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冬季里的雪

又惹麻烦

冬季里的雪 马日尧 3890 2013-04-12 09:25:12

  飘雪领着漂雄在队伍里来回穿梭着,队伍里的每个角角落落都不适合他。再加上大强就像平原上凸起的两个天线杆,突出的过于显眼。飘雪将漂雄安置在退伍的最后,独立的另起一排。飘雪走到队伍最前面瞧着队形,最末的漂雄直挺挺的站着。虽说是在队伍的最尾,可是还能看清他高出的头颅。太单调了,显得漂雄过于独立不和群。大强此时成了漂雄唯一的一位队友。他们两个杵在队伍后面,就像两个人民兵保护着面前的人民。因为身后两个帅哥的注视,大家都调整了自己的站姿,尤其是女生们。队形的调整,给整个队伍带来了别样的生机。

在执行董事的办公室里,马董事用怜爱的眼神注视着坐在沙发里的欧少爷。忠实的仆人永远对自己的主人为首是从,可马董事的眼里更多的是心疼。他很担心懵懂中的少年,能否承受起家族的重担?

“少爷,”

漂雄玩弄着自己的手指甲盖,知道马伯伯又要开始对自己说教。

“你刚来公司,不如叫前厅部的经理直接教你吧!”

漂雄抬起了头,不敢确定的看着马董事。没想到眼前的老伯非但没有批斗自己的不是,还给自己病号待遇。怪不得父亲会放心的将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他来打理,是有他独特的地方。

“可以叫郭飘雪教我么?”如果他连这个提议都认同的话,在父亲面前会替他多美言几句的。

“郭飘雪,是大堂经理么?”

“对,就是她。我跟她比较熟,行么?”漂雄仿佛已经听到从马董事嘴里吐出的那个不字,试探的问。

“行吧。”马董事知道只有顺着少爷他才会稳下心来好好工作的。

“太好了,马伯伯。那你就赶快安排吧。”漂雄一路小跑着离开了马董事的办公室。心理像揣着一只受惊的小兔,不明所以然的狂跳着。

目视着少爷的离开,马彪开心的笑着。他已经帮助漂雄接手酒店成功的迈出了第一步,往后漂雄要走的路还有很远。他要竭尽所能的帮助他。董事长年事已高无心再打理工作,每天翻看着旅游图册、谈论着名胜景点,快乐的像一个返老还童的少年,无忧无虑。

马彪感觉到肩上的重担,董事长相信自己、肯定自己,才会让自己行使一切权利。马彪拿起电话,要是想像董事长一般逍遥快活就得快点培养未来的酒店主人。

漂雄走到飘雪的身旁,不怀好意的冲着飘雪傻笑。

“郭飘雪,过来一下。”前厅部白经理放下电话,他刚接到一通电话,是执行董事长亲自下的命令。

“你到底什么来头?”飘雪真的快要爆炸了,执行董事长叫她放下手里的所有工作,全天候传授漂雄酒店所有的知识。

“现在好了,我的上班时间、业余时间全都是你的啦。而且我还成了你的专职保姆。”飘雪不能理解他到底为什么放着富豪宝座不坐,到酒店来享受折磨人的爽快。

“少爷,说吧。我们下一步做什么。”

看着飘雪对自己的冷淡,他忽然觉得飘雪离的他好远,就像是西西莉亚刮过来的冷空气,连哈拉子都冻成冰棍了。

“你说吧,你可是我的老师呢?”

飘雪藐视的撇了漂雄一眼,不过还真受用。

“随我先去适应你的工作场所吧。”飘雪扬起下巴,高傲的从漂雄眼前走过。

“飘雪,”

“怎么了?”第一次,漂雄亲切的称呼着她。两个人的脸都不好意思的红了。

“去把鞋换了吧,你现在是我的,我有这个权利。”

“不好吧,我不能这么特殊。”

“你去不去,你要不去。现在我就带你买一双。”说着,伸出臂膀准备将飘雪抱起。

“去去去,去还不行么?”飘雪无奈,她可是领教过这家伙的出格,况且他有着很硬的后台。

质检部的工作人员在酒店大堂里巡视着,正为没有不合格的地方发愁着。眼尖的她们一眼就看到了穿着平底鞋的郭飘雪。

“郭大堂,今天又不是双休日。你穿哪门子平底鞋啊。”说话的这位掏出本本,记录下飘雪被扣除十分。

“是我叫她穿的。”漂雄挺身而出,还算个爷们。

早有人把早上发生的一幕抖了出来,合计着还是别去摸老虎的尾巴啦。

“那行吧,下不为例。”质检部齐刷刷的消失在大堂走廊的尽头。

“这样不好,我会被穿小鞋的。”

“等一会儿我去告诉马伯伯,让他说一声就行啦。”

“马伯伯,”飘雪重复着漂雄的语调,质疑的问着。

“嗯嗯。”漂雄咳咳自己的嗓子,背对飘雪不再说什么。

“请问洗手间在哪?”刚填写完客房入住表的男士客人,在大堂四处寻找着洗手间。穿着笔挺西装的漂雄站在旋转门旁,显得无所事事。

“那那那,那呢?”厕所他可是记忆深刻,热情的指着厕所的位置。

“看见啦,谢谢。”拐角处的墙面上粘贴着洗手间标志。

漂雄得意的瞅瞅飘雪,首战告捷。

“您直走左拐就是洗手间。”飘雪给漂雄做了一个示范。

“您、请,不离口知道么。手,不能用食指指,像这样看见么。”

漂雄摆弄着自己的手,那手就好像不是自己的是别人的,怎么也不听使唤。

“算了算了,下班在补课吧。”飘雪看着漂雄的笨拙样,烦厌的甩甩手。

“经理,行李帮我送到我房里好么?”一位中年妇女直勾勾的盯着漂雄的脸,手里托着行李箱。

漂雄往后退着,瞅着飘雪求救。旁边的门童们将眼神投向别的地方,准备着看他的难看。

“这位太太,我们帮您送吧。”飘雪甜美的声音传来,真好比是在撒哈拉大沙漠,看见一眼泉水那般的解渴。

飘雪托着行李走在前面,中年妇人挽着漂雄的胳膊跟在后面。漂雄恨不得像拍苍蝇那样的给他一拍,可见飘雪一声不啃就像没这回事似的,不知道该不该将她甩开。

“祝您入住愉快。”行李顺利的送了客人的房间,瞅着满脸不高兴地漂雄,心里偷偷的乐着。

“像这种客人是不能惯她的,你可以说‘对不起,现在我是上班时间,被摄像头拍到是会给我处分的’。”

“那她要是说下班来找她呢?”

“驽钝,下班你早跑了。回家吧,你真不适合这份工作。”不是看不起他,他是真的不适合伺候人。含着金汤勺出身的富家子弟,只有被人伺候的份,哪会伺候人。

漂雄到是真想马上离开这,可怎么对的起那些期望的眼神,不行走出第一步就决不能回头。挺起胸膛大步向前,留下一头雾水的飘雪。

穿着西装的漂雄站在大门口,他的工作就是站在那。只要站着就够了,游客们蜂拥在他的身边拍照、小姑娘们围着他问长问短、大姐大妈们拍打着他结实的肌肉,反证只要站着大厅里面的人们多的就能挥汗如雨。最要命的是大家都不去咨询台问问题了,以为他是领导呢。这可把飘雪忙坏啦,她可真成了漂雄使唤的小罗罗。跑东跑西处理漂雄揽下又处理不了的各类问题。

“这一上午忙的真是不亦乐乎。”漂雄揉捏着自己酸痛的肩膀,显得很高兴。

趴在食堂餐桌上唏嘘喘气的飘雪可没有这么快乐,要不是穿着平底鞋自己的脚非废了不可。要他那张足疗卡是对的,这是他欠我的。

快要落山的太阳,在天空的一边悠闲地晾着肥肥的身材,时不时的变换着各种姿势,独自玩乐着。

“欧漂雄,下午我们部有个同事请假。你要不帮忙替下岗吧,白经理已经同意啦。”下午一上班保安部经理就想到了上次让他出丑的欧漂雄,管他有什么靠山呢?我这是公事公办。

“那你去吧。我会替你站好这班岗的。”飘雪求之不得呢,下午终于可以摆脱这个小魔王。度过一个轻松快乐的自由时间。

漂雄灰溜溜的跟着保安部经理去了。他还真小心眼,早上的出丑怕是气还没消呢?漂雄在心里嘀咕着。

“那儿,站在台子上。”

什么,你以为我是交通警察啊。还叫我站在交通岗上。漂雄虽说是不情愿,还是乖乖地立在上面。

阳光已没有正午时分的强烈,可对于室内小草的漂雄来说,是非常的灼热。站了没有半个小时,晶莹的汗珠就在漂雄的额头滚动。顺着脸颊一道一道的滑下,有几颗不走寻常路的汗水跑到漂雄的眼睛里想一探究竟。蛰的漂雄慌忙的用袖口去擦,愤怒的诅咒着世界。

没人管的飘雪觉得无聊,想起好久没见豆腐西施。准备找点事做,去吃她的豆腐。

“西施,你家豆腐呢?”

“懒得理你,喝豆浆去吧你。”小菲怒视着开她玩笑的飘雪,没好气的回复着。

看着小菲涨红的小脸,不以为然的笑笑。抬头向前望的目光里,瞅见摔打着口布对着豆腐架施行赌咒的欧大强。

“喂,这可是公家财产。弄坏了你不用赔啊。”飘雪爱打抱不平的性格就是这样,总能给自己找件事做。

“您哪位?”忽然冒出来的飘雪对着大强横加指责,这叫大强很不爽。

“我,郭飘雪。郭女俠是也。”飘雪对视着大强,他的眉目于漂雄还真有几分像呢?

“我看的出你心里有怨气,对家庭的不满,对世界的不公都充满着痛恨。可是你不用这样的,跟我说说,我愿意当你思想上的回收站。”

没有人看出他的心思,从父母离去的那时起。他就选择将自己的想法封闭,每天装出很乐观的样子。这种生活叫他厌倦,怨上天的不公、讨厌这世界所有乐观的人,可这些想法都隐藏在自己的心里。眼前的女孩竟看穿了自己的心声,是她,自己一心想要寻找的知音,世上唯一懂自己的人。多少个夜晚在自己不开心的时候,多么希望有一个懂自己的女孩,倾听自己的心语、分担自己的痛苦。她出现了,就在眼前。

“飘雪,你愿意做我的朋友?”

飘雪肯定的点点头,人人有一本难念的经。而他的经一定是挖心的痛。

“不过,你长得还真有几分像欧漂雄呢?”

“是么,他也是新来的?”漂雄他也是自己心底愤恨的对象,为什么他可以在父母的膝下耍横撒娇、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在关心他。他永远是世界的焦点,而自己从没有人过问,要是父亲还健在的话,事情是不是就不同。

“你叫什么名字?”

“刘大强,”他用了自己的母性,大强不想叫飘雪知道自己是漂雄的弟弟,他不想总活在漂雄之下。这次他要为自己而活。

“碰,”一声猛烈地汽车碰撞声从停车里传出。“豆腐加工厂”的员工们都扒在玻璃上,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飘雪也走进玻璃,楼下停车场里的漂雄正和一位脖子里带着金项链的彪悍男人,吵吵着准备动手。

飘雪拨开围观的人群,怎么刚离开一会儿漂雄就闯出了篓子。汽车的碰撞声肯定是他惹出来的。望着奔跑离去的飘雪,大强的心理充满了失落。

“漂雄,欧漂雄,你快道歉。”

漂雄不理会飘雪的劝诫,像一只狮子阻挠入侵者般的捍卫着自己的威严。本想上前抱住漂雄、强行制止他。可刚一触碰漂雄,他的身体就如打了麻醉针般的瘫软在飘雪的怀中。飘雪被漂雄像死猪一样重的身体连带着一并倒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