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44章 临空摔倒险丧命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121 2014-06-12 12:15:28

  叨叨看到迪清为在屏画上找不到三杯和固顽发愁,不以为然的说道:

“姐姐啊,两个大男人至于如此担心吗?还知道没跑远且就在附近,唉!”叨叨说完呵欠不断,困乏状态明显。

“好了好了,看你这呵欠不停歇的样子,快去睡吧,姐姐再看两眼就后舱找你,快去吧,走吧!”迪清看见叨叨困乏的两眼都快睁不开了,转身伸手把叨叨推向舱门方向。

叨叨困顿懒散样缓步外走,无精打采的呐呐自语道:“待祖奶奶回来,妹妹建议姐姐紧锁修忙车,这里风雨进不来,让臭男人们席地而卧吧。啊,困死了。”

叨叨自顾自向后舱而去休息去了。

迪清临屏瞪大双眼,不断调换角度试图将三杯和固顽找出来,一番的角度转换,迪清心奋不已看到了三杯跪在地上的身影,固顽呆呆站在三杯身边。

那个地方就在星恩寺前院和后院链接通道的西边,也是固顽怒吼功二、三次余波扩大深沟的星恩寺后院西南墙角外,黑夜中迪清不断调整清晰度试图看见三杯跪在地上的动作,却只能看到三杯不断颤抖的背影和肩头,似乎三杯身前的手里拿这什么,明光闪闪若隐若现。

固顽也与三杯相同方向视看,固顽是百无聊赖的样子,似乎对三杯的发现不感兴趣;迪清再行调试画面想看三杯与固顽的表情总是无法完成,哪里竟然是临屏死角。

迪清放弃出外观察的冲动,抱臂思索揣摩三杯动作所显示的内容,但却怎么都感到不符合常规,迪清很感苦恼。

迪清再看看到了固顽的懒散身影,顿时灵光闪现而激动无比,固顽如此漫不经心的动作,正是意念突破封堵的绝佳时刻,迪清想至此处急切运功施法,闯入固顽的意念间问道:“固顽你与三杯发现了什么?”

“哦,固顽的怒吼功后续余波将山路毁损扩大,居然让爸爸发现垂直剖面中间一把明光闪闪的刀,爸爸凌空获取细看却发现是其失踪很久的贴身侍卫的兵器,爸爸睹物思情正伤心欲绝的哭泣呢。”固顽言语平静流畅毫无表情。

“什么刀?贴身侍卫的?那个侍卫?什么时候的侍卫?”迪清非常好奇,急切追问固顽。

没想到固顽却十分厌烦,语气苦涩口吻:“是把宝刀吧,深埋地下多年依然起明发亮,丝毫没有损伤,爸爸一会儿说是自己兄弟的,一会儿又说是自己侍卫的,固顽也不知道究竟爸爸啥意思,其实公主可以寻影追声听到的,爸爸一会儿哭哭啼啼,一会儿念念叨叨,公主快点听爸爸自己说吧,快,爸爸不哭了,又要念叨了。”

迪清顿然想起了临屏寻影追声的技巧,急忙调试,很快三杯的声音缓缓传来,迪清准备调试声音为最高,慌乱起身、转身试图去关前舱门,却发现宝宝无声的站在舱门口看着自己,迪清见此急切边坐回屏前边对宝宝喊道:“进门,关门,快!”

“妈妈发生了什么事了啊,固顽哥哥没回来,爸爸也没回来。”宝宝闪身进门反手就快速将前舱门关上,站到迪清身后说明其来意。

“废话少说,听着吧!听的时候不要说话。”迪清飞快告诉宝宝注意事项。

宝宝疑惑不解瞪大双眼临屏,闭口不言。

“好兄弟啊……哥哥没把你照顾好……你失踪这么多年,哥哥无时不惦念着你……你是哥哥的亲兄弟啊……哥哥寻找你许多年……哥哥愚笨啊……咋就没想到来你家乡看看呢……哥哥记得你家门口的树啊……哥哥为你的老母亲养老送终了……她老人家临终不合眼啊……哥哥对不起你,啊,你是哥哥最信赖的侍卫,你是哥哥最亲爱的弟弟……”三杯的凄惨苍凉和声情并茂的哭诉停顿、接着就是感人至深和悲切痛心呜咽声响。

三杯的哭声很快感染了宝宝,宝宝眼含热泪泣不成声,轻声向迪清问道:“妈妈,爸爸这是怎么了,他在哭谁呢?”

迪清急忙与固顽意念沟通询问三杯哭诉对象的名字。

固顽发聩消息称,似乎是一个叫左手刀的兄弟,但那把刀有似乎是左手握持的所设计,固顽不明白到底三杯哭的是持刀的人,还是打造这柄左手刀的人,固顽很迷糊,不知道具体情况,很难判断。

迪清从固顽那里得到稀里糊涂的分析,说与宝宝也就是稀里糊涂的回答:”再看吧,据说是左手刀,等你爸爸上来后了解详情吧。”

“什么左手刀,啊呜呜呜,我苦命的左手刀叔叔啊,等等宝宝,宝宝现在就去看你啊!“宝宝突然爆发超强的哭喊声,扭头就打开舱门,跳下修忙车就跑出去了。

迪清没想到宝宝反应如此强烈,还没来得及反应,宝宝就跑的没影了。

迪清心里犯愁的苦思脑海里是否有叫左手刀名字的人,但思来想去没任何印象,很快屏图就出现了宝宝飞身降临三杯身边的身影,三杯与宝宝相携想抱痛哭流涕的样子,固顽对宝宝也如此情绪表达感到非常震撼,很快就看到了固顽也跪倒在地。

迪清见此深感有坐不住的感觉,但明知道星恩寺后院什么都没有了,四、五十米高度如何下去呢,迪清很感纠结。

迪清左思右想均感觉兆金已经开出了道路,否则腿脚不便的祖奶奶何以能与半月在星恩寺前院悠闲散步呢,想至此处迪清也想到三杯身边一探究竟。

迪清来到后舱将叨叨唤醒,叨叨睡意朦胧的看着迪清就念道:“姐姐想看就去看看吧,修忙车就让妹妹看好吧;去吧去吧,快去快回,兆金开没开通路,与他意念感知下吧。”

叨叨说完翻个身又沉入梦乡。

还是临近修忙椅的榕儿反应迅速,听到迪清与叨叨的对话,一骨碌爬起来就站到了迪清身边,言辞利落的对迪清说道:“公主是找宝宝的吧,宝宝不在修忙椅上睡觉,这会儿估计还在夹层抱着她的宝贝睡觉吧。要不要榕儿帮公主把宝宝叫出来?”

迪清没想母女二人都是如此的犯迷糊,急忙回绝了榕儿的提议,嘱咐榕儿安心睡觉,迪清急忙从修忙车下来,向修忙车原停靠处通向庙内通道走去。

迪清明白若兆金为开心路的话,肯定也是需要休息的时候,所以就没有与兆金联系,迪清沿着原通道小心谨慎刚通过西厢房的过道,忽地迎面被一股湿润冰冷的强劲山风吹的无法呼吸,身体也被强风扰乱身形,因西厢房不复存在地面湿滑迪清躲闪中脚步打滑,没有站稳,迪清眼看就要摔出断面,迪清不禁哎呀一声大叫不好。

迪清看见的很清楚出口外不到五米就是断面,迪清顿时惊恐万分,心里掠过就要掉到山下的惊魂一幕。

“姐姐不要怕,有固顽呢!”迪清身体摔向空中的紧急时刻,固顽飞身而上稳稳的将迪清抱住,迪清惊魂未定,耳边传来了固顽的责备声:“姐姐,原来洞口处灯光明亮且被堵得严丝合缝,你怎么将障碍清除还是要从原通道出来呢?”

迪清顿时心感大惊,什么灯光,什么被堵的严丝合缝,没看见灯光,也没摸到障碍物啊,这是怎么回事呢。

迪清被固顽接下三杯和宝宝站立处,三杯拉着迪清就是劈头盖脸的臭骂:“妹妹啊,也就是固顽几秒钟前发现了你的险情,你何苦拿自己性命做儿戏呢,你是不是嫌哥哥的麻烦不够多是不是?谁让你来了,任何时候都喜欢探听哥哥的秘密,怎么躲着你,你还是千方百计的要知道,啊!为什么啊!”

迪清刚经了生命攸关惊吓,此刻又被三杯威严恐吓,迪清神经木木的轻言道:“左手刀,宝宝!”

三杯忽地将拉着迪清手腕的手转为抱着迪清,三杯脸对着迪清的泪流满面的吼道:

“哥哥现在告诉你实情,让你知道,有左手刀做哥哥侍卫时,哥哥是正道在邪道的卧底,懂不懂,就担心你知道的多了,深怕伤害你,你却千方百计想知道,把宝宝塞给青青,青青把宝宝塞给左手刀,你们俩就给疯了样对哥哥又追又探,为什么啊!”

迪清呆呆看着三杯的疯狂怒容,心里是滴血的明白自己曾误解了三杯,迪清悔恨的泪水也滚滚流淌。

“爸爸,你不要这样狠毒的对妈妈了,求你了!”宝宝在三杯身边苦苦哀求道。

三杯闻言将迪清随手就扔到地上,转身拉着宝宝的肩膀哭喊道:“你还知道关系你妈妈,你自己跑过来的时候,就没想过妈妈回来吗,说你外表是孩子吧,其实你已经不小了,咋就不知道前后想想呢,你妈妈今天的危险,有你宝宝一半的责任,你知道不知道?”

“爸爸,我知道,呜呜呜,我错了!”

“小宝宝也不容易啊!”迪清看见宝宝在三杯逼视下浑身颤抖,心里异常的心痛。

“谁容易了,哥哥也想知道事情到今天是为什么,做的好好的卧底,搞来搞去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到现在自己就是邪道邪王,我也想知道这是为什么,正道不容我,邪道要铲除我,家人还为难我,为什么啊!”三杯说完蹲在地上抱头痛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