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杯弓蛇影

第058章 奇怪发声表爱心

杯弓蛇影 宇意情玄 2251 2014-06-12 12:15:28

  三杯与迪清站在突兀之台上,两人并肩站在台上寒风中,三杯看见迪清闭眼站立一动不动视乎在调动着意念,三杯扭头看向帐篷边叨叨曲线优美的身段。

叨叨也就是不到二十岁的样子,年龄应与迪清不相上下,圆润的脸蛋鸭蛋型的脸,白皙肤色似乎浮着蜂蜜之色彩,凹*凸有致韵味妖娆,两只狐狸眼大而有神,微笑惬意衬托着美鼻,轻启着红唇性感自然天成。

叨叨有意无意向三杯顾盼,美目传神秀色可餐,墨绿色的发色垂至腰下,左扭右躲像精灵般的灵巧,三杯看呆了,这不就是一个极具灵性的灵狐嘛,一身紧身服装是墨绿的上装和下装,就连那精致的靴子也是如此颜色。

叨叨的美目闪烁着灿烂的光彩,三杯看着叨叨白洁牙齿闪现光泽,突然对叨叨的美目有似曾相似某人的印象,如同叨叨相似般微笑的内涵,三杯心里有个冲动想与叨叨交谈几句的主意。

三杯转身看见迪清眉眼微笑的鼓励,三杯急忙掩饰自己的心动,强迫自己瞪大眼睛瞪着迪清,喊道:

“笑什么?有什么可笑的,哥哥突然想知道果星的语言,会如何说‘我爱你’,玩一个语言技巧,抽时间向公主模仿一下,不可以吗?”

“哪怕你给见到的所有女性说‘我爱你’呢,妹妹都没意见,那与我什么关系!”

迪清向三杯挖苦道,看见三杯瞪眼怒视,迪清也无法分辨真假,急急语气微笑补充道:

“妹妹怕你好了吧!对不起啊,刚妹妹说错话了,抱歉啊!”

三杯扭脸转身看见叨叨还在原地站立,身后突感迪清猛的推了自己一把,三杯身不由己从平台几步跃下四、五米的坡道,脚步站住稳住身形。

三杯转身瞪眼,伸出右手食指对迪清点了点,看着迪清弯着腰也急速跑下来,三杯看到迪清横冲直撞的架势冲自己而来,急忙枕着脸将双臂伸展,意思就是要做迪清的护花使者。

迪清开心的微笑被三杯两只大手稳控在面前,三杯哭笑不得的向迪清苦着脸,抬手就对迪清翘臀就是象征意义的一巴掌,感觉心里没有心痛的感觉,再想挥手接着拍,迪清恍如滑鱼的身形,灵巧的躲过三杯的威胁。

迪清站到三杯身侧六米开外,似乎笑的岔气的表现,双手扶着双腿的膝盖,开心的玩笑的姿态,少许时间的慌张情绪的平定,迪清喊道:

“妹妹调集的人员需要几十分钟才能出现,此时哥哥可以悠闲自在一会儿,妹妹去找宝宝玩耍一会儿。”

迪清语调平静对三杯说完,转身就走回修忙车门口。

三杯看着迪清冷脸和热脸的意思很不明白,到底刚才自己在台上什么的神态,三杯回想着感到奇怪,迪清一百八十度的变化到底为了什么呢,三杯感到无法琢磨,想到迪清态度毫无来由的转变,三杯心里确实很喜欢。

三杯望着迪清走向修忙车的背影,咽口口水心里感到些许雀跃,心里盘算着宁在裙下死、做鬼也风流的念头,脑袋思绪酝酿对迪清的可乘之机。

“爸爸,有事吗,是找固顽的吗?”

固顽的话语问询在三杯耳边想起,三杯转身看着固顽满头大汗的笑脸,语速迟疑、声调低沉的回答:

“孩子不要太累了,我们不着急很快就上去,干干歇歇不要着凉了。”

“好的,固顽会注意的!”

帐篷外形已经具备半圆体的外貌,固顽转身转入帐篷内。

三杯看着叨叨狐疑的目光,三杯转为笑脸迎上叨叨的目光,轻声细语的说:

“叨叨吧,你的名字就是这样叫的吧!”

“是啊!有什么事需要叨叨帮忙的吗?”

叨叨大眼有神散发美目之光彩,仿佛能看到三杯思想深处般的自信,叨叨很大方的话语动听悦耳:

“是不是叨叨的这身穿戴勾起了你的回忆,这身服颜色装据祖奶奶说一度是哥哥很喜欢的,哥哥是不是看到叨叨在服装色调搭配里有墨玉般感觉。”

三杯没想到叨叨话语居然如此健谈,不再盯着叨叨脸去观看,眼神开放思绪将那身墨绿纳入脑海,迷离着眼神眼球颤动看着墨绿的底色,竭力试图闯入忘我的境界。

几分钟后,叨叨纹丝不动看着三杯面孔呈现的焦躁之色,叨叨又说话:

“哥哥,不必那么强迫自己,想起过去可能睹物思人会有效果,妹妹从果星来时,带来有青青的物品,哥哥等一会儿,妹妹去去就来!”

叨叨说完,就小步跑向修忙车而去。

三杯收回思绪,默默无言站立原地,静静的等着叨叨拿过来青青的物品,三杯不知道叨叨会拿来什么物品,有一刻想猜测一下,但转念间又放弃了。

叨叨很快就转了回来,手里托着黄色丝绸布样包裹的布包,缓缓走到三杯身边说:

“哥哥,就是这个包裹了,这是青青让祖奶奶当做珍宝留下来的东西,据说是关于你身世的物品,还有青青一件衣裳也包裹在里面,都给你吧!”

三杯转身回头看着布包,伸出颤抖的双手,轻轻的接过来,看着叨叨的笑眼,静静的问道:

“妹妹的帮助哥哥铭刻在心,但哥哥想问问妹妹,在果星你的母语中,要说‘我爱你’应该表述出那中特点的语言,哥哥心里有直觉,语言也许能让哥哥心里产生对那久远记忆的呼唤的响应,可以告诉哥哥吗?”

“是果星颗粒族领地颗粒语的话吗?那是妹妹的家园,哥哥,那是这样说的,砰砰嚓嚓啦,有点像玄地敲锣打鼓的节奏,那就是果星颗粒族语言说的我爱你的意思,砰砰嚓嚓啦!砰砰嚓嚓啦!砰砰嚓嚓啦!”

叨叨柔声细语且充满轻松的语气向三杯复述,三杯聚精会神的倾听着,渐渐三杯也声情并茂的再三复述,有模模糊糊的印象在不断呈现。

修忙车门里祖奶奶与迪清都注视三杯和叨叨的说话,祖奶奶心有余悸的看着帐篷边的三杯和叨叨,压低嗓音,说:

“这会是焕发三杯心底的记忆的引线吗?别是弄巧成拙的后果吧!”

“没办法,我必须想方设法让他尽快想起我来,否则红谷的毒素何时发作就太晚了,那就面对死亡之花孤注一掷的拼命了,相信他有巨大的意志来支撑吧,我身上的功力只是过去一半不到的功法。无法预料啊,只有靠他了!”

迪清神情紧张的注视着三杯的身影,心生无限的悲凉又低低声对祖奶奶说道:

“迪清无力将遥远的特种兵呼唤而来,什么时候都没有此次遭遇如此困苦的局面,破釜沉舟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