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香

预祸昏倒

墨香 柚茶醇 2087 2013-06-18 11:09:22

  顾相走出书房时,叹了口气,抬头望了一下天空。

“你也不要太自责了,我们首要做的是先把人撤回来,其余的事再说吧。”二长老安慰地说道。

他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最好的办法是减少损失,避免死伤更多的人。可是,那都是他同生共死的同族兄弟呀,要他如何对得起死去的人呢?皇帝在死前也要拖他下水,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他一定要为那些死去兄弟报仇,他一定会给皇帝一个大礼的。

和长老们谈妥了之后,他就去找女儿,也许女儿正与妻子说着私密话,想到此,他不禁笑了。他的女儿呀,一定会是幸福快乐的人儿。

当顾相来到东厢时,在走廊就远远见着一个穿红衣的小姑娘金鸡独立地站在假山旁边,头上似乎还顶着什么东西,走近一看,发现小姑娘头上顶着的是一个碗,那碗里还有水。他知道,那是和女儿同一天出生的墨妍,那次取名之后他就没有见过她了。

作为一个长辈他理应去关心她一下,于是他走近问墨妍:“是谁罚你在这的?告诉顾叔,顾叔去帮你说一声。”

墨妍哼了一声不再理他,她没有见过这人,才不要他假好心。她突然想到,之前从四长老那得知墨香去见她父母了,那这陌生的人该不会就是墨香的爹爹吧,那她更不要理会他这个假仁假心的人。墨香更是不可理喻,害的她被四长老责罚站在这里,她的脚都快撑不住了,不过她绝对不会在他面前示弱,墨妍,你一定要撑住,她在心里这么说道。

“那顾叔就先走了,顾叔会去找人帮你。”

看着这小姑娘倔强的脸庞,他有些恍惚,仿佛看见那时的月儿,不过这孩子还真是有韧劲。

墨妍看着他的背影,突然闪现一个场景,到处都尸体,血流成河,她顿时害怕起来,心里的恐惧突然放大,她再也支撑不住了,碰的一声,倒了下来,碗也摔碎了。

听到声音后,顾相急忙回头,跑过去将墨妍抱起来,往厢房里跑去。将墨妍放到床上后摸了摸她的头,没发热,他想可能是支撑不住了才倒下的吧。他叹了口气,替她盖好被子,走出了房门。

刚走出来就见一个小厮在屋外的假山旁打转,那小厮是四长老吩咐让他看着墨妍的,可是他去解手回来就不见墨妍了,心里一急就在那走来走去,想墨颜会去哪里了。

顾相见到人就叫那小厮去找人照顾墨妍,顺便问了一下是谁罚墨妍的。他听了小厮的话以后想,这的确是四长老一贯的风格,惹谁都好都不要去惹四长老,还有他那宝贝的花。

没过多久四长老就收到墨妍昏倒的消息,他放下手中的花,吩咐那个来报信的人:“去帮我找三长老的徒弟徐景然来,就说是我叫的,不,你直接叫他去墨妍那里看看。”

四长老在小厮走后想了想,决定还是自己去看看吧。

————

“爹爹,你来了,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呀?”

墨香一见到父亲来就问,她和娘亲在这里等了很久呢,她非常想快点回家,在谷中的日子好闷呀,不是学这就是学那的,除了对医术感兴趣外,她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学的也是平平。可每次墨妍总爱找她的麻烦,老是追着她打,她都变笨了墨妍还是没有放过她,是不是前世和墨妍有仇呀。唉,真倒霉和墨妍做姐妹。

“收拾好了我们就可以走了。”顾相对女儿说道。

“那我们现在就走吧,我和娘亲早就收拾好了,我要回家啦,就留墨妍一个人在这里喽。”墨香牵起父亲的手,就要往外走。

程氏看着女儿毛毛躁躁的样子,不禁叹了口气,她的女儿一点也没有世家女儿的风范,温婉淑德一点也不适用在女儿身上。她拿起放在桌上的包袱,跟随在那对父女身后。

顾相见程氏手里拿着包袱,二话不说从程氏手里拿过包袱放在肩上,拉着程氏和他们走在一起。程氏微微一笑,有些不好意思,都老夫老妻,在孩子面前也没个正经,她想要松开手,可越放就越被抓紧,最后她就放弃和他争了,唉哪一次不是她最先低头的。

墨香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那亮晶晶的大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线了。

顾相带着妻女来到了出谷的那条路,他一边带着妻女往前走,一边回答女儿的问题,为女儿详细讲解阵法的要领,每过一个阵法,女儿都欢呼雀跃的拍起手。他见女儿兴趣勃勃,也乐得当一回女儿的先生,为女儿解惑。

“爹爹,回去以后你教我好不好,我想要学。”墨香在出谷后对着顾相撒娇,她一定要父亲教她,好不容意有想要学的她一定要学到,就像学医术一样她都要一学到底。

“好啦好啦,回去以后爹爹会教你的,不过你也要答应爹爹一个条件才行。”

顾相见女儿撒娇的样子,心中顿时觉得自己的女儿在身边的真实感,不像以前只能从画像上见到女儿,那种虚无感就好像女儿要永远离他而去一样。不过学阵法要求从一而终,不可半途而废,他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只这样的人,所以要有要求才可以,给女儿定下一个规矩,也许是好的。

“行,只要爹爹答应教我,叫我做什么都可以。”墨香见父亲答应后立马应下,生拍父亲反悔。

他点了点女儿的额头,“爹爹不要求你做什么,只要你做事要从一而终,知道吗?切不可半途而废,学阵法就要受得住一切,有时候还要自己身陷阵中,只有这样你才能学阵又能破阵,有些阵法是极为有危险的,那时候你要学会去判断,思考,还有......”顾相还想继续说下去就被程氏打断了。

“好了,女儿还小呢,那些危险的阵法就先不学吧,你不担心女儿的安危,我还担心呢。”

顾相微微摇了摇头,妇人之见,和女儿相视一眼,父女俩都有自己的小主意,还是不让程氏知道吧,不然又不知会说到哪去了。

“爹爹,娘亲,我们回家去吧。”墨香手牵着父母向前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