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67章 说出前因有内情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381 2014-06-12 12:15:28

  柳叶含泪向三杯点头,三杯紧紧抱住柳叶,柳叶在三杯耳边叹息:“本来我们小日子多好,你田间劳作,妹妹纺花织布,守着儿子,就可幸福长远。你非要显摆有漂亮老婆,聪明儿子,慢慢又想做官,又想当圣者,结果现在成了大坏蛋,臭名远扬,人人诛之都不为恨。真的,你让妹妹不敢再爱你了。”

三杯唯有抱着柳叶哭泣声声,心痛的连连低语:“对不起!对不起!哥哥对不起妹妹,哥哥再不愿伤妹妹的心了,这次办妥事情,哥哥再不追求虚名了,对不起妹妹。”

三杯真的感觉自己傻了,很多次遇见柳叶,三杯都认为这个女人是异常聪明的人且受到普遍共识,但惟独对自己有时候显的很傻,三杯觉得聪明人也会犯傻,有时候三杯还故意取笑她。

现在三杯设身处地的想,其实自己的媳妇还是照顾自己的缘故,三杯感觉自己快彻底崩溃了。

柳叶就是故意想拉近与三杯的关系,三杯却傻的就是不明白。

此刻三杯异常懊恼自己的浅薄和无知,心痛伴随悔恨阵阵涌上心头,泪水流淌柳叶身上,快把柳叶给水洗了般。

柳叶拍着三杯后背安慰道:“行了行了别哭了,待会儿让大家发现哭红眼的三杯,你就糗大了,妹妹知道你有心悔改且现在的妹妹也不少了,那就维持现状吧。”

三杯渐渐回过神来,用手将柳叶身上的泪水擦拭几番,叹息道:“现在哥哥知道你是谁了,想问你一个新问题,可以吗?”

“打住打住,我知道你想说啥,你认为妹妹是你媳妇,我可能随便搂住一个人行船吗?简直荒唐至极,就对你提出奖赏是这个,你以为妹妹是大众情*人啊,妹妹有那么贱吗!笑话!”

柳叶看着三杯说笑道,挥拳就对三杯一顿组合拳,打得三杯呲牙咧嘴还能笑。

柳叶看见三杯眉开眼笑的欣慰状,柳叶向三杯瞪眼道:“你说你做了圣者就啥都忘了,妹妹拿刀吓唬你,都不能让你想起来,我有必要天天缠着你吗?有必要追着赶着你,在后面对你哭喊我是你妹妹、我是你媳妇,等等我啊!你肯定以为我是疯子或精神病。”

三杯感觉柳叶说的很有趣而傻笑不已,心里异常难受。

柳叶依然不依不饶说话:“即便那样,那天碰巧你有心情来与妹妹交*流一下,揭开衣服一看多一个肉陀,就把你惊讶的魂飞魄散,肯定会是拿刀追着我跑,要杀妖怪呢?是不是!所以,妹妹就逗你玩。”

三杯想着情景笑着脑海闪电般想起片段,急忙对柳叶说道:“我想起来了,妹妹那地方,哥哥起过名字叫红谷,呵呵!”

柳叶也感无限情趣,笑声似铃清脆悦耳,铃声过后,柳叶苦笑道:“你意识深处应该是有这个记忆,你把你认识的妹妹的名字称为红谷,妹妹就知道你忘不了,呵呵!笑死我了。红谷妹妹!想起合适的词语给人改了吧,否则你让妹妹如何叫人家。”

三杯摸着红谷,大笑声声,笑罢,看着柳叶说:“还是妹妹帮她起吧,哥哥担心水平不高,别是又让你笑了,半月的名字,我起过名字叫半杯,半杯是什么意思?”

柳叶闻言忍俊不止,反复看三杯几眼,用手指指自己肚子下面。

三杯看之,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感觉无地自容。

柳叶向三杯正色道:“你的名字不是三杯,是山贝,大山深处的宝贝,明白不!这是妹妹给你起的,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你成了三杯,三杯水酒啊,水酒下肚你就把自己是谁全忘光了。你儿子名字叫贝子,就宝贝儿子的意思。不过你儿子也改名了叫山峰,你山崖,他山峰。在我的故国奇里梦雅。”

“他长的像谁呢?像我还是想你。”三杯好奇的问道。

“不像你也不像我,他像奇里梦雅人,真正的有大后脑勺的人,这辈子你是见不到他的,下辈子吧。也亏的是你三毛琉*球,虚荣心太重,弄不清楚自己吃了饭应做啥,否则儿子会被玄地人误认为妖怪给灭掉了。”柳叶说完就起身,找衣找鞋就准备起身。

“媳妇,再躺一会儿吧,聊聊知心话吧!”三杯执意拉扯,被柳叶随手就打回去,柳叶吼道:“再躺就是推杯换盏的事,起来吧,烧鸡估计拿回来了,去说正事吧!你以为接令出击是好做的吗?那是荣耀和陷阱并存,你只看到了美丽的光环,其实凶险可置于你永世不得重生,以你现在的功力简直自不量力。不过这事妹妹知道怎么做!”

三杯听柳叶如此话语,也不敢坚持,也急忙急切的穿衣收拾,很快二人一切停当,柳叶走出几步挡住三杯去路,三杯知趣返回等柳叶先走。

柳叶戴上大后脑勺,仰头挺胸,大步而行。

三杯站立门口,回想今日所遇之事,尤其是柳叶的经历之事,三杯心里异常宽慰,很久压抑在心头的千钧石头渐渐感觉份量减轻且恍如化作青云飘荡,三杯高兴的挥拳、踢腿,跳跃庆祝。

四体台内,魏道长坐在石凳子上坐卧不宁,东张西望,手足无措,猛然看见柳叶大摇大摆过来,魏道长起身相迎:“大师来了啊,可是休息的好哇,长途跋涉、行车劳顿,应该再休息休息,这里的事不是多么着急的。”

魏道长跑至柳叶身边,想伸手握手感觉不合适,想行礼感觉不知道用何手势,两手架空,挥来挥去假意警觉发现有蚊子,双手挥舞几下做轰蚊子的动作。

柳叶听到魏道长的话,忽地停下脚步,看着魏道长诧异道:“这么说没事啊,没事那我就去再歇一会儿吧,或者想法把这里的蚊子消灭一下。”

魏道长惊愕表情,猛拍了一下手,惊呼道:“嗨,忘记一件大事了,叨叨她们还没回来,若说三百里也不算远,买买东西,大不了现场吃几只,吃十几只,上厕所、洗手,休息一会儿,喝点水,眯瞪一会儿,也该回来了,可现在还没影子,她们还会去哪里呢?”

魏道长貌似心平气和说与柳叶,柳叶不解神情看着魏道长,深感奇怪的问道:“魏道长是在问我吗?是想问我,叨叨她们为什么不回来是吧?”

魏道长心里话,可不就是给你说的吗,还能有谁,石凳子边上就俩人,不问你,也没看见第三个人。

但魏道长没将心里话说出口,唉声叹气又说道:“这个三杯真是没尾巴鹰般,想见他时,他没影了,大师你说我们对叨叨她们这么晚还不回来,该不该着急啊!”

柳叶更奇怪的表情,看着魏道长意味深长的语气,轻声说话:“魏道长,你让大师很感糊涂啊,是大师让叨叨去了吗,她何时回来,怎么回来,用的着我*操*心吗?”

魏道长没想到柳叶居然连话外音也听不出来,顿感无所适从,着急慌乱的回答:“咋能怪罪大师呢,大师就是说那个地方有烧鸡,并没有说让快去买,叨叨和榕儿她们是特别想吃才自己去的,当然与大师没关系了。我就是想该咋办。”

柳叶闻言,表情很感轻松的坐到石凳上,看见有茶壶及茶碗在石桌上,用右手将茶壶端起,放鼻子下嗅闻几下,左手捡起一个茶碗,倒进满满一杯茶水,将茶壶放回石桌,左手茶杯倒右手,抬起右手将茶杯置于唇边,轻抿几口茶水。

魏道长急忙尾随柳叶坐回石凳,瞪眼看着柳叶斯文慢举、一条不紊的一系列喝茶动作,静静看着也不说话。

缓缓,柳叶似乎刚发现魏道长般,冲魏道长笑道:“咦,你咋还坐这里啊?”

魏道长深感奇怪,连忙问道:“我该去哪里啊?”

“你不是去找叨叨了吗?怎么还坐这里不动呢?”

柳叶很惊讶魏道长居然还有心情坐下来看柳叶喝茶的意思。

“啊,不是,我不知道咋去找她们,她们走时就把穿梭机带走了啊?”魏道长警觉柳叶说话方式和考虑问题的角度。

“那不是还有修忙车吗?你开修忙车去呗,愿意现形,条件不允许,那就隐形呗。”

柳叶瞪眼看着魏道长催促他快去,将茶碗放石桌上就向魏道长摆手催赶。

魏道长急忙起身走出去几步,又回头坐到石凳子上,看着柳叶为难的说:“大师,我一个人那咋能行呢?修忙车我开不好,再说万一需要动手帮忙,谁来驾车呢,且我功夫也一般,就缺少帮手。”

“叫半月,半月功夫了得,此时不用他,何时让他露脸呢?”柳叶低头看自己的脚,脚丫来回翻转,柳叶左右端详。

“半月,龟缩在密道里,搂着小香在那里沉迷呢,洞口我找不着,门我也不知道在哪儿。真是急人,三杯也不知道跑哪里了,这可怎么办啊!”

魏道长忽地起身,来回转圈,心里异常焦虑。

柳叶弯腰把玩自己脚上的马靴,看了左脚看右脚。伸出玉指五双,压压这个鞋面,搬起来那个鞋底看看,似乎闲的无聊到极点了。

“大师啊?”魏道长转悠半天,忽然站立不动看着柳叶喊道。

“有事吗?”柳叶头也不抬继续看自己的脚,轻声反问魏道长。

“没事!没事!你要是觉的那茶水凉了,那就让贫道再给你换新的吧。”魏道长作势将茶壶端到手里,等柳叶客气话出口,然柳叶就是不吭,魏道长心里发毛,真不知道去哪里接热水去,本来就是客气话,柳叶没谦让,就让魏道长骑虎难下了,留下来不合适,只好打定注意上修忙车转一圈去,不行就开溜。

魏道长想至此处,硬着头皮拿定主意上修忙车去,魏道长转身就脚步匆匆就走。

“站住,小丫头给我回来!”柳叶的呵斥声不大,魏道长吓的浑身哆嗦一下,急忙转身呆看向柳叶,魏道长没想到柳叶能知道自己的真容,彻底清醒自己的伪装被柳叶识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