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189章 奇思怪想描图画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3016 2014-06-12 12:15:28

  小楼外,出现两个黑影均伏在楼体角落倾听。两个黑影一高一矮,高的是晁丽桐单薄体形,身材中等。矮个男子就是毕左轮,二十余岁的样子,也就一米四、五的身高,体态匀称,体型偏瘦。

“走吧,离开这里再说。”毕左轮作出噤声状,摆手向晁丽桐示意,两人动作小心走到活动场竹林边上。

“老毕,为什么不去见见他呢?他精神头很大,看不出很疲倦的样子。”晁丽桐对于毕左轮不去见三杯感觉奇怪,毕左轮表明与三杯是朋友关系,若真是朋友在她看来不必顾忌小节的。

月光下,毕左轮的外貌就是浓缩型男子,娃娃脸细胳膊细腿穿着一身黑色学生装,看的年轻幼稚。瘦长脸、眨巴着一对小眼,透射出少有的机灵劲,伸手拨拉一下鼓鼓的额头,说出其心里的担忧,“明日再说不迟,况且他还带着家眷。与你这位兄长认识还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曾经去过之今市。丽桐是知道我的那个洞府的对吧,他曾经让我帮他留心苦菜花的下落,我没帮他找到。”

毕左轮说完话,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甩甩头上的长发,看了看裤腿上的泥巴和占满泥土的皮鞋边缘,奋力在沙土地上摩擦剐蹭。

“肯定又是一个貌美的女子吧。他似乎看见漂亮女孩儿就双眼冒光,走不动了。”晁丽桐想起她在水坑边与三杯相见,就看到了三杯两眼放光的情景,于是没好气的对三杯予以评价。

毕左轮本来低头歪脚清理鞋帮上的泥,听到晁丽桐如此评价三杯,随及抬头看向她,摇头否认她的推测。接着说出三杯当初的动机,“怎么可能的呢?之今苦菜花不是女的,是男的,那是前朝一员虎将,杀人如麻,不管男女老少听到苦菜花驾到,再高兴的事也要装出满脸愁苦的样子。他看不得别人笑,谁笑杀谁。”

毕左轮将苦菜花的由来说与晁丽桐,晁丽桐微微向他点头表示明白,但是依然不肯将三杯的好*色予以贬排,她忽然兴致勃勃说出她的猜想,“那就是说三杯是摆脱苦菜花帮助寻找漂亮女孩儿了,估计苦菜花为他找了不止一个吧。就知道他就是这个德行,否则黑道或邪道的苦闷日子,他是怎么度过的。”

毕左轮本来还是饶有兴趣听晁丽桐说话,听着听着便脸色凝重起来,听到最后他居然满脸怒像。勉强等待晁丽桐将话说完,他伸出左手指着她就是极为生气的腔调,“丽桐,你怎么能如此评价你哥呢,他可从来以正人君子标榜的。在邪道他才不好*色呢?只有回归理智后,才会念及感情,你这样说有什么根据。”

毕左轮居然为了与晁丽桐争论三杯的秉性而急眼了,将她给稀罕的不足歪着头看向他就是满脸嘲讽,对毕左轮的警告不以为然。但也不想在此问题上,纠缠不清且没完灭了。

“好了好了,知道老毕也是为了与他合作,不愿意背后说别人坏话,小心隔墙有耳。我那兄长要是好的没有缺点,也许就混迹正道,妻妾成群了。不就是这个意思?”

晁丽桐说是不再重提三杯的龌龊事,但是话语出口依然是不依不饶的挖苦。毕左轮着急的脸红脖子粗的那左手点着她,居然憋的说不出话了。他只是将本不大的小眼,瞪的炯炯有神,不断的眨巴眼睛来调解心态。

“要说别人如此说,那是有目的的。你……你……你身为他的妹妹还如此说就离谱了吧。”毕左轮急的满头是汗,哆里哆嗦说出了他的看法。晁丽桐本来僵持着身形,高昂着头表现出义正词严的劲头,看到毕左轮如此在意她的态度,急忙跺了跺脚表现不予争辩的泄气状,“好了,毕老师,你说他是啥就是啥吧,快点顺顺气不要急坏了自己。”

毕左轮在她面前表现出烦躁不安的神情,让她很担心他再发生什么情绪失控的事来。

“你哥确实本性不错,就是因为一个女子的受害事发狂发癫了。想想会有部族因为女人发生几十年的战争,你哥情急之下走错路,也就不算什么了。”晁丽桐不予他争执关于三杯的品行问题,毕左轮渐渐恢复着常态,尤其是看到她转变的态度越加温良,他的面容温和恢复了平静。

“既然三杯没有因为什么事去做什么事,那么他让老毕追查苦菜花是何用意?”晁丽桐觉得毕左轮能与三杯做朋友想必有些共同点,她现在不是来这里听废话的,也就没必要争究一个所以然。话锋一转,她想知道三杯寻找或追查苦菜花的用意。既然毕左轮以此作为开始,肯定会以此作为闲话谈及,多少了解点过程也许能多少获得点信息。

接着毕左轮说起了苦菜花的由来,那人外号苦菜花并非指的是菜花,那人姓花,名字叫花在想。据说他出生时,其父将喜讯告知其祖父,他祖父正在海里捞鱼,要求其祖父起个名字,结果老渔民说了一句在想后一个浪头过来,老渔民被水冲走就找不到了。他就叫花在想了。

花在想是明末抗清名将,后来投降清军,帮助异族掠杀本族百姓,臭名昭著,臭名远扬。后来未等清军收复南疆,便被人残酷手法杀掉了。从明末清初到现在已经死去几百年了,三杯想得到苦菜花埋葬的地方获得尸体。毕左轮不知道三杯从何种渠道获知苦菜花骁勇善战是员猛将,便有心修魔收了他做佣兵备用。

“什么?这个三杯会想到用这些民族败类来祸害别人,太可恶了吧。拯救黎民百姓可以积德行善,丽桐为他感到高兴,他救那个残忍的屠夫,实在太不应该了吧。助纣为虐,是会遗臭万年的。”晁丽桐听到三杯就是为了把苦菜花还魂来找毕左轮顿时将他作为坏人的帮凶看待,气势汹汹满脸纠结。

“看看,你能不能听老师把话说完呀,他也是受人之命要完成交代的任务。也是为了不滥杀无辜来充数的,关于这个问题,风舞火台的很多人支持他。本来他曾经是卧底邪道的正道精英,采用这等手段也是迫不得已。真若让他找到苦菜花也是会重塑灵魂的,你以为让苦菜花露出本性,其实也是为了应付差事。”

毕左轮耐心做出解释,其实晁丽桐也是有所耳闻,但是这种事发生在三杯身上,她觉得似乎就是耻辱。在风舞火台也有人在做还魂追查历史事件的事,也是利用完就施法除掉了,就是为了杜绝后患。因为从恶本性难移,要予以清除,即便那人从善,考虑到违背常道,也是要清除的。

毕左轮实际上无需再作解释,但是为了说明问题就谈到了流传民间的失除事件,因为风舞火台处理不及时,结果复活了一位教书先生,愣是让那位步入暮年的人活了二百余岁。其实,风舞火台案底查明那人不是教书先生,而是一位一千年前的暴君。有幸被复活的暴君,悟出了人生真谛,一心向善,隐居深山。后来,被风舞火台找到予以清除掉了。

“老师说出失除事件,是不是想说坏人也能变好,对吧?这点,丽桐是明白的。但是三杯是邪王,会不用这些人做坏事吗?”晁丽桐还是心里很多顾虑,对风闻三杯脱离邪道的事不敢相信。

“人就是这样的容易改变,尤其是儿童,你给予他信任,他会让人看到英勇正直,若人们不相信他,就会变的不可思议。希望丽桐给予三杯更多的信任,老师想你会很快看到他的正直的。”毕左轮的话有理有据,渐渐晁丽桐明白了其中道理,不断向毕左轮点头、微笑,表示受益匪浅。

二人不再争论不休,毕左轮也不愿意在啰嗦。他伸出右手挥向前院,随及转身走向前院方向,晁丽桐明白他忙活了半宿也要休息,急忙尾随其后,准备再将三杯交给她的女俘虏安排一下。

毕左轮看到其话语作通了晁丽桐的思想工作,便又酝酿出新的想法,边走边挺胸昂头洋洋得意道,“那个乱坟岗还掩埋有很多军人,那是随着这片庄园的主人奔赴战场的勇士。若能被三杯施展手段复活,就为我们抵御外族侵略增添士气。”

毕左轮随及将从村民口中了解到的那些阵亡将士的由来告诉了晁丽桐,原来庄园主在国外军事学院毕业,回到国内本来想报效国家,为民解除危难的。没想到壮志未酬身先死,参加北伐的一次艰难战事便牺牲了。与他一起阵亡了十几个同村人,毕左轮问了问罗家湾的村民基本得知了具体所在。

“老师,我们不是已经有了这么多老百姓支持吗?难道说不够?”晁丽桐听到毕左轮还需要复活人,就感到可笑,深深为他的疯狂想法感到震惊。

宇意情玄

第189章 奇思怪想筹图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