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39章 描述场面很凄惨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340 2014-06-12 12:15:28

  祖奶奶抱着半月的哭声渐渐平息,祖奶奶便决定开饭,将晚饭一口一口喂与半月,将大家都震颤的不得了,没想到祖奶奶居然会如此的对半月好且偏信,且碗里面本就没几块肉,却号令大家都贡献给半月。

美其名曰:受伤的人只要吃够了肉,那么会好的异常快捷,再有需要侦查的事,还让半月冲锋在前。

祖奶奶的一番鼓动和劝说,宝宝都感动了,将自己碗里的肉尽数挑半月碗里,其他人员见此都不甘落后,肉就都到半月碗里了,半月为了吃肉把多么好的白米饭都给剩下了,据说大米是钻石米,出自之东知名大米粮仓(《护城河边的夜莺》有详尽说明),一碗米就异常昂贵。

待大家即将饭毕,叨叨突发感慨道:“大家今日晚饭吃之肉确实贵超钻石米,此肉乃宝宝疗毒时所吃的恐怖鸟的心,一路走来叨叨有幸沾宝宝的光生吃几口,但从没熟烹而食,熟烹之时嗅之酔美芳菲入心,唉,一口没咀嚼,遗憾!”

“什么?叨叨妈妈,是为宝宝疗毒生吃之肉啊,你烹之时,为什么不事先说与宝宝呢,太过份了。”

宝宝气愤难耐,撂下扒拉几口米的饭碗,跑至修忙车角落生闷气了。

迪清见状急忙上前对宝宝解劝道:“这次让半月哥哥都吃了,是帮助他疗伤,明天让叨叨妈妈专门给你单独做一碗好吗?”

半月没想到自己吃的是宝宝疗毒之肉,脸色凝固看向祖奶奶,祖奶奶摇头不让半月插言。

迪清好说歹说宝宝气鼓鼓的又坐回修忙椅,端起饭碗情绪低落的缓慢吞食,大眼珠转来转去想起事情很不放心。

宝宝起身看向叨叨问道:“叨叨妈妈,宝宝疗毒时吃的生肉还剩有多少啊?”

叨叨闻言表情很不自然,急忙走到迪清身边,小声问:“公主你看这事让妹妹咋说呢?”

迪清听到叨叨的耳语,怔怔的表情看向叨叨,叨叨是满脸愧疚的表情,迪清没意思到叨叨的心意,迪清张口就说道:“据实说吧,剩多少就说多少呗,不会是一点也无了吧!”

“姐姐,真的很不好说,确实一点也无了。”

叨叨低低声说与迪清,迪清还没听清楚,只听砰的一声闷响,宝宝一言不发且气急败坏将饭碗摔在地上,跑离中舱到前舱生闷气去了。

“妹妹真的一点也无了啊!这宝宝……”

迪清看着宝宝的背影才推理出结果,回看叨叨,叨叨向迪清展示满脸苦相和愧疚的眼神。

“这肉啊,其实生吃蛮有味的,但熟烹就苦涩难咽,祖奶奶尝了一小口的,就没咽肚里,不信可以让半月给大家解释清楚的。”

祖奶奶瞪眼看着前舱舱门,高声喊叫的意图就是打消宝宝对肉味的猜测,祖奶奶说完就眼神谨慎看向半月。

半月眼神流盼了一下周围,发觉凡是没吃肉之人均是侧耳倾听,于是语气诚恳的说道:“这个熟烹后鸟味确实是……人间少有、天上罕见的……珍品佳肴,今天半月因伤偷吃了宝宝的鸟肉,半月希望将来归还宝宝整只鸟吧,如此的处理结果,不知道宝宝妹妹能不能给哥哥一次机会吧。”

半月不顾祖奶奶的明示暗示据实说出,确实也让大家对半月有了新的认识。

迪清见此急忙走至前舱门口,向宝宝喊道:“宝宝,快出来吧,半月说要赔你一整只恐怖鸟呢,快来看看半月准备如何给你打鸟吧,嘻嘻。”

果真,迪清的话很管用,宝宝被说动了,很快一张笑的异常灿烂的脸就出现在了前舱门口,宝宝笑容可掬的走到半月身边问:“半月哥哥可是当真要给宝宝打一整只恐怖鸟?”

“那是当然的了,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说到做到决不食言。不就是一只小鸟嘛!”半月视祖奶奶的皱眉暗示与不顾,斩钉截铁般语气向宝宝保证,祖奶奶至此气的直跺脚。

宝宝闻言兴高采烈地手舞足蹈的向大家说道:“刚半月说话的内容是否大家均可为宝宝作证啊?”

榕儿毫不犹豫的喊道:“榕儿姐姐已经将半月的话和图都给妹妹做好了备份,姐姐给你作证。以姐姐意见说让半月就打一只,真是太便宜他了,应该打十只,二十只,在座的见者有份,每人平均几只吧!”

榕儿的话语出口,急的叨叨直向榕儿摆手,榕儿不明所以。

其余人明白榕儿工作已经替宝宝完善到位,均纷纷表示要为宝宝作证。

“好了,既然半月哥哥关系爱护妹妹考虑,说明半月是有情有义的哥哥,那么妹妹就满足他的爱心,让固顽哥哥详尽介绍一下此鸟的具体打法,好了,固顽哥哥请为半月哥哥说说吧!”

宝宝趾高气扬的看着固顽,向固顽热切目光注视。

半月没想到宝宝会一步一步走出这么多预防,深感有秘密潜藏其中,半月此时才感到情况不妙,其实固顽打鸟时,半月和榕儿还没参与到救助三杯的队伍中来,所以就不明白恐怖鸟究竟为何物。

待固顽将打鸟心得说大家,半月和榕儿都感到惊恐万分,没想到恐怖鸟居然是空里历巨型怪鸟,身高八、九米,体重几十吨,且还会喷出毒气和火焰,半月和榕儿都伸长了脖子、瞪大了眼,深感恐怖。

此时,半月求助眼神看向祖奶奶,祖奶奶没好气的嚷道:“你这孩子啊,咋说你好呢,祖奶奶明示暗示,手脚并示你都不予理睬,这就应了玄地俗话,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如此就自己发奋满足宝宝妹妹的需要吧。”

祖奶奶眼见大势已去,只好鼓动半月积极应对了。

榕儿听懂了固顽的描述,了解恐怖鸟的实质,榕儿急切语气说道:“刚榕儿不明详情胡乱说话,希望大家见谅,那就按照半月原来承诺的内容,就让他为宝宝打下一整只吧!”

榕儿说完话看向叨叨,叨叨微笑着对榕儿点点头。

半月表情异常苦涩,心神无主的来回看向大家,无奈硬着头皮喊道:“半月既然答应了宝宝妹妹,一定说到做到,言而有信,自己的妹妹喜欢,那就让哥哥赴汤蹈火的争取吧。”

固顽见此看向迪清,迪清含笑颌首,固顽认真语气说道:“这样的史前怪鸟若再打,固顽愿意辅助半月完成,毕竟与其应对凶险颇多,固顽上次所获实乃侥幸,不知道半月是否愿意。”

“好好好,那就这样吧,固顽协助半月完成,祖奶奶替半月感谢公主,感谢固顽,待以后时间和机会适当,那就让半月实现诺言吧。这件事既然已经说清道明,那么我们就探讨一下当前需要解决的事吧。”

祖奶奶见好就收,替半月一番的帮腔,随及就迫不及待的要与半月交谈当前的局面稳控。

迪清深明祖奶奶的意思,迪清看向叨叨语气轻柔的问道:

“在来到玄地之前,我们推举了叨叨作为塔长,现在来到星恩寺,希望塔长将目前的工作重心和要点布置一下吧!”

叨叨听到迪清问话,恍然大悟的郑重宣布:

“有鉴于现在对陌生环境的不知和稳控,庙前庙后有固顽、红谷和兆金负责,再行侦查和防卫由三杯、半月和宝宝负责,后勤临屏内务由祖奶奶、公主,榕儿,千豆和我负责,希望大家各司其职,务必做到防患未然、有患齐上。下面看副塔长可有补充。”

叨叨将工作部署一番述说,迪清没想到叨叨的话滴水不漏、句句在理,急忙看向祖奶奶等待祖奶奶说话。

祖奶奶从修忙椅上下来站到前舱门口,回头注视大家说道:

“由半月受伤,祖奶奶想到了很多,目前状况下庙前及庙内暂时由咱们稳控并非就是定局,随着事态的发展很有可能很多麻烦随之就来,在三杯和红谷缺场的情况下,希望能动的人务必将方圆三十里了解清楚,这样我们出出进进才可顺当,这是祖奶奶的意见,就这些了,看谁还有话说。”

榕儿跃跃欲试要张嘴说话,叨叨却暗暗阻止不让榕儿发言,榕儿气急不过的嚷道:”榕儿有话能说吗,榕儿有话能说吗。”

迪清见此责备眼神看向叨叨,叨叨无可奈何道:“榕儿问话,曾说与叨叨,那就是她想知道半月带回的黑瘦丫头如何处置。”

大家目光转向半月,半月嘿嘿笑道,伸手指着祖奶奶说道:

“一进门,半月就向祖奶奶提示过了,半月来就是围绕这件事而来,但是此事也要排在固顽发现的情况之后,先让固顽向大家介绍一下,山下及附近的新动向吧。”

半月说完,固顽便将周围状况进行了一番详尽说明,原来在星恩寺前后院道路上,有通道是盘山小路拐向另一个山脚下,离庙十五里有一个村庄,屋倒房塌火烧痕迹明显,村内像是被谁血洗或打劫般一片狼藉,街道和屋内死人密布,总有一百多人,据幸存人员哭诉是被鬼子所祸害。时间没有多长时间,也就是三杯一行来到星恩寺前十几天的事。于是固顽根据庙内外弹洞和弹片痕迹推断,此地方圆百里应该已经被扫荡了一边了。

更为离奇的是,庙前有三十里有一个更大的村庄,村内竟然一人皆无,似乎是村民躲避瘟疫般不知道逃向何处。

由此村庄向南不到百里的一个城市边缘,更是尸横遍野,惨不忍睹,有些尸体被掩埋,更多的尸体裸露街道、房屋和庭院、田野,纵深而进有重兵把守,几里哇啦的语言闹不懂何方人士。

沿寺庙向东也有十几个村庄被炮火毁损,村内村民死伤严重。

最后,固顽复述完毕,脸色沉重的说道:“听很多逃亡人员说是鬼子来了,不知道鬼子到底是人,还是鬼,即便是半月因黑瘦丫头受伤那天,都没看见那个鬼子长的啥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