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冬季里的雪

抚慰心灵

冬季里的雪 马日尧 3723 2013-04-12 09:25:12

  飘雪跟着漂雄去了,他的一个呼唤。就像是魔法师在她的心中施了一个魔法,不需要任何理由,随他而去。

“说来也怪,没有人提起昨天发生的事情。我还以为要开批斗会呢?”漂雄开着车,轿车载着主人驶往他们的目的地。漂雄忽然想起昨晚发生在停车场的事情,也不知道处理的结果是什么?父亲知道后有没有对我失望。

“你的马伯伯早就帮你处理好啦?还要你操心啊。”飘雪把头扭向窗外,明知道事情已经解决,还装腔作势。飘雪没好气的回复着他。

“听说,董事长亲自解决的。好像是给了那位客人一张可以免费入住一年的免费卡,还把他的车拉倒4S汽车店大修了一遍,开会的时候就没再说别的了。”

“什么?”漂雄猛然间拉动手刹车杆,轿车赫然间立在原地。后面的车辆左躲右闪,怒骂着漂雄。

“没事吧你?这样很危险的。”

这么说,父亲已经知道这件事的存在,并帮我处理了烂摊子。面对父亲该怎么解释?父亲会不会责骂我?难道刚刚修复的父子情就要瓦解?漂雄陷入自己的猜想中,想像着面对父亲会出现的各种状况。

飘雪感觉到漂雄限于自己内心中的挣扎,他的家庭莫非与董事长有着不解的渊源,怎么一听到董事长就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怎么,你有愧于董事长啊?”

“是的、是,是。”漂雄心里觉得亏欠父亲的更多了,这浓浓的亲情可叫他怎么还的清呢?

“董事长可是你命中的贵人呢?这样,有空去他家向他真诚的道谢,我想董事长一定会很高兴地。”飘雪做出第一笔业绩的时候,在庆功宴上见过他老人家一面,是一位和蔼中带着威严的老头。身板挺得笔直,左右手一大堆围着他转,那叫一个有派头。

“这招有用么?”

飘雪瞪着她那双怒火胸中烧的大眼睛,这话她最不爱听。从没有人质疑过她的想法,不亮出自己的真本事,漂雄是不准备认可自己的。

“你是不是做过一些违背过董事长意愿的举动。”

漂雄想想,自己甩门离家,愤恨而去,是,确实有。对着飘雪点点头。

“董事长是不是对你很疼爱,像对自己的儿子?”漂雄惊讶的看着飘雪,他是不是已经猜出了自己的身份,这说的也太对了吧。

“这话怎么讲?”

“你先告诉我,你们是不是亲戚。”看着漂雄犹豫的眼神,飘雪心里想自己猜的没错。

“说吧,咱俩又不是外人。”其实飘雪也还没找准她和漂雄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算是吧。”

“这不就结了。你是董事长很疼爱的晚辈,在你身上给予了厚爱,而你呢总是犯错误。你想么,董事长既然都帮你解决了这个问题,证明他的心里还是很疼爱你的。接下来你要用‘装巧卖乖’这招来解围。叫这件事画上一个漂亮的句号。”飘雪兴奋的打了一个响指。

“还不明白?”火大,看着漂雄一副完全不理解的表情。真想给他一耳光,叫他醒醒神。

“老人们都希望自己的孩子们乖巧懂事,你只要说一些能够勾起他心中对你的那份爱的话。你们之间的关系就融洽了,而且比以前更亲呢。”

“你深有体会?”

“没有,我自己感觉到的。”飘雪一下又陷入了失落,到是很想,但已经没有机会了。

“信我的,男性之间都很注重自己的面子。如果你先服软的话,董事长就不会为难你了。”

“你敢去么?要不我陪你?”

“不,男人之间的事情不需要女人的帮忙。”

飘雪闻到气氛中的火药味,安静的闭上了嘴巴。

两个人坐在车里,在马路中间讨论着心得体会。风影这边独美啊!

“要不我们继续赶路吧。到底要去哪见礼啊,这是郊区?”飘雪瞅瞅四周白茫茫的世界,空旷的平原只能看见雪。

“就在前面。”漂雄发动轿车继续向前行驶。

“不过,在停车场里那位先生他怎么就撞车了呢?”

“他当时把车开进来,问我停哪?我就指着一个空车位叫他停进去,可他倒车的时候就撞到了第二排的车。最可气的是,他怨我没有在后面帮他指挥。这与我有什么关系,他出了事就把责任推给我。”漂雄想想就生气,又不是自己的责任,冲着我吼什么。

“之后你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和他吵架。吵到你缺氧晕倒。”

完啦,就这点破事被飘雪捏在手里,怕是这辈子也翻不了身啦。

一间用木头搭建的二层小木屋出现在飘雪的眼前,木屋的身上批盖着厚厚的积雪,把小木屋装点的年轻活泼。像一位娇羞的妙龄女郎披着洁白的斗笠,正在迎接她的情郎。

“好漂亮的小屋。”飘雪被眼前的小木屋深深地吸引,如果住在里面不知道会是怎样的感觉。

“我们进去么?”

“一会儿去吧,现在我要带你去一处世外桃源。”漂雄拉着飘雪绕道木屋的后面,一路小跑。

桃花林,一片片的桃花树,绽放着千姿百态的花朵。

“喜欢么?”

飘雪的眼睛被这片未有一丝污染的雪原所吸引。桃树枝上的雪被风轻轻一吹,随着风的节奏在空中飞舞,偶尔卷起几朵花瓣随着风儿一起飘飘洒洒的落下。飘雪抛开自己脑海里所有的束缚,一脚踏进雪海里。扬起手臂,感觉雪花落在她脸上的凉意。飘雪觉得雪花是有生命的,它们能够触碰自己的内心世界。触摸着它们,所有的烦恼、不快都随着它们的蒸发,一去不复返了。飘雪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地里奔跑,似一只尽情玩乐的蝴蝶,早已忘了回家的路。

雪地被她的脚印踩得面目全非,失去了它本来的纯洁。园林里,因为有了飘雪的疯癫玩耍,打破了它的冷清枯燥。

“飘雪,进去吧。”飘雪只顾着自己的玩乐,未曾发现刚才离去的漂雄。

“小雄,快过来。”

她是在叫自己么?这样的叫法还是第一次听到,感觉怪怪的,像叫一只小宠物。

“来了。”

飘雪捧起满把的雪花朝着漂雄挥洒,两个人在桃花园里尽情的戏耍。太阳躲在云彩后面呼唤着月亮婆婆,别睡过了巡夜的时间。

“怎么还有紫色的桃花?”

“这是紫叶桃;看那棵绿色的叫绿花桃,它的花期较迟;那棵叫垂枝碧桃,花色有深红、洒金、淡红、纯白;那棵叫五色碧桃,白色或微带红丝、还有粉红色的、还有白色与粉红色各半的。”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我妈从小到大都在给我讲,听得多了就记住了。”漂雄抓起一把雪朝飘雪扔去,我也有比你强的地方。

“不玩了,”正玩的起劲的飘雪忽然扔掉手里的雪球。

“那我们去小木屋里吧!”漂雄一转身,飘雪不在他的身后。

“飘雪,”在寒冷的傍晚他的心也和雪花冻结在一起。

“这儿呢?”飘雪躺在雪地里,看着自己呼出的哈气。

“你呀,真贪玩。我还以为你被狼叼去了呢?”

“雪地被咱们踩乱了,”飘雪不想在玩了,自己是多么的希望于雪近距离的接触。可当真的接触到它,看到满地的凌乱她又不想再来打扰它的那份寂静。

“知道这个桃园的来历么?”漂雄感受到飘雪心中的忧伤,虽然他还不知道这忧伤从何而来。

“她是我爸爸送给我妈妈的结婚礼物,他们的婚纱照就是在这拍的,蜜月也是在这渡过的。当时我的父亲刚刚事业有成,为我妈买下这套小院。我的母亲酷爱桃花,我爸就把十种桃花的品种种植在这片院子里。然后补拍了结婚照、补度了蜜月。”

“怎么说是补?”

“因为我妈是被赶出家门嫁给我爸的,就因为我爸的贫穷。”

“好敬佩她啊。我一直都希望我的婚礼,能得到我家人的祝福、我公婆的祝福、还有同事们、好友们,所有人的祝福。那样的话我的婚姻一定会幸福美满的。”飘雪拍打着身上的雪花,是有点冷呢。

漂雄把飘雪冻僵的双手放进自己的怀中,暖着它。他自己则冷的直打颤。

“我们去那个小屋吧。”飘雪想着屋子里虽然没有暖气,可也比雪地里好多了。

踏进房门的一瞬间,阵阵暖意袭来,就像是冬季走进夏季一般,浑身的寒意没有了,身体的各块骨头也都舒展着,各自忙活起来。

“这间屋子烧的是电地暖,暖和吧。”

电地暖,飘雪还是第一次听说。应该很费电。

“想喝点什么,咖啡好么?”

“有姜茶么?”上午大强送的姜茶,祛除寒意还是很管用的。大强的爱心真叫人感动。

“想的周到,我去找找。”

不一会儿,漂雄将两杯浓浓的姜茶端了出来。

“真羡慕你有双亲。”

“你,你是??????”漂雄本想再接着问下去,可又怕伤了飘雪的心。

“我爸爸在我还没成年的时候就死了,我清楚的记得。那是在一个下大雪的冬天,他背着我在雪地里玩耍。他叫着我的名字,

“飘雪,你知道你为什么叫飘雪么?你是在这样的夜晚出生的,你是天使派来的精灵,你随着雪花一起来到这个世上,所有我给你取名叫飘雪。”

“那会儿我不冷么?”。

“不会冷的,有爸爸的双手抱着飘雪呢!”

“爸爸,我们现在回去吧。”

“飘雪冷了,是么?你要记住,如果你的心里遇到了烦心事,你就站在雪地里。让雪花落在你的身上,叫它们带走你的伤心。这样你就会很开心啦。”

“不是在每个季节都下雪的,在没有下雪的天气怎么办?”

“飘雪好聪明呢。其它的日子么?你就只能用凉水洗脸啦?”

漂雄拍扶着飘雪,想叫她心里的伤痛得到减轻。

“后来发生了什么?”

“可是他却背弃了我的妈妈,爱上了别的女人。后来他就迷上了赌博,被放高利贷的人杀了。”

“你爸有没有还清啊?”

“不知道,在他出了事后。我妈就搬迁到这个城市,我甚至都没有见他最后一面。为什么会是这样,疼我、爱我的父亲,怎么会弃我于不顾呢?”飘雪的精神崩塌了,隐藏在内心的积怨终于可以宣泄了。在母亲的面前从没有吐露自己的心声,她知道妈妈被深深的伤害了。她过早的成熟,飘雪明白母亲不喜欢,就不会问。她不想再看见受伤的母亲哭泣。

“哭吧、尽情的哭吧,把你所有的积苦都发泄出来吧。”漂雄没想到一向高傲的飘雪一直在伪装着自己,她不想受到伤害。所以她叫自己处在所有事情的上峰,这样就不会觉得自己内心的痛。

“以后,叫我分担你的忧伤吧。不要在逞强,为别人而活。”看着怀中睡着的飘雪,漂雄整理着飘雪散乱的头发。他想去保护她,无论日日夜夜都守护在她的身边。逗她开心、陪她玩耍,随着时间的流失忘记所有的痛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