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58章 道长想起道观事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023 2014-06-12 12:15:28

  魏道长来到修忙车里,烦躁不安的在修忙车里来回踱步,看着红谷不时从前舱门口不断露头查看自己的动向,魏道长不以为然,继续从前舱门口踱步到后舱门口,一路走来也看见了后舱门口的榕儿,榕儿也很奇怪祖奶奶的作态,深感好奇和不解。

榕儿看见了魏道长对香妹过于激动的关心,此刻怎可放弃继续观察魏道长的机会,榕儿穿着玄地的服装,粉色绣花缎面对襟上衣,下身绣花粉色缎面谁裙裤,脚上一双同色系绣花鞋,左手抱右手肘,用右手托着自己的下巴,歪着脑袋用狐狸眼余光不断扫描魏道长的表情。

红谷也对魏道长的反常举动好奇,魏道长一直以来就是神态自若、稳坐修忙椅的表现,何种不宁的心绪会将魏道长逼迫的如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走动坐卧不宁呢。

但红谷还兼顾着注屏的责任,在前舱门内一会儿看看屏,一会儿看看魏道长,红谷盘算着魏道长知道半月将香妹软禁后的暴跳如雷狂喊:

“小兔崽子,魏道长平时对你那么好,竟然知道魏道长喜欢探知秘密,却就是不让魏道长知道,真是枉费了魏道长一片真心,小兔崽子再有啥事,魏道长就对你不理不睬。”

魏道长的喊叫声很高且急,把固顽吓跑了不敢近前,魏道长曾奔下修忙车而去,修忙车里就留下了榕儿和红谷时,榕儿将在望景台上对魏道长的反常举动告诉了红谷,红谷很纳闷,即对魏道长纳闷,也对榕儿不解。

魏道长再次上来,榕儿与红谷互换眼色就开始留心魏道长进一步的反常踱步,魏道长到后门就唉声叹气一声,走到前门又感叹几番。十几分钟过去,魏道长扯着自己的道袍高声喊道:

“究竟为什么我要换上这身道袍呢,谁让我换的呢,我咋就想不起是谁说的了呢?魏无恙是谁呢?云阳升道观应该在那里?”

红谷听到魏道长一直揪心半月的事,不明白魏道长何故对自己所装扮的道长发生了疑问,于是忍不住好奇的问道:“道长,这不是你要易容这个外貌的吗?谁敢命令你呢?”

魏道长狐疑表情走到红谷面前,严密注视红谷的俏脸和杏眼,木木的表情说:

“你没有命令道长这么做,这事我是清楚的。”

道长此话出口把红谷惊诧的顿然心里很慌乱,很想跑出去找到三杯把道长反常说与三杯。

但红谷知道三杯是带着迪清一起去洗澡的,肯定有水上行船之事,红谷不敢冒然出去。

“道长,我知道你为什么要化装道长,让榕儿猜猜,你看对不对吧!”

榕儿的声音从后舱传来,道长转身就向榕儿走去。

道长走到中舱中间,突然停下来高喊道:“呵呵,道长我想起来了,是榕儿外婆吩咐道长做的,三杯的战神岳母说,无论大兔崽子何等状况告诉他,但凡想起星恩寺的名字或者同音名字的寺庙,一定要探寻魏无恙道长的下落,千万不要动云阳升道观,这事很重要,必须说给三杯知道。“

魏道长兴高采烈跑到榕儿面前,激动的拍着榕儿的肩膀,发出了一连串大笑:

“感谢榕儿,你的提醒很重要,快去把叨叨和公主叫来吧。”

“魏道长,快看迪清公主来了。”红谷指着刚刚踏进修忙车的迪清,向魏道长示意道。

迪清惊讶看着红谷几眼,转看魏道长说:

“魏道长找迪清有何事,若不重要就待迪清查看了庙里动静后再说吧,三杯吩咐密切注意庙里动向。”

迪清站立修忙车前舱门口等待魏道长表态。

“十万火急啊,公主请留步!祖奶奶临来找三杯之前,曾到三杯岳母那里践行,老战神说三杯曾嘱咐务必给与未来的自己一句话,那就是但凡听到星恩寺或同音字寺庙,务必想法找到魏无恙道长,没找到道长之前千万不要动云阳升道观。祖奶奶就记住了易容魏道长,被半月一打岔就忘记了。快把三杯找来。”

魏道长将从三杯岳母那里获得的信息,急忙说与迪清。

迪清闻言不敢怠慢,急忙心灵通道呼唤三杯。

三杯已经拥抱叨叨出水喘气,看着沐浴池被冲破而致石墙壁断面致水流一地,正感叹叨叨神力,三杯苦笑道:

“以后想让哥哥行船就直说,千万别拐弯抹角的找借口,你早说要哥哥服务不就得了,看看这么好的沐浴池都给破坏了。让哥哥泡澡也没地方了。”

“那里游泳池水温度也适中,哥哥你要不尽兴,我们去游泳池里。”叨叨拉着三杯的胳膊笑颜提示。

“算了,穿衣回修忙车吧,公主有要事说,似乎魏道长想起你妈妈的嘱咐了。快!十万火急,我已经交代公主也把固顽唤了回来。正事办完,哥哥在找你切磋。”

三杯飞快动作寻找自己的衣服,拾起穿上等待叨叨更衣完毕,两人匆忙向修忙车而去。

三杯见到魏道长了解了详情,感到事态很严重,大家一番商议一致意见认为星恩寺后院原有建筑风格迹象表明,云阳升道观很可能就是星恩寺后院之地址。

三杯考虑再三惊醒般急呼道:“若我没失意前交待岳母有此话的话,看来对螺旋洞是不能动的,肯定过去发现过潜藏的阴谋,很可能这里就是陷阱。已经通知了凤舞火台,务必在他们行动前阻止挖掘,否则很可能有更大的凶险。”

“可是已经通知他们了,怎么办呢?哥哥不便于现身,这事如何办呢?”

红谷想起凤舞火台已经发出信息前来,为三杯的判断感到惊恐万状。

“固顽呢?公主固顽去那里了?”叨叨环顾左右没发现固顽的身影。

“我派他去山下查看后院掉落山下物品去了,查看是否有云阳升道观的标志性东西,他很快就回来。”迪清急忙向叨叨解释,美目闪烁,忽地惊喜喊道:

“哥哥,让固顽代替你出面阻止挖掘吧,正好固顽体型是哥哥年青时摸样,让妹妹与固顽同往如何?”

三杯听到迪清计划也很感满意,急忙制定出了应答方案,借口从星空而来,正好可不显山不露水化解凶险,红谷又说出带上宝宝,就将三杯的方案更进一步的加以完善。

固顽回来修忙车带来了云阳升门匾,大家更是对后院认识进一步得到确认。

大家研究一致方案细化进行步骤,确保行动计划万无一失,一番规划,留下兆金和千豆隐蔽查看庙里动向。大家很快就分置休息处所休息。

修忙车里留下叨叨,固顽,魏道长、宝宝和榕儿,三杯带着迪清和红谷临至温泉沐浴池西南侧兆金开辟的休息处所,与半月和香妹相同规格的并排两间屋,屋前也有活动场地。

三杯有计划将红谷与迪清算计一下,于是三杯兴致极高的看着红谷和迪清道:“两位妹妹风韵各具千秋,今晚哥哥要左拥右抱,谁先来,还是一起上。”

没想到俩女子嘴上均说一起伺候三杯,转眼趁三杯不注意,迪清和红谷各自占领一屋便从里将门插上,三杯顿然傻脸,惊愕当场。

三杯眼看自己很可能夜晚要独自睡到活动房间,只好门外借口种种理由,将红谷和迪清的屋门敲开,其理由是此时玄地夜晚经常出现鬼魅专找孤身女子,两位女子不解鬼魅详情深感惶恐,急忙一左一右躺倒了三杯身边,三杯心里暗笑谎言也可惑动人心,在左右逢源自得其乐后昏沉入睡。

那边半月在冷聚灯下看着和衣静卧床上的香妹一直傻笑,香妹小巧可人,圆脸长发水灵灵的大眼和水灵灵的肌肤极具江南美女风范,唇红齿白极具灵性,一笑俩酒窝让半月看的如醉如痴,半月左手摸着香妹白皙手指,右手扶着香妹粉红小脚,口里喊道:“妹妹,哥哥好爱妹妹啊,让哥哥带着妹妹天涯海角结伴周游吧。”

“好啊,但妹妹不明白一件事,你必须说清楚,妹妹千辛万苦把重伤的你拼死拖到学校厨房隐藏灶台里,你为什么要对妹妹下毒呢,让妹妹傻儿巴叽好几天,你究竟什么目的和动机,不说清楚此生就直让你看着,别想动妹妹一根汗毛。”香妹嘴里话语不饶人,抬手起脚就脱离了半月的双手。

半月看到香妹收回了手脚,对自己一副责备发难的怒言,半月立刻真情流露,声情并茂道:

“妹妹,有所不知翻墙进去院子里,哥哥就被妹妹婀娜多姿的身材吸引,竭力按照妹妹的指示,将大门死死地堵截的牢牢的,心甘情愿听命妹妹调遣,哥哥倒下是替妹妹挡子弹的,伤重唯一欣慰妹妹不离不弃的执意救哥哥,哥哥想把妹妹牢牢握在手心里,所以为防范妹妹逃走,才不得不下毒阻止妹妹离开哥哥。”

半月话语说完,就看到香妹哭泣的眼泪,香妹急切向半月动情伸出双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