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65章 兄弟之情重如山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070 2014-06-12 12:15:28

  柳叶紧紧盯着尤守车等他说话,尤守车看着柳叶随从凶神恶煞的样子,嬉笑道:“开始我就说我是尤守车,你要不信没办法,也可能你们找的是同名同姓的人。这位女子是公主不是公主,我不知道!但刚才那位兄弟要杀我,凭啥啊!我那点做错了。”

尤守车看着眼前的众人,异常气愤的表情,拍着巴掌、跺着脚,对大家的目光不惜一股。

三杯看见尤守车居然不认自己,心里是心酸和悲伤,与大车分开也有很多岁月,想起大车停留这里很多年不知道是如何度过的,三杯不管大车无论出于何种目的不认自己,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上前将大车抱住大哭不止,边哭泣边诉说:“大车啊,我的好兄弟,看不到你已经很多年了,你的相貌铭刻在哥哥的心里和脑海,每当哥哥想起与你一起的岁月,哥哥都恨自己,左手刀我没照顾好,我愧对大车啊!”

三杯站着紧紧抱着尤守车,伏在尤守车肩头眼泪和鼻涕留着哀嚎,尤守车一脸嬉笑看着柳叶很难为情的说:“看看,说他认错人了吧,他还真要哭,真有意思,呵呵!”

柳叶紧紧盯着尤守车眼睛看,大车眼神无辜的表情,任由三杯抱着,大车还将自己右手抬起扣挖鼻空,两只眼睛满是滑稽可笑的表情。

“大车,你的老板既然是三杯,那你为啥不跟着三杯却要在这里呢?”柳叶密切眼神看着尤守车的神色,平静语调询问道。

“很简单,老板说照顾好小兄弟左首,那我就谨遵老板话做了,跑到这里我却把小兄弟丢了,所以,我要在这里等小兄弟回来。他要跑回来看不到我,我会恨死我自己的,我也没法向老板交差,也就那也不敢去了。”尤守车话语说出丝毫不打磕碰,说完就两手一摊,看向柳叶。转脸就仰天大哭道:“小兄弟,你在哪里啊,你让哥哥咋去给老板交代啊,好兄弟,你在那里啊!”

尤守车大哭的同时将三杯推出自己面前,几乎将毫无防备的三杯推翻在地,柳叶身边随从向前几步要对大车出手,被三杯举手制止。

“好兄弟啊,你跑的无影无踪,你让哥哥怎么办啊?天啊,让哥哥守着这里等你到何时啊!吃没吃的,喝没喝的,出去找点东西都不安心,难道哥哥上次被带走,你回来过了吗?老板也不说来找我们,他把我们忘记了吗?”尤守车双膝跪地,爬在地上痛哭流涕。

三杯看向柳叶,柳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柳叶再看自己的随从,随从里出来一位年长一点的走到尤守车身边,蹲下说道:“大兄弟,你多大了,你兄弟多大了,三杯让你来这里做什么呢?还记得做什么吗?你要不说就算了。你兄弟有没啥特殊的长相,我经常跑说不定能碰到。”

尤守车闻言慌忙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拉着大和尚的手激动的说:

“我三十一岁了,我兄弟二十三岁了,我大哥就是三杯,来时他媳妇就大肚子了,现在估计她媳妇已经生了,你说我找不到他,大哥饶不了我,他媳妇能不恨我吗,小弟额头很特别,就是豹子头那种,左手很有劲,左撇子,左脸三个刀疤并排三个,那是嫂子显他不听话给他留的,就这样形状。”

尤守车伸出左手三指在自己左颧骨附近向下拉了一点,大和尚微笑点头表示明白了。

“大哥说可能宝宝在这里玩,我们就来了,没想到没看见宝宝,我却把小兄弟丢了。小宝宝怎么可能来这里玩呢,大哥看来也是说错地方了。”尤守车满脸真诚看着大和尚。

“好吧,我帮你找找吧,找到了我告诉他,好吧!”

大和尚与尤守车说完便退回柳叶身边,三杯思考大车与大和尚的对话内容却理不出头绪。

最后,三杯瞪眼看着尤守车喊道:

“大车,不管你认不认我,都得跟我走,左手刀我知道在那里,他的刀在我哪里,不信就随我来。”

三杯对着尤守车背影一番喊话,扭脸看着柳叶示意她将竹林仔细搜查一番,柳叶会意。

“什么刀,呵呵,我看的多了,我劝你别忙活了,美女、金钱、金山、银山、豪宅,我都不稀罕,你真有我小兄弟的信物,那就给我送来吧。跑的太远,我担心我兄弟回来找我。”

尤守车却不愿离开竹林,三杯回头凝神看尤守车半晌,渐渐露出笑容。

三杯明白大车是谁也不信,且那里也不愿去,三杯苦笑着看向柳叶,柳叶挥手道:

“好吧,那就让我们派人把刀给你快点送来吧,我们这就走,不过不管我们是真是假,希望你能把我们送出竹林,行不?”

柳叶笑看尤守车,尤守车很爽快的挥手道:

“那是自然,来的都是客,刚刚陋舍没啥好招待的,水也没让你们喝上一口,有几年没人登门拜访过了,你们真是稀客,那就请吧,让大车送你们一程,请!”尤守车说完便头前带路,快步向外走,三杯和柳叶等急忙尾随。

三杯拉着柳叶急忙与大车保持并驾齐驱,在竹林间的小路上走着,随从们慢悠悠跟着,渐渐拉开距离,四个人继续前走,有两个随从折身返回茅屋去搜查。

三杯走中间,对满脸笑容带路的大车笑道:“大车是不是感觉这次与过往不同呢,我们和他们是有区别的对吧?”尤守车点头承认,三杯扭脸看柳叶示意。

“女的没扑上来对我又打又哭又喊又叫,不过你们没带小孩儿来,那无论多么聪明的小孩儿,记忆力多么的好,总是露出破绽;再就是此次是少有的没挨打,以前每次几乎都是伤痕累累,这次你们很客气,你们那个大和尚眼睛清澈的像潭水,是真和尚,不是假和尚,谢过了。”

尤守车有说有笑神态自如,渐渐走路速度就慢了下来。

柳叶手臂碰三杯胳膊,向三杯示意脚下,三杯微笑向柳叶点头。

“大车,感觉我装的三杯还有什么欠缺呢,与你眼里的三杯最大的不同在哪里?快走出林子了,我也明人不说暗话,我就是假的,上面有令不得不如此,没办法。”

三杯话语说着只留心尤守车的脚步,明显尤守车脚步迟疑了几下,继续正常速度。

“知道吗?我与我兄弟只是三杯的马前卒,大哥让干啥就干啥,从不问为什么,所以也就没啥秘密可言,对我兄弟那就不同了,兄弟间是情义了,生死与共,情同手足,能把老板忘掉,怎么可能不记得兄弟呢。”

尤守车侃侃而谈、滔滔不绝大谈兄弟之情。

“你还没说假三杯问你的不足之处呢?快说说他失败在那里?”

柳叶跑前几步,回头示意尤守车回答三杯的疑问。

尤守车眼看三人已经走出竹林,来到一个弯道且有坡道向上处停下,准备就此处告别,三杯与柳叶相互对看一眼,分别站到尤守车两边,示意尤守车不要说话。

尤守车闭口不言,三杯与柳叶分别四顾和查看几番后,柳叶命尤守车说话:“你都说你是假冒的了,那就直说吧,你装三杯属于最嫩的且傻儿巴叽的会信眼泪,败笔!不过气质最高的女子就是你身边那位女子,不是凡品是稀有的美人。”

“还有什么?说你从地上奔腾而起,能够像是被谁接连踢打般飞行是什么功夫?说!”柳叶对尤守车横眉冷对。

“哈哈,这事你们都看到了,我还闹不明白呢,最近几次去哪里,每次都如此,似乎是谁不让我靠近寺庙两里范围,无论走山路还是走山道,这次摔的算轻,那次走山道直接就从庙前半山腰滚了下去,回去就静躺一天,米水未进,还在掉落中差点把一只野狼给压死。”

三杯与柳叶目光对视都相信了尤守车说话没有虚假。

“其实,我对假三杯还多少有点好感,真的!不得不承认,试想我按说把他最喜欢的兄弟丢了,你居然会不生气,我很吃惊!再就是女子的容貌第一次见,曾听有人无意间我大哥境遇也很悲惨,呵呵,他也会失意,那看来我的苦日子就没头了。来到这个时间和地点都不对,那就孤家寡人慢慢熬吧。”

尤守车说完悲苦神色看向天,低头一屁股就坐到了石头上,抓起地上一把沙土,任由沙土在手指缝隙处滑落。

三杯听着尤守车的话,心里是锥心之疼,眼泪止不住往下掉,心酸的将头扭往别处。

柳叶用身体挡住三杯,看着地上坐着的尤守车,态度和缓的问道:

“哦,你说我这个面孔第一次看到,那你觉得你大哥的女人你都见过了,你大哥几个媳妇呢?”

“说我大哥的媳妇,我大哥有一个老婆生了个宝宝,名字就叫宝宝,将来就不知道了。哦,等等还有一个就给大哥生了一个孩子,然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嫌贫爱富,这样的女人很多啊,据说曾把大哥当小白鼠研究过。孩子听大哥说过就权当死了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