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香

祸事原由

墨香 柚茶醇 2023 2013-06-18 11:09:22

  三长老仔细询问墨妍有关她梦境的事情,虽然平时看着有些小刁蛮和任性,墨妍还是能一一回答,她从知事开始就知晓自己名字的由来,所以才会对墨香有着很大的不满,处处和墨香作对,也看不过墨香那副笨笨的样子。先生教的她都能很快就明白一学就会,先生也曾夸她天资聪明,但墨香就每次都因有一丝进步先生就得夸奖,她觉得很不公平,凭什么那笨丫头有了进步先生要一直夸奖,那她的努力先生就看不见吗?

大长老,二长老,四长老和顾谦行来的时候,三长老已经询问的差不多了,顾谦行到底还有着对以前的经验,便出声问道:“三长老你可知墨妍做恶梦的由头?这事关重要,也是解除第一个预测的关键,只要第一次掌握的好,后来的预测就不成问题,倒时我在教她们如何运用这种能力,那么族里的继承就能顺利传承下去。”

三长老拍了拍脑门,“瞧我这记性!”他有些不怀好意地看着四长老,怪声怪气的说:“哼,有些人做了还不好意思承认。”

四长老见三长老一直盯着他就瞪了回去,“你瞪我作甚,又不是我害的墨妍这......”他的声音渐渐小了,忽的想起前些日他好像还罚了墨妍,而且听说墨妍昏倒还亲自去看了她,也让景然去帮那丫头调理身子,可后来的事他倒不知,该不会墨妍因此而梦魇了吧,那不是他的罪过吗。唉,算了,他还是对墨妍赔罪吧,刚要说什么的时候,就被二长老打断了。

“墨妍之前有见过什么人吗?”二长老蹲下来对着靠在景然身旁的墨妍问道,他经过深思熟虑,谷中的人都安分守己不理世事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祸事发生才对,就算要发生概率也是很小的,那么就应该是谷外来的人吧。二长老想,墨妍应该是见了什么人之后才会有此反应,进而刺激她的预测能力,然,近来只有顾相回来过,难道会与顾相有关吗?他很难想像会是如此,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不料,墨妍点了点头,还说出了见到过墨香父亲的事。

二长老神色一变,脸色有些苍白,他回头看了看大长老,只见大长老眉头紧皱,眼神黯淡,似在思索什么,没有给予他回应,唉,微微地叹了口气,站起身,对景然和墨妍二人说:“你们二人先下去吧,晚一些时候再让你顾伯伯教你法子让你停止做这梦,我们和你顾伯伯还有要事相商。”

见他们二人走了之后,四长老站出来问:“老二,你刚刚为什么那么问墨妍?”

“也许顾家的祸事与谦之有关,你还记得之前谦之为什么来找我们吗?”二长老说,“还有之前发生的商铺事件,皇帝很有可能已经注意到顾家了,就等着抓到顾家的把柄,然后再把我们一网打尽。”

顾谦行在那听得一知半解,但他还是有些不明白,便问:“什么商铺事件,谦之回来是有什么事吗?”

三长老拦住顾谦行,“待会儿再和你解释。”他对着大长老说:“大长老,你快下决定让谦之辞官,先避一避皇帝的锋芒再说,就怕那小子做出什么事就不好了,几年前我去帝都,恰好发现谦之的宅子有古怪,进去一看,密室里有许多武器。我担心谦行还在为以前的事记恨着皇帝,就怕他新仇旧恨和皇帝一起算与之两败俱伤呀。”

大长老听到后,眉头皱的更紧,整个身子都绷紧僵硬着,他长长的叹了口气说:“让他辞官他肯定不会应的,当初是我逼得他去,如今又要逼得他辞官,说什么他都不会应下的。”

“那怎么办?就让他这么陷下去,然后连累一族的人吗?”四长老说道。

“我不会让他这么做的。”大长老眼神对着二长老,然后道:“老二,你速去飞鸽给谦之,让他不要有任何举动,先以静制动,我们稳定住谦之之后再让在外的族人隐世起来,避免和皇帝有任何冲突,让他们暂时不要和谦之有联系,断了联系之后就算皇帝再怎么查也不会牵扯上族人。”

“那岂不是让谦之一个人......”顾谦行的心里有些堵,难道要舍弃谦之,“那墨香呢?”他问了出来。

二长老肯定的回答:“你放心,我们不会那么做的,在那之前会带她回来的。”

“谦之是我的儿子,墨香是我的孙女,怎样我都不会舍弃他们的。”大长老顿了一下,还想说什么却停了,转而说:“就这样吧,我先行离去。”说罢转身离开。

二长老叹了叹气,也随之而去了,四长老三长老见到他们都走了也要随之而去,顾谦行见此,伸手拦住三长老,“三长老,我想知道谦之在外的一些事,望长老能够给我解解惑。”

“我们边走边说吧。”三长老说道。

“那我就先离开了,老三,下次再来找你比试比试吧。”四长老说完也离开了。

顾谦行从三长老那里知道了一切,原来如此呀!他在心中替谦之不值,可是立场不同,想的也就不一样,他很清楚的记得当初谦之是如何被赶出族,如今十几年不见,谦之已经当了宰相,而他也卸下了身上的重担。

皇帝的一点一点试探,已经让谦之受不了了吧,那么多年的仇恨如何化解得了,如果是他也做不到像谦之那么能忍,顾谦行心想,换做是他,他会选择一刀结果了皇帝,才不会选择做那么多的事,一点一点化解皇帝的权利,让皇帝的儿子相争相斗,虽然这么做会让皇帝痛苦,可是那也不值得把兄弟也搭了进去让自己也痛苦。唉,期望谦之能想通,这次能制止住皇帝的攻击,避免有族人伤亡才好。

最后他想,他还是给谦之写一封信去吧,能劝劝就劝劝吧,他也不期望走到最后那一步。想到就行动,顾谦行就快速走向书房准备写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