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78章 打闹取乐得机会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207 2014-06-12 12:15:28

  柳叶的惩戒,确实让三杯和叨叨真切体会,也是对于高端生物异常敬畏的缘故。在叨叨来说,过去不理解柳叶此种痛下杀手的动机何在,此时透过红谷的事让他们明白,血的代价的付出也许就是包含着有新内容的隐情。

再行从空中走向地面,三杯和叨叨走出修忙车看向临时停靠处不远的村庄,试图了解附近的状况。村庄周围树木茂密,灰蒙之色枯叶飘荡,黄昏景色秋风瑟瑟。一条乡间小路曲弯之像下坡之势,路面硬地土路,道中一条车辙印深刻贯穿路中延伸很远。

修忙车潜藏在身后的小树林里,三杯嘱咐宝宝不能让其他人随意所为。因为柳叶为了三杯的事嫌烦,命令修忙车就近靠向地面,对周围环境和事态进行侦查研究。在空中得到柳叶指令,大家均不敢推辞,遥望就近村庄不大,一番布置决定由三杯和叨叨驻村侦查。

三杯头戴礼帽身穿黑色西装下着蓝裤,脚踏黑色皮鞋,还是学者风度。叨叨发挽高髻,内着暗红旗袍外穿灰色风衣,脚上一双棕色半根皮鞋。他左手腕着棕色公文包,右手拥抱着叨叨缓行在道边,一直低头看路。

“哎,哥看妹妹的装束应该属于玄地何种身份定位?”叨叨看向身边紧皱眉头的三杯,就是充满好笑有趣的心情。三杯心里还在想着红谷割腕的事,让他一直觉得心里沉闷的原因,没有想到爱一个人可以如此犯傻,思来想去觉得他与红谷的渊源应该有其他说法才对。

“叨叨与哥在一起散步,还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叨叨将两只手揣在袖中,发现三杯对她话语不予理睬,有心要将他的情绪调动起来便探肘轻捣其胸一下,歪着脑袋侧脸看向三杯的严肃表情。

“哦哦哦,妹妹就是官太太,哥是儒雅书生吧。逃荒避难偶然邂逅,就走到一起了。”三杯面孔绽放笑容,回眸看向叨叨狐狸眼就是调侃之态。且将二人定位细说原因,“妹妹高贵典雅,是穷教书不敢奢望的。幸亏官老爷忙于自己逃命去了,把妻儿舍弃自生自灭。穷教书的清贫生活,家徒四壁路遇艰辛生活的阔太太,伸出援手帮助照顾她照顾家人,相见短暂但是情缘有感,于是勾搭一起一同过活吧。兵荒马乱的没有啥可计较了。”

叨叨看和三杯兴致很高,不忍打断,耐着兴致等他把话说完,立刻美言相对,“哥,你说的干么这么离奇奇怪的呀,让叨叨说干脆咱俩是父女关系得了。穷教书匠有个好女儿,也是很正常的事。如何?”

“真若那样,就让哥难受了。晚上睡觉就不能一个被窝了,要分屋分床,挺难让哥照顾妹妹的。叨叨可要想好哇。”三杯嬉皮笑脸的看着叨叨很快便脸色阴沉,拍着叨叨的肩头与叨叨逗笑。

“哦,那就还是官太太吧!不过让妹妹不理解的是干么不说我们是资本家呢?那样阔老板带着阔太太也是可以说的过去的。”叨叨想到了一个好主意,禁不住眉飞色舞的向三杯提出中肯建议。

乡间的土路幸亏加注有石子参合其中,溜边可以略微平坦,然而稍不留神就会一脚踩到杂草之中。叨叨思虑所想兴奋的过了头,一脚踩进道边的草丛,没料那里有深坑被杂草遮掩。叨叨一个趔趄几乎摔倒在地,三杯急忙右臂用劲将叨叨加紧,阻止叨叨摔倒。

无端让三杯被惊扰牵连,看着叨叨的皮鞋底占满了粘稠的泥水。三杯急忙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根草棍,连忙为叨叨的清理鞋底。一番忙活虽然泥土消去大半,可是鞋面上的黄泥水却无法清洗。

“反正是逃荒避难,不必那么多计较。妹妹走不动时,哥可以背着妹妹走。也许身上破个洞,或者脸上肮脏点更符合清理。”三杯索性将右手的木棍扔掉,伸手摸着叨叨的皮鞋面上泥水,蹭上了很多泥浆。起身看向叨叨的面孔,示意要将叨叨抹黑。

“什么?担心妹妹吸引人可以用别的办法的,没必要非要用泥水的。让妹妹找找……”叨叨弯腰在地上寻找替代物品,趁着三杯不注意慢慢将两只手伸进泥坑里,缓缓抓起了两团泥握在手里。

三杯四处张望以便观察地形,通向那边村庄还有约莫一里地的样子,随着距离渐渐接近,三杯感觉有点奇怪。通常理解村边上会有人影或牲畜出现,那样也就是预示着劳累了一天的人们可是起火做饭,会有炊烟多多缭绕的。然而,希望看到的景象均不得见,就让三杯心里感觉诧异。

“哇,三老板看看这里吧,娘子这厢有礼了。”叨叨将两只手摸向的三杯脸颊,左右开弓,两手泥巴湿漉漉的凉冰冰让三杯回神明白了状况。

“什么?妹妹要抹黑哥呀!”三杯看着慌里慌张向前跑的叨叨,就是嚷着要报复的语气。叨叨也是想与三杯逗乐打趣,啪啪两下将泥巴抹到三杯脸上,扭脸抬脚且发出畅快的笑声洒下就是一路狂奔。可是乡间道路坑洼不平,要想跑的疯狂是受限制的。

三杯顾不及擦拭脸上的泥水,弯腰就是急速追赶。小狐狸腿脚异常灵巧,可是道路不熟只能是落荒而逃,渐渐就被三杯抓住了风衣扯在手里。叨叨明白衣服已经被三杯拽住,便大笑声声左突右甩试图挣脱,玩乐打闹思绪味浓郁,叨叨都想金蝉脱壳,退下风衣以求化解。

三杯也就是拽着风衣下摆牵扯叨叨奔跑速度,笑着乐着也是为了重在恐吓,并没有想立即将叨叨擒获。

“呵呵,跑呀!妹妹不是很能跑吗?以前哥是跑不过妹妹的,现在哥可不是以前的时候。”三杯拽着叨叨的风衣,仿佛抓住了风筝的线,一会儿紧一会儿松就是让叨叨心情紧张的。

叨叨也是被猜测不透三杯的报复会是何等摸样,惊惧所致也是能坚持多久就多久。眼瞧着主道路测有岔路通向一个高坡,叨叨灵巧的急速拐弯上行,就甩脱了三杯的牵扯。来自身后没有力量控制,叨叨顿然感觉十分轻松跑出去百米。三杯看到叨叨跑向歧途,心里暗叫不好,急忙向叨叨喊停,叨叨却置之不理。无奈三杯也不得不紧紧尾随,深恐有什么闪失伤及叨叨。

在通向高坡的小道上快速移动,实非易事,因为小道没有经过专门的平整整理,且路面除了高低不平,不断迂回外,斜来扭去险象环生。叨叨一个脚底打滑站立不稳,摔倒坡上就势翻滚而下。三杯在下面看的真切,立刻运气提力施展功法,飞腾而起前去救险。

本来三杯以为高坡是由泥土堆积而成,心想叨叨最多也就是滚下去摔跤的事。可是看到叨叨无法控制的身形滚向几棵高大树干,三杯急速飞腾拦截在叨叨前面。叨叨被摔得晕头转向,挣扎了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仰着脑袋将坡上一番查看,顿时心里沉重就发出哭声。

“哥,你在哪里呀!呜呜,妹妹知道错了。再不跑了呀!”

“好吧,知错就改,还是哥喜欢的……哎!”叨叨的身后传来三杯的叹息声,叨叨警觉回眸看到三杯缓缓从地上爬起来,三杯也是想拦截下叨叨翻滚之势。没料到叨叨的下行冲劲很大,也将三杯裹挟而下折腾一番,幸亏三杯急中生智打下气桩强行堵截才算停下来。三杯看向四周才明白,原来这里地势要低于乡间小路,坡上下行到底让三杯感觉就是臭水坑的迹象。

“哥,妹妹不是故意要哥生气的,妹妹就是想玩玩,看着哥心事沉重……”叨叨喜极而泣扑进三杯怀里,三杯双手摸着的叨叨的脸蛋儿,没有责备的意思。看到叨叨已经意识到错了,他不想就这个小事穷追不舍。面前的男子没有因为她的打闹予以指责,叨叨将脑袋拱入其怀里异常宽慰。

“妹妹有没有觉的下面水坑里的臭味很蹊跷,似乎是很多尸体发出的臭味,尤其是血腥味很浓并且怨结气凄惨。据哥推测……不排除有屠杀面对的就是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嗯!应该是这样的。”三杯仰着鼻翼吸着弥漫在四周的气息,将面孔扭向坡道走向地处的坑内。水坑边上有许多树木遮挡,依然可以透过繁多的树叶发现水面波动的景象。

“哥,让妹妹下去看看,你留在这里。腐灵余魂若吸入太多,对哥没好处。”叨叨也辨别出规模化杀掠的阴森魄影,非常着急的看着三杯力劝回避。因为邪道摸入获取太多腐灵余魂会增强邪法功力,叨叨很担心三杯出现泯没心智的事。叨叨伸出双手按着三杯的肩膀,特别焦虑的注视着三杯。

“妹妹想什么呢?哥已经改邪归正了,这点含量虽然很多,并不能压制哥的心智的。再说,我们就是来玄地按解怨灵的,哥是知道自己来这里做什么的。如果让哥猜测的没有错的话,这些人的死亡时间没有超过五天的时间,邪恶弥漫也就是雏形。”三杯不急不躁不惊不诧的看着叨叨,委婉语气耐心向叨叨作出解释。

他看到她低头沉思拿不定主意,三杯又恳切语气说与叨叨新的计划,“若能及时捕获行凶人遏制转魂修补残害,哥也是很轻松的将他们复活的。当然希望他们的尸首完好无损或者缺失不大,这样就是让哥积德行善的绝佳机会。”

宇意情玄

第178章 打闹取乐得机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