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墨香

云飘述由(上)

墨香 柚茶醇 1026 2013-06-18 11:09:22

  自从第一夜开始追杀就一直不间断,顾管家很纳闷这些人是怎么追上的,为此他们都改画了妆容怎还会被认出,是哪里出了问题?思索一番,忽的想到那辆马车,于是立马检查一番,这才发现马车中被下了一种药,其名为引香,此药最受螖蟌的喜爱,怪不得那些人会找到他们,原来是用了螖蟌引路。

随后他对马车做了一番改造,也换了一辆新马车,两辆车驶往不同方向而去。

几日后,他们安全的抵达到了泉州。

白云飘在此处等着他们到来,见都安全低到也松下口气。青竹抱着一直熟睡的墨香正要下车,白云飘立即上前接下墨香抱在怀中,青竹见状转而进车扶着程氏下了马车,而顾管家就赶着马车去停放。

待一切安顿好了后,白云飘才向程氏到处此次来泉州的缘由。

“嫂子,此次泉州之行是在下替谦之安排的,为的就是确保你们的安全。此处是在下的私人院所,不会有人知晓你们在此处的,就算有人来查也查不出什么,你们就安心在此处休养,有什么需要就和金管家说,他会替你们安排妥当的。”白云飘说。

程氏低下眼睑问道:“为何要来泉州?到底发生了何事?路上的那些杀手又是何人所派?”

白云飘有些为难,这些事实在是不太好说。

知晓白云飘肯定有难言之处,程氏也不紧紧相逼,于是就说:“我也知晓你为难,也就不逼你了,不过你只要告诉我来这之前谦之对你说的事就行了。”

“嫂子,这......这也太......”

程氏的态度强硬了起来,“我有知道的权利,难道连这你也不能告知。”

“嫂子,这实在是强人所难,谦之他定有不让你知晓的理由,你就行行好饶了在下吧。”白云飘辩解起来,不是他不说而是他不能说,唉,他还是不太会和妇人打交道呀,这算是什么事嘛。

程氏拿起手中的帕子微微啜泣了起来,这让白云飘更是不知该如何是好,面对女人的眼泪他可是招架不住的呀,他思来想去还是拿不定主意。

白云飘深想,谦之这是给他一个难题呀,且不论之前的事由,如若他违背承诺那今后他又该如何面对他人,想想觉得还是不能说罢,一个妇道人家就算知道后又能做什么呢?不是白白的平添烦恼吗?既然谦之不想让程氏知晓定有他的理由,那他还是不要去做那破坏两者关系的坏人罢了。

微微思索一番他才缓缓说道:“嫂子,还是等谦之回来让谦之告知,恕在下还不能告知于你。”

程氏有些微怒,这人怎的不懂得变通一下,她只要知晓最近到底发生了何事,是不是她想的那样就行了。原先看着还算有些能力,可是在这上头怎的就不知换位思考一下,她拿起帕子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珠,轻声说:“你怎的就不能体谅体谅我们,要是谦之出了何事,那我和墨香还有肚子里的孩子又该怎么办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