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59章 咯咯奇奇悲切声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051 2014-06-12 12:15:28

  半月激动的双手颤抖拉住了香妹的双手,两眼一眨不眨的向香妹说道:“哥哥确实也无心骗妹妹很多事,希望妹妹听哥哥心里的话,其实洪大叔是半月的亲生父亲,半月是为了与妹妹单独相处才说了谎话的,妹妹能理解吗?”

半月接着又将迪清、红谷和叨叨与三杯的关系做了介绍说明,香妹不住点头表示对半月理解。

“好吧,知道哥哥爱妹妹,这就够了,妹妹也难舍哥哥,来哥哥抱抱妹妹吧!”半月将香妹抱在怀里激动的浑身颤抖,两人相互搂抱亲昵爱抚,柔情蜜意说不尽的知心话,海誓山盟念不完的真心情,一宿说来说去展望未来,规划美好生活竟然一夜无眠。

眼看天窗外的天空露出了曙光,半月亲吻着怀里的香妹将妹妹搂的紧紧的说:“妹妹,我们睡一觉吧,天大亮后就让说与爸爸我们准备结婚的事,今夜就让妹妹与哥哥洞房花烛如何?”

“若哥哥愿意此时与妹妹洞房花烛,妹妹也是心甘情愿的……嘻嘻!”

香妹话语未完,半月那里就急不可耐了,很快龙凤朝阳、风升水起、掀起软榻万丈云雾。

次日,天大亮,三杯睡醒警觉伸手摸向身边两侧,发觉自己独自在床躺着,身边的红谷和迪清都不见踪迹,回想昨日连续照顾了三个妹妹的情绪,深感多少有点劳累。

急忙观看星空时钟,发现已经是上午十点三十余分,三杯明白红谷肯定在修忙车里注屏,迪清估计已经带着固顽和宝宝去庙里了,三杯急忙穿衣起床,从暗道回到四体台。

还没看见修忙车门口,就看见叨叨奔跑向自己而来,三杯顿感情绪紧张,不免心中一阵狂跳,

三杯很担心出现什么预想不到的事,果真叨叨来到三杯身边,就把三杯拉住,神情紧张的对三杯喊道:

“哥哥,大事不好,祖奶奶哭了大半夜,现在正吵嚷着要回果星。且现在就走。怎么办?”

叨叨说完就拉住了三杯的手,使劲拖拉不是向修忙车而去,而是四体台方向。

三杯不解目光看向叨叨,说:“祖奶奶现在四体台,还是修忙车?”

“修忙车里啊,不是,榕儿在四体台附近,哥哥你听榕儿的分析就明白情况了。”叨叨着急目光催促三杯快走。

“那哥哥就不明白了,祖奶奶在修忙车,我去见榕儿有什么意思。松手,让哥哥去看看祖奶奶。”三杯试图挣脱叨叨,但叨叨使劲拉着三杯不放手,让三杯顿时火冒三丈,脸色难看的准备对叨叨谩骂。

“榕儿分析祖奶奶有假,你听了榕儿分析就明白这个事情的真相了。祖奶奶哭了大半宿,早上到现在就一直吵嚷为什么半月还不过来,哭着闹着要回果星,榕儿认为道长是半月的朋友,很可能是半月的女朋友。看见半月与香妹好了,就着急了。”叨叨话语出口将三杯震撼的顿时目瞪口呆。

三杯看着叨叨直眨眼,感觉很不可思议,没想到道长关心和爱护半月居然是此种目的,三杯深感异样且费解。

“榕儿,榕儿,快过来!你爸爸来了。快点!”叨叨向四体台深处喊道,很快榕儿奔跑而来。

“爸爸,道长情绪极度不稳且无法控制,她是因为看不见半月而着急、哭泣、打闹,吵着嚷着要回果星,公主也不在怎么办?”

榕儿急切语气说与三杯,三杯尽管知道榕儿会说什么,但依然是很震惊的神色。

三杯瞪大眼睛的吼道:“这怎么可能呢,一路走来,她帮了我们很大的忙,我们大家有目共睹,这个怎么可能呢?半月呢?”

“半月没出现,迷宫机关暗道纵横交错,谁也找不到门口,兆金只有公主能呼唤来,此刻公主又不在,真是急死人了。”叨叨浑身冒汗,语言颤抖心烦意乱。

三人大眼瞪小眼深感问题严重,正在一起犹豫不觉,不知如何是好,红谷来到了三杯身边,哀声叹气道:

“哥哥,道长叫你过去,我们一起见见她吧,躲着解决不了问题,还是面对吧!”

三杯环顾大家点头命令道:“记住别火上浇油,除了我说话,任何人不要跟我过去。且注意保密。”

三杯气急败坏的向叨叨、红谷和榕儿命令道。

另外三人均神色庄严频频点头,表示一切行动听三杯指挥在修忙车外等候三杯消息。

三杯默默无言来到修忙车内,三杯心事沉重站到了道长面前。

“告诉你三杯实话,我不是你们的祖奶奶,也不是叨叨的妈妈,更不是青青的母亲,还不是魏无恙道长,我是奔着半月而来,没想到半月就与香妹没认识几天就好了,我不服我气愤,我要走。你们把我送回果星,我今生今世再也不见半月了。”穿道袍的女人悲切神色看着三杯就大呼小叫道。

“这事怎么说,不管你是谁,你帮了我们大忙,我们确实感激不尽,我替半月向你道歉。”

三杯急忙向面前道长装扮之人说出肺腑之言。

“道歉,感谢都不必了,没想到我为了帮半月帮你们家,会见了许多的人,包括你们家的朋友和敌人,包括愿意拉你一把的和不愿意趟你们家浑水的人,我准备了数年时间研究、总结、判断和分析,千辛万苦、饱受苦难,却抵不上一个女孩儿三天的时间,我伤心透顶了,我要走,让我走。”穿道袍女子言辞坚决不肯再留下来。

“能否告诉名字呢,哪怕是一个字,也好让我们永远记着你!”三杯情真意切的表达自己的想法,满怀感激予以苦苦哀求。

“不要问我名字,我都不想留下来了,问名字没意思,问我也不会说的,给半月说我来自壁凉之都就行了,他知道我是谁,你们快给凤舞火台的人说说,让我先回果星,到那里我再想办法。”穿道袍衣服的女子依然是坚持要走。

“对于香妹的事,我想说这是此时玄地悲凉境地所逼迫的结果,民不聊生,香妹的妈妈自己生活没保障,基于为自己女儿寻找出路的考虑而不得以而为之,所以希望您看看这段历史后再决定,不是香妹的错,也不是你的错,更不是半月执迷不悟的结果,希望姑娘了解一下玄地这段历史,你也许不是玄地人,但灵魂电脑上能查询到此段悲惨状态,这样好不好!”三杯声泪俱下试图打动女子的心。

“那半月就这样对见面三天的人就动心了吗?他能这样草率到如此地步吗?他是在拿自己的婚姻作儿戏,就这么简单吗?我不欣赏,半月不是我心中想看到的那种人了,我放弃,我退出,让我走。”穿道袍女子仍然不依不饶的固执所想。

“爱一个人其实很简单,一见钟情就是玄地人的本能,我是玄地人我了解这里的人性,我相信我儿子也继承了我的特点,我不感觉他有什么错,他用自己一己之爱,概括了对母地人所有的感情,他用他一己之爱表达了对此时段受苦受难老百姓的女儿最真挚的情感,我支持他,你若能够了解到此时段普通百姓的困苦,你会明白爱的根源,我希望你了解一下玄地人,你了解一下此时段百姓的孤立无援,那么我相信你会有新的认识。”

三杯向女子说明了问题根源,接着又向女子说道:“爱一个人要懂得其价值,在这里你也许看不惯一夫多妻,但文明的社会里人的虚伪,其实还不如接受一夫多妻制的存在。希望姑娘三思。”

穿道袍的女子沉默不语,良久抬头看着三杯悄悄笑着说道:“我的名字,你真想知道吗?我的名字叫咯咯奇奇,半月说我名字的发音接近客客气气。你能为我保密吗?我身上依然还有使命,是关于你们家族的大事。如此听到邪王的话,也震撼我心灵,我会去看这段历史,能不能给我挽回面子。暂时不要告诉半月说我来了。”咯咯奇奇歪头看着三杯,等待三杯回答。

“当然可以给你保密,包括让听到你今天话语的几人,忘掉今天发生过的事,但我想确定一个问题,你爱或喜欢半月吗?”三杯也向咯咯奇奇,发出欣慰的笑容。

“能让她们忘记那样更好,但让她们保密,确实是我希望的。最后,我若不喜欢半月,我不会去扮演出你们眼里的亲人,更不会去研究与半月,包括你们家族的事,这个无须回答,三杯你仍坚持问这个问题吗?我是你眼里的祖奶奶吗?”

咯咯奇奇话语说出,让三杯意思到自己的问话一点价值也没有,三杯很佩服女孩儿的智慧和足智多谋的语言,三杯很欣慰半月有这么值得尊敬的朋友。

“我依然是祖奶奶,三杯明白吗?不要告诉半月实情,可以做到吗?”咯咯奇奇恢复如初的稳重,笑看三杯等待回答。

三杯心说还是喜欢别人尊称你老大,那就让你多费心吧。三杯急忙回答:“明白,当然可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