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73章 信口开河去猜测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2804 2014-06-12 12:15:28

  三杯回到修忙车上来到中舱,看到香妹依然静卧修忙椅不动,三杯回头看见叨叨尾随在后,向叨叨伸出手掌,叨叨上前握住三杯的手笑道:

“哥想问她为什么还不清醒吗?妹妹认为还是让她好好休息一下很适宜。这事并不奇怪!奇怪的是柳叶为什么要带上随从踏上金蟾器上动机。她似乎不相信鼠人!”

三杯向叨叨微笑点头,示意叨叨与其一起坐在一张修忙椅上,三杯头枕叨叨的肩头,静静看着香妹的睡相出神。叨叨闭上嘴巴,也看着香妹,香妹脸色已经恢复正常之色,嘴角流露丝丝微笑。

“叨叨似乎忘记了四体星上是什么生物种群了吧,那是些个头极小的隐身人,他们穿插在几度空间掠夺财富和资源,仰仗的就是鼠人通风报信。柳叶上去金蟾飞行器上的目的,就是看看有没有四体小人的踪迹。”

叨叨扭脸看向三杯紧密眼神,三杯后撤身形活动了一下脖子,对叨叨笑道:

“叨叨有啥说啥吧,这里有没有需要避讳之人,难道你会怀疑香妹想偷听吗?柳叶在其耳朵里塞有安神屏声器,拿东西不拿出来,香妹不会自己起来的。”

三杯伸出左手楼住叨叨的腰,让叨叨靠在自己身前,三杯欠身将嘴巴伏在叨叨的耳边,看着叨叨长长的眼睫毛和鼻翼。右手继续握住叨叨的右手。

“哥别忘记了四体星是你给灭掉的,可叨叨奇怪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是谁指使你这样做,还是你自己主动去做的呢,你能回忆起这件事吗?”

叨叨回头几乎与三杯头碰头,三杯急忙与叨叨拉开距离,三杯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叨叨的狐狸眼,可以看见叨叨眼轮中散发着蓝色光彩的边缘,三杯急忙闭上眼睛。

“叨叨别对哥哥施法术,你这点技巧还是哥教给你的,直接说自己想法就行了,你若故意吊哥的胃口,那就别怪哥不客气了。”

三杯明白叨叨悬念锁魂的特点,向叨叨及时予以警告。

叨叨急忙恢复注视前方的动作,低头转看三杯紧紧握住自己右手,恍然大悟道:

“我说哥为啥攥着叨叨的手呢,原来哥有防备啊,你说说你防备妹妹是何目的;看来哥是想起很多旧事了吧,都是些什么事呢?”

“哈哈,叨叨已经侵入哥大脑很久了吧,我说柳叶与哥的事,你从哪里得知的,原来你就是如此偷取哥的记忆的。再这样,小心哥给予你严惩,嗯,明白不明白?”

三杯右手用劲握攥着叨叨的右手,让叨叨右手的痛楚感迅速传遍全身,引起叨叨无法调动专注的神情,叨叨呲牙咧嘴就是不说求饶的话,三杯再次加大力道,叨叨疼痛难忍,只好目露求饶之色看向三杯:

“叨叨知道错了,哥饶了妹妹吧。”

叨叨奋力将自己右手从三杯手里挣扎,三杯缓缓放开叨叨的右手,紧忙左手握右手缓解疼痛感觉。

三杯起身站在叨叨身边,伸出左手抬起叨叨的下巴,让叨叨仰视自己,三杯恶狠狠的冲叨叨怒道:“叨叨记清楚了有些事情,哥不想告诉你,你就不要过份惦记,否则,今天哥就是小小的警告,懂吧!更厉害的手段,哥还是有的。明白吗?”

“明白了,妹妹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这样可以了吧。”

叨叨真诚目光看向三杯,急忙向三杯表明自己的态度。

三杯得意的向叨叨说话:“小叨叨啊,妹妹的眼睛表明你在算计哥哥,以后胆敢再用那种眼神看哥哥一眼,哥就直接把你临时变成瞎子。先闭上眼睛感受一下伸手不见五指的感觉吧。”

“哦哦哦,敢情哥哥是上下都提防啊,嘻嘻!哥哥你真是恢复了大部分记忆了吧。那好吧,让妹妹闭上眼睛感受一下吧。”

叨叨紧闭双眼摸向三杯面孔,叨叨十指感觉三杯面孔的辨别,在三杯脸上摸来摸去,渐渐眉头紧皱,猛然睁开眼睛道:

“哥的脸型似乎不应该这么长才对,原来在果星时,妹妹手指的记忆记得哥的脸要短很多才对,哥,这还是你原来那张脸吗?”

“唉,老了就脸变长了呗,妹妹也不是十几岁小女孩儿的摸样了,就不允许哥哥把脸拉长一些吗。这样让人看的更成熟,还是有好处的。”

三杯回到叨叨身边坐下,侧脸看着叨叨坐姿,随手摸着叨叨的腰身,感叹道:

“叨叨原来多细的腰啊,生了几个小狐狸就变成这样了。绕来绕去,叨叨想说什么呢,叨叨你到底想说什么?”

三杯警觉发现叨叨似乎试图将话题引往其设计的内容上,三杯拉着叨叨的头发让叨叨看自己愤怒的眼。叨叨向三杯吐吐舌头,歉意目光看向三杯,悄悄说道:

“哥哥,你不觉得柳叶年龄比你大了点吗?要说你都称呼柳叶是妹妹了,柳叶应该更显得年青才对。妹妹只是凭感觉猜测,可能不一定就对。”

叨叨看着三杯的表情,严密注意察言观色,加深自己话语转向。

“这很正常,多智慧的人就容易老,叨叨别瞎猜。柳叶就是哥记忆深处的妹妹,叨叨不要胡思乱想,这样来影响了哥,只能把哥带到穷途末路。”

三杯伸出左手摸向叨叨肩头,叨叨迅捷起身躲避了三杯的抓势,扭脸看向三杯苦笑道:

“想和妹妹温存,也要等找到迪清和固顽再说,此时此刻,哥哥不要扰乱妹妹的心智。”

三杯露出怪怪的神情向叨叨说道:“哥的常规动作欺骗了你,哥想告诉你一件匪夷所思的事,坐下来吧,不是温存的事。坐下!”

叨叨急忙坐下,三杯向叨叨谈起了自己经常萦绕心头的一件怪事。

三杯说在穗罗天坑看到半月的第一眼,三杯就知道半月就是自己的儿子,但不是根据半月幼小时相貌来推算的,那是三杯很多日夜多次重现的梦境,似乎幂幂中有什么影响。

“你的梦里只有半月一个人吗?是不是还有别人呢,比如像你自己。”

叨叨认真倾听三杯诉说,及时向三杯提出设想。

“别打岔,听哥哥继续说你就知道还有谁了!”

三杯继续说道,那梦境中显示在黑夜茫茫大海之中,一幅黑白色调的画面,看到天空下驶过来一艘大轮船的轮廓。三杯似乎想一个飞鸟版临空俯瞰那条冒着一股白烟的轮船。

在大船的甲板上,三杯看到半月在向自己呼喊着爸爸的名字,要求三杯快去救救他,三杯在梦中仔细辨认半月的面孔就看到了半月的摸样。

半月手里挥舞一件深色调的围巾样物品迎风招展,三杯眼神继续接近船舷,看到半月不是一个人站在那里,半月身后站着一个女孩儿,那女孩儿摸样不是很清晰,但感觉很漂亮,只看见了那个女孩儿侧面的轮廓。

三杯就看到了这么长的一个画面,至于半月何故要让自己出手相救,何故让半月感受到危险,那种危险究竟是什么?半月身后站立的女孩究竟是谁?三杯一概不知道。

“哥是不是想说,那里躺着的香妹的轮廓与哥哥梦中看到的很像。”

叨叨看着对梦境认真描述的三杯,似乎察觉出三杯想陈述的事,及时推论道。

“正是正是,叨叨怎么知道了呢,你也做过这样的梦吗?”

三杯疑惑目光看向叨叨,不明白叨叨根据什么来判断。

“嗨,哥已经若有所思看香妹的轮廓很久了,一幅似曾相识的感觉,让妹妹捕捉到了。”

“哥就是想说的这个意思,但哥就纳闷了,此梦的主体或主角是半月和香妹,我为什么能够进入也许是半月做过或经历的环境之中呢。到底会预示什么意思呢?”

“是很奇怪,但是以叨叨之见应该说明你们父子之间有联系吧,半月也可能现在遭遇或即将要遭遇这种事吧。这种事,叨叨建议哥哥去问问红谷,似乎玄地有周公解梦之说,让红谷给你指点迷津吧。妹妹来自果星,对此不敢妄言。哥哥现在就去找红谷聊聊吧,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三杯听到叨叨如此回答,若有所思向修忙车前舱看了两眼,也认为叨叨说的有道理。

三杯起身看向叨叨,叨叨鼓励眼神看向三杯,三杯不再犹豫,便向前舱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