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50章 淡气冲散心中悲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004 2014-06-12 12:15:28

  三杯与半月为了避雨,带着几十头野狼躲进了半山腰的山洞中,将群狼让进洞里,三杯便与半月坐在洞口洞檐下的石头上小憩。

很快三杯靠着岩壁就睡着了,半月见此急忙紧紧靠在三杯身边,看着洞外的山沟静静的出神,眼前横向的山沟西侧为山岭缓坡,雨水冲刷而下,天然在山脚形成一条小溪,靠近半月所坐的山体坡度较陡峭,时间久了沟底有条路被踩了出来,西山东山间就不到八十米的距离,半月看着对面的山岭期盼头狼能尽快出现。

眼看着小雨纷飞有四十分钟过去,半月忧心与三杯从星恩寺出来已经有半天的时间,不知道星恩寺里祖奶奶和公主会着急到何种程度,半月此时也是又冷又饿,心里异常的焦虑。

半月想来想去不愿意再继续等下去,看着身边熟睡中的三杯,半月决定与身后的狼群谈一谈,没想到半月也就是简短说出几句话,有大狼就同意半月的要求,由大狼带几只狼半月去找头狼,留下来的狼负责保护三杯的安全。

半月兴奋的露出自己血红狼眼,没想到那群狼里有一只老狼说,早就知道半月是狼的朋友,因为半月的身上里有野狼崇敬的气味,半月听到后感到一种喜悦无法抑制。

半月正待与大狼走出山洞却发现山沟里从南向北走来了一队穿着雨衣的军人和队伍前面破衣烂衫的老百姓,那群老百姓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居然有四、五十人都被用麻绳捆绑着串在一起。

老百姓身后是二十七、八个的脚穿大皮靴,身披暗灰色雨衣,雨衣是整齐的黄色军装,强带刺刀,头戴钢盔的壮汉,队伍后面还有一个满脸横肉的军官腰跨军刀和手枪,脚穿马靴,这名军官未穿雨衣,但身边有一个穿西装,也穿马靴的人为其打着油布伞。

半月明白这就是鬼子,那天晚上半月受伤就是被穿这种衣服的人所害,半月心里恨的咬牙切齿,由此是看到那么多手无寸铁的老百姓被抓时,半月感到无法抑制的怒火升腾。

半月急忙将三杯叫醒,将自己要救百姓杀鬼子的事说与三杯,三杯听说那些人就是将半月打伤的鬼子,三杯也摩拳擦掌,恨之入骨。

很快三杯就制定出邪攻方案,由三杯放出弥漫之气,狼群趁机咬断鬼子喉咙,半月需要不停歇的用鬼子钢盔接水,将老百姓从昏迷中解救出来,不能迟疑。

半月想亲自手刃几个鬼子,三杯说只能将那个军官留下来,那个军官是魔地邪,杀他需要手起刀落不能犹豫。

半月眼里冒火,向三杯点头保证。

渐渐那群队伍接近山洞口,三杯测试出山风的吹动方向,原来那风向在山沟弯道最合适,三杯嘱咐群狼注意,三杯矫健身形从山坡而下,隐藏石头后面让过那群老百姓和穿雨衣的鬼子,三杯突然就站到了那名鬼子军官前面,迎风弥漫释放,瞪眼就看着那名军官不动,军官身边打伞的人顿时惊讶的说道:

“哎呀,你想做什么?皇军的队伍你也敢拦,不要命了。”

说着穿西装的小个子翻译,就气哼哼的走到三杯面前,三杯轻拍手掌三下,穿雨衣的和老百姓都倒地不起。群狼下山,咬喉索命,鬼子兵全部丧命,半月从鬼子们头上摘下几顶钢盔,就跑到小溪边接水,为老百姓脸上浇水去毒。

鬼子军官看见三杯身后的人均倒地不起,顿时愣住了,小个子汉奸刚抬手要打三杯,三杯伸手拉着胳膊掐住喉咙,就提起来,汉奸没停几下就完蛋了,随后是狼群撕咬,半月提水救人。

鬼子军官看见狼群咬断了士兵的喉咙,便目瞪口呆的表情,为眼前的景象惊恐吃惊时,三杯上前下抢夺刀就完成了。

鬼子军官瞪眼看三杯,三杯也与之瞪眼,渐渐军官眼睛发酸,腿发软就跪倒了地上。

半月来回奔波十几趟,担心救人时间不够用,急忙用刀为老百姓隔断绳索,让清醒过来第百姓帮自己救人,很快那些老百姓都被救治过来。

半月来到三杯身边,接过指挥刀,正要挥刀砍杀那个鬼子军官,没想到身后边跑过来一群老百姓,有人就高喊:“拿刀砍死他太不解恨了,让我们用石头砸死他吧!”

半月和三杯急忙闪身一旁,那些老百姓不论大人小孩儿,男女妇孺,人手一块石头没一会儿就把那军官给砸死了,结果不解恨的还把已经被狼咬死的鬼子,都挨个砸了几遍。可见老百姓的愤慨达到何种地步。

接着许多老百姓,众说纷纭

“我亲眼看见这个鬼子,他杀了许多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我们应该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死横遍野啊,城区边上死人都堆成山了啊,挨千刀的,没人性啊!天啊!”

“老百姓有什么错啊,老天爷睁眼吧!”

“为什么受伤害的总是老百姓呢,我们要拿起武器抗击侵略者。”

很快,那群被解救的老百姓,默默向三杯和半月点头、作揖,千恩万谢渐渐四散而去。

半月看着那群老百姓均看不到人影,目光触及倒在路上的尸体,不免感到发愁:

“爸爸,这些尸体如何处理,他们都是被野狼所杀,若被鬼子发现,很可能就让狼群遭殃了,我们不能给狼群带来灾难啊!”

半月眼望着身边的群狼感到忧虑,伸手抚摸着身边的几只狼背,无法抑制住悲伤。

半月的思考是对的,这些鬼子都是被破喉而亡,每个尸体都是喉咙被野狼咬的血肉模糊,尽管有些鬼子头被打烂打破,身上石头石块很多,若经过检查致死原因,势必很容易就可判断为野狼之牙。

鬼子恼羞成怒上山打狼,这群狼群怎么可能是枪炮的对手。

半月的顾虑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那群颇具灵性的狼群也瞪着狼眼纷纷注视着三杯。

三杯的凤眼露出惬意的微笑,向空中伸出右手高高扬起,对半月也对身边的狼群高声笑道:

“呵呵,想我三杯一向就是爱憎分明,我怎么可能出卖自己的朋友,不管他是人是兽,放心好了,再等五分钟,你们看到的路上只是放了几件衣服而已。”

三杯挥手让狼群登上山坡,伸手拉着半月也登上山坡上的一块大石头上,大家居高临下注视沟底里的几十具鬼子尸体,很快那些横七竖八的尸体眨眼间肉身消失,血迹也无,就留下了衣服和武器扔在路面上。

狼群发出惊异万分的低吼,半月深感兴奋的看着三杯,问道:

“都消失不见了啊,去哪里了呢?怎么这么邪乎呢?”

“都在空气里蒸发了呗,消失的无影无踪。为冲淡空气中的恶气多少发挥点作用,爸爸很希望有更多的淡气能升腾到高空,这样怨灵们的怒火也许会缓和点。”

三杯抬头仰望天际产生了更大的愿望。

“爸爸,我们在这里的时间非为正常的时候和时机,这样做会不会造成时空混乱呢?”

半月感觉到新的顾虑,急忙向三杯求证。

“儿子啊,爸爸此时不代表正道,更不是代表邪道,爸爸是介于两者之间的,爸爸是凭借一颗良心,随心所欲维心而行惩治不公,有什么后果就让天道、圣道和邪道自己去收拾烂摊子吧,呵呵,爸爸希望有鬼子的集团军从这里路过,爸爸把他们全变成淡气,让怨灵欣慰就是爸爸的目的。”三杯仰天长啸发出笑声。

“呵呵,原来如此啊,尽管半月依然不明白爸爸想表达的意思,但是爸爸,半月支持你,爸爸的胃口是集团军,啧啧,这里荒郊野岭估计来不了那么多,不过半月知道哪里的鬼子多,回头让半月带爸爸去找吧!”

半月紧紧拉着三杯的衣襟,无比激动的向三杯解释道。

三杯微笑看向半月,拍着半月的肩膀,高兴的点点头。

“杀鬼子喽,杀鬼子喽,小鬼子等着瞧吧!小鬼子看你能往哪里跑!”半月在石头上跳跃,喊叫,奔腾。

“嗷呜,嗷呜!”西山山坡上又跑来一群野狼,领头的头狼呼叫着寻找自己的狼群。

“嗷呜,嗷呜!”半月也高声学着狼叫,与身后狼群一起与头狼遥相呼应。

头狼发现三杯和半月身边的狼群,沿着山坡越过山沟,快如疾风的爬了上来,两群狼摩肩擦头彼此问候亲热一番,高大的头狼瞪着大大的狼眼紧紧盯着半月看。

半月身体前倾向头狼露出血红的狼眼,向头狼吼叫问候。那群狼也有三、四十只的样子,领头的头狼有高达的身躯,能高达半人多高,体长毛为深灰,有光发亮,腿爪有力,气势凶凶,威武雄壮,远远望过去像小马驹般的健壮,两只狼眼炯炯有神,眼神定定看着三杯和半月所站立的地方,透射出股股寒光,且呲牙咧嘴异常恶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