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香

景然许诺

墨香 柚茶醇 2275 2013-06-18 11:09:22

  从那天恍惚中见到一片血色之后,墨妍的梦中就经常出现这些场景,暗杀,一片一片的人在她眼前倒下,每次从梦中醒来她都很害怕,漆黑的夜,她躲在房间里,抱着被子,靠着床角落,盯着纱帐外面一看就是一整夜。

有一次,在梦中的时候她躲在角落里看着那些人杀人,鲜血溅到了她的脸上,忽的眼前一片红色。她看任何东西都是带有鲜血的红色,恐惧在她的心里扩散,双手在胸前乱挥,闭紧双眼,想要睁开这束缚。墨妍不再躲在角落里,她使劲的向前跑,向前跑,她要离开这里。

墨妍撞得头破血流,就算是跌跌撞撞的她还是一直向前跑,“爹,娘,你们在哪?妍儿害怕,爹.....爹......”墨妍喃喃自语,泪水从她紧闭的双眼中缓缓地流了下来。

当墨妍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天明了,她慢慢地支起身子,靠在床边,眼神空洞的望着床帘,像一个没有思想的木头人。敲门的声音好似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一阵比一阵急,敲门的人的心里也越来越急躁。门外的人终于忍不住了,破门而入,徐景然一进到墨妍的房间就见到她那副失神的样子,他将手中的药放在桌子上,上前轻声的询问道:“墨妍,你怎么了?”

他用手在墨妍的眼前晃了晃,墨妍一丝反应都没有,他有些焦急,难道是他医术不精,墨妍被他医糊涂了。他近来见墨妍越来越憔悴,就开了许多补药,还做了很多药膳,但丝毫不见墨妍有任何的好转。难道是心病吗?他恍然大悟,也许真是如此,只有心病才会越治越不好。

“喂,墨妍,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四长老处罚人这是常有的事,以后你就不要再去招惹四长老就行了,看见四长老你避道而行就好了。”徐景然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嘿嘿,我以前也被四长老给罚过,那时还被四长老给追杀呢,半条命都差点没了呢,哦,不对,不对,我不应该这么说,呃,你要想通自己才行,我还不太会劝说,就像师傅告诉我的那样,凡事要学会忘记,只有忘记不好的的事,你才能记住更多快乐的事。你也要把这件事忘记哦,多想想四长老对你的好,那些不好的就让它消散吧,你还有很多美好的事呀,你说是不是。”他用手推了推墨妍。

“啊......”

徐景然被墨妍的叫声吓了一跳,往后跳了一步。他看着墨妍缓缓地转过头,雾气在她的眼里慢慢凝聚成泪珠,一滴一滴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他看着都觉得难受,心仿佛也随着她的感觉而痛。徐景然大步向前,一把抱住楚楚可怜的墨妍,缓缓地拍着她的背,安慰道:“不哭了,不哭了,我以后不推你就是了,我会保护你的。”

这一年,墨妍七岁,徐景然十四岁,在多年以后,他一直践行着他对她许下的诺言。

墨妍一开始是没什么感觉的,她是被徐景然推了一下才缓过神来的,同时也被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叫了起来。待她缓神过来就发现自己被徐景然紧紧的抱在怀里,还听清楚了他说的话。

从这一天开始,墨妍就很依赖徐景然,只要徐景然到哪里她都一直跟着。她实在是害怕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黑夜里有了烛光和徐景然的陪伴,她渐渐地睡得安稳起来。

在徐景然的陪伴下,她渐渐恢复了以往的开朗。某一天,墨妍对徐景然说起了她做的噩梦。徐景然听后一惊,有些不安,他年纪比她大得多,知道的也比她多一些。他一直都知晓墨妍和墨香是族里墨香印的继承人,也拥有了墨香印的能力,但是,听说先生们教导了许多次,她们俩的能力还没有显现出来,难道墨妍已经有预示能力了吗?而且还预测到了祸?!

徐景然拉着墨妍急匆匆的去找师傅,他想也许师傅知道什么,而且他也不想墨妍再受噩梦的困扰。

“景哥哥,你要带我去哪里?”墨妍拉了拉他的手疑惑地问道。

徐景然停下脚步,蹲了下来,与墨妍平视,摸了摸墨妍的头发,“我带你去找我的师傅,他一定能解除你的困扰,以后你就不用再害怕做噩梦了。”

“为什么?我有景哥哥在就好了,有景哥哥在我一样也不怕做噩梦呀。”

“这个是一件大事,难道你不想解除你的困扰吗?这样以后就不会再做恶梦了。”他有些不解,这丫头怎么会这么想的,难道不愿意去见长老。

“我不想的,我一点儿也不想。”墨妍低下头,小声的说道。

他扶直墨妍的身子,问:“为什么呢?”

墨妍猛地抬起头,顿了一下,然后大声地说:“因为......因为我不想景哥哥离开我,我要听你讲睡前故事,如果我不再做噩梦了,那你就不会陪我了。”

“原来是这样呀,你放心好啦,我会一直陪到你不在需要我为止。走吧,我们去找我师傅。”徐景然了然于心,站了起来,牵起墨妍的手去找师傅。

三长老在屋里研究药草,他正到最后一步时,房门碰的一下被打开了,他手一抖,手中的药水差点掉下来,正要发脾气抬头一看,就见自己的弟子带着墨妍站在面前。三长老的怒火压了下来,有些压抑的问:“你这傻小子不好好去给我采药,跑到我这来做什么,而且还带着墨妍来。”

三长老警告道:“你不好好学就算了,但最好不要耽误墨妍的学业。”

站在徐景然身边的墨妍挡在他前面,抬头对着三长老说:“景哥哥才没有耽误我呢,是我要来找三长老的。”

“哦,真的这样吗?”三长老有些不信的说,眼睛却对着自己的徒弟。他很了解自己的徒弟,他嘱咐过没事不要来找他就一般不会来找他的,而且还闯了药房,差点害的他把药水松掉。

徐景然抚着墨妍的肩,让她离开他面前,眼神坚定的看着三长老,“是我带墨妍过来的,师傅,墨妍的预测能力好像显现出来了,而且墨妍好像预测出了祸。”

听他说完,三长老一惊,他们一直期待着墨香和墨妍能早些显有传承的能力,可过了这几年,无论要谦行他们怎么教导还是起不到什么效果。上一代的时候,三岁就能预测,可这一代实在是和上一代有些不同,他们都怕这能力到这里就丧失了,可今日从傻小子口中得知还是很惊吓,他实在很惊喜,“走,出去再说。”他上前去牵墨妍的手,并吩咐徐景然道:“你去把大长老,二长老和四长老找来,还有,顺便也把你顾伯伯找来,我带墨妍到前厅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