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43章 怪事不断在发生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122 2014-06-12 12:15:28

  迪清与叨叨将祖奶奶的头发分析论证一番,尤其是对青青可能是红狼解里解里族狼族女子的透切分析后,迪清心事沉重的难以承受。

叨叨看到面前沉默不语且心事沉重的迪清,尽力安慰道:

“若面前的祖奶奶可以确认为青青的母亲,那么也可以在必要时躲过或延缓三杯的危机,半月的外婆可以在通过三杯一路走来的经历,可以给解里解里族族人一个客观的解释或理解的理由,所以我们还有充分的时间来争取。为此,公主不用过度忧虑。”

“但愿吧,此事对于哥哥来说,即便解里解里族人不寻仇,也确实应该去找到青青的去向的;如此加上解里解里族人的逼迫,也许很可能加快了找到青青的下落的能力;此时此刻我们就只能把眼前的半月的外婆当成令我们尊敬的祖奶奶来对待。别无他法只能如此。”

迪清想至此尽管有少许的安慰,但直觉还是一件极其头痛的事,为了安慰叨叨和自己,迪清只能如此。

但其实在迪清的心里,并不认为修忙车里的祖奶奶就是半月的外婆,依据叨叨描述解里解里女子的性格或做法,半月的外婆怎么可能违背自己的丈夫或族规来帮三杯呢,所以迪清虽然表面上轻松面容视于叨叨,然内心依然很揪心。

“呵呵,叨叨原来很担心半月的外婆的事说与姐姐,会引起姐姐的顾虑,没想到吧,其实并不是多么严重的,有半月和半月的外婆在,解里解里族人应该很明智与哥哥相互配合的。”

叨叨轻松语气说与迪清,感觉轻松地心情摆脱了一件苦恼事,叨叨起身看着沐浴里的水,情趣高涨的,向迪清嚷道:

“姐姐现在有没有退却衣物洗澡的念头啊?妹妹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跳进去的。”

迪清听叨叨对洗澡极大的兴趣,禁不住苦笑道:

“修忙车就在面前,妹妹就跳下去吧,溜光跑光肯定会成大家的笑谈的,待明天把男子汉们打发出去后再说吧,若妹妹现在身上实在痒痒的难受,要不把哥哥叫过来给妹妹挠挠痒如何?”

叨叨知道迪清又是拿穗罗天坑城堡前帐篷里的事对自己玩笑,叨叨忍不住笑声不断,转眼看着迪清的笑脸玩笑道:

“其实若不想的龌龊,哥哥抓痒也很舒服的,要不妹妹将偷学到哥哥抓痒的技巧在姐姐身上试试,那手法顿时可让人心潮澎湃的。”

迪清闻言,急速从软榻上跳下,鞋也顾不上提上就跑了出去,走出去十几步回头向叨叨挑衅道:

“来啊!来啊!看姐姐不几巴掌抽你。”

两人情趣极大,但都不敢太放肆去大笑,叨叨将双手扬起弯曲十指成钩状,瞪眼跳跃姿势就向迪清冲去,嘴里喊道:

“姐姐,站好别跑啊,无敌抓痒手来了。”

叨叨笑颜跑到迪清身边凌空抓绕几把,还要傻笑,便看到了迪清冷静面孔和眼睛及迪清眼睛瞟向修忙车的动作,叨叨急忙收敛了笑容;迪清提醒叨叨肃静,避免惊扰修忙车上的人,叨叨非常明白迪清的意思。

迪清与叨叨又坐回了石墩上,迪清悄悄的向叨叨问道:

“叨叨与红谷谈起过哥哥行恶时的做法吗?到底哥哥在邪道中扮演的什么角色,叨叨弄清楚了吗?”

叨叨听到迪清想了解此等事,又警惕环顾了一下四周,语气谨慎的小声回答:

“这事,在这里说合适吗?要是宝宝和榕儿无意听见了,可能对哥哥会有不好的看法的。”

“那就耳语吧,若是祖奶奶下了修忙车看不到我们俩,不定会猜我们如何偷懒呢,耳语吧!”

迪清分析了在石墩上谈话的便利,也提醒了叨叨应当杜绝的不利影响。

叨叨便附在迪清耳边,将从红谷哪里获得的关于三杯参与邪道作恶的事来,叨叨说三杯属于邪道玄邪玄天邪王,主要组织邪道与受侵害势力军团的作战,较智较勇军事化抗衡;

三杯有自己培植扶植的军团,人数众多骁勇善战,战绩显赫功绩多著,主要原因是三杯自己亲临沙场带动兵卒气势,红谷与三杯多次参战,每次都是这样。

军事抗衡结束后三杯鸣金收兵,不参与掠夺和屠杀,有别于其他邪王的作法,红谷都感到奇怪,但哥哥就是这样,所以,屠城残杀平民的事从来不做,也被三杯深恶痛绝。

因为三杯只消灭各势力派别的主要力量,所以来自民间虫道民愤不大,但各势力权利派对三杯恨之入骨,暗杀和复仇简直家常便饭,但均对三杯毫发无损。

红谷怀疑三杯除了军事力量外,还有贴身护卫系统或卫队,但红谷却久寻不得,红谷感觉三杯可能对自己的卫队异常的保密,具体卫队由谁负责,红谷就更不清楚了。红谷说哥哥太老谋神算了,估计我们想了解难度要大。

叨叨最后自己分析,三杯口头上说邪道聚能环就保留三个应不是事实,估计三杯身上还有潜藏着的联络自己势力和军团的特殊装置。

叨叨建议迪清不要操之过急,慢慢观察了解或寻机查证,务必以真凭实据来迫使三杯主动交出邪道邪恶存在的隐患。

迪清听到叨叨的分析判断,心里异常的不平静,看来让三杯彻底与邪道划清界限,看来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迪清不由的为自己疏忽大意的将自己的特种兵派去调查毁情的下落而后悔不已。

叨叨看着迪清听到自己介绍后良久沉思不语,向迪清提示道,若三杯此番接令出击功力有障碍,就不如到繁江去亲自看看究竟三杯的外婆手里到底有自己的何种神兵利器或者三杯外婆不提供,那就看看三杯外婆可是有好办法。

“姐姐,眼看就要到凌晨时光了,还是回修忙车休息吧,白天黑夜连着转会损害身体的。”叨叨说着就拉迪清上车。

迪清见执拗不过叨叨,便无可奈何的说道:

“如此,叨叨就把宝宝和榕儿也叫回来吧!千万不能让两个女孩儿有什么闪失。”

叨叨点头示意,看着迪清转上修忙车,叨叨急忙赶到冰凌窖附近,远远看见俩女孩正在车边闲聊,叨叨急切声喊道:

“宝宝、榕儿快过来,我们修忙车上休息了,快点!”

两个女孩闻声飞快来到叨叨身边,宝宝笑嘻嘻看着叨叨问道:

“叨叨妈妈,你猜明天,啊不,今天午后会有雨吗?”

“那要懂得看云识天气的本领才行,此刻天还没亮,看不到就不好说,怎么了?”叨叨对宝宝的问话感到好奇。

“榕儿说固顽哥哥的怒吼肯定能震撼天公连下二十四个小时的雷阵雨,你说这可能吗?”

宝宝把与榕儿打赌的事说与叨叨。

“该下就下吧,也许榕儿看到了天气预报了吧!”

叨叨话语说出,榕儿竟然对叨叨吼叫起来:

“真是的,看清楚现在环境下的玄地吧,估计天上一刻卫星也无吧。”

叨叨闻言灵机一动,笑道:“那就等明天仔细看看到底有没有卫星吧,正好检验一下你们对轿车的熟悉程度。现在废话少说回修忙车睡觉。”

宝宝和榕儿闭口无言,默默跟着叨叨来到修忙车上,叨叨却发现迪清还站在前舱门口向屏图张望,叨叨两手将宝宝和榕儿推向后舱,转身来到迪清身边问道:

“怎么没看到祖奶奶和半月的身影呢?”

迪清手指向屏图,轻声说道:“快看吧,星恩寺前院半月带着祖奶奶在院子里转圈呢,这么晚他们不休息,究竟会谈什么事呢?”

叨叨看着前院大殿前并肩走来走去的半月和祖奶奶很感奇怪,悄悄对迪清说道:“兆金的开路速度有这么快吗?这个路从哪里可到达那里呢?要不要叨叨去外面看看?”

“以姐姐来分析不会有啥很奇怪的事,此时三杯和固顽仍不回来就需要好好查找一下了,妹妹快找找两个大男人去哪里了。”迪清对祖奶奶和半月接近凌晨时光在星恩寺前院游荡不感兴趣。

叨叨临屏搜来搜去却没发现三杯和固顽的身影很感纳闷,叨叨急切回头看着迪清闻讯道:“姐姐,你没有感知到固顽的位置吗?”

“感觉就在附近,可就是看不到,这孩子感觉自己似乎长大了,却封堵了与姐姐感知的通道,这个小子究竟想做什么?看来此次他回来不警告他,真就不知他会如何看待与姐姐的关系了。真是奇怪的心里准备。”

迪清对固顽的思想考虑深感担忧。

星恩寺后院原址斜向东北方向的剖面,此刻临近南向一侧出现两道深陷的齿轮沟,使的第一次固顽怒吼功首发余波发出的破坏更向星恩寺前院后墙接近数米。

叨叨再次惊讶于固顽的功力和破坏力,叨叨面色困惑的看向迪清叹息道:

“姐姐,你看此处的破坏力还是固顽在修忙车时怒吼所造成的吗?”

“当然不是,这是固顽为了躲避迪清两难问题选择,他自己不知何种功法临时造成的借口,呵呵!小子是想深藏不露啊!”迪清说与叨叨是轻松的语气,但迪清明白自己与功力趋于增强的固顽之间,势必有一场潜在的争斗,否则实难让固顽野性加以束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