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57章 岩层坚如铜铁壁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032 2014-06-12 12:15:28

  半月把香妹安排在迷宫暗道里,那里有兆金新开辟的住所,在链接西出口阳台的上面,接近岩石西边缘,屋内是千豆树木纤维构筑的装饰,家居一应俱全,香妹住一间,半月住一间,并排两间房,没有四面窗户,但有天窗和通风设备。

两间房子的对面是相同大小的活动空间,可以晒天阳、观天气,读书写字或运动。祖奶奶庙里一趟没看到自己想见到的香妹,回来半月异常迅速的就将香妹移走了。

祖奶奶心里应该很着急,四处打探和询问香妹的去处,看着叨叨在池中沐浴,站在池边向叨叨大呼小叫道:“叨叨,快来!快给祖奶奶想想办法,香妹怎么可以让祖奶奶尽快看到呢?”

“祖奶奶你不是说让我们今后称呼魏道长吗?怎么又让改口了。”叨叨沐浴长发披散,撩发展示水灵灵的狐眼,露出不解的回答。

祖奶奶着急的直跺脚,满脸急不可耐的神情,看着叨叨说着废话直瞪眼。

“看你一身诱*惑之妙体,道长我没兴趣,待会让道长把你哥哥叫来吧,快说香妹被半月藏哪里了吧!”魏道长右手着急的拍着水池沿,气的咬牙切齿。

“不知道!半月做事一向行动诡秘,你可以去问半月吗?”叨叨也很惊讶,魏道长可以如此焦虑。

“那小兔崽子说男女授受不亲,香妹目前是重点保护对象,闲杂人等一概不见,尤其是道长去会见俗家女子不成体统,气死我了。叨叨快想法帮道长查查。”魏道长愤怒的声音都变调了,且烦躁的摇头叹气。

“唉,魏道长可以女身啊,这也不让见。”叨叨对半月和道长都感费解。

“这不就是现在化妆的男道长吗?”魏道长双手拍掌十分懊悔自己女扮男装。

“道长可以再恢复女身吧……再说男女授受不亲,半月不就是男子嘛。”叨叨越发对道长话语感到费解。

“半月说香妹是他未婚妻,所以要独处一处;道长的化妆需要过两周才能换装,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啊!”魏道长焦急的原地打转,一幅不了解秘密就不肯罢休的摸样。

叨叨没想到半月居然把平常异常关心他的魏道长都拒之门外,深深感到纳闷。

叨叨思虑半天,左思右想就向魏道长提议道:“道长,如此你就悄悄跟踪他,趁其不备留下线索,这样总该可以了吧。”

“看来只好如此了,真是得不偿失,小兔崽子居然如此小心,没想到!”魏道长惆怅的转身离去。

叨叨对魏道长如此的惦记半月的香妹,感到难以思量,盘算半响不明所以,于是自己就潜入水底集中思绪思考。

果星灵狐对水有着独到的认识和理解,天生会水更善于水中生活,可以长久憋气于水中修炼亲水亲声,突破水的屏障将感应之力予以放大,能够突破水幕水阻,通过神奇水面波纹将功力无限扩大。

叨叨此时就静静潜入水底修炼悬念锁魂绝技,将悬念穿透水的阻碍,越过厚厚的石墙和岩石层,在四体台周围几公里范围遍寻反常的思维和感觉信号,试图获得不详迹象。

“小乖乖,把这里包起来吧,阻隔任何隐患。”宝宝的声音似乎就在附近说话,叨叨警觉收回思绪,渐渐宝宝脚步声走远,叨叨尽管差异宝宝话语对象所指,但叨叨很想加强功力锻炼,于是瞬息间的收功,渐渐回缓又再次放出寻觅的触角。

然而此次,叨叨十分纳闷岩石层外壳就如十万八千里铜墙铁壁层阻隔无法穿越,且自己加强法力已然如此,叨叨渐渐心烦意乱,急忙收功出水,坐在水池边呆呆发愣。

叨叨想不通什么原因和物质影响所致,感觉心底萌生万分担心的事来,难道四体台岩石外层被打包了,叨叨想着宝宝言语古怪的含义,深感无法理解;叨叨决定抽空问问迪清到底天使们所修炼的这是何种功法,何故会让自己的悬念锁魂被屏蔽而无法伸展。

叨叨一动不动的坐在水池边,像尊雕像沉静不动,叨叨内心萌生了奇怪的念头,暗自思忖却无法的解,都说悬念锁魂是星空绝世神功,连三杯都对此向往渴望,有什么功法和绝技还要高过悬念锁魂呢,让叨叨长期来潜心专意为修炼神功的决心不时骄傲和经常自豪,感觉终于可以与三杯携手并进了,且具备了绝世神功可以让三杯对自己有所依赖和欣赏。

没想到事实证明,依然还有更强的功法能压制释放,叨叨想不通,叨叨很渴望知道更强的功法会是什么,是不是自己有机会也会拥有。

迪清与三杯从修忙车里出来,三杯想沐浴一下,专门拖着迪清让迪清为三杯搓背、按摩,两人来到水池边就愣住了。

三杯看着水里一动不动的叨叨,转身向迪清探寻道:“是不是妹妹知道哥哥喜欢叨叨不穿衣服的样子,你专门让兆金给哥哥做的雕塑吗?左看右看都感觉惟妙惟肖,与真人简直一模一样,巧夺天工啊!”

三杯感激心情在脑海飘荡,伸手将迪清拉在怀里就是献吻表达欣慰的赞赏。

迪清感觉十分诧异,迪清知道自己并没有将三杯的在果星时的愿望付诸行动,此刻也深表吃惊。

“等等别高兴太早了,哥哥在果星是对小狐狸身材异常诱人的表象曾叹为观止,也说过将叨叨按一比一塑个雕像的想法,但妹妹确实还没做呢,哥哥你也不想想妹妹若真要求兆金打造了,会放这里吗,肯定放在卧室了。”迪清远远望着叨叨仰头看天、一动不动的表情十分好奇。

“当然哥哥也说过为公主也塑雕像的,都是身上一丝不挂的那种,妹妹好好回忆下吧,别是你给兆金说过了,此刻自己忘记了。”三杯向迪清提醒道。

迪清睁大眼睛看着三杯聚精会神盯着叨叨的摸样,左思右想均摇头否认。

三杯求证了迪清没交代兆金所为,三杯心里便有了主意。

“公主,你回去望景台密切监视星恩寺动向,这里让哥哥把叨叨的雕像变成活人吧,装神弄鬼就让叨叨来领教一下哥哥的厉害吧,对付曾经挑拨离间者的下一步就是让她躺床上起不来,妹妹,哥哥按老规矩进行了。”三杯磨拳搽掌看到迪清点头微笑的笑脸,三杯放开迪清,悄悄接近叨叨的身边。

迪清无言转身快步向望景台而去,按照三杯的吩咐专心留心观察星恩寺的动向。

三杯渐渐接近叨叨,边走边舍去身上衣物,还没走到叨叨身边身上已经啥也没了,三杯小心谨慎的跳入池中,缓缓移动来到了叨叨身边。

“叨叨,叨叨,想什么呢?”三杯轻声语气呼唤叨叨,深恐惊吓了没毛小狐狸,伸出手掌轻抚叨叨肩头。

“没事,就是想起了一件奇怪的事,哥哥你怎么来了?”叨叨收回思绪,看到三杯来到身边好奇的问道。

“妹妹老规矩,你懂的,哥哥已经准备就绪,就等妹妹行船呢!”三杯露出急不可耐的狰狞面孔,就贴近叨叨身边。

叨叨回眸看着三杯沉思,回想三杯说的老规矩的含义,猛然醒悟,甩脱三杯的拉扯就要转身逃跑,嘴里还大喊道:“到了新地方,老规矩怎么能算数呢,换地方作废。”叨叨奋力躲闪激起水花四溅。

三杯是有备而来,肯定是做好了一起准备且对叨叨可能会发生的反抗也有防范,叨叨奋力挣脱,三杯就死缠烂打,拉着叨叨的腿就把叨叨掀翻水池,叨叨从水里挣扎而起。

三杯兴奋的低声喊叫:“水底潜艇在行进,小狐狸会潜泳,哥哥也会此道!潜艇来啦!”

三杯抱着叨叨就按进了水里,一米半深的沐浴池水面很快就没有了叨叨和三杯的身影,只看见池水涌动不止掀起层层水浪和水花,看不见水底究竟发生了什么。

三杯和叨叨在沐浴池地掀起了沐浴池水的波涛,沐浴池满池之水就开始晃荡不止,池水恍如沸腾般冲出了水池的围堵,将很多池水晃出了池子,水声巨响拍击池壁。

几十分钟过去,叨叨和三杯跃出水面,叨叨大口喘息的喊道:“哥哥,这个老规矩的数量够了吧,再折腾的狠,妹妹就生气了,地饶人处且饶人,承认错误就说明已经决心要改了,真的!”

三杯依然是双手牢牢的抓出叨叨的双肩,仰头大口朵颐空气,渐渐把通红的脸色放缓趋于变为本色,盯着叨叨的眼睛笑道:“惩罚就是教育,教育就是行功,行功需要尽意,你觉得哥哥满意了吗?”

“哥哥,你太霸道了,此次就让妹妹把你压进水底。毫不客气!”叨叨反守为攻,上前就将三杯掀翻水中,直接上手按倒水底。

水面顿时又不见了叨叨和三杯的身影,池中之水比上次的奔腾更为猛烈,池水拍击池壁声音一阵高过一阵且啪啪啪的节奏加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