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70章 连吃带拿箱装鸡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006 2014-06-12 12:15:28

  冬日的黄昏,灰蒙惨淡,晚霞渐现,天空中狂风掠过可视气流涌动,大地上树木舞动东倒西歪预示寒风冽冽,视野里尘土飞扬依稀有大道小路密布,城镇乡村蓝瓦青砖乱七八槽陈列,田野里稀稀落落的方格长条农田一片萧条,土屋瓦房前难看见人影和家犬长久停留。

“柳叶,快说说你在何处看到的烧鸡有售啊,看不到穿梭机停留何处,那就让哥哥下去从源头查看一番。”三杯大眼紧密瞪视地面,严密搜寻叨叨、蓉儿、红谷和宝宝的身影,可是看来看去求之不得,心里异常担心。

柳叶也是冷峻电目狂掠,注屏与视看结合,追声追影并用,微息和寻感相溶,柳叶心里也纳闷,此时段玄地没有超强生物出现,何故连一点消息也无呢。

柳叶不知道滑口之事,仅是根据星空日志记载知道果星灵狐有吃鸡爱好,久远历史模糊记忆知道滑口大致位置,灵屏锁定就在附近那是不会存在错误。

“哥,你带上小五、小六到地面上看看、问问吧,一座点面很气派门店,坐东朝西应很易找,随及将此时段滑口烧鸡传人的面貌传与小六知晓,快下去吧!就这条街上。”

柳叶将修忙车隐形停在一个乡间宽阔土路上,道路两侧稀稀落落有点面排置道旁,这个古镇人口不算很多,土墙瓦房高高低低,青砖之房并不多见,马车牛圈时能看见,舍前屋后有鸡狗闪过。

三杯将身上特服一番拍打,演变出西瓜皮帽遮顶,羊毛大袄、乌亮里袄,泛黄呢料马裤,黑黝黝蒙古长靴;柳叶随从小五、小六和尚外貌已变,头顶头发梳理不乱,均是财主、富商仆从打扮,小五身穿长袍马褂,手上揣暖袖,小六身后用两根宽带背皮箱。

三人在坑洼不平的冻土路上左顾右盼,发现北风呼啸没人上街的缘故,点面民居都关门闭门,很多家具窗缝和瓦面蒸腾有热气,燃煤垃圾随处见;即便是传来几声人言也是嫌冷在怨天。

“三爷,快看那边点面有火盆炭灰,店面传来肉味香,烧鸡烧鸡就那家吧。”小五财主跑的快,前面百米有发现,便跑回三杯与小六面前,兴奋心情很明显。

三杯与小六随着小五急行,来到了长条木排列挡商铺门前,听到里面有人声,可是人影不得见,烧鸡招牌店墙挂,门口地面很平整。

“呵呵,店家掌柜可在啊,寒冷天气能让吃个烧鸡与御寒吗?”小五不等三杯发话就上前捶击店铺栅栏门,砰砰之声很响亮。

“没了没了,都被蒙古人买走了,就连鸡爪也没有了。”店内传来一位老者苍凉声,似乎携带有遗憾。

“老乡啊,我们是南方商贩,经商路过,慕名而来,千里迢迢,随便来点肉食也可以啊!”

小六夹带南方口音的喊话,有点高亢和急迫。

三杯没想到柳叶随从居然如此厉害,个个身强力壮,外表伟岸挺拔,已见功夫深厚,没想到都善伪装且方言喊话很地道,三杯也很欣赏。

“好吧好吧,牛肉可要来点。”店内老者声音喊出,不等小六答复,从屋内将木板门去掉一块,露出三十公分宽的缝隙。

“呵呵,哪里来的蒙古人啊,吃不到烧鸡很遗憾啊。”小五看着店主在扩大开门缝隙,便用非常遗憾的口气向店主表明态度。

店主五十余岁,虽是庄户人家打扮一身黑色棉衣棉袄和同种颜色自制棉鞋,但中等身材面相和善,长眉善目鼻高唇厚,山羊胡须略微花白,言词话语底气很足。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蒙古公主,带来几个艳丽女子,进门也不说话撂下十个大洋,就把烧鸡装在一个稀奇古怪的大箱子里,看见烧鸡眼就瞪直,伸手就抓张口就啄,啄就是吃的意思。呵呵,让老朽激动万分,没想到烧鸡,蒙古人也爱吃。”

店主说话随感而发,其中喜悦表露明显。

“嗨,看看吧,三爷!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烧鸡吃不上喽。掌柜啊,她们不会一只烧鸡也不留吧。”小五发出长长的叹息声,急忙追问店掌柜可否有保留。

店掌柜开心微笑,闻言直点头,裂开嘴念叨:“确实是半只也无了,不仅鸡爪没了,更甚至于后院鸡笼里的活鸡都给抢走了。附近还有几家烧鸡店也都被扫荡精光。”

店掌柜说完大笑着摇头,深感没有想到的意思。

“什么抢走,没给钱吗?”小六将店主摆出的几盆熟牛肉仔细端详,深感意外惊呼道。

“十块大洋足足有余,就是很奇怪她们的吃法,那真是吃烧鸡不吐鸡骨头,似乎是八辈子没见过烧鸡样,来了就吃,走了还吃,客官可以沿着这条道向南走,她们就朝哪个方向走了,路边你们肯定看不见鸡骨头,鸡骨头似乎比烧鸡肉还受她们待见。”店掌柜连说带比划,向三杯等津津有味把叨叨和蓉儿等的吃相和去向描述了一番。

三杯隐忍着大笑,走至放熟牛肉的大盆,低头闻了闻肉味,果然鲜香扑鼻,抬手拉扯下一小块放至嘴里细嚼慢咽,很感兴趣。

“掌柜贵姓啊,附近可是还有此种熟牛肉呢,我们南方人也喜欢此肉口感的。”三杯向店掌柜问出,左右看着小五、小六的脸笑意浓厚向牛肉努努嘴,小五、小六心领意会。

“免贵姓张,附近还有几家,像胡家、武家、薛家、画家等七、八家都别具风味,都是本分人生意,顾客至上,店铺距离都不远,价格实惠,童叟无欺。”张掌柜一五一十给予介绍,看着三杯眼睛露出奇怪眼神。

“张掌柜不瞒你说,看见我们三爷了吧,就是来找公主的,蒙古胡萌王爷,专程来此地品尝美味的,快说说公主她们如何将烧鸡运走的吧。”小五知道三杯身上邪气很重,正常人若长时间注视三杯眼睛会中邪得病的,于是小五急忙打岔道。

张掌柜扭脸看向小五,急切语气说道:“她们过来赶着一辆四轮马车,将几大箱子烧鸡装马车上就向南偏东走了。那箱子很大,烧鸡很多,我还吩咐小二找了绳子捆了捆。你们若走快点不出半个时辰能赶上她们。”

张掌柜一口气说完,居然无缘无故的头上冒出虚汗来,寒冬腊月,天气阴冷,张掌柜头上之汗引起了小六的震惊。

小六见此很感纳闷,心里明白张掌柜似乎有所隐瞒,小六于是大吼道:“张掌柜,是不是有所隐瞒啊,有什么想法就说说吧,否则你看看我手里有什么?”

小六将右手伸进夹袄,从怀里抽出一把王八盒子,手枪乌黑发亮闪着幽光,小六将手枪端在手里,就来到张掌柜面前。

“哎哎,别冲动,枪子无眼啊,好好,我说我说。”张掌柜急忙争辩,向三杯投出求助眼神,三杯跨步到两人面前,示意小六收起手枪,小六很不情缘将枪收回。

“老人家,您有啥说啥吧,兵荒马乱,我们求的家人平安,现在国难当头,我们带枪也是为了防身。有啥说啥,我们不会难为老百姓的。”

张掌柜于是将最近几个月来发生在当地的一件怪事,向三杯等人娓娓道来。那就是在滑口的大河上有妖怪为虐。

张掌柜确实是想就蒙古公主大摇大摆的走向南路给予劝解过,试图让公主等人绕开大河向西南走,但公主居然笑看张掌柜而不予理解,还笑称就是除妖降魔的目的。张掌柜好意解劝不见效果,也只好听之任之。

因为在滑口偏南有条大河,属于古运河的一支,河面宽阔,河水流畅,上达古都,下达金棱,平时因运河有码头客货运而繁忙,兵荒马乱因本地素有粮仓之名,很多商贾和富绅在此集聚。然自开冬以来,张掌柜及附近烧鸡铺店主隔三差五有半夜丢失熟牛肉的怪事,因为本地烧鸡出名,但熟牛肉也被方圆数百里知晓。

大家开始并没注意,以为是本地小偷所为,都加强了熟肉监管,找来帮手紧固门户,夜晚起床多多查看。但是熟牛肉依然在众人眼皮底下丢失,很多次有守夜小二看见熟牛肉会自己飞起来,这就让店主惊奇了。

大家一合计也均不敢声张,极其担心因肉店有妖怪把顾客吓的不敢来,那么大家生意就没法做了。于是张掌柜找来能人设计擒怪,忽然其他家熟肉店都不做熟牛肉了,张掌柜仰仗财大气粗就将很多鲜嫩美味牛肉下了蒙汗药了,就等妖怪上当呢。

果然那怪就独到张掌柜店里背牛肉来,有胆大的人就跟着几大块自己会飞的熟肉而走,走走停停那肉就到河边,从河底跑出来很多大如猪狗般的鼠人,头与家鼠差别不大,但其四肢却有手有脚,身后拖着长尾巴,身上毛茸茸但都穿着黑不溜秋的衣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