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47章 怪异现象不明物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5046 2014-06-12 12:15:28

  祖奶奶大惊小怪没把叨叨喊醒却把迪清给惊扰的难以入眠,迪清很想伸脚把离自己半米远的叨叨踢醒,转念起身看向睡梦中的叨叨嘴角笑意浓厚,迪清不忍心再去叫叨叨起来,也许是饥肠辘辘的感觉腹内空荡,也许是凌晨惊怕感触动心弦紧绷,迪清决定从修忙椅上下来。

一阵内急之感猛烈,迪清急切转往修忙车角落猛踢两脚隐藏式卫生间按钮,一间自上而下的白色一米见方的箱式卫生间缓缓而下,迪清眼见箱子还有半米接近地板,轻拍向箱子外一下,箱子停止不动悬空开出向上移动的一扇小门,迪清抬腿而上。

迪清上去后,那扇小门便自动垂落,迪清即行方便,同时洗脸、刷牙盥洗。隐藏式便捷卫生间属于洁净光亮的乳白色外壳,需要时可以弹出,不用时自动收回,属于星空高级奢华的设计。

若使用者愿意也有洗浴设备嫁接或转换,都在接近修忙车角落地板上十公分高度隐形按钮上预先设置,一排突出的黄绿白三色,分别代表盥洗、入厕和洗浴。

高尖端的设计,使用者全身而进出才关门,关门后非使用者是听不到里面的水响和杂音的。

迪清漱洗完毕,便从中走出,白色箱式卫生间自动缓缓消失,最终在天花板消失不见踪迹。迪清在卫生间一番的折腾许是又牵动了睡神经,便又回到了修忙椅上阖上眼睛小憩。

然而,迪清睡着睡着老是感觉角落有动静,微睁眼看视却一切皆无,迪清便再阖上眼,还感觉不对头再看还是一样,迪清搞不懂状况,便任由异常轻微的动静持续进行。

迪清怀疑可能是昨晚自己连惊带吓产生的脑神经错乱,自我安慰一番渐渐准备跨入梦乡,可是突然惊觉睁眼看到自己刚使用过的箱式卫生间又缓缓降落下来,然而箱式卫生间附近却无人,即没叨叨,也没宝宝,更没有修忙车里的任何人。

迪清以为自己是做梦呢,边转身又阖上了眼睛,可是想来想去不对头,身边还躺着叨叨呢,且转动身体无意扭了胳膊一下疼痛感明显。

迪清心中一惊,难道说由超智慧人种设计的修忙车也会有故障,迪清怎么想都想不通,且印象里没有听过任何人说过灵性虚木会出现失常失灵的现象。

迪清想至此处便又翻转面朝修忙车角落,将双手臂遮挡脸部,眼睛从指缝间向降下来的卫生间附近偷窥,看见卫生间未经敲打就徐徐打开了门,随后门又缓缓合上,接着里面没听见声响,但看见卫生箱左摇右晃不正常,很快上下滑动门猛然打开,里面水响声很大,还能听见物体撞击箱壁的声响。

迪清见此,就伸出自己的脚向身体另一侧不远处的叨叨踢了一脚,转身回看叨叨,没想到叨叨也是与自己相同动作在偷窥,且嘴巴大张感到异常稀奇的样子,迪清与叨叨均瞪眼示意默不作声。

迪清再装着睡觉不安稳翻身回来,便发现箱式卫生间的门依然大开,水声是一会儿小,一会儿大,尽管没有了撞击箱子内壁的声响,但却无意间听见似曾是人激动的呼哧呼哧的呼吸声,那声音不大,但是静心仔细倾听依然很清晰。

迪清和叨叨顿感异常的诡异,均大气不敢出的静等变化。

很快水声停歇,似乎是开动吹风机的声音时断时续,时猛时缓,迟迟疑疑的有怪叫声似乎很疑惑,迪清知道看来不明物很好奇,迪清暗暗猜想会是什么。

迪清冷静思考,突然明白卫生间角度影响问题,无法从里看到自己和叨叨的便捷,迪清动作悄悄的坐起来,缓慢转向叨叨,叨叨手指示意迪清别动,似乎叨叨还想继续倾听。

正在此时,宝宝的声音从中舱传来:“祖奶奶,看见我妈妈可是从后舱出来了吗?”

“没呢,不仅是你妈妈,还有叨叨,俩管后勤和内务的都在睡大觉呢,祖奶奶挺纳闷她们何故啊,何故啊!”祖奶奶话语带出强烈不满的意思。

“好吧!我进后舱看看……”

迪清和叨叨警觉发现卫生间的不明物听到中舱有人说话,立即就停止了动作,宝宝说来后舱的话音没落,卫生箱轻微晃动几下却消失不见了,把迪清和叨叨震惊的顿时目瞪口呆,不明所以。

“啊哈,两位妈妈这是梦游啊,还是从恶梦里同时被惊醒了啊?这脸色是高度惊讶的神态呢!”宝宝看见迪清和叨叨都是坐直在修忙椅上,瞪眼张嘴朝向修忙车角落。

宝宝话语说完,却仍不见迪清和叨叨有神态和缓的动作,顿感好奇,站在迪清和叨叨之间,伸出双手同时拍了迪清后背和叨叨肩膀一下。

“哎呀,妈啊!”迪清像被雷击了般恢复了自如神态,很快低头沉思。

“哈哈,真可笑!”叨叨似乎刚恢复意思般突然大笑起来。

宝宝深感好奇,看看迪清,瞧瞧叨叨,十分好奇的问道:“公主妈妈,叨叨妈妈,你们一起做了一个相同的梦吗?到底梦里看到了什么?”

“宝宝快点,妈妈的皮毛巾洗脸时掉卫生间里了,麻烦宝宝给取出来吧!”叨叨停止大笑,向宝宝提出要求帮忙的要求。

宝宝吃惊的看叨叨几眼,走到修忙车角落,踢了一下墙角按钮,天花板上缓缓降下箱式卫生间,颜色和外观均与原来的一摸一样,叨叨与迪清互望彼此一眼深感不可思议。

宝宝将门刚刚拍开,就要说上去看看,迪清和叨叨都迅捷速度抢着站到了卫生间门口,里面摆设摸样没有丝毫变化,迪清上去摸用试一番折腾,惆怅的从里面退出来;叨叨随后也上去做了迪清一样的动作,目瞪口呆的下来。宝宝深感狐疑的也一番的动作,很感纳闷下来就看迪清和叨叨。

“没看到叨叨妈妈的皮毛巾啊,不过两个妈妈很奇怪啊,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呢?按常规留到里面物品会有指示灯显示的,难道你们俩同时都患上卫生间狂想症了吗?”

宝宝悲切目光看向迪清和叨叨,深为二人的状态感到担忧。

迪清看看叨叨,叨叨看看迪清,均感到无话好说。

突然,迪清猛然间高喊道:“前舱临屏,快叨叨!”

迪清话音未落,从修忙椅上跳下来,也顾不及穿鞋,就光脚快速跑向前舱,叨叨也是相同做法,紧紧尾随迪清身后。宝宝也急忙尾随在后要一探究竟。

迪清和叨叨像发现新大陆般的脸色跑过中舱,把中舱正在修忙椅上坐着的祖奶奶稀罕的大声喊道:“站住,站住,有什么稀罕事快给祖奶奶说说。”

祖奶奶没想迪清和叨叨之后还有宝宝,把祖奶奶好奇的浑身颤抖,急忙穿上鞋,也快步走向前舱。

“哎哎,都成哑巴了吗,这是强盗还是匪徒啊!”在前舱迪清上前就把坐在修忙椅上的红谷一把拉起来推到一边,紧接着的叨叨就把红谷推倒了地上,如此冷不丁的做法把红谷也吓了一跳。

红谷懊恼心情从地板上爬起来,气的两手颤抖,看着宝宝就要说法,宝宝摇摇头表示不解,红谷再看祖奶奶,祖奶奶摇摇头表示不知。

前舱里四个人大眼瞪小眼将屏幕看了一遍又一遍,搜来搜去没发现,最后迪清失望的扭脸看着叨叨,无可奈何的说道“妹妹,是你说还是我说?”

“姐姐,还是你说吧,应该是你比我先看到的吧!所以你说更全面。”叨叨要求迪清把两个人的发现告诉祖奶奶、红谷和宝宝。

迪清愧疚眼神看着红谷几眼,急忙示意宝宝关紧前舱门,宝宝把门关好后,迪清声调和缓的轻声说道:“前面,迪清和叨叨在我们的修忙车后舱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把我和叨叨惊讶的睡意全无,实在是太诡异了。”

接着迪清与叨叨相互补充就把卫生间里的怪事进行了一番绘声绘色的描述,大家都感觉奇怪。很快都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暗暗思索形成的构想。

“妈妈,这事是不是你俩看花眼了呢,卫生间那么大的设备,说没就没了,这个可能吗?”宝宝知道迪清和叨叨都是经常神经叨叨的人,所以认为迪清和叨叨同时产生了幻觉幻听。

宝宝看法说出口,红谷也同意宝宝的看法。

“同时产生相同内容的幻听幻觉,这种几率不是说没有,但很少,祖奶奶认为还是再留心观察吧,若是一种现象属于不明现象,若属于奇异人所为就是不明之物了,灵性虚木成精,按世物进化推论,不是说没有这种可能,不过星空中却没有这方面的传闻。”祖奶奶左思右想也理不出头绪。

“若祖奶奶分析的内容里占一项,我们还是不能在修忙车里进行专门的研究,我们到那里谈这事为好呢,它要隐身,那就是它现在就在我们身边,我们也是看不到它的。”红谷深入分析顿时领大家激灵灵的都竖起了汗毛,大家遍查前舱各角落都无收获,也引发了新一轮沉默。

迪清想来想去,灵机一动对大家说道:“修忙车空间太大,我们不如一起到穿梭轿车里说说如何,那样就不必担心谁会偷听到的。”

大家都感到轿车里最安全,说说笑笑,都高兴异常的从修忙车上下来,很快就到了轿车里坐下,宝宝已经学会了驾驶技巧,便坐到了驾驶位置,迪清坐在副驾驶位置,后座上是祖奶奶、叨叨和红谷。

“在四体台里,怎么没发现固顽和榕儿呢?”宝宝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回头向大家问道。

“祖奶奶似乎听见榕儿说想去庙里玩,固顽便陪着她去了,荒郊野岭也是安全考虑吧!”祖奶奶急忙回答道。

“好了,现在如此小的空间应该可以了吧,我们从哪里开始说起呢?”

叨叨依然是很关心修忙车里自己与迪清看见的奇异现象,迫不及待的想听听大家的猜测。

于是,几个人将各自的猜想进行了综合分析,便制定了一套引起不明物好奇心膨胀的诱*惑办法,想方设法让不明物自己把自己暴露出真容,随后将其相貌进行判断,若无法确定何种生物,红谷建议让凤舞火台的人帮忙辨别,以便对症下药将其制服。

如此缜密的研究方案和措施均制定完毕,红谷和叨叨便离开轿车回修忙车而去。

祖奶奶急切告诉迪清说道:“三杯和半月已经下山去办一件棘手的事,公主待会儿若不放心,可去庙里询问兆金就可知道三杯与半月所走的方向。祖奶奶考虑星恩寺后院不复存在,身上的伪装想卸下来重新规划一下。”

祖奶奶说完也从轿车上下去,快步回修忙车而去。

“妈妈,爸爸下山怎么这么匆忙呢,居然顾不及休息就与半月同去,宝宝实在放心不下,不如我们凌空隐秘的暗中保护如何?”

宝宝知道三杯昨夜不仅没合眼休息,而且还因左手刀和迪清的事心力交瘁,宝宝有理由对三杯深感担忧。

“还是等妈妈与兆金意念交谈后再说吧,若你爸爸和半月办事距离不远能够很快办完,我们就不用去;若非如此且耗时太久,我们再去。”

迪清说完,也心急火燎的下车回修忙车而去。

轿车里就留下了宝宝,宝宝心里异常着急,不是因为三杯的事,也不是因为固顽的事,更不是迪清的事,那是一件宝宝保留在心间的秘密,一件异常匪夷所思的事情。

“天天你就知道玩,闯祸了吧,无论姐姐怎么嘱咐你,你都不愿把姐姐的话牢牢记住,你究竟想怎么样?”

宝宝将自己身侧车门玻璃放下一点,留出一丁点缝隙,宝宝接着突然暴跳如雷的发起了脾气,宝宝眼睛看着前方,说的话语很严厉。

宝宝的四周没有其他人,宝宝瞪眼看轿车前的空地上,气愤难耐。

轿车就放置在通向半月设计的迷宫入口处十米开外的地方,车后一米有一段三米高、两米宽、二十米长的石墙,将轿车与四体台分割开来,轿车距离四体台天井有三十米的距离,光线暗淡,视线灰蒙,轿车车体外表有如模模糊糊的荧光附着,可以从迷宫入口向东或石墙南北两个拐角向反方看清楚轿车的轮廓。

此刻宝宝坐在车内将,渐渐情绪趋于平稳,低头将车载电脑打开,车窗玻璃上忽闪着出现一个半米高、一米长的屏图,有星空星云在浩渺蓝天闪烁彩色透映光芒。

“姐姐也不想危言耸听,自己进来看看吧,有图有文字,进来车内坐姐姐身边来看看什么是引*诱、陷阱、圈套和制服,若真是被人发现你是谁,那你就倒霉了。待会儿你再看看倒霉又是什么意思。”

很快宝宝右侧门自己打开,很快又自动关上。屏幕上陷阱的名字在细化。几排文字:陷阱就是为了为捕捉野兽或者为擒敌而挖的深坑,然后在坑口伪装的坑上面覆盖伪装物,野兽或敌人踩在上面就掉到坑里。

随即有清晰画面看见地上有深深的大坑,坑口有树枝树叶等物覆盖,有一只威武咆哮的老虎走来,看着没有任何凶险的地面,走到了坑上,还没来得及东张西望对自己的猎物一只小鹿看清楚,就噗通一声掉坑里了,摔的头晕目眩、眼泪直流,接着看见自己想吃的小鹿脑袋在坑口张望,老虎哈喇子直流却上不去,转而坑上天空日夜转换不停,坑里老虎渐渐消瘦、疲劳,最后老虎就留了一堆骨头。

白骨里冒出一股烟,引出结论:陷阱,比喻现实生活陷害人的罗网、圈套。很快有大红圆圈将罗网和圈套圈住。

宝宝悲切的话语:“自己在确定车外面没有危险征兆的情况以及为了保护自己的目的而隐蔽措施到位,自己将倒霉看看理解吧。姐姐出去到石墙东边为你望风。”

很快倒霉二字出现,宝宝将自己身侧车门打开,跳下车后车门自动关闭,宝宝飞快的离车而去。

屏图上倒霉二字,文字:倒霉是指不良状况,尤指关于健康、命运或前途的坏状况。

画面接着出现一只顽皮狗,在一幢高楼下的人群里跑来跑去,从高空忽然就掉下了一盆花,就要在摔落地面两米高度,那盆花转来转去、绕来绕去就是追着小狗要砸它头上,小狗惊恐万状看着那盆花,藏来藏去、躲来躲去,小狗跳上跑下,左闪右让,在人群里跑,那盆花追来追去就是不放弃小狗,小狗祈求花盆砸小猫身上,花盆摇头,小狗都给花盆跪下来了且痛哭流涕,从口袋里拿出大把钞票,房子和美女等,那花盆都不依不饶,无论小狗怎样可是那盆花最后还是砸到筋疲力尽的小狗头上了。

从迷宫口看向轿车是空无一人的迹象,也看不到轿车内有光或画闪现,但车内看前窗有屏图在快速的变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