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冬季里的雪

祸事不断

冬季里的雪 马日尧 3170 2013-04-12 09:25:12

  “今晚我请你吃饭吧!”漂雄想要抓住和飘雪在一起的分分秒秒,也许就像他自己无意间说的。希望飘雪的时间都属于自己。

“吃饭,算了吧。我怕欠你的债会还不清。”飘雪扶着员工通道的墙壁,脱下脚上的高跟鞋。真要命,高跟鞋是标准的五厘米。自己的这双大脚穿在鞋里,支撑起一百来斤的身体最受苦的还不是脚。飘雪活动着从皮笼里刚释放出来的双脚,嘴里发出痛苦的呻吟声。脚就是人的根,根部不舒服,身体的其他功能也会跟着急速下降。飘雪非常清楚自己经常出现的这种状况。由于长时间的站立,脚底的臃肿越来越明显,血液循环不畅通,导致小腿上细小的蓝色血管在皮肤下若隐若现。

漂雄注视着飘雪的举动,虽然身前的女孩是大大咧咧、不修边幅的性格,可也不至于在工作场所脱鞋赤脚走路吧!就算她自己觉得不难看、周围的同事不见怪,可用水泥打磨的地面难道就不凉么?漂雄走过去,准备着好好给飘雪上一堂脚底护理课。瞅着漂雪的脸他一句话也没有说出口。此时的飘雪正接收着脚底向大脑中枢神经发出的疼痛指令,过量的疼痛使感觉神经形成强烈的冲动正通知着大脑停止运作。

“飘雪,飘雪,”猛然间晕倒的飘雪使漂雄有点措手不及,把飘雪揽在自己的怀里。呼唤着飘雪的名字、拍打着飘雪的面颊,忽然想到急救措施中对于突然昏蹶的人所采取的措施就是按压昏厥人的人中穴。

飘雪呼吸着大气层中人类生存所必不可少的空气,缓慢的睁开了眼睛。就像是沉睡中的白雪公主被她的白马王子轻轻一吻,公主苏醒了一般。飘雪眨巴着还为能接受光亮的眼睛看着漂雄;而漂雄正满含热情准备迎来好事的到来。

“啊,”飘雪的一声大叫,打断了火花碰撞的瞬间。

“你这是在做什么?”飘雪挣脱开漂雄的怀抱,踉跄的爬了起来。发生了什么事?这都哪跟哪啊?脚疼,刚才就是脚疼,可之后怎么会在漂雄的怀中醒来。飘雪想不起来了,她拾起地上的高跟鞋,对于昏厥的那段她是彻底断片了。还是疼,脚底的疼痛使飘雪不得不再次扶着墙壁,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一小步、一小步的向更衣室的位置挪动。

“你倒底哪儿不舒服。”

“没事,习惯了。脚底疼。”飘雪显得不以为然,只要坚持到更衣室,打开花洒冲个热水澡,疼痛就会随着澡堂地上的污水一起流进下水道里。

脚疼,脚可是人身体上很重要的部位,有多少穴位都位于脚底。漂雄望着飘雪一拐一拐的身影,心里下了一个决定。

“喂,”漂雄将飘雪抱起,向停车场走去。

“放我下来,”

飘雪的高声呼喊引得更衣室里的员工纷纷探头出来张望。

“叫吧,大声点。如果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的话,你就大声地叫,反正我是无所谓。”漂雄的话说到了飘雪的心里,此时的她可不想成为大家的焦点。走道里的声控灯没有听到任何动静的指令,闭上眼睛准备小休一会儿。而堆积在更衣室门口的人们怀着下班后的轻松心情,见无热闹可看都转回身各忙各的去了。

被漂雄丢进车里的飘雪用尽了浑身的解数,也没能使漂雄告诉她此行的目的地。手里死死地握着手机准备时刻拨打110。

“到了,”车里的飘雪迷迷糊糊地都快睡着了。

漂雄对着疲倦的飘雪叹息着,

“多辛苦啊!”

漂雄缓慢的尽量放轻自己的动作,抱着飘雪走进了足疗店。感到暖意袭来的飘雪以为在自己的被筒里,顺手把被子角又往自己的身上扯了扯,歪着头拱进漂雄的怀中,沉沉的睡去。等有机会一定要告诉她,她所拉的可是我的外套。抱着飘雪走进足疗店的漂雄,成了周围人们议论的目标,漂雄甚至都听到了不雅的言论。

“救命啊!”飘雪大声的疾呼,抬起的大脚重重的落进了洗脚盆里。溅起的水花落得足疗师满身都是。

“啊,”足疗师愤怒的叫喊,她瞅瞅飘雪。如果她现在不是客人、自己不是员工一定会大骂她一顿。

“对不起,拿着吧。”漂雄强忍着笑意,递给足疗师一百元钱。

做足疗的大姐毫不客气的接下,临走的时候又愤恨的撇了飘雪一眼。

“我去再给你们叫个人来。”

“实在对不起。”漂雄望着足疗大姐的愤然离去,开心的哈哈大笑。

飘雪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勾着头窝在沙发里。

“小姐,你的脚太疲劳啦。”新进来的足疗师显然还不知道这间屋子发生在她同行身上的不幸,亲切的于飘雪聊着天。

“你的脚臃肿的这么厉害,就说明血液循环不畅通。这种情况动脉就会硬化,心脏无法把足够的血液供到脚部。站立的时候脚就是微黑的、抬升的时候脚马上变得苍白。”足疗小姐头头是道的说,她可是专门学过的,客人们听她这么一说都不会小瞧她。

“有时候我就是这种情况。”

“那你就要多来我们足疗店啦。”两个年纪相仿的女生围着同一个话题,聊得颇为起劲。

“那就帮她办一张卡吧。一年,不,三年。”闭着眼养神的漂雄依然闭着眼,只是说了句惊人的话。

“好的,先生。我马上就去办!”女孩在毛巾上蹭了蹭自己的手,慌忙的跑到前台办手续去了。她跑的飞快连包间的门也没关,她生怕泡脚的先生会反悔,这可是她入行以来的第一笔大单,可不能叫煮熟的鸭子飞了。为漂雄按脚的男足疗师站起身来去关门,得叫这丫头请自己吃大餐。不知道多少分成进了她的腰包,真是踩到狗屎运了。

飘雪愤恨着漂雄的自作主张,要不是碍于男足疗师的面子,非骂他个狗血淋头不可,真是十足的败家子。

“各位同事早上好。”

“福瑞酒店争做新人;福瑞酒店争创辉煌。第一第一第一,加油加油加油。啪啪啪。”

星期一的早上,福瑞大酒店的每个员工,都如高升的太阳般炙热当空。这就是福瑞的企业精神:追求辉煌、超越自我。大家早已融入了福瑞,成为大家庭里的一份子。因为福瑞的生死存亡都牵引着他们每一个人的心,再这里得到了福利,更得到了尊重。自己的所作所为被酒店的高层领导所认可,每一名员工在每一个月的“月总结”上都可以将个人的建议、理想、规划等所有的想法在酒店老总的面前畅所欲言。甚至包括个人的不满情绪,在向上级领导反映完自己的想法后未得到及时的处理,那么你就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和处理建议。老总现场就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不过反应者的上级可就惨啦。

正当所有的员工看着保安部经理,念着这一周的安全防范措施时,一个高大又帅气男人的出现惹得站在大厅的员工们一阵骚动。

“你是哪个部门的?”保安部经理被打断了思绪,准备在所有员工的面前狠狠地训斥他。杀鸡给猴看就是这个道理。

“前厅部。”

“你不知道今天是晨周会么?”

“不知道,”这位正是欧漂雄,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他想应该诚实的回答。

好么,你这分明就是在挑衅么。

“让我告诉你,星期一早上八点所有员工在大堂集合,开“晨周会”。”

“知道了么?”

“知道了。”

“管考勤的杨经理记得扣除十分,你叫什么名字。”

大家都没有注意,酒店的旋转门里正走进来一位稍有派头的人物。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位酒店的高层。

“马董事,”保安部经理面朝大门,第一个看见执行董事,急忙打着招呼。

马董事朝大家挥挥手,示意叫保安部经理继续。

“说,叫什么名字。”保安部经理拿出自己的威严,酒店执行董事长很少会来聆听“周例会”要端起自己的架子才是。

站在队伍里的大强吐着舌头,多亏豆腐西施向自己大献殷勤。把酒店所有的注意事项从头到尾都向自己阐述了一遍,不然挨批斗的可不止漂雄一个。对着漂雄投来的目光窃喜的做着鬼脸。

“说啊,”执行董事可看着呢?千万别叫我下不来台啊。

“欧漂雄,”

队伍后面的马董事听得真真的,虽然他的声音不洪亮。昨晚董事长告诉他这一消息时,他还有点不敢相信。少爷真的会在酒店当门童?此时这件事已经被证实了。站在台上的漂雄脸上还挂着青涩,继承家业还不到火候,但他肯迈出第一步就已经很难得了。接下来只要好好地培养,一定会大有作为的。

“行啦,叫他入队吧。散会后叫他来找我,我好好的开导他。下一议题。”

员工的心里都打起了鼓。这位有来头,而且来头还不小,现任酒店最高领导要亲自接见?

漂雄低着头,走进队伍里。他不知道自己该站在哪?径直走到飘雪的身旁站定,飘雪看着身旁漂雄脚上那双闪闪发亮的皮鞋,真想把它踩得皮开肉绽,为什么他总是给我添麻烦。漂雄真的很感谢马董事的解围,可也不用做的这么明显吧!以后还怎么混呢?

大强和漂雄的心里都明白董事长发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