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49章 山坡野狼的嚎叫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004 2014-06-12 12:15:28

  半月似乎是已经从金环蛇哪里获取了狼群的下落,跨沟翻岭一路向西,就跑出去了很远,三杯在后面紧紧奋力追赶却始终与半月拉开百米的距离,三杯开始还由着半月跑,自己跟着,可是渐渐三杯体力不支且连日疲惫劳顿积累,半月已经远远的将三杯抛在后面,三杯环顾左右似乎接近大湖区,三杯心急如焚,深恐半月有凶险。

三杯无奈急忙高喊着半月让其等等自己,但显然半月兴奋过头了,根本没听见或者就是听见了想急于追到狼群。

三杯后悔的肠都绿了,只能放出探寻之气沿着半月的脚印追赶半月。

很快来到一个半山坡,三杯没有发现半月的脚印,把三杯折磨的心理异常的难受,左寻右觅,上串下跳,来回查看,三杯听见自己山的北坡若隐若现有浪叫声,三杯奋力赶到那里。渐渐看见沟底有人影,三杯连滚带爬下山,从半山坡看见半月正与一群狼在对视。

三杯累的坐到山腰的一块石头上边休息边看着半月的背影。

那群狼有几十只,都站在一片矮树的边上,半月也是气喘吁吁的样子,弯腰双手扶着自己膝盖,身体晃动呼着粗气,应该是累的不轻,几次都看见身体一歪就要摔倒的样子,脚步沉重也步也趋的围着狼群转圈。

山沟有近千米的宽度,向东延伸一千多米有弯道向南,三杯站立的地方向西被更高山坡遮挡,一百多米视角受限,向东都是缓坡视野开阔,三杯看见东沟拐弯处的对面半山腰似乎有山洞,三杯暗暗决定一旦暴雨来袭就去那里避雨。

三杯与半月也就是五十米的距离,加上山势坡度,可视觉距离在三十米的样子。远远望过去树林有横长竖窄的三十亩林地,树木密密麻麻的看不见走进林里的狼有多少。

似乎那群狼不愿配合半月,也或头狼没在狼群中,半月在狼群中找了十几分钟,缓慢从狼群中出来,沿着山坡向三杯坐着的石头走来,很快半月上来三杯做的石头边坐下,对三杯断断续续的说:“爸爸,他们在开会研究,让他们研究吧,头狼也不在,谁也拿不定主意,啊,累死了,快爸爸借个后背用用。”

三杯扭头看见半月已经累的脸色煞白,浑身冒汗,胸口起伏猛烈,腿脚行动软绵,三杯急忙将半月抱躺在自己的腿上,半月躺在三杯怀里闭目养神。

渐渐林边的那群狼也缓缓向三杯和半月休息的大石头附近而来,三杯轻松目光注视着它们,因为有青青告诉过三杯关于狼群的习性,三杯定定的看着应向自己目光的狼,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且嘴角挂着微笑。

很快总有三十余头狼将三杯和半月围在中间,狼群里的狼也坐、卧、站、趴在杂草和灌木间悠然的散步。

“它们在等头狼回来,我们就和它们一起等吧!它们在保护我们,真是不可思议。”半月抬头看了看狼群,又躺下看着三杯轻声说道,半月说完又继续躺在三杯怀里休息,三杯闻言也低头闭眼调息。

一只半不大的狼感觉半月的运动鞋很惬意,就卧在半月的脚边打瞌睡,半月感觉到了异常便坐起身,伸手将那只灰不溜秋的狼抱到了怀里。

“嗨,老乡,能问你个路吗?”一个喊声从沟底传来,一个五大三粗的黑脸汉子穿着灰不溜秋的一身衣服,脚上等着黑布鞋,背带别抢,向三杯和半月招手。

三杯警觉向狼群做手势隐蔽,狼群很快藏匿起来,半月抱着小狼也转身看过去,谨慎看向那人,远远看那人有三十余岁的样子,方脸盘,粗眉小眼,蒜头鼻,厚嘴唇,头发不长但很凌乱,络腮胡长且乱,中等偏瘦。那人向三杯和半月喊出话,见三杯父子不说话,便从沟底缓缓上了来。

“半月别慌,等他上来,我们就说是动物学家研究狼群的,我是教授,你是我副手,正好狼群可以作证。他问我们地方,知道也不给他说。”三杯说与半月注意事项,便眼望别处静等那人上来。

“嗨,老乡请问繁江怎么走啊?”那人说话鼻音很重,吐出来的字也很浓重,说完就对三杯父子上下打量。

“我们不知道繁江具体位置在那里?可能是大湖区北边吧!”半月抱着狼起身向那人说道,说完伸手摸着小狼的头几下。

“恩,你们是做什么的?”那人说着话,在三杯身边转着圈的端详。

“哦,我们是从北方过来研究狼群的,哦,那是洪教授,我是洪教授的副手小月,主要是了解狼群头狼的择偶选择课题和南方狼群的生活习性。”半月微笑着向那人解释道。

“我问的是他,他怎么不说话?”

“洪教授偶感风寒,且我们刚奔波劳累两天没吃东西了,洪教授胸口疼病又犯了,老胃病吧,我们经常野外奔波,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没规律。所以……饿的很了就……”半月伶牙俐齿,说与那人知道洪教授不能说话的原因。

三杯始终是低头抚胸不抬头,似乎就是异常痛苦的样子,半月怀里抱着小狼看着那人等着说新问题。

“哦,这样啊!”那人怀疑的神色收回,便转身向下而走,但走出去七、八步,却向下喊道“没事了,你们可以过来了,有动物学家研究狼群的,有只狼崽你们要不要啊?”

因为视角问题,三杯没看到那人身后的状况,此刻那人喊道有狼崽,沟底竟然从西边冒出了一群脏兮兮的人,疲惫不堪的样子,且似乎都很饥饿,有二十几人的样子,有老百姓装束的人,还有穿军装的军人,可是都是没带枪的样子,除了那个穿灰色军装打扮汉子。

“张营长,好样的,不管什么肉,让弟兄们开开荤吧,东跑西串的十几天,简直就是丧家犬,想我胡科长,那经过这折腾。”一个矮个尖嘴猴腮的干瘦老头,穿着一件破烂棕色长棉袍,头发稀少花白,内穿深蓝黑布宽裤,脚上一双黑布鞋,就蹦到了半月面前。

三杯见此,感觉他们就是冲半月怀里抱着的小狼而来,三杯猛然起身,装着害怕的样子喊道:“你们这是做什么?这是我们动物研究需要的,千万不要乱来啊!”

“洪教授,这个兵荒马乱的就别研究了,我们前面为国奋战沙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吃一只小狼崽,你这是报国的表现嘛!这是军*统胡科长,一个为国操劳的老军人,给他补补身子吧!”

张营长对三杯苦口婆心的劝慰道。

“那怎么可以,这是一条有研究价值的小狼,你们说要就给啊,不给!”半月抱着小狼,着急万分的喊道。

“我看这那是什么洪教授啊,这是鬼子的密探吧,人都保住了还有心研究,骗傻子的吧,还有就是张营长别以为自己穿身新*四军的衣服就不是党国的军人了吗,弟兄们,都快来啊,他俩不给,我们就抢。”胡科长一声喊叫,沟下面有十几个人都一拥而上,原来很多老百姓都是化了妆的军人。

三杯冷冷的看着胡科长,眼睛瞪的溜圆,胡科长胆怯了,自己退下去十几步,三杯转而去看那些爬上来的人,怒吼道:“我看哪个敢上来,狼还是团结的集体知道同仇敌忾的共同御敌,你们都跑什么跑啊,小鬼子来了就把你们吓破胆了吗?谁胆敢再进一步,我就放狼吃掉你们!”

三杯向匿藏草丛的狼群一个手势,那些狼都从暗处跳出来,呲牙咧嘴看着面前的十几个溃军,群狼低吼,声声入耳。十几个溃军哪见过此等恶狼,纷纷退后,狼群步步紧逼。

“张营长开枪啊,开枪啊!”胡科长居然还要试图用枪来予以要挟;张营长吓傻了,浑身哆嗦不敢动弹。

三杯对狼群摆手,那群狼冲着胡科长而去,将老家伙扑到地上,群狼咬喉舔脸,很快就把胡科长咬死当场,狼群嚎叫不止。剩余的十几个人跑下山坡,疯狂奔跑向沟里的小树林深处。

“都回来,吃这种人间败类,不要毁坏了狼的品质。”三杯一声喊叫,群狼又聚拢到三杯的身边,三杯冲着张营长淡淡的说道:“你可以带着你的人走了,大湖区西边就是繁江,不要学的连狼也不如。”

三杯远远看见张营长带人走远,转身摆手带着狼群就向山沟东临山那个山洞处走去,因为天空中已经落下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爸爸,头狼是不是遇见什么凶险呢,我想去周围看看,这会儿雨下的不大,让我带走几只狼去吧。”半月与三杯并肩站在山洞口,看着洞外淅淅沥沥的小雨向三杯提出自己的要求。

三杯没有说话,回看山洞深处闪闪发光的狼眼,默不作声,那群野狼都安静的坐卧在山洞里看着外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