤害而脆弱的尖叫,迪清明白外在力量无法摧毁三杯的情深似海般对家人的柔情,更不会因为外在的力量而放弃执着事业的追求,很可能就是因为家人亲人的不理解才是促成三杯在邪途越陷越深的渊源。

爱一个人且是一个经得起长久岁月的考验的丈夫,却不能给予从心至外的支持且反而不去倾听内心的感受并获知对是非的判断,就从表象上人云也云的去痛骂和诅咒自己的爱人,只能造成所爱之人的心离自己原来越远。

迪清想至此,急切走到三杯面前跪下,伸出颤抖的双手向三杯与情与真的呼唤:“哥哥,妹妹错了,那是因为妹妹爱你,真的不能没有你,所以才想让你好好的活着,站的直直的活在世人面前,也许小家之爱比不上你心中憧憬的大家之爱,但妹妹是基于爱你而所为,哥哥还能不能将你的心再送给妹妹,能不能让妹妹再装在心间。”

三杯停止了哭泣,抬头死死盯着面前近在咫尺迪清祈求的眼神,仔细品味迪清话语和真情,三杯缓缓伸手将迪清的双手握在手里,轻轻的对迪清说:

“其实哥哥的心早就交给了妹妹,只是妹妹没有去仔细的去感觉,若哥哥心里没有妹妹,又怎么会执着的眷顾妹妹的真情和安危呢,哥哥无论遭遇何种凶险和苦难,都用自己全部的心血护佑自己钟爱妹妹的心,真的!哥哥的心就在妹妹手里。”

迪清明白了三杯的意思,不再说话,身体前倾投入了三杯的怀抱,在心里说与想让三杯知道的话,那就是不要什么事都对迪清隐瞒,迪清虽不能事无巨细都参与三杯的决断,但最起码让迪清知道原则性或根本性的关系前途命运及其家人安全的决定。

三杯将迪清紧紧抱在怀里,对迪清耳语道:“哥哥自己脱离苦海要寻求合适踏入正道的时机,哥哥自己选择了道路,也要为追随自己的人安排未来,否则无论自己手下无论大小都不能做到堂堂正正的对待,都是对自己良心和责任的无视。”

三杯希望迪清给一定的时间,渐渐的为未来的平安铺路搭桥做足安排,若不能这样做仍会是任人宰割的局面,最终难实现把握自己命运和维护家人安全。

迪清听到了三杯的承诺也感觉很有道理,再加上叨叨从红谷那里获知的消息,深知急于求成确实不可取,渐渐也就理解了三杯的想法。

“好吧,希望哥哥答应妹妹和家人回归正途的事,不要食言;也希望哥哥不要让妹妹看不到希望,更希望哥哥不要对什么重大的事的办理一点不知。”

迪清将要求说与三杯,三杯均不住点头;最后,迪清要求三杯抱着其上去修忙车,三杯笑呵呵的满口答应,很快二人冰释了前嫌,三杯带着迪清呼啸而上,将迪清抱至修忙车内休息。

三杯看着随后跟进的宝宝和固顽,嘱咐尽快休息,随即又心里暗示宝宝随其下车,三杯与宝宝先后下车,三杯将宝宝带到僻静处,要求宝宝对迪清仍出现西厢房出口的事,给与调查,尽快弄清楚一向很小心谨慎的迪清何故会如此疏忽大意。

宝宝领命答应三杯对事故地进行调查。

三杯仰望天井处天空出现了黎明的曙光,向宝宝摆手让其回车休息;三杯担心再有人误打误撞从迪清出事口通行,便将通道处摆放了几大块石头阻挡。

三杯一番的折腾也筋疲力尽,携刀来到星恩寺前院,却发现半月仍站立庙门口发呆,三杯好奇闻讯半月:“半月,怎么回事,何故不去休息呢?”

半月神情紧张的将三杯拉到僻静处悄声说道:“爸爸,我三十分钟前睡不着,就出庙门前回想白天需要做的事,无意听见半山腰有狼叫声声,他们似乎是惊喜发现了什么秘密。爸爸你说它们会惊喜什么呢?”

半月说完向三杯投出炯炯有神的目光,让三杯在月光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半月啊,你继承了你妈妈的夜视眼,真是让爸爸深感惊讶,快将你看到的群狼摸样说给爸爸听听吧。”三杯没想到半月的眼睛居然在黑夜中熠熠发光,露出血红的眼珠。

半月听到三杯如此说,心里感到了雀跃般的兴奋;原来自己对妈妈是红狼的猜想居然是真的。

“爸爸知道我妈妈是红狼,妈妈的事能不能给半月多讲点呢?”

半月顿时来了精神,不顾整夜不眠的疲劳也要探知妈妈的事情。

“孩子啊,你妈妈是红狼的事,爸爸早就知道,你妈妈与爸爸认识时就给爸爸说了,只是因为当时她在逃婚,所以我们对外宣称她是灵狐,知道你妈妈这个秘密的人没几人,公主和叨叨也不知道。

半月还是把你听到半山腰狼叫说的话如实给爸爸说说吧!想知道你妈妈更多的事,爸爸有时间会全部告诉你。”

三杯据实告诉半月知道了青青是红狼的事,也着急询问半月在庙前半山腰听到的狼话会说什么。

“它们高声尖叫说要跑的远远的,千万不要再来这里了,在这里发现了神豆丁。爸爸什么是神豆丁。”

“那是神奇的域外宝贝,属于最顶尖的灵性生物,喜欢宁静安详之地。肯定是你听错了,在玄地,包括玄球及其银水系从来没有任何记载和传闻有此物出现过的记录,且现在玄地战火纷飞,根本不可能。半月实话实说吧,那狼群是说发现爸爸了吧。”

三杯对半月所想要说的神豆丁根本不信。

半月看见三杯不相信自己的话语,半月心里十分的不好受,半月将自己的双目呈现出的血红之色收回,转动脑袋左晃晃、右晃晃随后怨恨的看几眼三杯,猛然转身就离开三杯身边。

三杯目不转睛的盯着半月与其母亲青青极为相似的紧抿的双嘴的轮廓,已经悠然升起着对半月想给予父爱情义的思绪,没想到半月却冲动的不予三杯任何解释便转身离开,三杯心中有膨胀起的激情被冰冷之水急剧降温的失落。

但三杯还是不甘心的冲着半月的背影喊道:“爸爸不是不相信半月的话,而是觉得此时此刻出现那种极富美好吉祥的生物是不可能,半月啊!”

“也许是半月听错了,半月换装下山去看看。”已经快步走到星恩寺前院东北角的半月向三杯回答,半月的声音不大飘荡在阴冷山风的伴随中,三杯还是听到了,三杯望着二十米外半月消失*身影的地方静静的出神。

很快在半月消失的地方出现了半月稳健的身影,半月穿着韧钢铠甲衣快步向三杯跑来。

半月受伤被抬回,三杯发现是半月没有抵御伤害的护甲所造成,为此三杯命兆金和千豆专门为半月量身打造防弹防害的铠甲衣,兆金和千豆两相结合制作出了此类貌似普通衣物之表却具特殊保护之用的服装,半月自己为其命名韧钢铠甲衣。

“爸爸,半月这身黑色韧钢铠甲衣式样怎么样?”半月走到三杯面前转动身形将学生装式样的服装向三杯展示。

三杯含笑看着精神抖擞的少年,伸手将半月的帽檐向下压了压,拍着半月肩膀欢快的说:“很好,让爸爸陪你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