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46章 猜想经历心中苦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050 2014-06-12 12:15:28

  三杯与半月结伴从星恩寺庙门出来,从庙前山道上疾行是追查附近的狼群以便验证狼语说发现神豆丁的真假,出门时三杯嘱咐兆金看好门户,下山道上父子二人边走边聊。

“半月这身服装,怎么如此设计呢?”三杯在半月前面一米快速在山道石阶上移动,轻柔语气说与半月。

“那是半月在一个逃难之人舍弃的皮箱里发现的照片里获知,很多男孩儿都穿着同样颜色的衣服在一起嬉笑,半月感觉他们应是高中学生或大学生才对。”半月紧紧尾随三杯在下行山道上跳跃。

“对,那就是此时玄地学生最喜欢的校服,是证明自己是在校学生的炫耀之意,半月上过学读过书吗?”三杯没想到半月会对学生装如此的青睐,话语中十分想知道半月上学的事情。

“半月哪有时间去上学呢,跟着古怪老头游历了星空中很多星球,古怪老头因为贪酒的事曾把半月扔在壁凉之都独自流浪四、五年,呵呵,在那里半月很羡慕那些天天无忧无虑读书的学生。爸爸知道壁凉之都吗?那里很好玩的。”

半月说起壁凉之都居然是十分开心的样子。

三杯听后是滴血般的难受,三杯稳住身形,停下了脚步,转身也让半月停下脚步。

半月一脸不在乎表情看着三杯悲切伤感的面容。

“半月在壁凉之都住过?那时半月多大了?”三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胆怯的语气向半月问询道。

“半月七岁的时候吧,别人都说葵兰星球的壁凉之都是星空的罪恶之城,但半月在哪里住了近五年,一点也不感到难以立足的,反而觉得曲妙多多,很好玩的。”半月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且半月说话中荡漾美好回味于脸上,留露出留恋的神色。

三杯心里痛苦到了极点,本以为半月跟着师父洪山会游荡清闲星际中大山大水之盛景,也没有希望半月能有机会跟着放荡不羁的师父混进学堂,但惊闻半月却在罪恶之城壁凉之都流浪数载,三杯实在是惊骇万分和痛苦万分。

三杯唯有良心自责自己的疏忽和亏欠半月的心绪纠结。

“爸爸,到底有话说没,没话就快走吧,天已经亮了,狼群跑远了就不好找了;半月住那里几年真没事,你看看你脸色难看的,实话告诉你吧,半月还在那里遇见了自己十分仰慕的女孩儿呢。”半月看着三杯异常难受的一动不动的酸楚目光注视自己,半月笑呵呵拍着三杯的胳膊催促道。

三杯明白向半月说出自己的谴责或劝慰的话都有时过境迁的效果,三杯酸甜苦辣咸滋味却瞬间灌满胸膛,心里是翻江倒海的滋味。

“爸爸,你到底还去不去追狼群了,你要不去,那我可自己去了。”

“孩子,爸爸对不起你,但爸爸真的爱你!”三杯仰天痛苦哀叹,低头流泪悔恨。

“知道爸爸肯定忙于大事,但半月真的活的很潇洒。走吧,有感慨我们回头再说吧!”半月说完,伸手轻推一把三杯,疾步大笑着向山下冲去。

三杯眼见天已经大亮,深恐半月有闪失,急忙拭去脸上的泪水,向半月跑远的背影大喊道:“半月等等啊,爸爸来了!”

“那就看老爸脚下的功夫了,看看你到底如何,呵呵!”半月的喊叫声清脆响亮。

盘山的石道迂回曲折,三杯跑来跑去的追赶半月,总是与半月保持一百米的距离,向下能看见半月的身影,三杯没想到半月轻功居然与自己不相上下。

三杯有心要超过半月的想法,试图去证明什么,跑动中飞快转动脑筋,想起了穿云飞渡,三杯看见有可直上直下的地方,便不走山道稳住身形从岩层滑落,点岩踩石,借力发力,很快的就跑到了半月的前面。

“半月啊,快来赶上爸爸吧!快点吧!”三杯洋洋得意的向身后的半月喊道。

“哎呀哎呀,老爸你还会耍赖走捷径啊,看半月的!”半月也走离山道,顺着岩层溜滑快速移动,很快父子两人又成齐头并进之势。

眼看山脚就在眼前,半月笑道:“把第一留给你吧,呵呵,半月要停下来喘口气,养精蓄锐,爸爸,我们明天再比试如何?明天半月肯定比你厉害,信不信?”

半月坐在离山脚三十米的地方看着已经坐在山脚的三杯喊道。

“好啊,这个主意不错,正好是锻炼身体的好机会,此刻爸爸希望半月还是下来点吧,那样我们彼此交谈可以少用点力气。”

“好吧!快看半月的云星瀑布。”半月说完凌空而起,在坠落的身形中左右转闪,有接近地面五米高度忽地横向翻滚,眨眼间就站立三杯面前,笑嘻嘻坐到三杯身边。

“什么?天道酬勤,啧啧,半月吓死老爸了,你居然会天道绝学!你……你不是虫道……”

三杯没想到半月居然精通天道神术,三杯简直感觉恍若梦中,对半月肃然起敬。

“老爸啊,半月是虫道不错,但俗话说的高手在民间,懂吗?都学习了点。”

半月伸手将三杯伸向自己的手指按下,向三杯傻笑道。

“呵呵,虫道出自民道,半月你让爸爸对你刮目相看啊!”

三杯明白半月所指,那就是说半月有功德让人给予厚待,才会有人教会其绝学;尽管如此,三杯仍揪心半月在壁凉之都的事,向半月悄悄的说道:

“半月说在壁凉之都有中意的女孩儿,那女孩儿怎么样啊,可是有机会领来爸爸面前看看呢?”

“智慧超群,貌若天仙,爸爸你现在的状况影响着半月的好事,明白不?”

半月此时说与三杯便没有了在山道上炫耀的心情,半月苦涩的语气说话,满目沧桑的暗淡。

三杯明白还是因为自己的事给半月带来的痛苦,三杯沉默不语。

三杯与半月所坐位置朝向的前面是两山相夹的山沟和谷地,山势坡度较缓,沟谷内乱石荒草覆盖,经过连日来雨水冲刷,断断续续有水渍水迹填充在明溪暗渠附近,间或有三三两两的落叶之树充斥其间,但树木都较低矮,山坡上灌木荒草稀稀落落的附着,秋风萧杀冷风习习,与灰蒙蒙天交相影引,一派荒凉寂静的景象。

三杯与半月不再说话,分散开来在岩石草中搜寻狼群走过的痕迹,低头弯腰走走停停。

与此同时,祖奶奶在红谷的陪同下回到了修忙车里。

“哇,祖奶奶一宿未归,是去哪里宵夜了呢?”榕儿依靠在前舱门向祖奶奶说笑道。

祖奶奶回头凝视榕儿感觉眼前一亮的惊喜,榕儿一身玄地新式女学生装的打扮,水蓝褂子深蓝的长裙,将白皙如玉的榕儿衬托出灵秀般江南女子的气息,狐狸眼闪烁柔情,摆臂招摇摄魂,手里握着水囊恬静优雅醉人。

“祖奶奶哪有那闲情逸致,道是榕儿这身装饰,是为了会见情人吧!若非如此,那就让祖奶奶给榕儿星空招婿如何?或者就近看看……”

祖奶奶焉有不知道榕儿舍去伪装衣显露本色本相的用意,昨日固顽怒火助长显出伟岸身形,榕儿和宝宝都对固顽有了新的认识。

“祖奶奶,你开玩笑吧,荒山野岭的,固顽侦查过,方圆三十里没有人家的。”

固顽从修忙椅上起身,对祖奶奶的话很不理解。

祖奶奶震惊般听到固顽的话,转眼看过去固顽却从自己常躺的修忙椅上起来,惊讶喊道:

“小子,连祖奶奶的位置你也敢强占啊。”祖奶奶说完,走到固顽身边伸手就把固顽从修忙椅上拉了下来。

“嗨,祖奶奶真小气,昨晚一宿未归,固顽就躺上面休息没三个小时呢,看把你老给吓的,难道修忙椅箱子里有绝世珍宝?”

榕儿的话就是直接为固顽解围的,固顽感激眼神看榕儿几眼。

“有没有宝贝,这是祖奶奶习惯坐的地方,小妮子懂不懂礼貌啊,知道不知道照顾老人啊,真是不懂规矩,还……还强词夺理,故意惹老人生气。叨叨!叨叨!快过来!你家宝贝闺女,你还管不管了。”

祖奶奶将修忙椅面用皮毛巾连擦带抹的清理,高声大叫叨叨的名字让叨叨出来。

榕儿还想要与祖奶奶拌几句嘴,红谷急忙伸手摸一把榕儿手背,阻止榕儿继续说话。

祖奶奶连喊几遍,后舱门口大开就是听不见叨叨的回答,也看不见叨叨的身影。

“别喊了,我妈妈和公主昨晚找你一宿,刚躺下没有五十分钟,快把妈妈给着急疯了,后来让榕儿临屏才发现祖奶奶在星恩寺里高枕无忧呢。”榕儿为叨叨没有及时出现祖奶奶眼前给予辩解。

“什么去找我,为什么啊?她俩会认为我钻进半月设计的迷宫机关里出不来,哈哈,若依靠她俩的冲动劲,祖奶奶深信不疑。那就让她们睡吧!”

祖奶奶眉开眼笑自己认为的情景,躺倒修忙椅上还笑声不歇。

固顽走到榕儿身边,两人相视一笑,均对祖奶奶的自以为是感到有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